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071章 別偷懶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句別偷懶響起在耳邊,徐言的瞳孔猛地一縮,手中閃過一縷光暈,蛟牙刀差點被抓在手里。

    直到確認了是傳音,徐言才臉色陰沉的看了看周圍。

    除了賣力拖拽鐵鏈的地劍宗門人之外,周圍空蕩蕩連個人影都沒有。

    “別找了,你找不到我,發現你力氣大才讓你別偷懶。”

    聲音再次出現,不僅蒼老,還顯得有氣無力,好像就要老死之人所說的遺言一樣。

    找不到聲音來自何處,徐言第一個懷疑的是最前方的木人魔分身,但是藍玉書的聲音剛才還響起過,與這道老邁的聲音截然不同。

    既然不是藍玉書,徐言將目光望向程武德與傅玉,兩人正在賣力的拖著鐵鎖,滿頭大汗,別說傳音了,連說話都要說不出來。

    “說了你找不到,快點吧,老夫沒多少時間了……”

    第三次出現的傳音,帶著一股沉沉的死氣,徐言听聞之後,猛地抬頭盯住了頭頂的圓月,圓月的中心,瞳孔般的黑點隨之一顫。

    “好吧,你找到我了……”

    傳音听起來有些無奈,道︰“很聰明的小家伙,如果你不想死在這里,最好賣點力氣,九百九十九條築基性命才換來龍舌騰空,如果打不開通往三才殿的通路,這里很快會被那個老家伙焚滅一空,成為死地。”

    “你是誰?”

    徐言以低不可聞的聲音問道,同時抓起了鐵鎖,運轉三成力量往後拖拽,有了他這股巨力的加入,傳染山體的鐵鎖被繃得更緊,封住出口的巨石隨之被抬高了幾分。

    “老夫馮一元,地劍宗化神長老中排列第三。”

    徐言動用了肉身之力,蒼老的傳音也道出了自己的身份,果然如徐言的猜測,冰路的盡頭,的確困著化神強者。

    “原來是三長老,恕弟子怠慢,這就運轉全力。”徐言以低低的聲音說道,將自己裝扮成真正的地劍宗弟子,同時手中用力,動用了一半的肉身之力。

    “不錯,築基境界就有如此肉身巨力,難得啊難得,可惜你拉不開龍舌……”

    傳音暗淡了下去,彷如自語,最後消失不見,頭頂的圓月再次變幻成彎月,猶如一柄銀白的彎弓,簡短的傳音與明月的變幻,除了徐言之外無人察覺。

    “馮一元,地劍宗化神長老,異寶棲身,看來他生機不多了。”

    徐言在拉著鐵鎖,心頭卻在快速思索,分析著傳音之人的處境,尤其是那句古怪的拉不開龍舌。

    傳音從頭頂的明月傳來,這一點徐言能斷定。

    那彎月更絕非真正的月亮,而是一件異寶,極有可能達到靈寶的程度,以本體傳音連金丹都能做到,但是以異寶傳音,只能將神魂棲身異寶之內方可做到,如此舉動,正預示著傳音的馮一元,到了瀕死之時,或者已經死去,只剩下一縷殘魂停留在異寶當中而已。

    “這條路是死路,看來之前的千名築基,抵達這里的時候立刻斃命,死去的築基所遺留的氣血靈氣被馮一元的異寶吸收,從而喚醒了這輪明月,有這輪明月在,冰路才能供人通行,如此說來,一旦明月消失,冰路將變成死地……”

    徐言分析出了如今的處境,冰火路其實不是兩條路,而是兩位化神在垂死之際的互斗所產生的結果,火路的化神以法力封印了冰路,從而阻止外人通行,反過來也一樣,冰路的化神也必然阻擋著火路。

    兩千築基,其實是一份引子,堪比血祭。

    是兩千築基以性命點燃了冰火路,喚醒了兩位化神強者的神魂與至寶,這才能互相抵擋住對方的殺機,讓冰火路真正的暢通。

    “怪不得宗主說的是點亮冰火路,而非打通……”

    徐言的目光泛起冷意,這種結果看來宗主那些元嬰強者應該全都知道,而兩千築基,不過是棄子而已。

    以兩千築基弟子的性命喚醒兩位化神,其實算不上稀奇,如果有機會得到化神強者的回歸或者是取出靈寶等階的異寶,別說兩千築基,就算兩萬築基去送死,地劍宗也會毫不猶豫的舍棄這些天賦平平的弟子。

    為了光復宗門往日的榮耀,為了守住傳承多年的基業,越是大型的宗門,對于強者的渴望就越加強烈,因為只有至強坐鎮,宗門才會繁榮昌盛,否則只有敗落一途。

    徐言能體會到地劍宗宗主的苦衷,對于兩千送死的弟子他也沒有什麼憐憫之情,他現在最為在意的是,自己如何在險地中脫身。

    剛到地劍宗就被卷入如此危險的化境之旅,徐言根本沒想到,更毫無準備。

    轟!

    轟!

    高大的巨石被緩緩抬起,現出了被巨石封死的山洞。

    “隨我入山!能進幾人進幾人,快!”

    剛剛現出山洞,最前方的藍玉書突然高聲斷喝,松開鐵鎖第一個沖入其中,在他身後的程武德傅玉與十幾位金丹跟著沖了進去,其他金丹還想沖進去已經沒有了機會,巨石失去控制,轟鳴著落下,將一個想要冒險沖入洞口的金丹直接砸成了肉泥。

    看似尋常的巨石,落地之際爆發出金鐵轟鳴般的悶響,山腳下沙塵飛揚。

    “我們進不去了,怎麼辦?”

    “別急,等在這里就好,宗主吩咐過,通不過冰火路就等在原地,會有人開啟出口,接我們離開化境。”

    “希望如此吧,別像兩千築基的下場就好……”

    “胡說什麼,我們可是金丹!”

    “如果為了宗門大計,葬送些金丹又能如何,宗門又不是舍不得幾百金丹。”

    “不會吧……”

    沙塵中傳出一些金丹修士的低語,徐言早已趁機混入了人群,隱約听到了這些金丹修士的擔心。

    當沙塵散去,一位年長的金丹修士吩咐築基弟子原地休息,于是人群分開,金丹盤踞在巨石附近,築基弟子則分散在山腳各自盤坐。

    徐言挑了處沒人注意的偏僻之地,抬頭看了看彎月。

    眼中白芒一閃,仙眉鬼眼被催動,等徐言仔仔細細查看了一番銀色的彎月之後,他的臉色變得不太好了。

    彎月上並不存在任何氣息波動,之前類似眼楮的黑點早已消失不見。

    “馮一元的神魂離開了彎月……他的本體還沒死!”

    此時有十幾位門人沖過了冰路,馮一元一定是將元神歸體,用來吩咐什麼,或者留下傳承。

    判斷出馮一元的本體應該還在,徐言看了看遠處的百多位金丹,他發現這些金丹大多身體健碩,沒幾個女子,幾乎全都是身強力壯的男修士。

    “糟糕了……”

    徐言神色一變,暗道不妙,他猜中了兩千築基是棄子,如今看來,那五百金丹,恐怕也是可以隨時被舍棄的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