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979章 一群傻螃蟹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有金丹修士混入了海淵,這一點讓所有參與歷練的海島修士大為震驚。

    “冷秋蟬進階金丹,居然還敢混入海淵,她就不怕把海淵震塌?”

    懸崖邊,一些金丹修士怒容滿面,紛紛出聲譴責。

    “女兒島的人,什麼事都干得出來,以殺掉夫君為榮的家伙,還怕海淵塌陷麼。”

    “一群冷血的女人,早晚會激起眾怒,她們就不怕百島聯手,鏟除女兒島?”

    “怕的話,冷秋蟬就不會來了,女兒島有化神強者存在,有幾人能動得了她們。”

    “古百島的強人出手,還滅不了一個女兒島?”

    “別忘了女兒島也是古百島之一,島上有天然的屏障,那片鬼霧,恐怕化神強者看到都要頭疼。”

    冷秋蟬不在掩飾,散發出金丹氣息,說明她不怕被人追殺,在場的修為最高只有金丹,除非臨淵島島主王語海出手,否則很難有人能留下這位王女。

    更何況女兒島的實力,在古百島當中雖然排不上前列,但也不容小覷,比臨淵島這種不屬于古百島的島嶼強出太多。

    料定王語海輕易不會與女兒島交惡,所以冷秋蟬才有恃無恐,如此張狂的消失在眾人面前。

    在場的金丹其實心里都明白,冷秋蟬在海底必定殺掉了不少築基門人,可惜各方勢力並不心齊,誰也不想與女兒島真正的結仇。

    新生的海島勢力,底蘊不深,強者不多,大多有意的避開女兒島,但也有人不懼。

    懸崖下的水面再次出現了水花,幾道身影飛上了岸邊。

    這些人是巨門島的修士,為首的卻不是宗千華,而是那位很不起眼的章石。

    “冷秋蟬女兒島!”

    章石的雙眼遍布血絲,強壓著怒火低語道︰“連九星島的人你也敢殺,你們女兒島等著被百島除名吧!”

    章石的恨意,源于宗千華之死。

    宗千華死在了冷秋蟬之手,若非他逃得快,又恰逢一群虎頭鯊出現,擋住了冷秋蟬一些時間,他這條命一樣保不住。

    上岸之後,根本不等其他人,章石直接御劍飛走,頭也不回,他身後的幾位巨門島弟子變得茫然無措。

    九星島畢竟不是一座,而是九座,他們是巨門島的弟子,章石則是貪狼島的門人。

    “我們也走。”王昭看到局面變得越發不可收拾,當先帶隊返回山門,臨淵島不與別人結怨,別人的恩怨,臨淵島也不想多管。

    王昭的決定,臨淵島的金丹長老十分贊同,除了留下一位長老繼續等待之外,其他的金丹長老紛紛離開懸崖。

    隨著十天期限的結束,各方海島的修士先後離開了臨淵島,最後只剩下八蘭島一方。

    八蘭島除了上來不足十人之外,再沒有一人飛出海面,帶隊的金丹長老神色越發陰沉

    “你們究竟看沒看到我三弟!”

    大公子柳作木咬牙切齒地質問著幸存的八蘭島門人,柳作人現在還沒上來,說明凶多吉少。

    “三公子讓我們分散開,四處尋找灰囊,從此之後,我們沒踫到三公子。”

    “三公子帶著十幾個好手,全都有築基後期修為,應該沒事吧。”

    “還沒到十天呢,或許三公子就快出來了。”

    幸存的八蘭島門人一個個膽戰心驚,低著頭答道,如果柳作人真死在海淵,他們回去至少要掉層皮。

    “大公子,再等等吧,還有時間。”那位同行而來的八蘭島金丹長老在一旁開口勸道。

    柳作木壓了壓怒火,站在懸崖邊盯著深淵下面,忽然間他扭頭看向臨淵島弟子遠去的隊伍。

    “會不會是臨淵島的人,做了什麼手腳?”

    低語中,柳作木再次質問起幸存的門人,他要找出臨淵島與八蘭島交手的蛛絲馬跡,可惜這些被柳作人派遣尋找灰囊的弟子,根本沒看到臨淵島的人出手。

    只有王昭一人才帶著擊殺柳作人的殺機,而且徐言的出手又干淨利落,只要費材不說,柳作人的死,就找不到對證。

    又何況有虎頭鯊幫著清理了戰場,柳作人現在恐怕被分成了好多份,遍布在一群虎頭鯊的肚子里。

    唯一的線索,是那塊法寶硯台,卻被掛在一頭會說話的大王蟹脖子上,除非八蘭島的人不顧滅島之災,去獵殺大王蟹,或許才能查明真相。

    能被稱之為海中霸主,可想而知大王蟹一族的強大,是連古百島都要忌憚的存在。

    “可算游出來了,海底怎麼多了個大洞?這什麼真武界還真他娘的奇異。”

    海淵底部,與外海連接處,一頭獨螯巨蟹無聲無息的爬出了海淵,一邊嘀嘀咕咕,一邊四處張望。

    “好大的海啊,這麼深,晴州的大海跟這片海一比,那就是湖嘛,也不知道大王蟹好不好找,可得小心點,別遇到那種大嘴巴雜魚了。”

    賊眉鼠眼的四下張望,海大鉗快速爬入了無邊的滄海。

    咕嚕嚕。

    翻過海底的山脈,爬過深深的海溝,看見了無數游魚,更見識了無邊的海底叢林,一天之後,在一片焦石深處,海大鉗看到了一排水泡,翻過石頭,幾頭磨盤大小的螃蟹正在水底分食著一頭巨蝦。

    咕嚕嚕。

    海大鉗看到這些螃蟹,頓時大喜,不自覺的吐出一排水泡,搖晃著大鉗子爬了過去。

    “可算找到族人了,嘿嘿,哥幾個吃得開心啊,你們家長輩都在何處啊。”

    咕嚕嚕,咕嚕嚕,咕嚕嚕

    回答海大鉗的,是一排排帶著歡喜之意的水泡,這群妖物程度,連妖獸都達不到的大王蟹一看到海大鉗這位妖靈巨蟹,紛紛圍攏在一旁,眾星捧月一般,還將啃得差不多的巨蝦捧到近前,讓海大鉗享用。

    “我不餓,問你們話呢,大個兒的大王蟹都在什麼地方,你們這群小家伙太小了。”

    咕嚕嚕,咕嚕嚕。

    “什麼?遠處還有一只大蝦?我問你們的爹娘在哪兒呢!”

    咕嚕嚕,咕嚕嚕。

    “啥?後邊有兩只海狗跟你們爭地盤?你們老子呢!”

    咕嚕嚕,咕嚕嚕。

    “死了?你爺爺呢!”

    咕嚕嚕

    “忘了?他娘的一群傻螃蟹”

    當海大鉗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群微不足道的同族之際,徐言與另外十七名臨淵島弟子已然離開了臨淵島,向著西方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