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十七章 下山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妹妹怎麼了!”趙皇子急忙走過去,抓起她手一看,只見中指上有一條細細傷口,正在往外流出暗紫色的血液。ap;モ.

    “嗚……好疼啊,怎麼這麼疼……”趙公主已是疼得滿眼淚水往外流了。

    蕭塵連忙走了過去,就在剛才,他分明看見琴弦冒出一絲黑氣往趙公主手指鑽了進去,那是一股濃濃的死氣!當然,以趙皇子等人的淺薄靈識,是看不見的。

    當下將她手拿起,運力一逼,將她指中死氣逼了出來,趙皇子一愣,道︰“你你你!大膽!快放開我妹妹的手!”

    趙公主臉一紅,連忙將手縮了回去。

    “哦,抱歉,一時情急,冒犯公主了,公主現可感覺好一些了?”

    “好像……不怎麼疼了……”趙公主低聲說道,說罷恨恨看了一眼瑤琴︰“哥,你這琴會咬人,我要砸爛它!”

    “哎呀,我的小公主啊,您別鬧了成嗎!”趙皇子連忙將她抱住,然而她身子雖然看上去玲瓏嬌小,卻似有九牛二虎之力一般。

    齊燕二皇子手捂額頭,當做什麼也沒看見,蕭塵無奈道︰“好了好了,快出去吧,這屋里有妖怪。”

    “啊!原來有妖怪啊!”趙公主一听有妖怪,嚇得急忙跑到了院外陽光下。

    于是乎,下午的時候,趙皇子以各種妖怪啊,精靈鬼怪啊,總算是把這個小公主嚇回去了,回到庭院,趙皇子苦笑道︰“那個……蕭師兄抱歉啊,我妹妹她就是這麼頑皮……”

    “哼!”蕭塵一拂衣袖走了回去。

    “那個……齊兄燕兄……”

    “哼!”齊燕二皇子也一拂衣袖,往外走了去。

    “那個……小若妹妹啊……”

    “哼!”小若一跺腳,也走回了屋中。

    “呃……好吧,都是我的錯……”

    夜里的時候,蕭塵走到屋中,看著瑤琴道︰“夙夜,你過分了啊,她畢竟只是個小姑娘,你何必與她較真?”

    夙夜從琴中幻化了出來,看著他道︰“你認為是吾做的?”

    “那除了你還能有誰?”

    夙夜雙手束在胸前,仰頭一笑︰“笑話!那現在吾不在琴中了,你去找個人來試試看?”

    蕭塵神色一凝︰“夙夜,你什麼意思?是你說這琴……”忽而想到,中午這琴中出來的是一股極其凶戾的死氣,夙夜身上怎麼可能有這樣重的一股死氣?

    夙夜冷冷一笑,輕蔑道︰“小子,恐怕你還不知此琴來歷吧?”

    “你說。ap;”蕭塵神色十分凝重,這琴從帶回蕭家那一天起,就十分古怪,除了他沒人能彈響,還會被割破手指,極為嗜血,原本還以為是夙夜護琴,但現在顯然不是這麼回事。

    夙夜看著案台上深檀色的瑤琴,緩緩道︰“此琴名曰九霄環佩,曾多次易主,琴主歷來皆遭慘死,無一例外!是以戾氣久聚不散,變得極為嗜血,且琴中聚集了一股濃濃的死氣!”

    蕭塵心中一驚!九霄環佩!他也曾听聞過,相傳當年雷氏制琴,其家主傾盡畢生之力制出一琴,名曰“九霄環佩”,但琴成之後整個雷家遭受大劫,九霄環佩也因此下落不明,為後世記載于書中。

    夙夜道︰“沒錯,當年雷家主耗畢生心血制成此琴,豈料琴出世那一刻,天現血月,紅花遍地,雷家老小一百多口人,一夜之間死于非命!怨氣盡集于此琴當中!”

    蕭塵心中驚駭不下,那這豈非是世間第一凶琴!

    夙夜哼笑一聲︰“非只如此,琴中還暗藏一股極重死氣,生人一旦靠近,必折陽壽,但是小子你,卻偏偏克得了這琴中死氣……”

    克得了這琴中死氣……

    頓時一股寒意走遍了蕭塵全身,仿佛墜入了冰窖中一般,只有死氣才能克死氣,生人之氣無論如何克不了死氣,自己卻為何克得了這股死氣,難道自己……

    數千年前所有人都死了,為何獨獨自己能夠活下來,這不是機緣巧合,這是有人布下的驚天大局!

    次晨落殤顏給他送來了兩本手抄冊子,低聲道︰“這是三、四層的心法,你先練著,後面的我再想辦法。ap”

    蕭塵接過冊子,此刻覺得說再多的話都是多余的,輕聲道︰“謝謝你,落師姐。”

    落殤顏沒有說話,輕聲走到門外,御劍而去。

    有了現今的修煉功法,再加十二條靈脈,蕭塵的修為進展,可謂一日千里,三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靈台山也迎來了七月酷暑之季,眾師姐師妹都換上了清涼裝,每當黃昏來臨,山間暗香浮動,別是一番美景。

    一道劍光忽然落在庭院,卻是蕭塵御劍回來了,此刻的他,已有煉氣六層的修為,而落殤顏,也將煉氣七層的心法摘抄了給他。

    只是如今,望霞谷的靈氣已經不夠了,他需要去到靈氣更加充沛的地方,否則修為再難有所精進,六層跟七層雖只差了一層,但卻有著天壤之別,因為一個是煉氣中期,一個是煉氣後期,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分水嶺。

    而這三個月,三清門沒有生什麼大事,若說唯一的大事,那便是掌門紫虛真人自從去調查噬魂妖花一事後,便再也未回來過,也未曾送過一封書信回來,這些日靈台山附近時常有詭雲密布,五大長老已經加固了山門附近的防御大陣。

    蕭塵也寄了書信回去問過,爺爺同樣未曾回過蕭家,靈泉寺那邊也一樣,這凡塵三大巨頭,就宛若同時人間蒸了一般。

    “少爺,你回來了嗎?”門吱呀一聲打開了,小若從屋中走了出來,道︰“下午的時候蕭婉兒跟蕭寒來找過少爺。”

    蕭塵眉頭一皺︰“他們來找我做什麼?”

    “不知道,見少爺不在,他們就走了。”

    “恩,好,我知道了。”蕭塵點了點頭,向天上望去,只見幾座主峰上空烏雲籠罩,隱隱預示著什麼。

    次日清晨,蕭塵正待出門,忽然天上兩道劍光落下,幻作一青一紅二人。

    “嘻嘻!蕭塵哥!”

    蕭婉兒蹦蹦跳跳跑了過來,她今天穿著一條清涼紅裙,婀娜的身姿,看上去極具誘人,至于蕭寒,則仍是冷冷冰冰板著一張臉。

    自上一別,也有三個月未見了,蕭塵輕輕一笑︰“你們怎麼來了?”

    蕭婉兒嘻嘻一笑,圍著他轉了一圈,笑道︰“表哥你又長高了啊,你修為現在如何了?我可是都有煉氣三層了哦。”

    蕭塵苦笑道︰“哪里比得上你們在內門,我現在還是只有一層的修為。”

    “啊?怎麼會這樣……”蕭婉兒臉上露出惋惜的神情。

    蕭塵輕輕一笑,他二人在內門,有靈氣更充沛的地方修煉,再加上資質不差,蕭寒也已有煉氣四層的修為了,笑道︰“對了,你們來找我有何事?”

    蕭婉兒嘻嘻一笑,湊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蕭塵搖頭一笑,原來是她在山里待得煩了,早就想偷跑出去玩玩。

    于是三人偷偷溜下了山,又來到上次第一輪考核的大峽谷,這次連鐵索也被長老以障眼陣法隱去了,空空蕩蕩的,看上去驚險萬分。

    蕭婉兒笑嘻嘻道︰“表哥,你現在還無法御劍吧?沒事,我帶你過去,嘻嘻!”說罷祭出飛劍,輕輕一躍,踩了上去,向蕭塵伸去手︰“來,別怕!”

    蕭塵搖頭一笑,拉住她手,輕輕躍了上去,劍身立即一顫,往下沉了不少,蕭寒眉頭一皺︰“你到底行不行啊?摔去下去了我可救不上來。”

    “哼!少要小瞧人!”蕭婉兒輕輕一哼,隨即掐了個訣,飛劍便搖搖晃晃的往對面飛了去,蕭寒小心翼翼跟在一旁,不敢丟下二人獨自過去。

    到達中間時,由于陣法靈力變得稀薄起來,蕭婉兒有些緊張了,小聲道︰“蕭塵哥別怕,你攬住我腰。”說罷松開蕭塵的手,開始兩只手一起掐訣。

    蕭塵攬住她細腰,只覺柔軟萬分,頓時一股芳香撲鼻,快到對面時,靈力越來越稀薄了,劍身忽然一陣劇烈顫抖,蕭婉兒嚇得失聲叫了出來。

    蕭塵立即往劍上暗暗注去一道真元,道︰“御劍重在守心,你只當下面是平地,那便無所畏懼。”

    片刻後終于安全抵達對面,蕭婉兒笑嘻嘻道︰“蕭塵哥,看我厲害吧?”

    “恩。”蕭塵點頭笑了笑。

    三人當即往附近的靈台鎮而去,路上三人言笑隨意,不如在三清門那般拘謹,蕭塵道︰“對了,你們這段時間在內門過得如何?”

    蕭婉兒氣鼓鼓道︰“還能如何?那些師兄師姐仗著本事大,個個對我們頤指氣使,根本不把我們蕭家放在眼里,真是氣死人了!”。

    “尤其是那個文輕雨和莫羽,他們……唉!”說到後來,蕭婉兒深深一嘆,看向蕭塵︰“表哥,要是你打得過他們就好了,我們也不必整日受氣……”

    蕭塵沒有說話,到達鎮上後四處逛了逛,近晌午時,進到一間客棧用飯,三人正用著飯,門外忽然走進一名青衣少女,手里提著一個小葫蘆,只見她將酒葫蘆往櫃台上重重一放,大聲道︰“店家,將這葫蘆裝滿,要最好的陳年花雕!”

    店內所有人都被吸引過去了,倒不是因她說話太大,而是因為她的無雙容顏,只見她身著一件翠水薄裙,細腰盈盈一握,絕美的容顏,仿佛不是來自人間。

    片刻後,掌櫃苦笑著道︰“姑娘,您這究竟是什麼葫蘆啊?這兩大壇下去了,也不見滿啊?”

    “別廢話!裝就是,再差八壇就滿了!”

    蕭塵神色一凝,就在方才,他感受到了一絲若有若無的妖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