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英雄凡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 李杰開創的新時代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在北京出現拉脫維利亞人對于俄羅斯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以拉脫維利亞的封閉程度來說,杜姆算得上是閉關鎖國也不為過。

    如果不是因為方舟飛船事件和月球開采氦-3事件把拉脫維利亞推上前台,那麼全球都不會有任何人注意到拉脫維利亞這個小國。

    也不會有人注意到這個小國有著和國土完全不能比的強大國力。俄羅斯是切實的在正面戰場上吃了拉脫維利亞的虧的。

    而拉脫維利亞如果和中國攪和到一起,對于俄羅斯來說無疑是外交上的重大災難。整個俄羅斯將處于一個巨大的鉗子之中。左右兩翼都會受到鉗制。

    石油價格的下滑讓俄羅斯的大國崛起之夢開始崩塌,如果在拿不到可控核聚變的技術,那麼強硬的俄羅斯將只會剩下強硬,而其他的一切都會被剝奪。

    這對于俄羅斯總理來說是不能忍受的。他和俄羅斯總統一樣,都期待這看著俄羅斯再次崛起的一天,因為俄羅斯的最高領導人曾經目睹過甦聯的輝煌和衰敗。包括甦聯解體後的近三十年以來,俄羅斯的人口減少了上千萬。

    如果按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俄羅斯人最後總會死絕的,國家也會不復存在。

    想要延續俄羅斯的文明,那麼俄羅斯的最高領導人就需要為俄羅斯人創造一個至少還過得去的生活環境。

    不能有大規模的失業潮,也不能讓大量的無業游民聚集在街頭,更不能讓邊境的農民餓肚子,然後外逃成為難民。

    作為領導人有的時候需要背負的東西比常人想象的還要多,因為他們的一言一行,任何一個舉動都關乎著上億人的生死。

    巨大的權利下壓著的是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足以將普通人壓到粉身碎骨。

    所以俄羅斯的總理定下了決心,無論如何都要和中國簽訂可控核聚變的條約,哪怕條件苛刻,哪怕是要付出很多的代價。

    而已可控核聚變為前提,俄羅斯需要在和中國修訂新的戰略合作伙伴關系。至少新東歐在目前看來是敵非友。

    如果中國和拉脫維利亞結成聯盟,那麼俄羅斯所處的境地將會非常困難了。

    而想要做這一切,俄羅斯必須要做出相當的覺悟。

    在俄羅斯的總理和總統通過加密電話通訊的時候,莫斯科那頭的總統陷入了沉默,過了許久以後他才開口︰“這是你的判斷嗎?”

    “是的,對于俄羅斯來說也許這是最後的機會了。我想所有人,所有政治家和觀察家都注意到了。我們的歷史進入了新的拐點。這次急速的拐彎沒有任何征兆。就像是被人強行撬動的一樣。我們的世界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推著前進。”俄羅斯總理眉頭緊鎖。

    “我們即便想要停止都無法剎車,幕後好像總是有一支黑手在作怪。他不容許我們有更多思考的時間。整個世界,全球七十億人好像都在按照一個軌道前進。不進入這場歷史拐點的快車道,那麼終將被歷史粉碎。”

    “無論是新能源,超級告訴鐵路,外星生命,地球聯邦,新醫療革命等等。這一切都在短短的兩年內風起雲涌的出現了。我們沒有太多時間考慮了,這或許已經不在是俄羅斯一個國家的問題,而是我們整個民族的問題。”

    莫斯科那邊的領導人有很多稱號,有人稱呼他為大帝或者沙皇。從前的他是五常領導人中最年輕的一個。四十多歲的年級接任世界強國的權力指揮棒。

    二十年締造一個強大的俄羅斯!這是他從前的承諾,但是二十年過去了,俄羅斯的情況卻並沒有如同預期的一樣好。

    現在這個被稱為俄羅斯沙皇的男人已經年過六十了,是一個真正的老人了。他現在思考問題的方式和年輕時候相比也有了許多的不同。

    首先他考慮到了自己重要心腹的政治生命︰“你知道如果你真的簽訂下任何出賣俄羅斯既得利益的協議,很有可能會被訂在恥辱柱上,甚至被冠上賣國賊的罪名?到時我也保不住你。”

    電話另一頭的總理沉默了,沙皇只能听見電話里傳來的喘息聲。過了好一會兒,電話那頭的總理的聲音才傳了過來︰“有的事情總的有人去做。我相信歷史會為我正名,為了俄羅斯,為了斯拉夫。”

    隔著電話,俄羅斯總統不能去拍拍總理的肩膀,或者給他一個擁抱。他只能盡量讓自己的語氣平靜的問道︰“你還需要些什麼嗎?”

    “堅持,我需要總統閣下你堅持下去!我們必將踏入宇宙新時代!”總理的聲音有一點顫抖︰“另外,保護好我的家人。”

    “我會的。”被稱為沙皇的男人許下了自己的承諾︰“只要我還在位。”

    總理︰“那麼,為了國家!”

    總統︰“為了國家!”

    一場機密的談判,爭吵質疑,妥協。一切的一切都不足以描述這其中的艱辛,一份機密的合約被簽訂了,對于俄羅斯來說是絕對是喪權辱國的協議。包括重新裁定有爭議的中俄邊界土地在內的許多條約都被添加在內。

    同時還有包括修建一條新的西伯利亞鐵路,而這條鐵路將于新東歐的拉脫維利亞相連,和中國在計劃的以西域伊犁地區修建的西部打鐵路一北一西,構建兩條嶄新的國際鐵路大動脈。

    為了得到想要的東西,這一次俄羅斯付出了很多。

    但是想要的到什麼,那麼就必須要先付出些什麼,這是一個真理。同時俄羅斯總理的政治生命因為在協議上的簽字也走到了盡頭。

    甚至在回國之後還可能需要面對黨內其他高層的指責,最糟糕的可能是需要去監牢渡過許多年。

    至于拉脫維利亞的人為何會出現在北京?很簡單,因為上次的拉脫維利亞之行,李杰和杜姆有過深切的交談。

    “關于超級高速鐵路,並不想它僅僅局限于東歐一地。”李杰喝著氣泡檸檬水和杜姆聊著這樣的話題。

    “其他國家可不歸我管。”杜姆對于李杰說的話好像一點興趣也沒有。

    “政治和外交有的時候勢力比實力還要重要,比如中國,比如俄羅斯。我們有很多可以操作的空間。第一期的目標就是將中國納入超級高速鐵路計劃,相信我,他們會有興趣的。甚至可以提供貸款。”李杰大口的飲了一杯檸檬水。

    “俄羅斯也有很多問題,他們畢竟不是甦聯。沒有能力制造方舟飛船,也沒有能力制造可控核聚變反應爐。並且以俄羅斯和美國的微妙關系,就算美國願意提供方舟反應爐,恐怕俄羅斯都不敢用。”

    “他們唯一的目標只能是中國。而在這其中只要操作得當,我們能用一根桿杠撬動兩個超級大國。只要中俄拉三國組成新的聯盟體,超級高速鐵路貫穿最大的東亞大陸,連接了整個東歐,部分西歐和中亞。在將觸角波及南亞。”

    “只要大勢一成,任何人都不能阻擋這滾滾洪流了!”看著李杰空了的杯子,杜姆突然抓起了自己身邊的葡萄酒瓶子,給李杰到了滿滿一杯的葡萄酒。

    像只是讓他喝個痛快,而不是讓他品嘗葡萄酒的美味一樣。

    “你想要以整個世界為棋盤?以國家為棋子?你的底氣在哪兒?”杜姆的語氣中有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興奮,杜姆是一個永遠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主。

    “你知道這樣做會有多少國家反對嗎?甚至有可能引發一場新的世界大戰!”

    李杰微微笑了一下︰“也許吧,但是當某人擁有了讓全世界其他國家統統閉嘴的武力的話,那麼你覺得這個計劃又如何呢?”

    杜姆微微一驚,然後好像突然明白了什麼,他以一種難以言明的興奮指著李杰說道︰“哈哈哈哈!果然是你!好,既然是這樣的話,我不介意在這個沉悶的世界掀起一場新的風暴!”

    李杰看著杯子內鮮紅色的葡萄酒,他並沒有喝,而是緩緩的傾斜酒杯。鮮紅色的葡萄酒順勢留下,在杜姆的毀滅城堡的高層露台處向著護城河下飛濺而去,就像是一道鮮紅色的小瀑布一樣。

    李杰看著這鮮紅色的酒液輕聲說道︰“利箭離弓不回頭。這天下大勢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則亡。這一次,我們將用自己的雙手開創一片新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