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156章 火焰魔君(中)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夠了小霜……走吧,逃出去,否則你會死。”

    徐言大部分的心神都在紫府,留在外界的並不多,然而小霜的所作所為,他卻愈發詫異。

    一個普通的朋友而已,用不著做到如此程度,哪怕徐言這次死定了,他也不會怨恨小霜絲毫。

    不存善念的靈魂,產生了一絲悸動,看著女孩順著手臂流淌的鮮血,徐言越發不忍。

    火焰魔君的目標是他徐言,與小霜毫無關聯,別說普通的朋友,就算是親兄弟,做到如此地步也足夠情義了。

    “逃吧……逃啊!!!”

    低吼中,徐言將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靈力催動,始終懸浮在身前的化羽之骨,在地火的祭煉中早已融化,彷如一灘綠水,此時在靈力的控制下凝固成一根長箭,帶著破空聲直奔火焰巨人的眼眶。

    化羽之骨,終于凝聚成千石之箭,可惜的是,以徐言如今的狀態,根本動用不了龍舌弓。

     的一聲,長箭被火焰魔君輕易擋住。

    徐言本想要借此吸引火焰魔君的注意力,好讓小霜趁機逃出這處石室,至于自己是生是死,那就听天由命好了。

    他不在乎旁人的死活,世間生靈仿佛與他徐言無關,但他在乎一些真誠的情義。

    “放棄吧,弱小的人類。”

    火焰魔君晃動著高大的身軀逼近,低吼道︰“螻蟻的存在,只配為強者鋪路,被本座選中,你該自豪。”

    邁動的腳步,再一次被一道弱小的身影擋住。

    小霜非但沒走,反而漸漸仰起頭,白皙的脖頸處有一圈青芒出現。

    “你在海淵等過我,我也會等你。”固執的女孩將瘦削的背影留給了徐言,低語道︰“快些恢復,我幫你拖住它。”

    “它有化神氣息,你感知不到?別找死,走!”徐言勃然大怒。

    女孩沒有回頭,而是掐動出玄奧的劍訣,青絲劍化作一道道劍芒,赤練劍幻化出一片火海,劍訣不停,雙劍合璧之下威力徒然暴增。

    “我不走……修行了百年,只有遇見你的那一刻,心才會莫名的悸動,海底的星光里,你的背影仿佛出現在前塵,與夢中的背影一模一樣……所以,我不走。”

    心頭的低語,沒人知道,小霜有著與其他女孩一樣的夢境,夢境里也會遇到自己的心上人,可是她的夢中人,只有一副背影。

    一副行走在風中的背影。

    百年的修煉與孤獨,都在那副背影的陪伴下化作一絲甜蜜,盡管女孩知道那只是一場夢,一場重復過多次的夢境。

    自從臨淵島的相遇,夢中的背影不知為何與那個青年人的背影所融合。

    他們是一個人麼?

    他們是一個人吧。

    他們,是一個人。

    “沒人能號令軒轅家的人,更沒人能號令我,所以……”

    火海襲來,魔君的烈焰輕易穿透了兩件法寶,籠罩在女孩身上。

    “我不會走!”

    一句狂語喝出,小霜的身影已然被烈焰淹沒,卻有一陣陣骨節爆裂般的響動從火焰中傳來。

     嚓嚓, 嚓嚓!

    仿佛有刀劍在摩擦著骨頭,徐言盡力的瞪起雙眼,龍魂早已遁入紫府,他只能模糊的看見小霜正反手抓著背後,一寸寸,一寸寸的拔出一柄古怪的劍影。

    “她背後沒有劍,難道以身藏劍?小霜不會如此狂妄,怎麼像變了個人?”

    徐言咬著牙,忍受著劇烈的痛苦,以最後的力氣開啟了千機府。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現在石室當中,手中抓著銀色的彎弓,正是大長老宏志的本體。

    生死關頭,徐言再無保留,後手盡出,哪怕宏志的本體毀滅在魔君之手他也顧不得了,冒牌的師尊沒了,總比自己沒了要強。

    “化神……傀儡!”火焰魔君嘶吼了一聲,雙手合攏成錘,迎著宏志砸了下去。

    轟鳴聲暴起,地面開裂,火蛇亂竄,徐言的本體隨之掉了一層血肉,再度變得血肉模糊了起來。

    化神之間的交手,堪稱驚天動地,石室極大,但是徐言仍舊被波及。

    火焰魔君一擊砸落,被舉起龍舌弓的宏志堪堪擋下,雖然有著化神靈力,但是宏志可不是活的,他是傀儡,以天鬼控制,而天鬼則需要徐言來號令。

    本就沒有太多的心神,徐言沒辦法之下只好不在關注本體的變化,將留在本體中的神魂連接天鬼,他的目光可以通過天鬼來看見自己,這樣一來能省下幾分心力。

    “千石箭!”傀儡擋住重擊之後,靈力暴起,將落在遠處的千石箭收回,嘎吱吱弓弦被大長老拉動。

    弓弦的響動中,另一側的小霜已經從後背拔出了長劍,沖出火海的女孩衣裙獵獵,渾身變得凌厲如刀,之前那種沉靜的感覺一去不復,一股莫名的張狂與霸氣,成為了小霜如今的氣息。

    微微仰著的目光,默然般盯住了火焰魔君,白皙的後脖頸後,一個血洞正在滴落著鮮血。

    手中的長劍古樸無華,仿佛塵封了多年的古舊長劍,狹長而無鋒,樸素得連一絲花紋,一絲圖騰都不存在,只有在劍柄的末端,刻著一個古樸的‘斗’字。

    正是這個簡單的斗字,讓長劍活了過來,古樸與陳舊猶如它的劍鞘,而劍心只有一個字……斗!

    這柄古樸的長劍出現的同時,石室中的烈焰與熱氣盡數被驅散開來,青絲與赤練兩件極品法寶猶如僕人般懸浮在古劍下方,好像在臣服跪拜。

    只有以斗為生,以斗為名的利器,方可成為劍中帝王,女孩手中的這柄劍,便是真正的帝王之刃。

    天下名劍,地靈寶,斗王劍!

    超越了極品法寶的氣息轟然暴起,隨著斗王劍的霸氣涌動的,還有徐言的驚訝。

    徐言十分清楚小霜沒有背著劍,之前那種骨骼的摩擦聲,還有劍影出現的位置,足以說明這把世間名劍,絕非來自儲物袋,而是來自小霜的身體。

    那個看似靦腆文靜的女孩,居然以自己小小的身軀蘊養著如此利刃!

    怪不得小霜無論什麼時候都始終微微低著頭,因為她抬起頭的話,會抵到脖頸後的劍柄,所以平常的時候她只能微微低頭。

    而一旦抬頭,這個很不起眼的樸素女孩,將會爆發出無人能想象的驚人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