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648章 魔族血脈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與其他人不同,徐言在年幼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心里住著魔鬼。

    老道士那句人心如鬼的告誡,絕非說說而已。

    心境里,明暗交替,兩雙眼楮在對視著。

    黑暗組成的高大人影,渾身散發著冷冽的氣息,那是惡念的本源,散仙的殘魂。

    在黑暗的對面,銀芒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翠綠,一身木靈戰衣的神魂默然而立。

    猶如兩尊神的相遇,又好似一分為二的元神之力,徐言能看到黑暗凝成的言通天,也能從言通天的眼中看到身披木靈戰衣的自己。

    沒有敵意存在,也沒有喜悅出現,兩道身影在明暗中沉浮,最後光與暗融為一體。

    “我究竟是誰呢,散仙殘魂,還是神木之靈,或者什麼都不是”

    無人的大殿里,徐言睜開雙眼,剎那的迷茫被他隱沒眼底。

    大殿外,翼人恭敬的等候在一旁,見魔子出來立刻躬身拜見。

    “率領所有魔帥與魔將,前往迎海枝,準備參與十年之戰。”徐言吩咐了一句走向遠處。

    “翼人遵命!”翼人領命之後猶豫了一下,追上去問道︰“大人真要去魔帝城赴宴?”

    “是啊,怎麼了。”徐言並未停步。

    “六大魔子之間勾心斗角,互相敵視多年,銀鱗部這次沒能要挾住大人一定還會動別的心思。”翼人頓了頓,沉聲道︰“請大人此行務必小心!”

    “知道了,下去吧。”徐言點了點頭,對方這才躬身退了下去。

    看著翼人去調集各路魔帥魔將,徐言淡淡一笑,自語道︰“看來魔族不止是冷血的種族,至少還存在著關心這種情緒,還是說,這些被魔化的魔族與純粹的魔族略有不同呢。”

    自從見識了越來越多的魔君,徐言發現了一個不同之處。

    那就是魔化這種堪稱詭異的魔族天賦。

    老銀環與母獸都能動用魔化天賦,將赤炎魔轉變為綠炎魔,看來魔化天賦應該與境界等階有關。

    魔君境的魔族都能動用魔化天賦來轉化其他種類的魔族,或者是轉化妖族與人族,只是這種魔化天賦應該十分耗費心力。

    尋到老銀環之後,徐言的這份猜測得到了驗證。

    據老銀環所言,他若魔化同境界的異族,所消耗的力量十年之內都難以恢復,那是本命魔力的消耗,與修士的元神之力類似。

    休整一天,第二天冥炎魔一脈的所有魔君匯聚在魔子面前,龐大的魔君坐騎騰空而起,飛出了冥山城,飛出冥山,飛往北洲域的深處。

    這次參加魔子冰魘慶生大典的,除了徐言之外老銀環與金火都一同隨行,包括另外四頭魔君巨獸。

    七道魔君氣息從高空掠過,地面上無論任何魔族都要聞風而逃。

    巨獸背上,金火自從出發就始終一臉苦相,等離開冥山城,他實在忍不住說道︰“魔子大人,迎海枝的戰事非同小可,沒有魔君坐鎮總歸不妥,要不魔子大人與銀環大人前往魔帝城赴宴,我去迎海枝坐鎮,這樣一來才叫兩全其美嘛。”

    “兩全其美?金火,我看你是打算避禍吧。”

    老銀環瞪了金火一眼,道︰“千鱗部的人來得這麼快,又帶著本該是銀鱗魔子的請帖,金火,別以為就你自己聰明,我老了,魔子大人可沒老!”

    “老銀環!說話別太難听,什麼叫我打算避禍?我們冥炎魔有魔子出世,千鱗部離著最近,他們能不知道麼,再說了,難道我冥炎魔一族的魔子還需要遮遮掩掩?”金火反唇相譏。

    “遮掩談不上,但你別忘了申屠冰魘的嗜好,人家最喜歡吞噬魔子!”老銀環瞪著眼楮喝道︰“如果鬼面大人這次有個好歹,你金火也別想全身而退,拼了我這條老命也要拉著你陪葬!”

    “行了,都少說兩句,金火怕也沒料到銀鱗的心機如此陰險。”徐言微笑道。

    “魔子大人英明!早知道他們千鱗部這麼陰險,我才不去巴結他們”金火順著徐言的話說道,說著說著覺得不是味兒,竟是自己把自己的秘密給說了出來。

    “還說不是你!你這個叛徒!”

    老銀環听聞之後大怒,道︰“別人家出現魔子,哪一個不是當做至寶藏起來,讓魔子安安穩穩修煉些年頭,等到實力足夠才會行走天下,我們魔子大人才出世幾年,就要去魔帝城,金火你個老東西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我這不也跟著去嗎!我們倆一起護衛魔子大人還不行嗎!”

    金火被罵了個狗血淋頭,他可是赤炎魔的首領,老銀環以前見到他連眼楮都不敢瞪,何時敢如此對他大呼小叫。

    “再者說,我們魔子大人的戰力驚人,尋常的魔子不足為懼,只要注意六大魔子就行了,申屠冰魘是厲害,但也未必吞得掉鬼面大人。”

    金火偷偷看了安穩的徐言一眼,拍馬說道,只是他心里十分不解,怎麼自己在這位魔子面前總有種膽戰心驚的感覺,而且還不自覺的總說實話。

    膽戰心驚,可不是金火的錯覺,而是被打出來的陰影,至于總說實話這一點,金火不明所以,徐言可一清二楚。

    那分明是被套話了。

    “有兩位大人護衛,此行必定一帆風順,二位辛苦了。”

    徐言微笑的樣子顯得平易近人,只是嘴角的弧度看起來沒什麼暖意。

    “三月路程,時間可不短,既然前往魔帝城,那就說說魔帝城與六大魔子好了,二位大人將關于六大魔子與魔帝城的消息全都說說,我好心里有底。”

    巨獸的背上,徐言一邊調節著老銀環與金火的恩怨,一邊從兩人口中听到了關于六大魔子與魔帝城的消息。

    魔族的魔子,與人族各大宗門的天驕其實相差不多,通過老銀環與金火,徐言再次了解了一番六大魔子的能力手段與殘忍的程度。

    六大魔子以申屠冰魘為首,這位冰魘魔子的凶殘絕對在北洲域首屈一指。

    銀鱗部的銀鱗有著極其少見的幻術天賦,語氣總是溫和,可是心腸卻是冷的,而且心智極高。

    鉤須族的兩位魔子須魔與天鉤,各自繼承了先祖的天賦,堪稱手段狠戾,只是心智沒有其他魔子那麼高,或許與兩人擁有混沌巨獸的血脈有關。

    萬葬嶺一脈的兩位比較特殊,一男一女,分別代表著修羅與羅剎兩大族,而且修羅與羅剎兩大族是北洲域最大的兩族,萬葬嶺只是他們的核心地域而已。

    尤其讓徐言詫異的是,修羅族與羅剎族,在很多魔族眼里才是血脈最為純正的魔族,其他魔族的血脈則或多或少的駁雜,甚至是被魔化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