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再回龍脈山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楚凌嬌等人已在前方等候,也召來了飛雲石,見他來了,也不多言,一行人即刻登上飛雲石,往龍脈山方向去了。ap;ㄟ

    到暮色時分,飛雲石才落到龍脈山里面,一行人到得下方林子,楚凌嬌道︰“好了,你的人我也帶出來了,那麼神琴現在可以交給我了吧?”

    蕭塵走到落殤顏身旁,嘆息一聲︰“楚師姐,對不起,可能在下不能將神琴交給你了。”

    “你說什麼!”楚凌嬌臉色一變,其余十二名絕情宮弟子見狀,迅將他二人圍了起來。

    “此琴對我很重要,不能交給楚師姐,但是日後在下可以替楚師姐完成一件事,以謝你……”

    不待他話說完,楚凌嬌冷冷一喝︰“我不需要你為我做什麼!我只要神琴!”蕭塵搖了搖頭︰“對不起,不能給你。”

    楚凌嬌眼中漸漸露出殺意︰“你要與我絕情宮為敵,你知道後果麼……”蕭塵仍舊搖頭︰“不敢,但我還是不能將琴給你。”

    忽然間一陣劍光亮起,卻是十二名絕情宮弟子紛紛祭出了仙劍,蕭塵看了看她們,道︰“楚師姐,想必你也知道,仙盟會我能勝過凌影風,況且現在還有神琴在手,你們有勝算嗎?”

    楚凌嬌冷冷一笑︰“沒有勝算,但是前些日我給你的三粒藥丸,你真的以為只是單純避免中幻仙香之毒的解藥嗎?”

    “我知道,所以我並沒有服下。®. ® &reg”蕭塵淡淡說道,說罷掌心一幻,多出三粒白色藥丸。

    “你!”楚凌嬌臉色極是難看,一時已是說不出話來。

    蕭塵搖了搖頭︰“此事對不起,但我們未必便一定是敵人。”楚凌嬌冷冷一笑︰“好算計!好算計!”說罷一拂衣袖︰“走!”

    一名弟子道︰“可是師尊有令,要師姐務必帶回……”楚凌嬌向她射去冷冷一道目光︰“我說走,沒听見嗎!”

    那名弟子不敢再違逆,微一拱手,十來人迅上到飛雲石,遠去了。

    蕭塵輕嘆一聲,望了望夜幕下鬼氣森森的叢林,楚凌嬌將他丟在這里,即便御劍也很難出去,弄不好還誤入山脈深處,看了看落殤顏,自己之前沒與她商量,就將她帶出來,她真的是心甘情願一點也不後悔嗎?

    落殤顏抬起頭來︰“接下來我們去哪?”

    蕭塵想了想道︰“去青國,青州的玉卿門,里面有我很好的朋友。”心想之前來紫府時,紫青二老也讓自己到了紫府先去玉卿門落腳,不曾想輾轉一月,終是又回到了這龍脈山。ap

    這樣也好,到時候可以讓逸風大哥幫忙派人去找仙兒,人海茫茫,自己一個人也不可能找得著。

    落殤顏輕輕點了點頭︰“你去哪,我就跟著你。”

    蕭塵輕輕笑了笑,心想周國那麼大,此處已離白雲城有數千里之遙,那些人也未必能猜到自己目前所在,此刻最重要的是想辦法先離開龍脈山,問道︰“落師姐,你能御劍嗎?”

    落殤顏抬起頭來︰“你還喚我為落師姐嗎……”

    “恩?”他一入三清門,便是這般稱呼慣了。

    落殤顏輕輕笑了笑︰“沒……沒什麼。”想了想又道︰“我現在還處于煉氣八層,沒辦法御劍。”

    “好。”蕭塵點了點頭,將無垢劍從元鼎祭出,憑空放大兩倍,但見劍身一陣搖晃,蕭塵猶感吃力,難道是自己太久沒有御劍的緣故嗎?

    “小塵……你,你行嗎?”落殤顏望著半空里搖晃不止的仙劍,問道。

    “沒事,大概能飛出三四十里。”蕭塵說著拉起她往劍上一縱,不想二人剛踩在劍上,那劍 當一下沉了下去,再也飛不起來。

    “怎麼回事?我在凡塵明明御得起來的!”蕭塵有些驚奇,明明自己在凡塵無須借助山門陣法也能御劍,紫府靈氣更加充沛,為何反而無法御劍了?莫非說這紫府對御劍的要求更高?

    落殤顏臉上有些尷尬︰“我們還是等天明再做決策吧……”

    “也罷,只好如此。”

    兩人當即尋找一處小山洞,因擔心被人追蹤,故沒敢生火。

    紫府像是進入了七八月份,但這龍脈山也是異常陰冷,蕭塵坐在洞口,凝望著高天上的孤月,山下冷風一層又一層的吹來。

    不知不覺中,來到紫府已經一個多月了,父親他們在凡塵,可都還好麼……

    蕭塵輕輕嘆息一聲,經過這一個多月,他漸漸察覺到了如今的修者早已不復當年,例如神識出體等許多神通都已經施展不出來了,仙道是真的沒落了,而作為他這個身懷“上古功法”的“古代人”,此刻究竟應該感到幸運呢,還是悲哀?

    他輕輕笑了笑,忽然一件猶帶香氣的羅裳披到了他肩上,他回過頭去,笑了笑︰“落師姐,還沒睡呢?有我守著,你放心吧。”

    落殤顏沒有說話,輕輕坐在了他旁邊。

    “對了落師姐,你再跟我仔細講講這幾個月的事吧。”之前一直沒有機會向她仔細詢問,現在終于可以盡情的慢慢細說了。

    落殤顏點了點頭,開始講訴這幾個月的事,兩人一直聊到月沒參橫,許多話都仿佛說不盡似的。

    蕭塵捏了捏手心,天風門差些毀掉整個蕭家,盡管天谷子已死,但紫府這個天風門仍在……

    落殤顏見他神色忽然變得暴戾可怖起來,輕聲道︰“蕭師弟,你累了,進去休息吧。”

    蕭塵點了點頭,在洞口附近留下一道神識,扶起她往里面走去,兩人就這樣在洞里相依而眠,次日清晨,落殤顏比他先醒,去到洞外打了些清水。

    二人洗漱了一番,去到洞口,蕭塵縱目眺望,見山脈起伏,望不到頭,想必那看不見的地方就應該是龍脈山的深處了吧。

    他先前听說此地為一上古遺跡,便聯想到了當年自己所在的仙元神州大6,數千年後地勢變形,山化作河,海變成6地,也不知還能不能再尋到當年生活的故土,還有玄青門的遺址所在。

    他很想去到山脈深處看看,但是此刻不能,他不能帶著落殤顏一起涉險,當下二人尋著記憶,到午時才走出龍脈山,中間遇到一些闖出來攔路的妖獸,蕭塵索性將其斬殺了,取了其內丹,一直到暮色降臨才找到青國的一個邊陲小鎮。

    小鎮上人影密集,熱鬧喧嘩,一個邊陲小鎮按說不該如此,想必最近是有大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