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436章 力戰包小樓(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角石甲的特征不僅堅固,還有著一條蠍尾,而蠍尾的材料是徐言無法煉化的房角石的巨齒,這些巨齒是巔峰化羽海獸的牙,極品法寶根本斬不動。

    “不止極品法寶的程度,原來,你的寶甲有機會煉化成靈寶……”

    看著腳下的血珠,包小樓點了點頭,將力道消失的刀劍龍離從身上震開,一道深深的傷疤出現在他的前心,翻卷的血肉看起來觸目驚心。

    “狡猾的家伙,你沒有機會了,你會死的很慘,也會死得很快。”

    收回自己的虎嘯劍,包小樓退了兩步,手在心口一抹,傷口被就此封死,不在有血跡出現,一片片金鱗再生般的從金楮甲上卷動,裹住了包小樓的傷口,從外表再也看不出絲毫異樣,只是巨刃與化羽獠牙的撞擊,令得虎嘯劍上的裂紋變得更多。

     嚓, 嚓!

    巨刃碎裂了開來,一道金光乍現,嗡鳴暴起,超越了法寶的氣息在第一擂上炸起。

     嚓嚓……

    不止第一擂出現了靈寶的氣息,被雷霆之力包裹成一個巨大雷球的第二擂上,忽然響起了骨骼摩擦的異響,隨後有耀眼的劍光閃爍,靈寶的氣息暴起,恐怖的雷球被一分為二,與雷霆之力融為一體的玄天雷子悶哼一聲踉蹌著現出身形。

    “地靈寶,斗王劍!”謝貌急退了幾步,滿眼忌憚的看著那個從脖子里取出長劍的對手。

    軒轅雪的臉色越發蒼白,但是目光卻越發孤傲,倒提著斗王劍的女孩雖然鮮血淋灕,卻始終昂首而立!

    “劍名龍嘯,由妖王之骨所打造,耗費我三十年之久才鑄就的武器,很多年沒人見過它的真身了,你應該感到榮幸。”包小樓緩緩舉起手里的金色長劍,劍鋒散發著地靈寶的氣息。

    虎嘯劍只是外殼,包小樓真正的殺手 ,不止是他的妖族血脈,還有這件擁有著地靈寶氣息,藏身虎嘯巨劍里的龍嘯劍。

    “這不是劍胚吧,都是成品的地靈寶了,你這榜首怎麼能說謊呢。”

    收回刀劍,徐言無奈的嘆了口氣,道︰“你說過耗費三十年只煉制出了靈寶的劍胚,這完整的靈寶又是從何而來呢。”

    劍胚與成劍截然不同,說成胚的話,自然是未完成的靈寶,徐言的刀劍龍離也能成為靈寶劍胚,因為龍離有機會提升為地靈寶,角石甲也是一樣。

    “能在元嬰巔峰煉制出靈寶劍胚,已經是極限了,我不會突破化神,就無法真正的煉制出地靈寶,沒辦法,只能找宗門里的化神強者幫幫忙了。”

    包小樓的語氣變得輕松了下來,兩人猶如在談天。

    “你這麼做就不對了,你能煉化同族遺骨,怎麼能讓外人煉化。”徐言擺了擺手,批評道︰“劍里的可是你同族的虎骨,被別人煉化,你不心疼?”

    “不會,因為它已經死了,我親手殺掉的。”包小樓呵呵一笑,毫不介意徐言的諷刺。

    “連妖王都能殺掉,真讓人佩服,不知那頭妖王猛虎,是不是你親手抓到的呢。”徐言好奇的問了一句。

    “自然是我親手抓獲,幾位長老幫忙圍堵而已,我養了它一年時間,不斷的與它溝通,想要它認我為主,不過很可惜,它並不承認我的血脈之力,既然不認我為主,只好將其煉化成靈寶,這樣一來,它就不得不認我為主了,你也一樣……”

    說著包小樓的眼神忽然一冷,喝道︰“與我爭榜首的家伙,如果太固執,下場與那頭妖王千楮虎一樣,成為我的奴僕,飛劍,或者是手下亡魂!”

    擁有靈寶的包小樓,此時的氣勢攀升到了極致,這種元嬰之首,同階無敵的強者氣息,引來了數以萬記的驚呼與贊嘆。

    甚至連那些化神強者,都不得不承認包小樓的強大。

    盡管受傷不輕,那是對手耍詐所致,而且對于擁有妖族血脈的包小樓來說,這點傷勢根本不算什麼。

    面對著無數贊嘆甚至是歡呼,包小樓驕傲的昂起頭,目空一切,劍鋒所向,將是他的手下敗將,因為沒有任何元嬰修士能在龍嘯劍之下奪走第一擂。

    四大公子不行,軒轅雪不行,如今的徐大善更不行!

    呼……

    一聲淡淡的嘆息響起,徐言皺了皺眉,嘴角的詭笑漸漸平復,目光變得安靜了下來,還帶著一種失望的神采,仿佛他的對手不再強大。

    “還以為強到何種地步,原來千嬰榜的榜首不過如此。”低語的徐言盡顯沒落,渾身的戰意都變得暗淡了下來。

    “你說什麼?”正要出手的包小樓微微一怔,怒聲質問。

    “我說你不過如此,太讓我失望了,本以為包小樓連化神都不懼,不成想你只是依仗著血脈里的妖族力量,如果你沒有妖族血脈,你將一文不值。”

    徐言的說法听得包小樓一愣,接著大怒,道︰“你有什麼資格來討論我的強弱,很快你就知道靈寶的威能!”

    “還有靈寶,仗著血脈與靈寶。”徐言帶著嗤笑說道︰“扔掉你的龍嘯劍,拋棄你的妖族血脈,想想你還剩下了什麼?是不是剩下一個懦弱的軀殼,是不是連千嬰擂的前十擂都不敢登上?”

    不等包小樓說話,徐言抱著肩膀繼續說道。

    “煉制劍胚算什麼能耐,我也能煉制,很多元嬰修士都能煉制出可以進階靈寶的劍胚,但劍胚是劍胚,它終究不是靈寶,你根本就煉制不出靈寶!至于殺掉妖王,虧你有臉說出來,殺一個與自己有著相同血脈的妖族,與殺掉自己的親人有什麼區別?如果你自己戰的妖王又將其擊殺,我佩服你包小樓的能力,是你自己殺的麼?是你宗門的化神強者幫你殺的!沒有化神出手,你會被妖王吞噬!”

    “你說我殺不掉妖王!”面對句句見血的質問,包小樓的臉上青白交替,因為徐言說的這些他無法反駁。

    “抓不到妖王卻能殺掉妖王,煉不出靈寶卻能擁有靈寶,你包小樓的一切都是宗門給的,你的天賦之力是妖族給的,除了這些,你還有什麼?你還算個什麼東西呢?”

    徐言咄咄之言,猶如鋒利的刀劍,一劍劍砍在包小樓的心頭。

    徐言說得沒錯,被視為人族元嬰第一人的包小樓,除了宗門的培養,除了妖族血脈,他自己究竟還剩下了什麼,好像什麼都沒剩。

    自問之時,最是凶險之刻,尤其是在戰場。

    瞬息萬變的戰場,不止有力量的踫撞,還有詭計的隱沒,包小樓並未察覺到,他自己已經被對手引到了自問當中。

    當他開始自問的時候,徐言的目光正變得淡漠起來,來自天地間的惡念之力,正在顯現,開始匯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