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322章 勇士的挑戰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火凰塔下,徐言仰頭看向塔頂,吸引他的是塔頂的明珠。

    長街四周,無數鮫人盯著駙馬,所有鮫人都在好奇著駙馬的輕松平靜。

    “駙馬氣定神閑,好像把握十足的樣子,該不會他真有把握贏了銅頭吧?”

    “怎麼可能!銅頭可是我鮫人族的第一勇士,堪稱天賦異稟,連我們都贏不了銅頭,區區人族怎能是銅頭的對手。”

    “說得沒錯!如果比試打斗,人族修士有著諸多卑鄙的手段,我們鮫人族真就未必是對手,但是若只比撞頭,嘿嘿,何人能撞得過銅頭!”

    “你們別忘了,我們鮫人族的第一勇士的名字,銅頭!除非他駙馬有個鐵頭,哈哈,銅頭這次贏定了!”

    “駙馬能準時迎戰,說明人家有些把握,可不能小瞧了人族修士。”

    “哼!骨頭比魚翅還脆的人族,最是不堪一擊,來來來,看某家開了駙馬的腦瓜瓢!哇呀呀呀呀!!!”

    最後叫喚起來的家伙,正是大步走來的銅頭,這位鮫人族第一勇士這三天可不太好過,心里總是憋著一口惡氣,銅頭是吃不香睡不著,熬得兩眼通紅。

    幸好徐言說的是三天,如果將挑戰之期定為三個月,銅頭恐怕堅持不到時間就得被憋悶死。

    高大的第一勇士走路如山崩地陷,轟轟而行,到了徐言近前掄起雙拳對準自己的額頭   先錘了幾下,大喝道︰“駙馬!哈哈,沒想到你還是個守時的家伙,看在你準時赴約的份上,今天我銅頭一定決不留手,我要讓你們這些脆弱的人族知道知道,什麼叫做銅頭鐵骨!”

    銅頭的聲音響起,徐言也就轉回了目光,看向對面的高大鮫人,笑吟吟的說道︰“千萬別留手,今天你要是退縮半步,你就不配成為第一勇士。”

    “好!挑戰開始,喝!!!”

    銅頭一陣怪叫,晃了晃腦袋,轟隆一聲以額頭就撞了過來,見到如此場面,周圍頓時歡呼聲大起。

    “撞碎他的腦袋!”

    “撞碎人族的腦袋!”

    “第一勇士名不虛傳!”

    “銅頭加把勁,撞死駙馬,公主就是你的了!”

    所有人都在為銅頭叫好,唯獨小汐,臉色蒼白的站在徐言身後,勇士之間的正式挑戰,公主也無權阻止。

    現在小汐只想著徐言能不被銅頭撞碎了腦袋就行,即便剩下一口氣,也有救活的機會。

    勇士銅頭,生來擁有一塊鱗甲在額頭,經過了多年的後天磨練,銅頭的大名響徹魚腹城,銅頭曾經一天連續挑戰了三十位勇士,三十個鮫人勇士頭破血流,無一人是他的對手。

    直到最後,銅頭戰敗了最強的鮫人,成為了第一勇士,他不僅修煉到大妖境界,還將自己的額頭修煉得比真正的銅頭都要堅固。

    剛剛見到徐言的時候,銅頭曾經與徐言對撞過,雖然沒撞碎對方的腦袋,倒也將徐言撞個頭破血流,所以銅頭深知這個駙馬的腦袋不一般,于是他這一次動用了全部的力量。

    以腳發力,力走膝,膝轉腰,腰抵頸,頸傳頭!

    經驗充足的銅頭,瞬間調動出最大的力量,當他的全力灌注在額頭之際,甚至能看到他的額頭散發出淡淡的青光!

    鱗甲如鋼!

    藏于額頭的鱗甲被調動而起,加上銅頭的全力,這一記頭錘砸落已經帶起了破風之音。

    轟的一聲,不等撞頭,氣浪先至,徐言的長發被豁然吹動,而凝固在嘴角的那一抹看似憨厚的笑容,則在氣浪形成的風暴中顯得越發詭異。

    銅頭砸落額頭的同時,徐言也動了,他向後仰去,又轟然前沖,兩顆頭顱就此撞擊在一處。

    轟!!!!!!

    悶響暴起,猶如兩座高山撞擊在一處,又好似滔天巨浪拍擊在礁石,這一聲悶響過後,炸裂出的氣浪將周圍看熱鬧的鮫人吹得東倒西歪,一時間四周驚呼連連。

    嘀嗒,嘀嗒。

    “血……”

    銅頭抹了把額頭,大眼一睜,盯著手上的血跡,不可置信的喝道︰“怎麼是我的血!這不可能!”

    銅頭在流血,而徐言則笑吟吟的毫發無損,這與三天前徐言剛剛落到鮫國之後被銅頭以撞頭禮招待的結果截然相反。

    當時是徐言頭破血流,銅頭連點傷口都沒有,如今過了三天,成了銅頭頭破血流,徐言安然無恙,如此天壤之別的差距,難怪讓銅頭無法置信。

    順著額頭滑落的鮮血滴滴答答很快染紅了地面,到了現在銅頭不信也不行了,因為他不光流血,還疼。

    “好結實!我們再來!哇呀呀呀呀!”

    銅頭愣了一會兒,緊接著瘋了一樣暴叫了起來,晃著他的大腦袋就要繼續與徐言相撞。

    “第一勇士果然不凡,銅頭之稱名副其實,我人族既然被稱為禮儀之邦,禮數之道自然是重中之重。”

    不等銅頭的大腦袋撞來,徐言的嘴角掠過一絲冷笑,腳下靈力轉動,躍身而起,喝道︰“客人舉杯,主人就要相隨,今天我們就來撞個痛快!”

      兩聲,飛身而起的徐言猛地抓住了銅頭的肩頭,居高臨下以額頭撞了下去。

     !!!!!!

    脆響中,鮮血迸濺,之前是銅頭佔據了主動,此時換成了徐言,撞得銅頭蹬蹬蹬倒退了七步才堪堪站穩。

    “好……好結實的腦袋……”

    銅頭只覺得天旋地轉,眼前全是血色,他的額頭血肉模糊,額骨上隱隱出現了一道裂紋。

    再堅固的天生鱗甲,也比不過化羽之骨,銅頭就不是在和徐言行撞頭禮,他這是挑了一頭化羽來踫頭呢。

    化羽之骨有多堅固,絕非一個銅頭可比,這次鮫人族的第一勇士算是踫上了更狠的,他銅頭的大名即將不保。

    僅僅說出了一句話,銅頭還沒等擦干血跡呢,就看到血色中徐言的身影鬼魅般出現在近前,又是一記恐怖的頭錘襲來。

    轟……

    轟……

    轟……

    鴉雀無聲的長街,時而震蕩一下。

    仿佛有無數鼓魚在敲擊著地面,周圍所有的鮫人都在張著大嘴,目光驚恐的看著他們那位第一勇士的腦袋,變得越來越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