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232章 這家伙該死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坐。”

    徐言心平氣和的看了眼柳作木,一群築基修士而已,連法術都用不著,只以單純的靈力就能瞬間滅殺。

    在元嬰巔峰強者面前,別說築基修士,連柳作木這種金丹修士一樣與螻蟻無異。

    帶著滿臉的震驚與恐懼,柳作木好像見了鬼一樣哆嗦個不停,哪還敢坐,他現在恨不得逃之夭夭。

    這才幾年而已,原本臨淵島的一個小小築基,居然散發著連柳作木都無法理解的威壓,如此氣息,在柳作木看來比他的爺爺八蘭島島主劉東元的氣息都要強橫。

    “元嬰!!!”

    一聲哀嚎,柳作木心如死灰,都怪他自己太過大意,一頭撞上了鐵板。

    暗罵著倒霉,柳作木連逃走的勇氣都沒有,將後背彎得很低,語氣恭敬的說道︰“不知元嬰前輩駕臨,恕晚輩有眼無珠,恕晚輩有眼無珠。”

    啪,啪。

    一邊道歉,柳作木一邊掄起巴掌扇自己嘴巴,下手極重,幾下就把他自己打得鼻青臉腫,還不敢停,他十分清楚一旦停下來,恐怕就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而是連命都要丟了。

    “坐。”

    徐言面帶微笑,第二次語氣平靜的吩咐道。

    “哎哎,謝前輩賜座,謝前輩賜座!”

    柳作木哭喪著臉,緩緩坐了下來,酒樓的食客早逃了,剩下掌櫃與幾個伙計在遠處臉色發青,沒人敢過來。

    “听說,你們八蘭島另投了明主,此事當真?”徐言抬眼看向對方,眼底的冷意驚得柳作木渾身一顫。

    “沒有沒有,我們八蘭島本是散修,哪有什麼明主,我們島主……啊!!!”

    不等柳作木說完,他的左手詭異的扭曲了起來,盤繞到身後,隨著 嚓嚓的細響,整條手臂的筋骨盡碎!

    “說實話。”徐言淡然一笑,手指晃了晃,散開了抓起對方的靈力巨掌。

    “兩儀派!我們投靠了兩儀派!”柳作木疼得冷汗直流,強忍著劇痛,這次他不敢說假話了。

    “金玉派呢,我記得你們的靠山是金玉派才對。”徐言繼續問道。

    “金玉派傳來了命令,命我們一切事宜听從兩儀派安排,前輩饒命,我就是個喜歡仗勢欺人的勢利小人,您老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吧!”

    柳作木越發能感覺到徐言身上的殺意,他現在只想遠離對面的青年,這種仇家他對付不了,別說他,連他爺爺劉東元也未必能擋得住。

    “兩儀派要收服多少海島,他們的目的是什麼?有多少元嬰來臨,最強之人又是誰?”甄無名在一旁听得好奇,插口問了一句。

    “至少要收服五十座海島,目的應該是為了壯大反劍盟的實力,這次兩儀派抵達八蘭島的元嬰有數十位,還有一半人馬盤踞在黑水島,其中最強的要數兩儀派的宗主唐前輩了。”

    甄無名听聞兩儀派宗主親臨,倒是有些意外,道︰“連唐樂山都來了,看來兩儀派這次所圖不小啊,你們收服了多少海島。”

    “總共收服了四座海島,臨淵島是第五座。”柳作木不敢隱瞞半分,如實說道。

    “王語海還在島上?”徐言的目光望向天邊,一些黑點出現在天海盡頭。

    “在,兩儀派出手極快,臨淵島的島主應該還沒得到消息,還以為百島散修在與兩儀派對持,殊不知臨淵島已經大難臨頭,很快會有大批強者駕臨。”

    柳作木這時候已經穩定了許多,眼珠快速的左右亂轉,試探著說道︰“臨淵島保不住,王語海那個人十分倔強,沒準會與我們打斗起來,到時候前輩的處境恐怕不會太好,不如晚輩現在送前輩離開臨淵島,您老放心,絕對沒人敢阻攔!”

    “省省吧,跟他用心機,你是白費力氣。”甄無名在一旁呵呵笑道︰“我勸你還是知道什麼說什麼為好,這有酒有菜,能吃你就吃點,能喝就喝點,省得一會被宰了,可就喝不到了。”

    “前輩饒命!前輩饒命啊!”柳作木被嚇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叩頭如搗蒜,一個勁的哀求。

    “兩儀派的宗主,很難纏麼。”徐言沒去理睬柳作木,而是看向甄無名。

    “千嬰榜第十五位,你說難纏不難纏,那個娘娘腔不僅難纏,還惡心人,成天捏出個蘭花指,好好的男人不當,非得去當女人。”

    甄無名嗤笑了一聲,道︰“他的兩儀之法應該還沒有大成,還是男兒身,否則的話,他真就成了女人了,到時候不僅換成女身,他的實力還會跟著暴增,變得更加可怕。”

    “兩儀派有誰修成了真正的兩儀之法?”徐言微微好奇。

    “只有兩個人,冷千嬌與花常在,兩個老家伙是兩儀派的老祖,都有化神修為。”甄無名變得忌憚了起來,道︰“以後真要遇到兩儀派的老祖,切記萬分小心,那兩個家伙比起無相子還要危險。”

    “化神強者怎會看得上我這個無名小卒,無名兄多慮了。”徐言呵呵一笑,道︰“來了一群不速之客,這些家伙看樣子是想毀我故鄉,壞我家園,這要如何是好呢。”

    “如此惡人,該當以暴制暴,自然是先教訓一番了!”甄無名豪邁的看了眼天邊的黑點,道︰“來的元嬰還不少,總共十位,看來十位元嬰就能橫掃一島之地啊。”

    “是啊,他們的確是要橫掃一島之地。”

    徐言的目光泛起一股冷芒,臨淵島算得上他的第二故鄉,臨淵島上的修士待他可不薄。

    尤其王昭父女,明知他徐言並非臨淵島之人,一樣選擇了信任,單單這份情義,就足夠徐言出手相幫。

    掃了眼被嚇得體若篩糠的柳作木,徐言問道︰“八蘭島的島主這次也來了麼。”

    “來、來了,我爺爺馬上就到!”柳作木戰戰兢兢的說道,對方越是當著他的面毫無顧忌的談論,他就覺得自己的死期越近。

    能隨意透露給別人听去的消息,是因為這個人馬上就會死去。

    “明知強敵來襲,依舊不走,王語海這是不服氣啊,準備與八蘭島比量一番麼。”

    徐言低聲自語,道︰“護島大陣為何不開呢,臨淵島主難道能以一敵十了?”

    “沒準是人家島主另有打算呢。”甄無名收回望向天邊的目光,指了指柳作木,道︰“既然準備幫忙抵御外敵,這家伙也該死了吧,你來,還是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