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563章 殺陣開啟(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萬年前天生九彩,天成九重,于是萬年來再無人飛升仙界。

    通天仙主的第十天之說,听得徐言百般不解,不明何意。

    “當有第十天?第十天是什麼地方?”

    “老奴不知,仙主怕是也不知,應該只是一種猜測。”

    徐言點了點頭,沒太在意十天之說,認為那只是散仙強者的奇思妙想。

    而且在徐言這種元嬰修士看來,天有十重還是九重,基本沒什麼分別,反正也上不去。

    “仙主時常飛天,那些九彩煙雨珠,就是從九重天尋來,只要集齊了八十一顆煙雨珠,夫人就會回來了,仙主夫妻就能團圓……”

    守夜人的低語充滿了期盼之意,可是听在徐言耳中卻有些悲傷。

    他畢竟不是真正的言通天,他只是言通天的一縷惡念之魂,連完整的殘魂都不算。

    不是也好,就當言通天是一位長輩好了……

    徐言在心頭暗道,他不喜歡變成別人,既然有了自己的思想,就是一種獨立的存在,如果強行將他當做言通天,那麼徐言將會死去。

    細思極恐的重生之說,徐言不願多想,好在他心大,沉吟了片刻就將自己是殘魂這件事拋諸腦後。

    殘魂既然重生,就是活生生的人,誰敢說他徐言不是人,那就和誰拼命。

    “連通天仙主都不知為何天有九重,看來天上藏著很大的隱秘,若有機會,當登天一觀!”

    徐言的低語,充滿了霸道之氣,听聞此言,守夜人的老眼都跟著亮了起來,他的仙主就是個霸道的人,他仿佛看到了仙主真正的歸來。

    “不過現在嘛,嘿嘿……”

    徐言盯著模型上的幾個小小身影冷笑了起來,寒聲道︰“趁著大陣還有力量,先送你們這群孫子上西天!”

    “既然有仇家存在,正好一並鏟除,老奴眼中的仙主,殺伐決斷,從不拖泥帶水,是一位真正的散仙強者。”

    守夜人一邊沉聲說道,一邊朝著虛空一抓,頓時手中出現了一柄鋒利的巨刀。

    “只要動用陣道之力困住那些強敵,老奴願為先鋒,任憑仙主差遣!”

    魂體形態的守夜人,顯得戰意高昂,在他看來,仙主要與仇家廝殺,必定劃出一塊無人之地,來一場生死決戰,他就能當做先鋒,哪怕戰死也無悔。

    “你家仙主是不是不拘小節?”徐言忽然問道。

    “是啊,仙主灑脫,從來不拘小節。”守夜人先是一愣,接著如實答道。

    “那就行了,我也不拘小節,收起你的大刀,能控制大陣還用親自出手麼,島上那麼多大妖那麼多陷阱,還有一頭發瘋的化羽,足夠坑死這幫仇家了。”

    示意守夜人在一邊看著就好,徐言開始催動起木桌上的陣眼。

    守夜人呆澀在一旁,他想起了當年面對著鋪天蓋地而來的魔族大軍,他的仙主依舊鎮定自若的說著相差不多的話語。

    “果然是仙主重生,都喜歡坑人……”

    守夜人的眼角跳了跳,這句話只在心里默念,沒敢說出來。

    催動陣眼,徐言的雙眼開始閃爍起奇異的光芒,從上而下盯死了模型般的琳瑯島,將元神之力融入到陣眼當中,這一刻,徐言就猶如掌握生死的天道,可以控制大陣所籠罩的一切。

    ……

    倒空山的一處山腳,站在一塊巨石上眺望遠處的軒轅雪正在遲疑不定。

    她感知到了強大妖族的出現,甚至能遠遠看到異獸的九首,如此局面,本該立刻退走,可是她擔心著徐言的處境,所以倔強的不肯後退。

    猶豫了許久,軒轅雪決定前往一探。

    她不是尋常的女子,軒轅雪還有一個名字,叫做軒轅狂三,當年在海域她都敢追蹤化羽吞海鯨,到了琳瑯島就一樣敢接近另一頭化羽巨獸。

    除非找到徐言的下落,否則她寧可涉險。

    縱身而起,軒轅雪朝著遠處的巨獸急掠而去,但是沒沖出多遠,女孩腳下的綠草忽然從地面沖起,編織成一張大網,直接將軒轅雪籠罩其中。

    突如其來的異樣,驚得軒轅雪怒喝出聲,反手拍向脖頸就要動用斗王劍。

    即將發生的惡戰,卻被怪草大網接下來的變化所打斷。

    擋住了軒轅雪之後,大網變成了兩只翠綠的翅膀,帶著軒轅雪飛向化羽巨獸的相反方向。

    綠草編織的翅膀,還帶著草木的芳香,詫異不已的軒轅雪緩緩松開了按住的脖頸,並未取出斗王劍。

    因為她看得出這些古怪的綠草沒有惡意,而是想要帶她遠離危機。

    “徐言……是你麼徐言!你在哪兒!”

    軒轅雪在剎那間感受到了一股關懷之意從綠草翅膀中涌動,一時心有靈犀,竟是斷定徐言所為。

    女孩的詢問無人回答,那雙綠草編織的翅膀猛地扇動了兩下,速度變得更快了幾分,飛離了倒空山,飛進沙漠,飛向位于森林里的傳送大陣。

    另一處沙漠地帶,與軒轅雪的遭遇截然不同,一股莫名出現的龍卷風暴,困死了堪堪逃過化羽追殺的軒轅平。

    最可怕的還不是颶風呼嘯,而是一頭達到妖王程度的沙獸正被颶風所吸引,張開猙獰巨口,從遠處撲來,驚得渾身血跡的軒轅平面如白紙,心如死灰。

    “這是天災!不對!一定有人在暗算我,是誰!滾出來!!!”

    軒轅平的咆哮歇斯底里,因為他感受到了絕險的來臨,妖王沙獸正快速的沖來。

    丹府遺跡的崩塌,軒轅平已經被九嬰化羽重創,逃過一命算他運氣,甚至連那縷斗仙劍氣都被他用來抵擋九嬰化羽的吞殺,本以為逃進沙漠,即將能逃出升天,沒想到重創之際,又失去了斗仙劍氣的情況下,他遭遇了如此絕險。

    “是陣道的氣息!有人布下了大陣!”

    失去了斗仙劍氣,軒轅平成了普通尋常的元嬰巔峰,此時除了驚恐之外,接連催動出極品法寶,不惜代價的將其引爆。

    轟鳴聲不絕于耳,法寶的自爆成功擋住了撲來的沙獸妖王,更將龍卷風暴炸成粉碎,軒轅平終于脫困而出。

    沖出龍卷,軒轅平連大氣都沒敢多喘,就要駕馭他拿手的火遁遠離險地,不料火光剛起,忽然又被吹滅。

    吹滅火光的,是一片遮天蓋地的沙暴,這片沙暴詭異的凝聚在一處,組成了一張人臉,嘴角還帶著一抹詭異的冷笑。

    看到沙暴人臉,軒轅平大驚,失聲道︰“徐言!!!”

    呼!

    沙暴張開大嘴,好像在狂笑,雖然沒有聲音,卻有第二頭沙獸妖王從沙暴形成的大嘴中越過,兩頭妖王的出現,終于讓軒轅平再無活路。

    在妖王沙獸的咆哮中,風沙彌漫,哀嚎連連,血跡與碎肉在狂沙中飄落四散。

    殺陣,終于被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