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564章 殺陣開啟(中)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琳瑯島作為散仙洞府,除了魚海森林,噬靈沙漠與倒空山之外,還存在著堪稱恐怖的大陣。

    雖然大陣在千年來早已殘破不堪,又多次被化神強者摧毀,但是遺留的核心力量還在,而這股力量,成為了徐言用來報復仇家的手段。

    殺陣開啟,第一個死在殺陣中的,是琳瑯島的高手軒轅平。

    與包小樓類似,仗著一縷斗仙劍氣才能抗衡化神的軒轅平,一旦失去了斗仙劍氣,他的戰力將急轉直下,在兩頭妖王沙獸的合圍之下,成了獸口之食。

    軒轅平被吞殺之後,沙漠里的風暴怪臉隨之散落,只剩下兩頭妖王沙獸在嘶吼咆哮,顯得無比憤怒。

    它們可不是追殺軒轅平而來,而是被一股颶風吹了過來,最讓這兩頭沙獸妖王驚懼的是,山腳下的九嬰巨獸已經爬進了沙漠,正朝著這邊過來。

    妖王看到化羽,猶如雀鳥見到蒼鷹,不跑只能等死。

    呼啦啦一陣狂風涌動,沙塵暴起之下,兩頭妖王分頭逃開,一路上不斷撞擊著擋路的沙丘,不僅揚起更多的狂沙,還引得越來越多的大妖沙獸逃亡,最後在沙海中形成了煙塵滾滾的景象。

    那些煙塵可不是風沙吹拂,而是無數逃亡的沙獸形成。

    自從丹府被毀,靈犀園崩塌,數十元嬰高手過半葬身獸腹,還有一半的人逃了出來,此時逃得最快的已經逃出了噬靈沙漠,逃得慢的剛剛抵達沙漠地帶。

    花常在的古玉分身在沙地中顯得十分耀眼,他這具分身本是玉質,別看被秘法賦予了生機,依舊是晶瑩之玉。

    但凡是玉,必定極其明顯,尤其是黃昏時分,夕陽之下的花常在,頭臉都在散發著光暈,猶如一個人形的光束,想不引人注意都難。

    能逃出靈犀園,花常在仗著的是對于出路的熟悉。

    他是化神強者,在百神榜之後來過琳瑯島,更抵達過靈犀園,找到過九嬰神火鼎,所以他才能在崩塌的廢墟中堪堪逃出。

    逃是逃出來了,花常在可沒有任何欣喜的模樣。

    因為他這個人形玉石實在太顯眼了,如果逃進魚海森林或者拖到晚上還會好些,在白天的時候,他就如同一種指印,九嬰巨獸一眼就能看到。

    “第一次動用的古玉分身是死的,一旦碎裂損失的是靈力而已,第二次動用的分身卻是活的,有我一縷元神在其中,若是被毀,本體也將遭遇重創,該死的唐樂山!在這種地方喚出本座分身,該死的徐言!他怎麼知道九嬰神火鼎能碎呢,拍碎神鼎的家伙是什麼來頭,霉運顯形了?”

    還以為姜大川是天地霉運幻化出的人形之體,花常在實在無法理解九嬰神火鼎的碎裂。

    那麼低微的幾率,根本是通天仙主坑九頭九嬰妖王賣力而已,拍上個萬年也拍不到那塊普通的水晶,誰成想徐言不知從哪里弄出來個陌生的家伙,一巴掌下去,神鼎居然碎了。

    九嬰神火鼎其實就算碎裂,憑著當時在場的十大高手,也未必會懼怕九頭妖王,誰知道更倒霉的在後頭,九頭九嬰妖王居然互相吞噬成了一頭化羽。

    十大堪比化神的高手或許能拖住九頭妖王,但是在化羽面前就只能充當點心了。

    一邊疾行,花常在一邊大罵早已死掉的唐樂山與不知生死的徐言,他逃亡的方向十分取巧,正好避開了九嬰化羽九首上的所有眼楮。

    要不說化神老怪的心思就是老辣,尤其在這種生死關頭,花常在依舊沒有慌亂,而是傾盡全力避開化羽,一旦他發現化羽的目光望來,立刻會停住腳步,藏身沙丘背面。

    古玉分身的光暈是弊端,但也有著極大的好處,那就是他身上的生機與真正的活人不同。

    如果讓妖族選擇,必定會撲殺那些真正的活人,而將他這塊會跑的玉石先放在一邊。

    “化羽出世,丹府被毀,靈犀園崩塌,琳瑯島上的異寶大多進了化羽的肚子,想要取出無數異寶靈丹,至少要渡劫出手才行了。”

    藏在沙丘後面,花常在依舊在盤算。

    “比起九嬰神火鼎里的所有寶物,徐言才是最有價值的重寶,他身上居然有先天靈寶,消息一旦傳回西洲域,修仙界必將震動,還有那顆少見的夜眼也到了他手里,等本座回歸西洲域,定要調集兩儀派所有人手追殺徐言,只要能得到天靈寶,世上何人還是對手!”

    花常在並不知道徐言的真正來歷,他以為分身被喚出只是為了報仇而已,不料這次琳瑯島之行,境听聞了天大的隱秘。

    先天靈寶的珍貴,足以讓任何人為之瘋狂,花常在並不例外,然而他這份瘋狂之意剛剛升起不久,就被一只古怪的沙獸打斷。

    不知何時,花常在身邊不遠的地方出現了一頭馬駒般大小的沙獸,形狀古怪不說,連點妖族氣息都沒有,好像就是一捧沙子凝聚而成。

    由于沒有靈氣,花常在才沒在第一時間發覺,但是很快看到了沙獸,驚訝之下抬手就要將其覆滅。

    嗚嗚嗚!!!

    不等花常在動手,那小小的沙獸當先嚎叫了起來,只見它張口嘶吼,口中無牙,卻有風嘯般的怪異吼聲發出,聲音無比刺耳。

    “糟糕!”

    花常在不怕沙獸,甚至連妖王沙獸他都不懼,但是九嬰化羽可就在後邊呢,這要被引來,他花常在也就死定了。

    “畜生給我閉嘴!”

    猛地祭出法寶轟碎了古怪的沙獸,不等花常在放心幾分,那碎裂開來的沙子再次組成了小馬般的沙獸。

    這一次不僅沙獸的吼聲更加高昂,花常在甚至在吼聲中听到了一些高低不同的韻律,就好像人言一樣,如果仔細辨認還能大致听出字眼。

    “不,男,不,女,死,太……監!”

    驚詫不已的花常在分辨出吼聲中的謾罵之後更加震驚,下一刻他怒吼出聲︰“是誰在搗鬼!你在吸引化羽!啊!!!”

    轟隆隆!

    剛剛大喝出聲的花常在,還沒等得知誰在搗鬼,就被一張巨口吞沒。

    狂沙彌漫中,九嬰化羽的一首緩緩從地面抬起,森然的巨口里再也看不到花常在的古玉分身,只有紛落出的無數晶瑩碎片,預示著兩儀派這位老祖的分身與一縷元神被覆滅得一干二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