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390章 兩只鴛鴦死定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酒樓,三人對坐。

    “傳個話而已,命差點沒了,你們二位好自為之吧,情路坎坷,不好走啊,何況還有人準備棒打鴛鴦。”

    甄無名一臉衰相,道︰“而且拿著的還是狼牙棒,那兩只鴛鴦啊,死定了。”

    甄無名如此一說,軒轅雪少見的臉色一紅,很快又變得蒼白了起來,沒理睬甄無名而是一直看向徐言,道︰“既然你回來了,就該履行諾言,幫我找回遺失的記憶。”

    確定了面前的胖青年是徐言偽裝,軒轅雪幾乎要欣喜若狂,又想到家中的冷漠與父親的無情,她又轉而擔心起徐言來。

    當初就不該對父親說出自己的心上人,軒轅雪其實一直在後悔,後悔不該將自己的心聲講給別人。

    “誰要棒打鴛鴦?”示意軒轅雪別急,徐言轉向甄無名,皺眉問道。

    “還能有誰,自然是那位島主大人了,人我給你找來了,剩下的龍鱗沙該給我了吧。”甄無名環顧四周,生怕挨著這兩位太近,再被連累了,軒轅昊天的殺意可不是裝出來的。

    “不是給你兩粒了麼,夠多了。”徐言無奈的攤攤手。

    “說好了分我一半,你給我兩粒是什麼意思?”甄無名眼皮直跳,他有種預感,自己又被坑了。

    “沒錯啊,在大魚肚子里就找到四粒龍鱗沙,已經分給你一半了。”徐言無辜的解釋道。

    “你真黑……”甄無名無可奈何的起身離去,他再也不想挨著這兩人太近了,一個心黑,一個爹狠,他無名公子誰也得罪不起。

    走出老遠,甄無名忽然發現自己那兩粒龍鱗沙根本沒在兜里,而是被軒轅雪給搶走了。

    一趟下來,除了差點惹來軒轅昊天的殺意,甄無名什麼好處都沒得到,氣得他咬牙切齒,唉聲嘆息。

    “軒轅島主,不喜歡我是吧。”

    等甄無名走開,屋中無人之後,徐言望向對面的女孩,道︰“他不僅不喜歡我,也不喜歡你這個女兒,你們本是父女,卻形同陌路。”

    “你怎麼知道?”軒轅雪詫異的目光晃動了起來,冷漠而無情的父親,是她心頭一道無法愈合的傷疤。

    “我在大魚肚子里見到一個人,她說她叫黎婆婆,曾經接生過軒轅家的三小姐,她還說三小姐生來就是一具死胎,並無生機……”

    徐言將黎婆婆親眼所見的景象,仔仔細細給軒轅雪講述了一遍。

    他與軒轅雪那缺失的一段回憶算不得重要,軒轅雪的身世之謎,對于這位孤獨的女孩來說才更加重要。

    講述了經過之後,徐言能發現軒轅雪的心緒在起伏,他緊鎖眉峰,輕聲道︰“雪兒,你或許不是軒轅雪,而是一個佔據了軒轅雪本體的外人,你真正的身份,我不敢確定,但是應該與我在前世的娘子有關,她叫紅月,在一次劫難中為了救我而死。”

    “所以無論相隔多遠,是相隔一世,還是相隔一界,只要她的魂魄還存在,我就一定會找到她……”

    眼中的深情,宛如古井中出現的漣漪,一旦開始,就會不絕不息,徐言輕聲的講述,听得軒轅雪神魂劇震,她再次想起了那個陪伴了自己百多年的怪夢,想起了在夢境里那副隨風而行的身影,漸漸的,眼前的景象開始模糊。

    仿佛風又起,熟悉的背影再次出現,只不過這一次,那背影轉過了身來,望著她溫和的笑著。

    夢境中的身影,與面前的胖青年相差太多,徐言沒有卸下偽裝,但是軒轅雪卻能看到兩雙重疊在一起的眸子。

    他們的確是同一個人,我的夢中人……

    女孩的心聲中,帶著一絲乏累與解脫,接撞而來的,則是對于親情的震撼與疑惑。

    “我不是軒轅雪?那我是誰?怪不得不止一次感受到來自家主的殺意,原來他,真想過要殺掉我……”

    軒轅雪口中的他,指的只有軒轅昊天。

    她從未叫過他一聲父親,而他,也從未喊過她一聲女兒,家人,不知在何時變成了路人,于是以雪為名的女孩,變得越發孤僻,越發冰冷。

    直到她遇見了徐言,一個能讓她開啟心扉的古怪家伙。

    望著女孩的迷茫目光,徐言一陣心疼,輕聲道︰“或許,你是一位強者的殘魂,從而佔據了軒轅雪的肉身,既然生來今世,就不必多想前塵,管它神仙妖魔,你就是你,天地唯一。”

    一句天地唯一,讓軒轅雪猛然抬起頭,蒼白的臉色中就此多了幾分生機。

    “我去過往生洞,借助地火之力煉化化羽之骨,我認得一處密室,有陣法存在,很安靜,沒人來打擾……”

    眼眸微微晃動,軒轅雪巨震的神魂中,迸濺出一點點回憶的碎片,她再次想起了一些被強者抹去的回憶。

    “後來有人闖了進來,是你引出了火焰魔君,我們險死還生……”

    目光中的震驚越來越重,這些被忘記的回憶一旦想起,徐言的身影也就變得越發熟悉了起來。

    “我還去過臨淵島,海淵里有著化羽海獸的遺骨,我們在臨淵城的混沌鋪相遇,你教我如何飼養五鰭鯧,海底的紫螢蝦,真的好美……”

    被沖擊的心神,讓軒轅雪重拾記憶,一點點將那些粉碎的回憶碎片連接起來,她終于想起了與徐言的相識相知。

    “你說過,會來軒轅島找我,我在一直等你。”

    “我來過,只是運氣不好,進了大魚的肚子。”

    徐言的無奈之言,听得軒轅雪笑了起來,彎彎的眼楮,像極了夜空中無暇的彎月,美得令人驚艷。

    “別看運氣不好,收獲倒是不錯,大魚肚子里有魚骨,好不容易敲下來一截,極其堅韌,用作煉化到椎骨最為合適了。”

    說著徐言取出一節一人多高的魚骨,魚骨通透如玉,其上涌動的靈氣波動堪稱驚人,若非被徐言刻意壓制,方圓百里都能感知到這節魚骨的出現。

    化羽之骨的稀少,雖說不及鳳毛麟角,但也相差不多,如此一節魚骨出現在眼前,軒轅雪都愣了一愣。

    尤其魚骨堅韌,用來強化骨骼最是適合,這麼一節化羽魚骨,堪稱為軒轅雪量身定制的一般,如果全部煉化,足以強化完軒轅雪的整條椎骨,到時候斗王劍的動用也就不必鮮血淋灕的那麼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