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五百四十五章 西林族不過如此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宇宙深處,西林族所棲居的星球上,一片冰冷,眾人不能接受這一結果,他們的神子在灑血,根本不敵。

    地球,杭州西湖。

    天地異變後,這里水質清澈,如同藍寶石般晶瑩透亮,面積大了百倍不止。

    現在,浪濤擊天,碧藍的水花沖上數天宇,像是海水在暴涌,要被蒸干了。

    “啊”魏麟怒嘯,渾身是血,戰到這一步,塵埃落定,他不是楚風的對手,整個人都要解體了。

    激烈廝殺,能量絢爛!

    魏麟非常不甘,不想死,一路從昆侖山逃到東部區域的西湖,還是無法擺脫楚風,他練成神足通,可是對方修成天涯天涯咫尺,在速度上來說半斤八兩。

    轟隆!

    魏麟拼命,逃不走,那只能背水一戰,求饒是無用的,而且西林族也不會放過他,一息間,他的絕世畫卷再現。

    九輪太陽橫空,太璀璨了,熊熊焚燒,要蒸干如今靈氣氤氳的西湖,每一輪太陽中都孕育著一只不死鳥,隨著能量暴涌,接著出世!

    而在九輪太陽之下,則是無盡的活火山,岩漿如海,激烈浩蕩,這幅畫卷太恐怖,有著末日的氣息。

    “還用這招?!”楚風很冷靜,自然不怕魏麟的這種手段。

    “殺!”

    魏麟大吼,這一刻,他的舉動很奇怪,以生命血氣為紙張、以精神為顏料所作的絕世畫卷突然飛起,脫離他那里,向著楚風這里而來,而後在焚燒,整體要炸開了。

    楚風驚異,域外的人也都面色驟變,這個魏麟太狠了,不僅對敵人狠,對自己也夠狠,非常果斷,他這是要毀掉畫卷,要藉此突圍。

    轟轟轟!

    畫卷大爆炸,這是魏麟的部分道果,結果就這麼毫不珍惜的祭出,引爆畫卷,對他自身來說,肯定會元氣大傷,道果殘缺,哪怕日後想要彌補都很艱難,動輒就會斷掉自己進化之路。

    但是,為了他活下去,他毫不猶豫就這麼做了,想要重創楚風,震死或者震傷他,殺出一條血路。

    轟隆!

    楚風毫不猶豫,自身的畫卷迅速張開,這是跟他凝結在一起異象,所展現的景物甚至是生靈都栩栩如生。

    在那一百顆星辰中都有生靈,更有種種可怕景象。

    電光石火間,魏麟終于看清,徹底看透了,因為距離太近,洞徹一百顆星辰中究竟是什麼時,他感覺通體冰涼,毛骨發寒。

    有的星辰中,有金色紙張,那是無字天書。也有的星辰中伴著混沌泉池與青蓮。還有的星辰中有不死鳥在築巢,引吭高歌。亦有星辰中,各種神劍、長矛、戰戟橫空,貫穿一顆有一顆星球

    他從頭涼到腳,那是映照諸天的百強星辰,那是禁忌人物的輪廓,竟然被楚風全部濃縮于他的畫卷中。

    轟!

    到頭來,他哪怕引爆自己的畫卷,也沒有奈何楚風,成片的活火山與岩漿海爆炸,九顆金色太陽與不死鳥焚燒,毀于一旦,可是那片地帶,楚風無所動搖,在風暴中發光,被自身畫卷包裹,立身在那里,沒有覆滅。

    這一刻,像是任時光荏苒,歲月變遷,他始終不變,橫空而立,無畏千般沖擊,萬般侵蝕。

    星空中,所有人都在使勁揉眼楮,依舊沒有看清楚,那是什麼畫卷,太模糊了,而且是一閃而過。

    “媽的,太朦朧了,也太快了,讓我看個仔細啊!”很多人充滿怨念。

    “啊”

    魏麟淒慘大叫,失去畫卷後,他痛快不堪,整個人像是被撕裂走一部分肉身與魂魄,一股劇痛襲遍全身。

    但是,他卻不能仔細體會這種痛苦,而是亡命飛逃,想要遁走。

    然而,楚風沖出來了,他面色有些發白,哪怕沒有被玉石俱焚的能量吞噬,但也受到一定的沖擊。

    不過,他並無大礙,追殺了過去,至于自身畫卷快速斂去,因為動用這種無敵畫卷消耗極大。

    他可不想殺完魏麟,自身損耗嚴重,被人暗中襲殺佔便宜。

    轟!

    一拳轟殺過去,前方魏麟身體劇顫,滿身是裂痕,像是個精致的瓷器,即將要炸開。

    “不!”他大叫,將一罐金色的液體倒進嘴里,修補傷軀,避免瞬間解體。

    “該死,你敢用我的戰利品!”楚風大怒,不用想也知道,一份無比稀珍的大藥被消耗了。

    共振術轟出!

    前方,魏麟周身的裂痕剛消失,身體發光,漸漸愈合,可是現在又一次遭遇重創,他哪怕在躲避,在抗衡,也沒有什麼大用。

    楚風下定決心要誅殺他,身形如閃電,追逐著殺他,共振術不斷傳遞而來。

    噗噗噗

    魏麟逃不走,身體多處部位炸開,首先是右臂,化成一團血霧,接著是左小腿,寸寸崩開,如同在湮滅。

    這種景象非常可怕,魏麟由內而外,身體許多部位崩潰了,他整個人遭遇生死大劫。

    “我恨啊,怎能敗給你!?”他大吼,太不甘心了,無比的羞憤。

    因為,他是西林族!

    他敗給誰,都不能敗給這顆星球上的土著!

    對于他來說,這最大的挫折,整個人都快絕望,萬念俱灰。

    在開戰前,他自信滿滿,同一少神的提議,舉辦一場盛會,舉世矚目,現在全星空的人都在看著。

    結果怎樣?不是見證西林族的輝煌,而是大敗,無比的恥辱,萬眾矚目,他被地球本土的人打爆了,一敗涂地,毫無懸念。

    他曾說過,今日的盛會,預示著西林族從此踏上歸途,算是一個絢爛的起點,可是眼下,盡是屈辱。

    “啊”他嘶吼,他長嘯,心中憋屈,無比的憤怒,當年西林軍背叛母星,舉族反叛,如今回歸,想要重新接手,掌管這里,然而,卻嘗到這種苦果。

    “殺!”

    他最後的掙扎,一聲嘶吼,祭出全身上下所有兵器,秘寶等橫空,向著楚風激射而去,如同成片的閃電。

    “禁錮!”

    然而,楚風的一聲輕叱,讓他絕望了,卻讓域外的眾人眼楮發直。

    西湖中,騰起成仙的玄磁能量光,化作符號,交織成一座晶瑩近乎透明的爐體,將魏麟還有他所有的兵器都收了進去,在那里煉化。

    域外,人們倒吸冷氣!

    “場域大師!”

    “我靠,這不是一般的場域大師,而是掌握有恐怖傳承,擁有可怕攻擊力的場域大師!”

    一些人驚呼,無比震撼。

    因為,楚風直接在運轉西湖下的場域之氣,話名山大川的能量為己用,這種手段不是一般的場域研究者所能擁有的。

    單是這種手段,他就不次于一個觀想層次的絕頂人物!

    玄磁能量氣沸騰,構建玄磁爐,將魏麟與他的兵器封在當中,當著所有人的面在煉化。

    “這就是西林族嗎,高我一個大境界,都大敗,不過如此!”

    楚風的話語,像是一巴掌扇在西林族的臉上,宇宙深處,西林族所佔據的星球上,這一刻傳出很多年輕人的嘶吼,太不忿了,這是在羞辱他們,可是能怎樣,事實上他們的神子的確不如那個沒落之地的楚魔頭。

    現在如果再蔑視楚風的話,他們自己都覺得自欺欺人!

    “敗給誰都可以,你怎麼能敗給地球上的進化者!”就是西林族一些大人物都有人在低聲咆哮,嘶吼起來。

    當年,他們背叛母星,哪怕一個個都冷血無情,可也始終有心結,不願去面對。

    很多年過去後,他們相信,自己才是最強的,那群失敗者的雜血後裔不可能是他們這批人的後代的對手。

    “西林族不是很強嗎?怎麼敗的這麼慘,號稱宇宙天賦最厲害的族群之一,今日他們的神子被血脈同源地的星球上的土著打的半死,唔,真是沒有想到啊。”

    “西林族遭遇大敗,估計他們的聖人都不甘心,臉都綠了吧,精心培養的傳人還不如一個沒落之地野生靠自己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厲害,讓他們情何以堪?”

    星空中,各族都在議論,都在感嘆。

    “放手!”

    地球外,有金身羅漢大喝,向楚風傳音,那是西林族的強者。

    “放你大爺!”楚風直接這般回應。

    而後,他一聲輕叱,雙手劃動間,西湖上方,那神爐在發光,內部傳來  的聲響,諸多秘寶裂開,而後粉碎。

    接著,魏麟在解體,片片碎裂,他在痛快的哀嚎,想要掙扎但卻是不行。

    “嗖!”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也有東西未毀,那是一條空間手鏈,一塊空間石晶瑩閃爍,被鏈條鎖著,嗖的一聲飛了出來,落入楚風的手中。

    他雖然恨西林族,但是卻也不想毀掉他們身上的好東西。

    “放開我哥哥!”魏璇終于趕來,大口喘氣,站在西湖上空,目眥欲裂,在她身後,還有十幾名西林族成員。

    “統統去死!”楚風冷聲道。

    天空中,那座神爐瞬息間光芒大聖,內部的魏麟砰的炸開了,而後被煉化成灰燼,形神俱滅。

    接著,玄磁光一道又一道的飛起,重新構建神爐,要將魏璇等人收進去。

    這時,很多神子、聖女也趕到了,從昆侖山追到這里,想要一同對楚風出手,阻止他的舉動。

    “誰能阻我?!”

    轟隆!

    玄磁神爐發光,再次構建而成,將西林族的數位天才收了進去,直接開始焚燒,煉化。

    至于他自己,快到極致,共振術施展而出,沖向魏璇,激烈搏殺,期間畫卷展開一次,破掉對方觀想層次的手段。

    砰!

    最終,楚風一把攥住魏璇的雪白頸項,將她活捉,而後望向域外,道︰“西林族,你們弱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