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慕容仙兒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許久,蕭塵才感覺落入了地面,但卻毫無損,只是真元損耗過大,此刻感到有些乏力,回想起方才那驚心一幕,似乎是這少女破開了陣法,轉過頭去,這才看清對方的容貌。apΔ.

    眉似三月柳葉,眸含盈盈秋水,腰系一條淡綠絲帶,上面綁著兩個金色小鈴鐺,整個人仿佛上古仙靈的化身。

    一時間,蕭塵不禁有些愣愣出神,喃喃道︰“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膚若冰雪,淖約若處子,不食五谷……”

    少女眨著一雙大眼楮看著他︰“大哥哥,你在說什麼啊?我叫慕容仙兒,你呢?”

    “慕容仙兒……真好听的名字。”蕭塵仍是有些出神。

    “嘻嘻,仙兒也覺得很好听呢,可惜記不起是誰給我取的這個名字了,對了,大哥哥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呢。”

    蕭塵這才回過神來,拱手道︰“抱歉,失禮了,在下玄青門蕭塵,見過慕容姑娘,方才多謝……”

    慕容仙兒眨著一雙大眼楮,打斷了他的話︰“你見過我啊?什麼時候?在哪里啊?”

    蕭塵愣了一愣,只覺眼前這少女甚是天真爛漫,道︰“姑娘為何一人出現在這山林之中,你父母呢?”

    慕容仙兒眨了眨眼楮︰“父母?父母是誰啊?”

    蕭塵不禁一愣,難道她出生這麼久,連自己父母是誰都不知道嗎?又問道︰“那你家住何方?”

    “家?”慕容仙兒摸著下巴想了想,然後指向天上白雲︰“那里。”

    蕭塵搖頭一笑,果然是個天真爛漫的小女孩,可是方才她為何又能夠破開禁制大陣……

    “嘻嘻,蕭塵哥哥,我帶你去下面,有好多小鹿和小兔呢。”慕容仙兒說罷,笑嘻嘻拉著他手,往一條小徑走了去,小徑兩旁草深及膝,似乎這條路是被人踩出來的。

    “姑娘且慢,你要帶我去哪?”

    “嘻嘻,蕭塵哥哥待會就知道了。ap;”

    一炷香後,蕭塵來到了一座花攢錦簇的翠谷,雖值十月深秋,但這里卻似人間三月一般,花開似錦,草長鶯飛。

    但見近處生長著許多他見也沒見過的果樹,樹上掛著一顆顆鮮紅橙亮的奇異果子,樹下奇花異卉數不勝數,群蝶翩翩舞于花叢當中。

    而遠處則有許多琥珀似的翠湖,一群五色仙鹿正在湖邊飲水,這里竟然是一個世外仙境。

    並非字面上的仙境,而是真正意義的仙境,因為蕭塵感受到了無比充沛的靈氣,甚至快趕上數千年前的仙元大6了,與這里相比,靈台山上的靈氣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嘻嘻,蕭塵哥哥,你看這里美嗎?”

    蕭塵木訥訥的點了點頭︰“美……”

    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靈台山下竟然有這樣一個地方存在,而這里四面環山,被禁制大陣籠罩,似乎是不許任何人進來,也同時防止靈氣外泄,但是這里為何會有如此充沛的靈氣?

    “那蕭塵哥哥就不要走了好不好?仙兒一個人住在這里,也沒人陪我說話……”

    蕭塵怔怔的看了看她,她竟然一個人住在這里?這簡直難以置信。

    慕容仙兒笑嘻嘻湊到他耳邊,細聲道︰“我只告訴蕭塵哥哥一人哦,其實是有人想要抓我,但我只要跑到這里面了,他們就找不著我了,嘻嘻,仙兒很聰明吧?”

    蕭塵笑了笑︰“聰明……”但想她究竟是什麼人?

    “那蕭塵哥哥以後就留下來陪仙兒好不好?壞人來了仙兒也不怕了……”

    蕭塵望了望四周奇異景致,搖了搖頭道︰“抱歉仙兒,我只能在這里留三個月,三個月後我就要離開……”

    他雖然很想在這靈氣充沛的地方待上十年八載,一舉突破至元嬰再出去,但是不行,外面還有很多事等著他去做,而且,三個月後是跟莫羽的決戰,他必須進入紫府。ap

    再者,他總感覺三清門最近要出大事了,留小若等人在外,他不放心。

    “嗚……仙兒等了好久,蕭塵哥哥剛來又要走嗎……”

    慕容仙兒兩眼淚水盈盈,拉著他的手臂怎樣也不松開,蕭塵不禁心中一慟,為什麼?為什麼明明初次見面,她卻如此依戀自己?

    而自己,為何也對她有一種特殊的感情,這種感情不似男女之情,倒像是數千年前,二人就認識一般。

    時間過得很快,三個月捻指便逝,這翠谷里沒有春夏秋冬之分,花開永不凋零,而外面,已是大雪紛飛了。

    望月亭中,一名白衣女子負手而立,凝視著後山的方向,當日蕭塵御劍下去的方向。

    背後一陣踏雪之聲忽然響起,是李慕雪走來了︰“三長老,你放心吧,他一定會回來的。”

    這三個月里,三清門派了許多弟子去下面尋找,但是蕭塵就如同人間蒸了一般,大多傳聞,是他不小心誤闖入禁制陣法,已經形神俱滅了。

    最高興的,莫過于楚 煙跟莫羽了,而今日,正是莫羽進入紫府的奠基儀式,整個三清門熱熱鬧鬧的,紅花懸梁,喜炮震天,鑼鼓齊鳴,似乎已經忘了當日另外一個去後山下面的弟子。

    此刻,在翠谷之中,蕭塵徐徐睜開了眼,如今他已是煉氣九層,此間靈氣充沛,並非他無法突破至築基,而是他又按照白楹傳授的方法散了三次功。他覺得,鞏固煉氣絕對比心急突破至築基好許多。

    而今日,他是時候出去了。

    “仙兒!”

    听見喊聲,遠處正在與一群五色仙鹿戲玩的慕容仙兒小跑了過來,蕭塵輕輕撫了撫她的頭,微笑道︰“還記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慕容仙兒眨著一雙大眼,抿著手指道︰“什麼日子呀?”

    蕭塵搖頭一笑︰“是我們出去的日子了。”

    “啊!”慕容仙兒張大了嘴︰“蕭塵哥哥不說,我都忘記了呢,你要去跟壞人比武了麼?”

    這些日子以來,兩人已經親密無間了,蕭塵得知她似乎是失憶了,而且她一點修煉功法也不會,但是對于她為何能輕易破開禁制大陣,她自己也說不清。

    “小鹿鹿,小兔兔再見,我以後再回來看你們……”

    看著正在與一群小動物揮手作別的慕容仙兒,蕭塵輕輕一笑,已經決定了,要將她帶出去,雖然不知這樣做是對是錯,但是他決定了,他與仙兒,仿佛有著一種難以說清的感情。

    臨走前,他又摘了許多仙果放進元鼎,他怕仙兒到了外面,不食人間煙火。

    還是上一次的懸崖,如今蕭塵已經無須借助山門陣法便能御劍了,這禁制大陣由慕容仙兒破開,兩人立即到達懸崖之上。

    一出來,蕭塵感覺像是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天有些冷,而且靈氣基本可以忽略不計了,他習慣了三個月的充沛靈氣滋養,這外面的靈氣對他而言,已是可有可無,他也無須擔心修為,築基七層以下,無人是他對手。

    一路上慕容仙兒蹦蹦跳跳,宛似林中的小仙子一般,看見了三仙葉還會去采摘,然後直接放進嘴里吃。

    若是在三個月前,蕭塵還會驚訝,因為三仙葉乃是回復靈力的一種仙草,藥性極烈,尋常人若是直接吞食,不出三刻必定七竅流血而亡。

    但是慕容仙兒似乎吃再多都沒事,但吃了也沒什麼用,好像她只是單純喜歡三仙葉的味道。

    蕭塵輕輕一笑,抹去了她嘴角的泥巴,這一路也順道采摘了些三仙葉,一炷香後,他察覺到附近有人,立即將慕容仙兒拉至一棵大樹後面,打了個噤聲手勢。

    以他如今的修為,即便人在很遠他也能感應得到,漸漸的,腳步聲近了,听聲音是有兩人。

    “今天都是奠基儀式了,莫師兄還放心不下,這麼冷的天讓我們下來找人,那人早就死了,能找著麼?”

    “算了算了,順便溜達一圈,然後回去便是。”

    蕭塵將神識掃了出去,瞧那二人衣飾應是蒼龍峰的弟子,听其言語,似乎是莫羽讓他們來找自己的。

    輕輕一笑,蕭塵斂去煉氣九層的氣息,然後牽著慕容仙兒走了出去,片刻後與他們相遇,二人張大了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蕭蕭……蕭師弟!你你你!”

    蕭塵輕輕一笑︰“二位師兄不必驚訝,我之前是有急事離開了,今日剛回來,你們怎麼在這里?”

    二人對視一眼,均想︰“原來他還是只有煉氣七層。”一人笑道︰“這些日來,幾位長老一直在派人尋找蕭師弟,今日蕭師弟無恙歸來,真是太好了。”說話時看見了躲他身旁的慕容仙兒,不禁一愣,好美的女孩。

    蕭塵笑了笑︰“這是我家中小妹。”

    慕容仙兒緊緊拉著他衣袖,怯聲道︰“蕭塵哥哥,他們是壞人嗎?”

    蕭塵撫了撫她額頭,輕輕笑道︰“他們是蕭塵哥哥的師兄,怎麼會是壞人呢?”說罷又對著二人抱拳一笑︰“抱歉,我小妹認生,冒犯二位師兄了。”

    “沒事沒事,蕭師弟,我們快回去吧。”

    “恩,好,二位師兄請。”

    一路上,蕭塵都以神識留意著二人,那二人眉來眼去,絕沒安什麼好心。

    此刻,二人也都在心中想︰“他只有煉氣七層,以我們八層修為,合力之下未必不能將其斬殺,今天絕不能讓他回到三清門……”

    思忖及此,一人率先難,毫無征兆的一劍刺了過去,然而就在劍尖離蕭塵太陽穴還有三寸距離時,愣是凍在了半空,另一人見狀,也祭出飛劍向蕭塵殺了去。

    這只是電光火石一瞬間的事,慕容仙兒嚇得驚叫一聲,蕭塵冷冷一笑,以一股柔力將她送往別處,隨後捻指掐訣,錚錚兩聲,半空兩柄長劍斷作兩截掉在了地上。

    “什麼!”那二人大驚失色,返身便跑,蕭塵冷冷一喝︰“回來!”

    雙臂一伸,瞬間施展出玄青門的驅物法訣,那二人就像是被一股吸力抓住了,跑出兩三丈遠後愣是被隔空抓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