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654章 烈焰流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粗糙的大屋里,足足懸掛著上百件武器。

    別看屋子粗糙,這些武器可決不粗糙,刀劍鋒利,長矛銳利,每一件武器上都閃爍著一層暗淡的火光,預示著絕非凡物。

    武器的種類不少,與人族的武器類似,不同的是這里的武器大多十分龐大,都是些重刀重劍之流。

    尤其是懸掛在屋頂的一件武器,不僅特殊,還顯得極其異類,竟是一件兩頭兒的流星鏈子錘。

    錘子頭比磨盤還大,燃燒著火焰,隱約能看到火焰里的一根根頓刺,猶如兩盞明燈,將大屋照耀得亮如白晝,又好似征戰的凶器,能橫掃千軍。

    “這錘子不錯,怎麼賣。”

    徐言打量了半晌,最後將目光落在屋頂的雙頭鏈子錘上,順著鎖鏈又看向屋頂的兩側,能發現懸掛鏈子錘的地方已經略微塌陷,仿佛吊著重物。

    這間大屋別看以木頭制成,但是木頭卻與盤天枝相連,可以說木屋就是盤天枝的本體建成,無比堅韌,能讓木屋出現塌陷,可見鏈子錘的重量非同小可。

    “不賣!”打造兵器的老赤烈頭都沒抬,氣哄哄的說道。

    看出對方還在為剛才之事懊惱,徐言呵呵一笑,問道︰“可否請教,世間何種異寶最為鋒利。”

    “刀與劍都鋒利無匹,卻稱不上最鋒利的武器,真正鋒利的,是矛!刀劍的鋒刃太長,而矛,只有一點鋒芒,卻能貫穿重甲!”

    揮舞鐵錘的火焰巨漢將手中的動作頓了頓,仍舊沒抬頭,繼續砸著他的劍坯。

    “再請教,世間何種異寶威力最大。”徐言心平氣和的繼續發問。

    “靈寶,人族的靈寶堪稱威力驚天,自然威力最大。”老赤烈這次沒有停頓,而是順口說道。

    “原來大名鼎鼎的老赤烈,只有這麼點見識,居然認為靈寶的威力在世間最強,真讓人失望。”徐言的語氣充滿了遺憾,不在多看,轉身就走。

    “靈寶之上,的確還有重寶。”

    老赤烈微微愣了愣,舉起的大錘被他懸在半空,痴痴的呢喃道︰“地靈寶,天靈寶,其上還有混天之說,混天靈寶,才是天下最鋒利,威力最大的東西,真想親手捏一捏混天靈寶,讓我見識到真正的混天靈寶,死也無憾啊”

    身為大匠,無論人族還是魔族,都有著一種相同的執念,那就是打造出世間最鋒利的武器,打造出世間威力最大的異寶。

    在真正的魔族大匠眼里,混天靈寶是他們夢寐以求的聖物,如果能親眼見到,付出任何代價都行。

    “想見識麼,我可以讓你見識到世間最鋒利的東西。”徐言轉回身,面甲上的嘴角挑著意味難明的詭笑。

    “你有混天靈寶!拿來我看!”老赤烈猛地瞪起雙眼,鏜啷一聲鐵錘落地,直勾勾的盯著對面的身影。

    “用這件武器來交換。”徐言說著指了指頭頂懸在屋梁上的鏈子錘。

    “行!拿出來吧!讓我老赤烈開開眼界,何為混天靈寶!”

    “伸手。”

    徐言淡淡的吩咐一句,對方急忙深處兩只燃燒著火焰的大手,生怕傷了混天靈寶,老赤烈又將手上的火焰熄滅,現出一雙干枯的手掌,甚至手掌上出現了微微的顫抖。

    顫抖的雙手等待了許久,掌心依舊空空如也,徐言沒拿出任何東西,而是背著手站在原地。

    過了半晌,老赤烈漸漸清醒了過來,狐疑道︰“混天靈寶呢,你騙我?”

    “我從沒說過我有混天靈寶,更沒騙你,我讓你見識的,是這世間最鋒利的東西,比矛鋒利,比混天靈寶鋒利,這件東西就在你手上,我能看見它們在你的指縫中滑落。”

    徐言淡淡的笑道︰“那就是時間,時間的鋒利能將最美的美人變成老嫗,能將高高在上的帝王變成墳墓中的白骨,能將世間至強變成一段傳說,能將你這位鼎鼎大名的大匠魔君,變成垂垂老矣,變得虛弱不堪。”

    “我沒老!!!”

    老赤烈怒吼了起來,渾身的烈焰升騰,氣勢雖然驚人,可惜暴起的威壓遠遠沒有魔君強大。

    “我沒老”

    踉蹌著退後了兩步,老赤烈十分清楚自己的氣息只能達到巔峰魔帥的程度,盡管他不想承認,但是老去,已成必然。

    “你說得對,天下間最鋒利,威力最大的東西不是混天靈寶,而是歲月的力量,沒人能抗衡。”

    短暫的驚愕,令得這位當年的大匠仿佛回憶起自己在巔峰之際的榮耀,夢醒之際,只剩下唏噓感慨。

    沉沉的嘆了口氣,老赤烈望向徐言,沉聲道︰“你讓我見識到了超越混天靈寶的力量,這件武器歸你了。”

    嘩啦啦一陣鐵鎖響動,老赤烈將屋頂的鐵鏈抓了下來拋給徐言,道︰“它叫烈焰流星,我在全盛之際打造的魔器,威力雖然不及人族的地靈寶,卻足以比擬極品法寶,只要力氣夠大,甚至超越極品法寶的威能,這件武器重達二十萬斤,每一個錘頭有十萬斤之重,尋常的魔君都未必舞得動,對上人族的法寶有著絕對的優勢。”

    “烈焰流星,好名字!”

    徐言哈哈一笑,探臂膀 的一聲抓住了鎖鏈,嘩啦啦一陣脆響竟是將其圍在了身上。

    肩披鐵鎖,踏步弓身,低喝之間,徐言渾身的骨骼發出陣陣悶響,肩背處青筋暴起,筋肉盤虯,再次一喝,兩顆磨盤大小的火焰巨錘直接被扯了下來。

    呼!!!

    不等火焰巨錘落地,硬是飛舞了起來,以羅漢身與金剛骨這兩種奇功為基礎,徐言動用全力的話足以接近二十萬斤的力道,竟是將這件奇重無比的烈焰流星舞動如飛。

    霍霍風聲,在大屋中出現,巨錘上的烈焰明暗不定,猶如兩顆火球在大屋里翻飛不停。

    “二十萬斤的肉身之力,絕非尋常魔君,只有魔子才能做到”

    老赤烈張著大嘴,驚訝不已,滿臉的不可思議,他沒想到對方真能拿得動這件珍貴的武器。

    雖然老邁,畢竟是魔君強者,心智不低,怎會單憑著那句時間之談就將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送出去,老赤烈本想讓對方知難而退,不曾想人家真就拿走了。

    懊惱只有短短的片刻,就變成了爽朗的大笑,老邁的火修羅哈哈笑道︰“難得有人能配得上烈焰流星,多少年沒這麼痛快的笑過了,敢問閣下來自何處,尊姓大名!”

    轟轟兩聲,將舞得霍霍風起的兩顆巨錘停下,地面立刻多出了兩個大坑,徐言哈哈一笑,昂首道︰“鬼面,魔子鬼面,我來自冥山城炎魔洞,你也可以叫我冥山鬼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