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143、護崽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李和當場凌亂了,為什麼都不單純了呢?

    這已經不是不是小時候的跟屁蟲了。

    他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孩子慢慢長大,都會不自覺的把自己代入成人的世界。

    嘆了口氣,也沒想多,到安保科跟老關打了聲招呼就拿了行李,轉身出了城。

    經過李隆廢品收購站的時候,還是進去逛了一圈,時間還早著呢,完全能夠在天黑前到家。

    廢品站門口場地堆的是廢銅爛鐵,瓦楞紙板,還有一些舊書報紙、瓶子、罐子。

    三個人正埋頭在廢品堆里分揀分類。

    劉老四轉身拿東西先看到了李和,立馬就迎了過去,“你回來了啊,俺們剛才還說呢,隆子說你過年要回來的,都在猜什麼時候回來呢”。

    李隆和大壯也放下手頭活湊了過來。

    李和道,“剛下汽車沒多大會,生意怎麼樣?”。

    說道生意劉老四就咧嘴笑了,伸出兩根手指道,“今年大概是這個數”。

    “兩萬?”。

    劉老四樂呵呵的點了點頭,“可不是嘛,趕緊進屋坐”。

    李和進了屋,見屋子還是那個樣子,只是多了兩張床鋪,燒飯燒水的爐子、一些鍋碗瓢盆。

    門口的那張嶄新的手扶拖拉機吸引了他,“新買的?”。

    大壯道,“夏天買的,燒柴油的,拉東西方便,省了不少力氣”。

    李和拿起搖把,先加油門,按下減壓桿,在排氣筒那里插入搖把。

    劉老四慌忙道,“俺來搖給你看,不注意就砸了下巴”。

    李和把他們幾個趕到一邊,氣定神閑的說了一句,“還能不會這個,閃開點”。

    拖拉機都是壓燃啟動,沒有啟動電機,故用手搖。配件通用化程度高,結構簡單,布局緊湊,價格不高,好用好修。所以此時很多人創業都選擇搞農機或者修配站。

    劉老四三個人緊張的看著李和搖。

    李隆道,“哥,千萬不要松了搖把”。

    李和腰身一扭帶動飛輪旋轉到一定轉速時候,听到咚咚的啟動聲,就把搖把順勢拿開了。

    手扶拖拉機果然啟動開了,一陣突突聲。

    劉老四道,“還是你厲害,我們手忙腳亂的搞了幾天才有你這麼麻溜”。

    李和把車子熄了,道,“沒什麼難度,我先回去了,你們在這忙吧”。

    “那你等下”,劉老四匆匆去了屋里,把一沓錢遞給李和道,“這當初借你的,現在還你,多的二百塊算我們給的息錢,你也別嫌少”。

    李和塞到了包里,“行,我不虛情假意了,我就接著。先走了”。

    劉老四道,“開拖拉機回去啊,走路要啥時候。隆子,你兄弟倆一起回去吧,反正這幾天也沒啥忙的”。

    “行”,李和又重新把手扶車給搖開了,行李放到座位底下,催促李隆上後面車廂。

    李隆有點疑慮,“要不我來開吧”。

    “廢話這麼多,趕緊上來,翻不了車”,李和拐了彎就上了公路。

    李隆沒辦法只能追上跳上了後車廂。

    路況不好,李和也就沒開快,行到半路,掛上離合器,車子停在路邊,把剛才劉老四給的錢拿出來給李隆,“拿著吧,家里做開銷”。

    “不要了,我夠用”,李隆沒接這錢,他自覺這些年已經拿了大哥不少錢,從蓋房子到結婚,哪一樣不是大哥出的,再拿錢,自感臉上就沒光了,村子里指不定還要怎麼說呢,什麼都靠沾光得來的,走路挺不直腰桿。

    李和再一次體會到人長大了就真的無趣了。

    剛到鎮子上,就遇到了不少人,蹭車的一個接著一個,跳上跳下的都不用打招呼,手扶拖拉機的速度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

    回到家先是沖了個澡,吃了個窩窩頭。

    李兆坤在門口抽煙,騎在他頭上的小李柯聞著香煙味還一臉陶醉。

    李和見了一陣頭疼,把小李柯從李兆坤頭上接下來放到了地上,小丫頭已經能在地上騰騰的跑了。

    李兆坤道,“在我頭上老實的很,你放下來干甚!”。

    李和道,“聞著你那麼大煙味,她能好受啊。小孩子肺弱,禁不住嗆,你在孩子面前少抽點就是了”。

    “你怎麼知道她不好受,不樂意她自己不會哭啊。你們幾個也沒少受老子的煙燻,還不是個個活蹦亂跳”,李兆坤不以為意。

    “你受點寒就咳嗽,還讓孩子跟你一起咳嗽不成”,李隆心疼閨女,李兆坤要不是親爹,早就齜牙咧嘴了,轉身就抱著孩子回家了。

    李兆坤偷偷瞄了一眼在廚房忙活的王玉蘭,把李和拉到一邊,小聲的道,“給我5塊錢”。

    李和道,“我不是每個月都給你寄錢嘛,你花的這麼快?”。

    “被你阿娘收走了”,李兆坤心里苦啊,苦成什麼樣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那給你2塊吧,多了我也沒有”,李和心里樂壞了,真不是算計你。

    “那你帶煙回來沒有,拿一條給我”,李兆坤問道。

    王玉蘭疼男人疼的沒有分寸,對自己男人心細的賽過針尖,眼里只有男人的萬般好處,哪怕這輩子做牛做馬也是心甘情願的。

    李兆坤這次偷賣她細心養的大肥豬,本來就突破了王玉蘭的心里底線,居然還敢背著她去找兒子伸手要錢,這可就得罪死了王玉蘭。

    在她心里老公還只是熱水袋,暖暖手,捂捂肚子,沒了就抗凍吧,凍著凍著也許就習慣了。

    可兒子閨女是心頭肉啊,護崽子是本能。在她的心里大兒子在城里本來就是不易,還沒結婚,還要往家里寄錢,她是一百個也不樂意的,心疼兒子心疼的心都差點揉碎了。

    現今可能手里有錢,底氣也足,不知不覺就更李兆坤較上了勁,以前是好吃好喝的伺候,現在吃飯都不喊李兆坤了,整天就是給他個咸菜豆腐渣,逼得李兆坤不敢出門亂逛了,掐著飯點就要往家去,過了時間就得吃豆腐渣。

    煙換成了一毛的,酒也換成了散酒。

    以前她還見天的給個李兆坤一塊兩塊,現在是干脆一毛錢都不給了。

    還讓李隆給李和去了電報,不用寄錢了。

    所以李和實際上也就寄了一個月的錢,後面就沒寄過。

    李兆坤心里也惱,罵王玉蘭,“你這娘們純心不想過了”。

    王玉蘭也是狠了下心,“你不讓俺兒好過呢,俺也不讓你好過”。

    李和到李隆家,兄弟倆一邊抽煙,一邊聊了些家里的事情。

    他只是沒想到這輩子還有機會見識到他老娘威武的一面,大概是女人口袋里有錢,這心氣就不一樣了吧。

    而李兆坤也大概是低估了王玉蘭護崽子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