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520章 分身花常在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靈霧出現,有人開啟了靈犀園,這幫元嬰小輩看來不簡單吶,徐言,你會逃到何處呢,我猜你一定會進入靈犀園,成為那甕中之鱉。”

    海邊地帶,為大長老護法的蕭千復,抬眼看向沙漠深處的天空。

    半成品的聖人魔以強橫的目力捕捉到了靈霧的出現,用不了多久宏志就能以殘魂完全融合煉魂,到時候他們兩位強者聯手之下,獵物將沒有任何機會。

    一處沙漠中的沙丘上,盤坐著眼中閃爍綠芒的魂獄高手,申屠連城控制的這位元嬰高手忽然將目光望向遠處。

    “靈霧?靈犀園居然被開啟,徐言,你會不會前往丹府呢,居然將追蹤劍魂煉化,果然有兩下子……”低語間沙丘上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見。

    “太慢了,一群飯桶,開啟靈犀園而已,耗費了這麼半天的時間,等得真無聊啊,不過既然門開了,那就開始有趣了,呵呵呵呵。”

    距離青銅門所在的盆地不算太遠的林間,走出了屠青燭的身影,他倒背著雙手走向青銅巨門,不像去尋找天地至寶,倒好像信心十足的獵人。

    “居然是靈霧,靈犀園出現了,正好,老夫要去丹府中尋找一份材料來修補藥王爐,可恨的徐言!敢壞我靈寶,老夫饒不了你!”

    沙海中,丹華的雙眼中充滿了仇恨,他要將徐言撕成碎片。

    “是靈犀園,我能听見靈犀之音!”

    魚海森林的某處,李含笑忽然停住了腳步,側耳聆听。

    以她的境界還看不出極遠處的靈霧,但是修煉融體之法所需要的靈犀,與靈犀園的氣息堪稱同源,如今又將功法提升了一步,所以李含笑能隱約感知到同源的靈犀出現。

    “的確如此,我也能听得見,夫人,既然靈犀園開了,我們可不能錯過這次好機會。”

    侯九泉點頭說道,在琳瑯島一旦出現靈犀之音,只能預示著靈犀園的開啟。

    “自然不能錯過,丹府遺跡異寶無數,我們夫妻要滿載而歸!”

    “除了異寶靈丹,一旦見到徐言,定要將他碎尸萬段!”

    笑九泉夫妻對視了一眼,同時一笑,下一刻兩人的身影融合在一起,成為了一道身影,帶著不亞于化神初期的氣息急掠而出,直奔沙漠深處。

    不少高手感知到了靈犀園的存在,很多道身影正在朝著青銅門的方向匯聚,但是再強的高手也無法得知,開啟靈犀園的代價,是一位元嬰巔峰的獻祭。

    “混蛋……混蛋!!!甄無名你個混蛋……不對,那不是甄無名,他用的是惡念之力,只有徐言才能調動惡念之力……他是徐言!!!!!!”

    最初的獸口山洞,黑暗中傳來了唐樂山歇斯底里的怒吼,他已經渾身鮮血,奄奄一息,被一頭妖王境的沙獸吞在口中,元嬰修為將必死無疑。

    唐樂山的身上被一顆獠牙貫穿,動彈不得,他雖然重創瀕死,但是心智還在。

    曾經在黑水島的惡戰之際,唐樂山見識過徐言動用的惡如風,雖然當時被青光古玉擋住,但是那股駭人的惡念氣息他可沒忘,如今再次體會到惡念之力,他終于認出了甄無名的真身。

    哪里是無名公子,根本是徐言偽裝!

    “我唐樂山身為一宗之主,豈能死在這里……徐言,我和你沒完!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我要你給我陪葬……陰陽如玉!!”

    充滿怒火的咆哮中,唐樂山動用了他真正的後手,只能催動兩次的陰陽古玉,被他第二次動用。

    轟隆。

    轟隆。

    轟隆!!!

    不久之後,妖王獸口出現了起伏,接著漸漸被撐開了一絲,在一次猛然的開合之後,一道身影從妖王境的沙獸巨口中逃了出來。

    盡管狼狽,但是這道身影充滿了生機之力,身上的傷勢已然凝固。

    此人的衣著打扮還是唐樂山,但是容貌已經不是兩儀派的宗主了,而是一個面白無須的陌生男子,呼吸極慢,目光冷漠,顯得十分冰冷。

    面白無須的男子借助唐樂山的身體出現,他的出現,預示著唐樂山耗盡了最後的生機,而這位陌生的男子正是兩儀派的兩位化神老祖之一,名為花常在!

    至寶陰陽玉,正面刻著生機,背面雕著死域,以玉化形,可映照自身,乃是兩儀派的鎮宗之寶,一旦被催動可喚出兩儀分身。

    第一具分身是死人,當年黑水島一戰,唐樂山動用陰陽玉喚出了老祖虞千嬌的分身,那具分身是死物,而第二具分身則是活人。

    所以唐樂山一旦動用兩次陰陽古玉,他自己將耗盡生機來喚出第二位老祖的分身,而花常在的分身在融合了唐樂山的生機之後,就此達到了化神之境!

    “被妖王沙獸吞沒,沒出息的東西,看來靈犀園開啟了,本座來得正是時候……又是那徐言,原來是他害你,他居然改變成甄無名的容貌,知道了,本座會替你報仇,徐言他死定了。”

    花常在的分身扭了扭脖子,捏了捏雙拳,發出了一聲冷笑。

    他能在唐樂山最後的神魂中了解到之前發生在獸口中的景象,更得知了徐言的存在與偽裝。

    活動了一番手腳,花常在走向遠處的青銅巨門。

    剛剛開啟的靈犀園,立刻成為了各路高手的斗場,在這處斗場中,元嬰巔峰也將黯然失色,因為堪比化神的強者已經多達數位,而且這些堪比化神的至強都有一個共同點。

    別看來歷不同,陣營不同,甚至出現在琳瑯島的方式各有不同,但是他們的敵人卻出奇的相同,那就是徐言!

    早知道自己霉運臨頭,徐言又怎能想不到靈犀園的開啟會引來仇家,可他沒有辦法,他必須找到九嬰神火鼎才行。

    走過青銅之門,雲霧繚繞中徐言來到了一處寬闊的園林地帶,猶如一處龐大的花園。

    園林里古木長青,青藤遍布,時而能看到古香古色的亭台,小橋流水,好似世外桃源。

    靈犀園,琳瑯島一處奇異的地方。

    這里到處有靈草,卻視之不見,到處有靈花,只能聞其芬芳,還有隱在暗處的繁多凶獸,不知何時就會從草叢溪水中沖出一張血盆大口。

    來到靈犀園,連徐言都在感嘆唏噓,或許別人在感嘆著散仙洞府的奇異,只有徐言在唏噓著所謂的靈犀一線。

    什麼靈犀,根本就是化境空間的重疊!

    徐言以全力運轉的劍眼能隱約的看到,在這座偌大的園林中遍布著一處處被隔開的空間,就好似一間間無形的大屋,想要得到這些空間里靈草或者靈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找到這些空間的入口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