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即將被驅逐的老師 第七百四十九章 致命危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紫陽獸?”女孩眉頭一皺︰“你說的可是那個老院長的獸寵?”

    “正是!”木師點了點頭︰“我和老院長是多年的好友,他的獸寵我十分熟悉,剛才的氣息盡管十分微弱,卻也覺察到了!”

    他和名師學院失蹤的那位老院長,是故交,對方的獸寵紫陽獸,自然也認識。

    今天下午,才听說被異靈族人抓了,這時候就感受到了氣息,那還按耐得住。

    “去看看吧!”

    知道對方的想法,女孩淡淡道。

    “是!”

    點了點頭,木師滿是感激,身體一縱,立刻向剛才氣息生出的地方,飛了過去。

    見他離開,洛若曦眉毛皺起。

    “他找東西這麼輕松,我為何如此麻煩!早知道就將那東西拿來了,現在只能感受個大概範圍,想要找到,還不知何年何月”

    揉著眉心,女孩搖了搖頭,不再多說,安靜的站在院落里,看著漫天繁星,如同一副寂靜的畫卷。

    “沒想到你還挺忠心!”

    見這頭紫陽獸,對異靈族人忠心不二,就算死都不會背叛主人,張懸搖了搖頭。

    真不知異靈族人給這家伙灌輸了什麼迷魂湯,被揍成這樣還堅持替對方保守秘密。

    “你不怕死?”

    忍不住看過來。

    “死有什麼可怕的,說實話,能和主人在一起,就算死也無妨!”紫陽獸咬牙。

    “這家伙”

    見對方態度明確,沒有絲毫動搖,張懸搖頭。

    這叫啥事!

    自己遇到靈獸,一向都是一拳、一腳搞定,最不濟,揍一頓肯定會屈服,這家伙倒好,打的死去活來,不臣服倒也罷了,依舊對主人還如此忠心,百死不折。

    說實話,看到這里,他都有些佩服了。

    不愧是聖獸,意志力就是比蠻獸、靈獸堅強。

    “這地方施展不開”

    見對方寧死不屈,正想繼續揍上一頓,張懸看了一下狹窄的房間和院落,忍不住搖了搖頭。

    孫強弄的這個地方實在太小了,將傀儡召喚出來的話,一旦開打,動靜這麼大,引起別人注意不說,最重要的是,很容易將房間、院落摧毀。

    好不容易找個地方,再弄塌了,眾人住哪?

    他現在可是沒什麼錢。

    “去城外吧!”

    反正距離城外也不遠,只要找個空曠地方,還不想怎麼揍就怎麼揍!

    想到這,手腕一翻,將這家伙再次收進千蟻蜂巢。

    身體一縱,向外飛去。

    反正教訓這家伙,天雄獸的實力也不夠,還不如讓它留在院子里守著,以備不時之需。

    靈材閣能派一撥人來,也有可能派兩撥,小心一些為好。

    鄭陽、孫強等人不能有失。

    他筆直向城外飛去,剛剛離開院子,空中一個人影來到上空,直接停了下來。

    “嗯?不見了?”

    是個白須老者,向下看了一圈,眉頭皺起。

    正是之前的木師。

    感受到紫陽獸的氣息,就趕快飛了過來,沒想到,才來到附近,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仿佛從未出現過一般。

    “難道又被抓了?”

    臉色一沉。

    雖然他定下規矩,誰找到紫陽獸,誰為院長,但如果他能發現,肯定一樣會救的。

    紫陽獸是老友的獸寵,為人族立下赫赫戰功,能早日脫險,也能免除苦難。

    “那邊有人!”

    環顧一圈,星空之下,一個人影立刻出現在視線。

    雖然實力看不出來,但能夠飛行,肯定是達到聖域的強者。

    “大半夜的飛行,有些古怪”木師眉毛一揚︰“過去看看!”

    身體一晃,追了過去。

    鴻遠城的聖域強者,每一個都有極高身份,對方這大半夜的飛走,剛才紫陽獸的氣息又從這里消失,說不懷疑,那是假的。

    “嗯?有人跟過來了?”

    正在飛行,張懸突然眼皮一跳。

    他的想法很簡單,去城外找個安靜的地方,再好好收拾一下這頭紫陽獸,想辦法然它說出異靈族人的下落,沒想到,才出院子,就被跟蹤了!

    “連聖域強者都能驅使,這個靈材閣,好大的手筆!”

    對方在空中穩穩飛行,不用想,是達到聖域的超級強者!

    剛把四個黑衣人抓走,這家伙就追上來,說不是靈材閣弄來的,也不相信啊!

    就那點東西,居然連這種強者,也能驚動,這個出售寶物的地方,還真夠執著的!

    “難不成奇珍樓得到的那些東西里,有什麼我不知道的寶貝?”

    當初破解石碑,對方將奇珍樓里的東西,全部贈送,亂七八糟的一大堆,也沒怎麼細看過。

    本以為到了鴻遠城,就是一堆破爛,沒想到,為了這東西,這個靈材閣連聖域強者都動用了!

    還真是好大的手筆!

    “把他引出城外干掉!”

    越想越氣,目露凶光。

    一遍遍沒完沒了是不?

    四個踏虛境強者,就夠狠了,連聖域都派過來,信不信我將這家伙弄死?

    聖域又怎麼樣?

    紫陽獸不一樣被打的一點脾氣都沒有?

    真敢動手,不介意將狠人和那些傀儡都放出來!

    難不成,你還真以為我剛來鴻遠城就好欺負了?

    “不行,紫陽獸是受了異靈族人的蠱惑,殺了就殺了,無所謂。對方是人族,而且靈寶閣肯定知道過來找孫強他們了,一旦被殺傀儡的事,有可能就會泄露!”

    雖然很想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干掉,但也知道不能魯莽。

    這家伙既然是靈寶閣派過來的,後者肯定知道行蹤,萬一死了,消息極有可能傳遞出去,自己也將面臨調查。

    聖域強者,在鴻遠城是最巔峰的存在,死一個,都會引起極大恐慌,不到萬不得已,最好別動。

    不然,調查到孫強等人,然後查到自己,屆時,異靈族傀儡的事,就解釋不清,自己諸多秘密,也很難遮掩。

    畢竟,一個小小的四星名師,如何能馴服異靈族人的大魔頭?又如何能讓這些傀儡乖乖听話?

    這些都是經不起推敲的。

    “不殺,對方就有可能對付我該怎麼辦?”

    殺不能殺,可對方明顯為了那些寶物而來,真要對自己下手該怎麼辦?

    總不能坐以待斃吧!

    “看來,該楊師出場了!”

    糾結了一會,心中一動。

    憑借他的實力,不借助異靈族人和狠人,想要抵擋一位聖域強者,肯定是做不到的,除非能將其忽悠!

    反正這件事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只要讓其拜師,靈材閣就算想找麻煩,也會偃旗息鼓。

    想到這,也不猶豫,全身肌肉蠕動,臉上發生了變化,變成了楊玄的模樣。

    伴隨天道金身越修煉越高深,全身肌肉可以隨心所欲的變化,做出的偽裝,就算是六星巔峰名師,也看不出來。

    當初莫高遠就被輕松騙過,也覺察不出,楊師和他是同一個。

    反正背對著對方,又是黑夜,對方也沒看到容貌,悄悄改變,不可能知曉。

    做完這些,又運轉天道真氣,將自身的氣息,悄悄更改了一下,讓人感覺飄渺至極,無法揣摩,這才松了口氣,悄悄轉頭向看去。

    “缺陷!”

    心中低呼。

    雖然聖者飛行,和紅塵踏天步不一樣,對真氣的消耗極少,但只要有真氣運轉,就等于在施展武技,就可以利用圖書館觀察。

    嗡!

    聲音結束,腦海中一陣晃動,果不其然,一本書籍出現在眼前。

    繼續飛行,手掌輕輕翻開。

    “木轅,青源封號帝國名師堂,七星名師,聖域三重。缺點︰”

    “七星名師?聖域三重強者?”

    張懸嘴角一抽,差點從空中沒掉下去。

    這個靈寶閣,到底什麼來頭?

    連七星名師都能請的動?

    這種級別的家伙,不該待在封號帝國名師堂,不出門嗎?為了自己點東西追過來,真的假的?

    “幸好沒動用傀儡,不然,恐怕死的是我”

    心中滿是郁悶,同時也暗自慶幸。

    他那一大堆傀儡,對付聖域一重二重,還能做到,三重就難了。

    聖者一重逐空境,開啟逐空穴,人能踏空而行。

    二重神識境,打開胎眼,產生神識,精神外放,就算不用肉眼,都能進行辨別,觀察。

    三重胎嬰境,和蠶封境有些類似,後者在丹田內,凝聚胎元,宛如金丹,而前者就是金丹破殼而出,狀如嬰孩,因此,這個級別也叫元嬰境。

    靈魂凝結元嬰,已然可以動用天地之力,修為達到這種級別,算是真正入仙入聖,移山填海,搬運河流,都在一念之間。

    絕不是靠蠻力、真氣就能完成的。

    手中的二十多頭傀儡,對付聖者二重,采用人海戰術,能夠滅殺,對付這種胎嬰境的大高手,就完全做不到了。

    就算狠人能夠出手,誰知道這家伙有沒有什麼保命手段?

    一旦殺不死,就會帶來無窮的麻煩。

    “看看有什麼缺陷,能夠利用!”

    打不過,又逃不掉,此刻只能看看能不能依靠三寸不爛之舌,讓其乖乖听話,一旦成功,就能免除危險,失敗就只能被當場捏死,誰也救不了。

    急忙向後面的缺陷看了過去,只看了一會,嘴巴忍不住張開,眼楮瞪眼︰“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