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噬魂妖花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片刻後,蕭婉兒笑嘻嘻道︰“表哥,下午我們去哪玩啊?听說附近幾個鎮子最近來了一批異域人士,雜耍可好看了。.Δ  小Δ說モ”

    蕭塵沒有說話,忽然間只听掌櫃一聲怪叫︰“喲喂!姑娘你還沒給錢呢!”

    “先記賬里,本姑娘回頭再來給!”

    “哎喲,本店小本生意,概不賒賬的……”

    立時去了兩名大漢,將那青衣少女堵住了,青衣少女冷冷一喝︰“讓開!”話末衣袖一拂,只听砰砰兩聲響,兩名大漢倒飛了出去,二人倒在大街上,口吐白沫,渾身抽搐不止,胸前各自插了一枚寒光森森的蛇形針。

    “哎喲,你這姑娘,不給錢也就算了,怎麼還出手打人了,這里可是三清門下……”

    “三清門?三清門是什麼東西?很了不起嗎?”

    “砰”的一聲,蕭婉兒拍案而起,走到那青衣少女面前,怒道︰“你這小丫頭哪里來的,好沒教養!”

    這時外面也圍了不少人,掌櫃見她服飾像是三清門的人,問道︰“這位姑娘,你可是三清門的劍仙?”

    蕭婉兒冷冷道︰“沒錯!”說罷瞪向那青衣少女︰“小丫頭!識相的話就把錢給了!”

    “小丫頭?”青衣少女仰頭一笑︰“本姑娘出生的時候,恐怕你還沒有轉世投胎!”

    “你!”蕭婉兒登時怒不可遏,錚的一聲拔出腰間佩劍,使出一套三清門入門劍法,剎那間寒光四起,劍風凜冽,漫天劍氣向那青衣少女攻了去。

    “哼!”青衣少女冷哼一聲,雙袖一拂,大喊一聲︰“萬葉飛花!”

    剎那間狂風呼嘯,但見半空陡生無數綠葉,雖是樹木嫩葉,卻片片似摧金斷玉的利刃一般,頃刻間將蕭婉兒的劍氣擊潰,隨後又只見她皓腕一動,一道青芒猝不及防向蕭婉兒身上激射了過去。d.dd

    就在這時,蕭塵足下一動,如似電芒般瞬間閃至蕭婉兒面前,兩指一並,只听錚的一聲響,指間多了一枚寒光森森的蛇形青針。

    “一語不合,姑娘何必取人性命,還是將解藥交出吧。”他說著將指間的毒針扔了出去。

    眼見外面兩個大漢已是口吐白沫不止,臉上忽青忽紫,青衣少女冷冷一笑︰“解藥?本姑娘身上可從來不帶什麼解藥……”說罷探手入懷,又要將一支毒針向蕭塵打去,哪想手腕稍動,便覺一股大力由手腕處瞬間走遍全身,立時只覺周身酸麻,再不能動彈一分。

    卻是蕭塵瞬間移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封住了她全身大脈,所有人均是一驚,根本沒看清生了什麼,那青衣少女亦是心中一沉︰此人好快的度!

    蕭寒仍在一旁自顧自喝酒,冷冷一笑︰“還說煉氣一層……”

    此門封穴手法乃是玄青門的招式,任那少女如何運功也沖破不了,片刻後只見她兩眼淚汪汪道︰“虧你生得相貌堂堂,卻盡來欺負我等弱女子,還不快解了我的穴道!”

    她說話時一雙妙目含淚未下,言語中仿似受了天大委屈一般,叫人哪怕心如百煉鋼,也得須臾化作繞指柔。

    蕭塵淡淡一笑︰“姑娘可不是什麼弱女子,倘若再不將解藥交出,休怪在下無禮了……”

    青衣少女頭一抬,瞪著他道︰“你敢!若叫我白姐姐知道了你欺負我,定要將你千刀萬剮!”

    “那麼,就恕在下無禮了。”蕭塵說著,便要向她懷中摸去,就在這時,門外一道詭異的力量忽然推進,下一刻,青衣少女已自原地消失,出現在了門口一名看上去二十來歲的男子身旁。d.dd

    那男子有著一雙緋色瞳孔,頭整齊束在背後,兩旁皆是黑色,中間一束乃是紫色,一身長衫紫白相間,衣襟乃是由雪白的毛羽織成,在其腰上懸了一個巴掌大小的紫金葫蘆。

    只見他無奈搖了搖頭,向那少女道︰“小青兒,你又在欺負人了,早知道便不叫你一個人來買酒了。”說著輕輕往她肩上一拍,蕭塵之前埋下的真氣頓時被化于無形。

    那少女一脫束縛,立時叫道︰“臭蠻蠻!是他欺負我!你還不幫我殺了他!”說著一指蕭塵,只恨不得要將其大卸八塊,方解心頭之恨。

    緋瞳男子搖搖頭,指尖扣了扣眉心,神色間似乎極是惆悵︰“都說了多少回了,你須得叫我熠瞳大哥。”說罷看向蕭塵,嘴角似笑非笑,輕聲道︰“閣下豈非不知男女授受不親,方才之舉與那登徒子又有何異?”

    蕭塵神色一凝,他竟察覺不到此人一絲氣息,說道︰“適才在下救人心切,無意冒犯這位姑娘,在座諸位皆可為證。”屋內眾人听後,一齊連連稱是。

    緋瞳男子笑道︰“生死有命,豈能強求,更何況……有時候活得久了,未必見得是一件好事……”

    說到最後,搖頭笑了笑︰“罷了罷了,小青兒,將解藥給他們吧。”那少女一听,嘴一撅,道︰“偏不給!誰叫他欺負我!”說著將頭一揚。

    緋瞳男子搖頭緩緩一笑,在她背上輕輕一拍,兩粒白色藥丸立時自她袖中彈出,徑往外面地上兩名漢子口中飛去,二人吞下藥丸,臉上青色立時便褪去了大半。

    “臭蠻蠻!你就知道欺負我!回去我要告訴白姐姐你又喝酒了!”青衣少女氣得直跺腳。

    緋瞳男子搖頭一笑︰“我給你的錢呢?”

    “弄丟了!”青衣少女雙手交叉在胸前,揚著頭,顯然對于他不幫自己反倒去幫外人,感到很生氣。

    緋瞳男子無奈一笑,從懷中摸出一錠黃金,掌櫃見狀,連忙搖手道︰“不必了不必了!”

    “買賣一事,講求互不相欺,其余的當作對你這里的賠償。”緋瞳男子說著將黃金彈了過去,緩緩道︰“人生真是既漫長又無趣啊……”說罷往外面走了去,青衣少女氣得一跺腳,也跟了上去。

    片刻後,蕭婉兒走了回來,氣道︰“他們太囂張了!就這麼放過他們嗎?”

    蕭塵輕輕一笑︰“要不然呢?就剛才那個男的,你師父來了未必是其對手。”說罷向二人離開的方向望了去,那二人,應該不是人類,尤其是那個男的,在他身上,沒有一絲活人之氣。

    不知為何,蕭塵現,他對死氣尤為敏感。

    隨後三人也結了賬,去到外面街上,沒走多遠,忽听長街盡頭一陣嘈雜之聲傳來,縱目望去,只見人人惶恐,尖叫著四處奔逃,而當中似乎有一個了狂的人在肆意破壞,抬手舉足間,已令幾座房屋倒塌。

    “出事了!過去看看!”

    三人立即奔跑了過去,只見一個男子身形異常高大,滿臉青筋暴起,雙目變成了暗紅色,儼然似一只了狂的野獸,已經傷了不少人,所有被他傷了的人,傷口無不是流出暗紫色的血液,那是死氣入體!

    “妖孽!看劍!”蕭婉兒一聲嬌喝,長劍化作一道金芒朝那男子飛了去,那男子沉吼一聲,大手一揮,竟爾將她長劍打飛了。

    “當心!”

    蕭塵與蕭寒二人同時祭出仙劍,擋在了她前邊。

    就在這時,遠處幾道金芒劍氣飛至,盡數打在了那男子身上,那男子沉吼一聲,終于倒了下去,同時兩道劍光飛至,幻作二名老者,正是三清門的四長老跟五長老。

    見狀,蕭寒立時上前,拱手道︰“師父!五長老!”

    兩位長老回過頭來一看,道︰“你們三個怎麼在這?”也顧不得那麼多,二人立即往地上的男子體內打去無數道玄力。

    漸漸的,那男子肌肉開始萎縮,恢復成原本模樣,緊接著胸膛緩緩開出一朵詭異紅花來,那花殷紅似血,花作四瓣,瓣瓣相連,中間的花蕊呈黑色,看上去詭異萬分。

    “是噬魂妖花!”二位長老臉色同時一變。

    附近所有人都嚇傻了,人的身上怎麼會開出這樣一朵詭異之花來?莫不是鬧妖怪了?鎮長急忙上前,拱手道︰“二位仙長!你們可要救救大家啊!”

    二位長老默不作聲,神色凝重萬分,也不敢貿然去摘除那朵紅花,只要花一枯萎,人立刻便死。

    一陣微風忽然吹來,那紅花搖晃了幾下,像是自生靈智一般,緩緩離開了男子的胸膛,隨風化作一片粉塵,而那男子瞳孔也漸漸失去了色彩,臉上聚集了一層又一層的黑氣。

    是死氣!一股濃濃的死氣!

    這股死氣其他人是看不見的,但蕭塵卻能看見,他心中一驚,猛然想起了方才客棧里那二人。

    “是他們!”

    蕭塵往長街另一端望去,隱隱見著了那二人的背影,身形一動便追了上去,然而片刻過後,卻是再也無法尋見那二人的蹤影。

    回到這邊,男子黑的干尸已讓人拿去火化處理,四長老看著三人,眉頭一皺︰“你們怎麼在這?”

    “我……”蕭婉兒低著頭,說不出話來。

    “罷了,先回去再說吧。”

    隨後,三人隨著二位長老回去了,蕭塵回到庭院,眉心深鎖,剛才在靈台鎮看見的噬魂妖花,令他有一種極為不好的預感。

    那妖花看上去似乎只是害人而已,但實際上他感覺得到,是有人在收集無數生人魂魄,那妖花便是收集魂魄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