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十章 決戰雲台之巔(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听見這聲朗笑,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紛紛轉身往廣場外看去,緊接著議論聲炸開了鍋。 ap;  

    “怎麼回事?那不是三個月前失蹤的蕭塵嗎?”

    “他怎麼回來了?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

    幾位長老臉上均是一變,高台上的莫羽臉色瞬間慘白,向台下的楚 煙看了去,而楚 煙也早已變了顏色。

    “呵呵,看來是有的人不歡迎蕭某回來啊。”蕭塵淡淡笑了笑,凝視著高台上的莫羽。

    莫羽臉色由白變紅,向下方一名禮儀長老吼道︰“儀式繼續!停下來做什麼!”

    “等等。”這時白楹牽著慕容仙兒也從後面小路走進了廣場。

    慕容仙兒一下子見到這麼多人,顯得既興奮,又害怕,小跑到蕭塵身旁,指著高台上的莫羽,大聲道︰“那個人是壞人,他讓人來殺蕭塵哥哥……”

    此言一出,四方面面相覷,隨後議論聲更大,通通看向了高台上的莫羽,莫羽臉色忽白忽紅,急道︰“你們看我做什麼?一個小丫頭胡說八道你們也要信嗎?”

    他此刻已是嚇得魂不附體,蕭塵活著回來了,而他派出去的兩人沒回來,這還能說明什麼?倘若那二人被用刑,逼著將自己抖了出來,再加上三個月前的事,自己豈非立時身敗名裂?豈非立時被逐出師門?他現在唯一的靠山只有楚 煙了。

    然而他想多了,蕭塵即便要贏也是光明正大在斗法台上贏他,根本不屑于使用這種手段,所以之前並未對那二人用刑什麼的。

    這時李慕雪、落殤顏、蕭婉兒以及三皇子等人都跑了過來,蕭塵抬手示意過了再跟他們講,現在一時半刻也說不清。

    還是楚 煙比較冷靜,只听她淡淡道︰“既然蕭師弟回來了,那麼六個月前的決戰一事便還算數。?ap;?  ?”

    莫羽臉上冷汗不斷,向她急視過去︰“楚師姐!”

    楚 煙隨即看了他一眼,莫羽這才幡然醒悟,自己究竟在怕個什麼?自己有築基五層的修為了,究竟在怕個什麼?

    這就是所謂的做賊心虛,他和楚 煙做的那些事佔據了他的頭腦,他害怕此事被揭穿,所以才亂了心神,當他意識到自己已有築基五層修為時,才松了口氣。

    只見他輕輕一笑︰“楚師姐說得沒錯,既然蕭師弟回來了,那麼你我二人就公平決斗,我看也不用等了,就明天吧。”

    這時,幾位長老終于開口了,大長老先問道︰“蕭塵,這是怎麼回事?”

    蕭塵早已想好了措辭,不用太復雜,這其中牽扯頗大,想必他們也不願追根刨底,說道︰“沒事,只是當日弟子誤入禁制大陣,被困山谷,今日才終于破陣而出。”

    不管他這番話是否合理,但既然當事人都不追究什麼了,其余人再去懷疑,有什麼意義?

    于是,莫羽進入紫府的奠基儀式終止了,明日二人公平對決,勝者便獲得兩個月後進入紫府的資格。

    接下來蕭塵還有許多事處理,不便久留,先是簡單跟朋友們訴說了這三個月的經歷,當然免去了楚 煙派人刺殺他的事,也免去了大地靈脈一事,至于仙兒,就胡亂編了個說法。

    然後是回落霞峰看望小若,以及告訴夙夜,自己平安歸來了,最後是與這些朋友一起“慶祝”一番,祝明日旗開得勝。

    桌上圍了許多人,蕭塵知道,這樣愜意的時光不多了。在離開之前,他還要回趟蕭家,看望父母,以及還有一件事必須詢問父親,那就是輪回玉為何會成為蕭家的祖傳血玉。

    而至于皇甫心兒,在離開之前,他一定會去見皇甫心兒一面的,他要問,問當初退婚是否真是她的意思!如果是,那麼他什麼話也不會多說,轉身便走。?ap;?  ?若不是……

    “喂,小氣鬼,你去了紫府可別忘了我們啊,有機會把我們也帶進去。”上官嫣突然打斷了他的思緒。

    蕭塵輕輕一笑︰“好說,等我哪天臻入元嬰境,一定會打開封印通道,讓你們都來。”

    “你去死啦!”

    “我是說真的,到時候沒了你這惡魔女陰風相隨,我反倒覺得生活沒了趣味呢。”

    眾人言笑無忌,這日也正逢大雪初霽,晴空萬里,然而在遠處天際,始終有著一團陰雲籠罩,一朵詭雲,正在悄然靠近,無人察覺。

    夜里冷月無聲,蕭塵躺在軟榻之上,蓋著厚厚的棉被,反倒覺得有些不習慣了,腦海里細細理著思路,漸漸入了眠。

    次日,去到蒼龍峰,所有人都到齊了,連外門弟子也都上來了,蕭塵並不緊張,即便莫羽有築基五層修為又如何?不過是這幾個月靠丹藥催化出來的罷了。

    兩人擦肩而過時,莫羽冷冷一笑,沉聲道︰“記得很久前我就跟你說過,螻蟻若爬到了不屬于自己的地方,那麼就做好被踩的準備……”

    蕭塵淡淡一笑︰“我也還是那句話,你可以試試……”

    附近弟子都感受到了這二人的針鋒相對,不禁心中一顫,隨後,蕭塵牽著慕容仙兒往廣場東五大長老所在座位走去,走到白楹身旁,道︰“仙兒,你就待在白長老身邊,不要亂走。”

    “恩,蕭塵哥哥放心,仙兒不會亂走。”慕容仙兒很是乖巧的點了點頭。

    蕭塵向白楹點頭笑了笑,然後又向她旁邊的二長老施了一禮,他可以不理會其余三位長老,但二長老與白楹關系好,自然要行禮的。

    二長老心中一凝,此子雖煉氣九層,氣息卻不弱,看來果然是得到師妹真傳了,當下也輕輕一笑。

    就在這時,後面忽然爆出一陣震天喝彩,卻是莫羽凌空往天上的雲台飛了去,借助山門陣法凌空踏行,正是築基修者的標志。

    廣袖飄飄,猶若仙人登天一般,惹得下方無數女弟子為之瘋狂,三皇子見狀,自然也不示弱,只見趙皇子取出一面旌旗,提氣大喊︰“蕭師兄加油!”

    緊接著便是近千個外門弟子的齊聲高呼︰“蕭師兄加油!蕭師兄加油!”

    聲音整齊無比,猶若戰場上的將士一般,顯然是之前就經過演練的,很快就蓋住了內門兩三百個女弟子的喊聲。

    十幾個內門女弟子氣得一跺腳,嬌喝道︰“你們落霞峰的吵什麼吵!”

    趙皇子冷哼一聲︰“怎麼?只許你們助威,不許我們加油了?”

    就在整個廣場快要沸騰起來時,另一方又傳來一陣驚呼,卻是蕭塵同樣凌空往雲台上踏了去。

    “怎麼回事!他不是只有煉氣九層嗎?怎麼也能凌空踏行?”

    十幾個普通內門長老眼前一亮,均自暗暗點頭,此子雖只煉氣九層,但身形看上去卻比莫羽還要穩健許多。

    過得片刻,下方終于安靜了,雲台上二人徐徐往中間走近,而中間插著兩柄仙劍,由于此次決戰追求絕對公平,故不能使用自己的法寶仙劍。

    兩人取劍過後,莫羽一語不,當先展開攻勢,使出一套大長老的絕學雲吞劍法,當真有氣吞山河之勢,但見劍影重疊,漫天灑落,四周雲海立時隨著劍風翻涌了起來。

    下方通過鏡像看得清楚無比,立時出一陣高呼,十幾個長老都手捋胡須,靜靜觀看,蕭塵雖然煉氣打得扎實,但莫羽畢竟有築基五層修為,看來他的贏面不大。

    面對如滄海狂瀾一般的劍氣,蕭塵凝劍不,耳邊響起了昨日白楹的話語︰“小子,論爆力,莫羽築基五層肯定在你之上,但論持久,他遠不如你,所以你要盡量拖延時間,待他真元耗盡……”

    “錚”的一聲,蕭塵隔開襲來的一道劍氣,然後足尖一點,往後倒縱出十余丈,莫羽冷笑一聲,再次搶攻,殺招不斷。

    兩人打了一炷香時辰,蕭塵始終在台上游走,不去直攖其鋒,下方噓聲不斷︰“他在做什麼?打不過就別打啊,這老跑來跑去算什麼?”

    三皇子也有些著急了,趙皇子道︰“你們懂什麼!這是在放風箏!是戰術中最高明的一種打法!”

    “切!少來了!打不過就是打不過!”換來的自然是一陣不屑之聲。

    而這時,一座高台上也有兩人充當起了解說︰“莫師兄攻勢凌厲,猶如大軍南下,勢不可擋,再看蕭師弟,一路緊退,在莫師兄漫天攻擊下根本沒有還手的余地,難道這就是煉氣與築基的差距嗎……啊!快看!蕭師弟終于反擊了……”

    雲台之上風雲驚變,這一次蕭塵再不躲避,一劍迎了上去,錚的一聲,火花四濺,二人的仙劍抵在了一起,不斷迸射出火星。

    而莫羽竟是往後退了兩步,他冷笑一聲,沉聲道︰“不要以為你抓住了我的把柄,告訴你,昨天我已派人去將那兩人殺了,他們再也不可能回來替你作證了……”

    蕭塵輕笑一聲,自己根本沒想過要使任何手段,而這種自作孽的人,總有一天會被天滅,無需自己去揭穿他的丑惡嘴臉。

    “對付你這種靠丹藥催化到築基的人,你以為我會跟你一樣使下三濫的手段嗎?”冷冷一笑,蕭塵運足真元一震,直接將他震飛出丈許遠。

    下方頓時爆出一陣驚呼,那解說之人也滿目驚駭︰“什麼!蕭師弟竟然一舉將莫師兄震飛了!”

    落定站穩,莫羽不禁一驚,剛剛那一震之力,絕非煉氣九層!這混蛋一直在隱藏實力,消耗自己的真元!

    蕭塵冷冷一笑︰“那麼,莫師兄,我要開始反擊了,你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