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半月潛修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三百四十五章

    “林雲,以後你出門在外,還是得慎重一些。此次雖然重創了混元門的陰謀,但難保不會繼續打你的主意。”

    洛鋒長老神色凝重的看向林雲,眼中充滿期望︰“三年之後,你可是我凌霄劍閣,沖擊龍門大比的希望。”

    三年後嗎?

    如果有機會,他還是希望能在年底的龍門大比,拼上一把。

    只是八個名額,想想還是有些困難,現在的實力與欣絕師兄相去甚遠。與八公子相比,只怕差距更大。

    兩天後,一行人再無波瀾,順利回到凌霄劍閣。

    鳳華公主生日宴上,早已傳到劍閣,梅護法領著七名執劍長老,親自相迎。

    既然為宗門爭光,劍閣自然少不了賞賜,七名執劍長老每人賞賜林雲五百枚二品靈玉,十枚二品靈丹。數目之大,獎勵之豐厚,令人羨慕不已。

    可卻沒人眼紅,換做其他人如他一般,在瓊台大殿上也能為劍閣爭光,獎勵同樣不會少。

    其余者,欣絕、欣妍連同一起前去的唐通等人,都收到了獎勵,當然比不得林雲這般豐厚。

    洛鋒長老意氣風華,眉開眼笑,把前來相迎的白霆酸的半死。

    很多人暗中都在說,洛鋒長老估計就是下一任長老殿的殿主了,兩人競爭因為林雲的關系,拉開了一段長長的距離。

    往日的一些同僚,甚至因此開始疏遠他,沒有以往的殷勤。

    該死的劍奴,當初就該什麼都不顧,一掌將他拍死在九星爭霸上!

    白霆盯著林雲,心中恨意翻江倒海,可臉上卻得堆著硬擠出來的笑容。那模樣,要多難看,便有多難看。

    林雲瞧在眼里,沒有多少在意,現在這老家伙拿他已經沒有任何辦法。

    再如何恨自己,都得老老實實的憋著。

    只是林雲要動他,一時間也沒有辦法,他眼下再如何耀眼。對付一個宗門資深長老,還是有點難度。、

    不過無所謂,諸多不順的白霆肯定要比他難受。

    回到珞珈山後,自然免不了一番慶祝,放眼看去,沒有現李無憂的身影。

    從墨城口中,得知這小子,出門歷練後,林雲心中也是頗感欣慰。

    總算開竅了,若還像以往那般懶惰,別說大秦帝國第一劍客。大秦帝國,能不能有他一席之地,都可難說。

    人的名,樹的影。

    在珞珈山沒休息幾日,拜訪之人,便絡繹不絕。既有宗門各殿長老,也有大秦帝國,世家名流。

    不想俗事纏身,他與欣妍打了聲招呼,便獨自前往寂滅山脈歷練起來。

    半月後。

    寂滅山脈深處,一道瀑布從高山落下,長達千丈,猶如一條銀光匹練。水流激蕩,落在下方,匯聚成一片遼闊的湖泊,湖面上時不時泛起驚天水花。

    天地寂寥,古樹幽深,四方除卻水聲之外,再去任何動靜。

    可突然間毫無征兆,湖面劇烈的震動起來,驚濤駭浪,洶涌澎湃。水流激蕩,踫撞之間,隱有劍吟,響徹四方,錚錚之音,讓那千丈瀑布落下的擊打聲,都變得有些渺小起來。

    渾厚的劍意和真元,將這遼闊的湖面,攪的天翻地覆,浪濤激蕩,片刻不停。

     !

    一抹流光璀璨的劍芒,從水面中沖了出來,帶起諸多如劍一般高聳的浪濤。

    等到看清之後,這抹流光並非劍芒,而是一名渾身濕透的少年。

    少年眉清目秀,五官俊朗,隨著身上的水花不斷被真元烘干。陽光沐浴之下,渾身肌肉露出展現出完美的線條,略顯模糊的五官,一點點硬朗起來。

    等到衣衫盡干,長張揚之時,少年眉宇間的鋒芒,變得攝人心魄起來。

    無需多言,少年自然是躲避俗事的林雲。

    離開珞珈山,他便來到了這曾經修煉水月劍法的瀑布之處,以歲月心經凝練暴漲的修為。

    因為血炎果的原因,讓其修為狂突猛進,連跳兩級,晉升玄武七重。

    若是常人,定會狂喜不已,林雲心中卻是充滿不安。

    以他的經驗來看,真元不在量,更多還是在于質。

    “不容易,半月苦修,耗費三千枚二品靈玉,總算將渾身真元以歲月心經都凝練了一遍。”

    林雲身如落葉,如柳絮飄落,行走在浪濤不斷落下的湖面上。

    任憑狂風大浪呼嘯,波瀾不止,平靜的來到岸邊。一襲青衫之上,沒有半點水花,樸素潔淨,縴塵不染。

    比起半月之前,林雲現在就像是一塊光芒四溢的眉宇,重新洗臉,再度變得樸實無華,鋒芒盡數內斂。

    即便沒有瑣事纏身,他也會來此潛修,將真元凝練一遍。

    與紫府境一戰,讓他壓力山大,現一身劍術,諸多殺招。在對方強橫的真元面前,竟然半點用都不管,若無寶器傍身,三招便得慘死。

    想想八公子,據說都能與紫府境一戰,便讓林雲心中寒意驟起。其中佼佼者如大皇子,甚至能斬殺紫府境高手,緊迫感太強。

    其實林雲有所不知

    八公子雖說沒有晉升紫府,可各個都是半步紫府境,真元能夠凝練與紫府境的差距並沒有外人想象中的那般大。

    林雲回身看去,激蕩的湖面,已漸漸歸于平靜。

    煙波浩渺,一望無際,湖光山色惹人憐愛,稍不注意,便讓人沉醉其中,忘神忘我。

    心有所動,林雲眼中眸光一閃,樸實無華的雙目中,瞬間鋒芒肆意,精光爆閃。

    抬手間,五指並攏為掌,猛的朝前一推。

    砰砰砰!

    三天滔天巨響,在澎湃真元的激蕩下,湖面上驚起三十六道浪花。浪高百丈,沖霄而去,猶如劍光,連綿一片,看上去震撼無比。

    真元震蕩之下,彌漫出去,林雲腳下的地面都微微搖晃起來。

    “冰!”

    推出去的手掌,在空中一劃,長袖如雲般在拂過半空。

    體內冰晶一般的紫鳶花瓣,片片張開,寒光彌漫,冰涼透骨。三十六道浪花,不等落下,便無一例外全部凝聚成冰。空中散落的水滴,猶如大小珍珠,晶瑩剔透,陽光照耀下,熠熠生輝。

    “碎!”

    眼中寒芒內斂,當五指緊握成拳的剎那,三十六道冰柱中的寒意悄然散去。像是時間停止流逝的湖面,三十六道冰柱,在瞬息間化為流水,重新落下。

    “不錯,如今修為雖然退步玄武七重初期,可這真元威力。卻比之前,強悍了數倍不止。三千枚二品靈玉,半月潛修,也算是沒有白費。”

    瞧著眼前這一切,林雲長舒口氣,輕聲自語。

    如此,才是他想要的效果,之前修為暴漲帶來的不安。幾成心魔,眼下總算是煙消雲散,蕩然無存。

    心如明鏡台,不再染塵埃。

    只是這資源消耗的太快,七位執劍長老,賞賜的三千五百枚二品靈玉。剛剛半月,便幾乎耗盡,如此大的手筆,說出去不知得驚訝多少人。

    短時間內,修為雖然難以寸進,可一身武技,倒是有諸多潛力可以挖掘。

    龍虎拳還剩降龍伏虎未修煉,三印合一,也可以嘗試一番。凝聚出金烏印的七玄步,亦能夠沖擊巔峰圓滿的境界,成功的幾率還是蠻大的。

    煉體神訣龍象戰體訣,同樣能夠沖擊第四重的境界,讓肉身氣力更進一步。

    手中還有枚功法玉牌,那是混元門能夠凝聚出龍象戰鎧的秘術,堪稱一絕,連寶器之威都能擋住。

    水月劍法,還有三大殺招沒有修煉;先天劍意,也得花時間領悟林林種種,不一而足。

    看似有些混亂,可在林雲早有計劃,他將按照順序拳法、身法、煉體、秘術、劍法,最後是先天劍意,由易到難,逐個攻破。

    剩下的日子中,就在這寂滅山脈中,好好歷練一番。

    【放心,我只是將林雲的武技梳理一番,不會花太多筆墨去寫修煉。大風勁我沒忘記,會修煉的,莫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