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565章 殺陣開啟(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從山腳被引到噬靈沙漠的巨獸,攜帶著天威般的氣息,在琳瑯島上橫行無忌。

    九嬰化羽的存在,對于踏上海島的修士來說是一種致命的威脅。

    化羽實在太過巨大,速度更匪夷所思,看著在極遠的地方,有可能下一刻就出現在身邊。

    引動化羽吞殺了花常在的古玉分身之後,融入大陣當中的徐言,又將目光望向一個即將沖出沙漠的身影。

    此人渾身澎湃著強橫的氣息,有靈力也有一種不屬于修士的氣息波動,竟是邪惡又強大的魔氣,眼眶里的綠光猶如兩點鬼火,飄忽不定。

    忽然,申屠連城控制的魂獄高手停住了步伐,一動也不動,轉到正面才能看得出來,他竟變化成了一塊石雕。

    距離石雕十里開外的一處沙丘開始蠕動了起來,一道人影沖了出來,正是剛剛變化成石雕的綠眼高手。

    “琳瑯島的大陣早被破開,為何還有陣道氣息,難道有人重新開啟了陣法……莫非又是徐言,他能找到洞府的核心地帶,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不斷的施展土石分身,才是申屠連城老辣的地方,這樣一來就能斷絕自己的氣息,從而躲過化羽的追殺。

    “他身上的隱秘太多了,天靈寶必須奪來,若是落在丹聖手里可就麻煩了,還有那佛子寧語,也是個棘手的家伙。”

    一邊沉吟,申屠連城就要再次施展遁法趕路,他這具本體現在還不能舍棄,因為天靈寶還沒到手。

    抬起的腳步,又停了下來。

    申屠連城無意中掃了眼地面,忽然瞳孔收縮,一滴冷汗在鬢角出現。

    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不止一個,而是兩個影子!

    有人就在他的身後!

    呼!!

    根本無需多想,申屠連城所控制的魂獄高手祭出了自己威力最大的法寶,伴著轟鳴,身後頓時炸起了一片沙石。

    “不好……”

    剛剛出手,申屠連城就後悔了。

    他身後多出的影子,只是一個沙子組成的人形,毫無威脅可言。

    沙子崩塌不要緊,動靜不大,但是申屠連城轟出的法寶可動用了全力,這一下轟鳴大作,傳出老遠,立刻引起了回音般的厲吼,九嬰化羽的一首豁然望了過來。

    “被坑了!誰的沙人!”

    申屠連城知道大事不妙,對于坑他的家伙是咬牙切齒,偏偏找不到人影,就好像那沙人是自行匯聚。

    “一定是你,徐言!你居然能以身入陣!”

    申屠連城的驚呼,剛剛發出而已,不等他多想,一片陰影已經將他籠罩。

    頭頂的巨獸,瞪著猩紅的雙眼,申屠連城準備動用的法寶被他緩緩松開,連自爆都沒用。

    不在多看化羽一眼,申屠連城的綠眼中光芒大起,環顧四周。

    他要在這具分身滅亡之前,找出徐言的蹤跡。

    轟隆!!!

    巨口合攏,鮮血迸濺,被魂獄長控制的魂獄高手直到死掉的那一刻,也沒發現徐言的絲毫蹤跡。

    陣道玄奇,非同小可。

    尤其是散仙布下的大陣,如果申屠連城的本體在此或許能看出幾分端倪,憑他控制的魂獄高手,可看不穿散仙大陣的玄妙。

    丹府崩塌之後,幾乎所有人都在往外跑,只有一個人沒往沙漠里沖,而是不著痕跡的鑽進了深山,竟是逃上了倒空山,最後藏在一處山體裂痕當中。

    “九嬰化羽剛剛出世,戾氣極重,這種時候還是避開為好,等它殺掉其他修士,應該不會在琳瑯島久留,這里可是它的牢獄,一朝脫困,誰不想遠離險地呢。”

    仙娃娃站在山體裂痕里,望著極遠處的沙漠,喃喃自語。

    “況且這頭九嬰化羽並不知道言通天已經死了,等它凶夠了,一旦清醒就會立刻逃出琳瑯島。”

    “馬上到第二天的夜晚,還有一天的時間傳送陣才會從新開啟,到時候活著的修士就會匯聚,如果徐言沒死,他一定會趕去,到時候困龍石就是我的了……”

    “還有天靈寶,沒想到那徐言的來歷如此怪異,只要得到困龍石,再奪來先天靈寶,我就可以真正的成為永世不滅的存在,仙娃娃,嘿嘿,真正的仙娃娃怕也不過如此啊。”

    以絕險為局的博弈,無論在何時都存在著,化神強者的算計,是在死地中求生。

    然而仙娃娃算錯了一點,他算到了徐言沒死,算到了九嬰化羽很快就會逃離,甚至算到了自己奪來困龍石與天靈寶之後,該何去何從。

    但他沒算到自己如今的處身之地,不止他一個活人,還有一群小小的甲蟲。

    “吃吧,愚蠢的化羽,吃掉那些修士,省得本座多費力氣,只要別吃掉徐言就行……”

    低語中,仙娃娃隱沒到山體裂縫的黑暗里,本想借此機會恢復一番,沒想到一旦隱入黑暗,他立刻被一群發出沙沙聲的怪蟲包圍。

    “什麼東西!甲蟲?啊!!!!!!”

    “我的靈力!我的靈氣!我的身體!!!!救命!救……”

     嚓嚓, 嚓嚓。

    但凡帶有靈氣靈力的東西,都將成為噬靈蟲的食物,看似最聰明的仙娃娃,才是最愚蠢的一個。

    他忘記了倒空山的危險,于是成為了第一個命喪蟲口的化神。

    將永生的希望寄托于困龍石的仙娃娃,最終隕落倒空山,他的尸體很快被啃食一空,血肉白骨半點不剩,只剩下一顆人頭,帶著怪異而驚恐的神采,被一只手抓了起來。

    能在噬靈蟲群中行走的,除了守夜人之外,只有徐言才可以。

    連地靈寶都能啃噬的怪蟲,一旦成群結隊,將成為世上最可怕的災難。

    抓起仙娃娃的人頭,徐言將其上的血跡封住,收了起來。

    這顆人頭還有大用,他徐言的仇家幾乎都以分身抵達的琳瑯島,就算滅殺,人家還有本體存在,用處不大。

    不過仙娃娃的人頭,卻能當做一條引線。

    “追殺了我這麼久,也該收些利息了……”

    黑暗里,徐言的低語顯得冷冽萬分,在噬靈蟲的沙沙聲中,他的身影遁入大陣,離開了山腹。

    被一路追殺,險死還生,經歷了絕險的千嬰擂之後,徐言又經歷了更加凶險的琳瑯島之行。

    那些積攢下的仇怨,以他如今的元嬰境界還無法一一算清,畢竟仇家多為化神,有很多還是化神巔峰的強者。

    但是徐言並不介意在算總賬之前,先送給各路仇家一份大禮。

    而這份大禮,已經被準備妥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