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234章 臭不要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王語海的為人,除了豪邁不羈之外,還有著一分傲然在其中。

    將百島之主當成畢生目標的王語海,最羨慕琳瑯島主那些豪情萬丈的傳說,在王語海看來,學不到琳瑯島主的全部,學到個幾分就足夠了,不過有一點他十分清楚,琳瑯島主絕不會不戰而逃。

    臨淵島是他的家業所在,所以王語海打算親自迎敵,就算斗不過,也要轟轟烈烈的戰他一場再說。

    “柳東元,借刀殺人這種招數你們八蘭島最是拿手,今天我王語海不想退,也不會退,如果你柳東元有種,與我大戰三百回合!”

    王語海沉聲喝道,劍指對面的八蘭島島主,意在與柳東元決一勝負。

    敵人太多,為今之計只有逐個擊破才有一線生機。

    王語海決定應戰,臨淵島的數十位金丹一樣義憤填膺,紛紛祭出刀劍,為島主助威。

    “以一敵十,王語海,你沒有機會。”柳東元冷笑道︰“如若你提前伏誅,我柳東元能保證你臨淵島一人不死,連你家夫人也能在臨淵島繼續安享晚年。”

    “多謝柳島主大恩,小女子雖然年華不再,卻還沒到安享晚年的地步。”

    王語海的夫人御劍而起,在半空中與自家夫君並肩而立,朗聲道︰“生同枕席,死同墓,方為結發情!”

    面對著諸多強敵,王語海望著他那位只有金丹境界,卻滿眼柔情的夫人,忽然長笑而起,法訣掐動中,暴喝出聲︰“好!既然劫難來臨,我夫妻就聯手斗一斗八蘭島的強人,陣起……森羅地劍!”

    轟隆隆!!!

    一道道巨大的光束在臨淵島的四周拔地而起,護島大陣森羅地劍陣被全力催動,足足上百柄巨劍懸空。

    這次的大陣與上次對抗海獸有所不同,劍柄對著海面,劍尖對著島嶼之內的十位強敵,每一柄巨劍上都匯聚驚人的劍氣。

    雖然比不過地劍宗的護山大陣,但是臨淵島的森羅地劍陣也不容小覷,當初大妖攻打海島,若非有這座大陣,臨淵島恐怕早已被海獸踏平。

    一個島主王語海,可擋不住鋪天蓋地而來的海獸。

    森羅地劍陣一旦被催動,預示著臨淵島決定與外地死斗到底,所有的臨淵島弟子此時全都沖出了山門,分成一組一組,奔行到那些巨劍之間,以自己的全力加持著大陣的威力。

    海島修士猶如一個家族一樣,十分抱團,尤其是臨淵島,上到元嬰島主,下到煉氣期的弟子,所有人都將海島看做自己的故鄉,而這座海島,也的確是絕大多數臨淵島弟子的故鄉之地。

    根本不用吩咐,臨淵島弟子整齊劃一的入陣之舉,看得遠處的甄無名都嘖嘖稱奇。

    大陣雖然被催動,但是為首的兩儀派宗主好像毫不在意。

    仿佛沒見到王語海一樣,唐樂山的目光始終波瀾不驚,他面前不知何時多了個鏡子,正緩緩翹起了蘭花指,梳理著自己的長發。

    “美麼?”

    唐樂山輕聲的自語,不知是在問誰,柳東元與王語海紛紛神色微變。

    “真美。”

    唐樂山對著鏡子里的自己,道出了一句發自內心的輕語,原來人家沒問別人,而是問自己呢。

    遠處的坊市里,甄無名扶著桌子干嘔了起來,無奈道︰“這賤人怎麼還沒死呢,惡心死本公子了,嘔……”

    “憐香惜玉,公子無名,公子為何對奴家如此厭惡呢?”

    唐樂山將一雙畫出來的鳳目投向坊市酒樓,嗔怪道︰“若能當真修成女兒身,不知無名公子可否願意與奴家再續前緣,成那雙修道侶,咯咯咯咯!”

    身為元嬰巔峰,唐樂山已經發現了坊市里的兩道元嬰氣息,其實徐言與甄無名根本沒有遮擋氣息,不怕被人家發覺。

    “滾!”

    甄無名勃然大怒,從來都是他調戲別人,何時論到被別人調戲,點指著唐樂山大罵︰“臭不要臉的死變態,少來惡心本公子!”

    見甄無名大罵唐樂山,又听聞再續前緣之說,徐言有些詫異,在一旁好奇說道︰“無名兄,我有好酒,可否將你與那位唐宗主的故事講給我听?”

    “我和那變態沒故事!”甄無名大臉一黑,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底細,我和那個死變態能有什麼故事!”

    他這麼一說,徐言也就恍然了,兩個太監的確發生不了什麼故事。

    “爺爺!爺爺救我!”

    柳作木終于找到了機會,在甄無名大罵唐樂山之際,他大呼著倉皇而逃,施展出最精湛的一種遁法,整個人瞬間消失在酒樓,再出現的時候距離柳東元已經不足百丈。

    “作木!”

    柳東元這時候才發覺自己的長孫居然如此狼狽,他先一步派遣柳作木抵達臨淵島,是要提前做好接收臨淵島的準備。

    “你被何人欺負,速速道來,祖父為你做主!”

    柳東元見到長孫到了近前,大致能猜到柳作木被人挾持,他急忙催動靈力形成壁壘接應柳作木。

    不說那句為你做主還好,柳東元話音還沒落呢,忽然驚恐的發現他的長孫居然被一道刀光一分為二!

     嚓一聲,蛟牙染血,這把凶器劈開了柳作木之後直奔柳東元斬去。

    被敵人輕而易舉的突破了靈力壁壘,柳東元的兩眼中立刻布滿了血絲,大吼了一聲祭出法寶將斬來的長刀崩開。

    轟!

    雖然崩開了蛟牙,柳東元的雙腳蹬蹬蹬倒退了數步,險些在半空中栽到地面。

    “元嬰巔峰!”

    大驚之中,親眼看著自家長孫橫尸當場的柳東元,仿佛被迎頭澆了一盆冷水,立刻冷靜了下來。

    他的孫輩足有上百人之多,死幾個不算什麼。

    “你是何人!為何殺我長孫!”柳東元穩住身影,怒容滿面的喝問。

    “抱歉了柳島主,我不僅殺了你長孫,還殺了你三孫子柳作人。”

    徐言微微一笑,在半空中負手而立,淡然道︰“不過殺孫子實在無趣,還是殺你這個老東西比較有趣,把你殺掉,你就沒工夫生那麼多孫子出來害人了。”

    听徐言說得有趣,閃身而來的甄無名在一旁打岔道︰“說錯了,他孫子不是他生的,是他那些龜兒子生出來的,你要殺也得殺龜兒子啊,殺他沒用。”

    “是麼,我這人不會算賬,那就連他帶著龜兒子與龜孫子一並都除掉好了。”

    一身煞氣,懸于半空的身影,忽然對著王語海與一群臨淵島門人弟子抱拳拱手,洪聲喝道︰“島主,諸位師兄師弟,徐言,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