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凌雲堡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二人進到小鎮,蕭塵將之前打來的低階妖獸內丹賣了,換了幾十兩銀子,此刻兩人都已是疲憊不堪,一連問了好幾間客棧都已客滿,最後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家比較小的客棧落腳。 ap;  ㄟ

    隨便點了幾碟小菜,不一會連這家街角的小客棧也已坐滿,屋里喧嘩無比,唾沫橫飛。

    “你听說了嗎?前不久仙盟會出了個古仙族傳人啊!”

    “當然听說了啊!瞬布陣法,凝氣成刃,分身幻影……最後好像還召喚出了上古神龍,嘖嘖嘖,古仙一族的人紛紛出動,看來最近大6會很熱鬧了啊!”

    “不過好像听說他昨日又反出周國了,似乎是逼迫弦月公主嫁給他,結果跟周國皇帝翻臉了啊……”

    蕭塵差些將口中米飯噴出,想不到流言蜚語傳播的度竟比他逃命的度還快,抬頭見落殤顏神色凝重,夾了塊魚肉到她碗里,輕聲道︰“沒事,吃飯。”

    飯罷過後,吩咐店里的伙計去外面鋪子里買來張紫府的大地圖,回到房中,蕭塵將地圖鋪展在桌上,細細端詳著上面的地域分布,神色間不禁越來越凝重,落殤顏見他雙眉深鎖,問道︰“怎麼了?還要很久才能到青州嗎?”

    蕭塵深深吐了口氣,將地圖好好卷起,搖頭笑道︰“沒有,若是單靠馬車,估計要半個月吧。”

    他愁的不是此事,而是這地圖上的地域分布,東勝神洲、西牛賀洲、南瞻部洲、北俱蘆洲,最後再加一個中洲,這五大洲的分布方位,他瞧上去始終覺得像是一個巨大的上古大陣。

    落殤顏輕輕笑了笑︰“仙兒妹妹其實很機靈,她一定不會有事的,你也不要太過擔心。”

    自從在青玉門遇見她,蕭塵便極少見她如此刻般展顏,輕輕一笑,點頭道︰“那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我們還要趕路。 ap;  ”

    房間里有兩張床榻,他怕宇文穆追來,故不敢與她分房,落殤顏上了床榻,頭輕輕放在繡花枕上,看著他站在窗邊凝望夜空的背影,看了許久,輕聲問道︰“蕭師弟,你還不睡嗎?”

    蕭塵轉過身來,輕輕一笑︰“我不累,你先睡吧。”

    月光落在這個青年的側臉上,映著幾分淡淡看不見的憂傷,落殤顏細細“恩”了一聲,輕輕合上了眼瞼,其實到現在她也明白,對方當初在皇宮請周國皇帝賜婚,為的只是不讓自己嫁給宇文穆吧,也許在他心中,有某處角落,誰也進不去吧……

    是的,現在蕭塵的心已經鎖上了,誰也進不去,自從上次回憶起了花未央,他的心就已經鎖上了。

    他慢慢轉過身去,對著高天上的孤月,在心中輕輕嘆息了一聲︰“數千年了,未央,你還活著麼……”

    滿滿一地的月光,化作了滿滿一地化不開的愁。

    次晨二人用過早飯,去到鎮上找到馬車行,似乎近來雇馬車的人很多,商家也坐地起價,但沒辦法,畢竟飛雲石不是人人都坐得起,只能任宰。

    蕭塵也因銀錢不多,無法單獨雇用一輛馬車,只得與其他人同行,小小一輛馬車,不一會居然擠滿了十來人,他擠擠到沒什麼,只是落殤顏生得好看,一些人有意無意將目光瞟在了她身上,甚至有人借著馬車晃來晃去,故意想往她身上靠去。

    蕭塵很厭惡,但也不想多生是非,將落殤顏換到了最邊上,自己則替她隔開了那些人。

    要去青州,中間需要經過許多小城鎮以及幾個大城市,下一個地方便是一處叫做凌雲堡的中等規模城市。 ap;  

    一路行去,雖有青山為伴,綠水作陪,但看得久了,總歸是枯燥乏味,七八個不認識的人這時也都開始聊起了話題。

    “听說仙盟會上,那個古仙族的傳人是將凌家少主打成重傷了吧?”

    “豈止重傷?兩條手臂都被當場廢了,你們說說這得多大仇啊?”

    “嘖嘖嘖……眼看就要結丹了,可惜,委實可惜!”

    眾人紛紛搖頭嘆息起來,蕭塵輕輕按著落殤顏的手,不言不語。

    “那這凌家肯定不會放過那人吧?”

    “不放過又能怎樣?人家可是古仙族的傳人,他凌家再強,了不起在青國蹦一下,還能上古仙族要人去?”

    “噓……你這話待會到了凌雲堡可別亂說,小心腦袋不保。”

    “罷了罷了,不說這個了,你看這青國最近風起雲涌,我敢打賭,過不了幾日風雲無妄城那邊鐵定血流成河,尸積如山。”

    “那可不是,古仙遺跡啊,里面得有多少古仙法寶和功法?短短幾日怕是已經引來上萬人了吧?到時候恐怕還會引來元嬰修者大打出手吧?”

    蕭塵心中一凝,他一直懷疑這個紫府便是數千年前的神州大6,這時听他們說到古仙遺跡,豈能不作關心?

    “恕在下插問一句,諸位口中的風雲無妄城和古仙遺跡是?”

    所有人都回過頭來,像打量什麼好玩的事物一樣瞧著他,一人道︰“不會吧?你連風雲無妄城都不知道?”

    “在下確實不知。”他上次在仙盟會上听說那個冷凝鋒便是風雲無妄城的人,但也沒有听人細說過這個風雲無妄城,他關心的是那個古仙遺跡,若能尋到一處當年熟悉的地方,便能循著當年地域分布的記憶,找到玄青門遺址所在。

    另一人道︰“風雲無妄城是青國的獨立城池,處在一片沙漠之中,而前些日從無妄城里傳來消息,他們又在出城往西三十里的沙漠現一處綠洲,似乎是一處數千年前的古仙遺跡啊。”

    “多謝二位告知。”蕭塵內心十分激動,努力使自己的語氣顯得平靜,他隱隱有一種預感,當年的一切就快水落石出了,當年行刑過後,師父保住了自己的元神,但後來為何仙魔會覆滅,數千年後為什麼自己卻醒來了……

    若是仙魔都覆滅了,誰還有那個神通法力,令得自己在數千年後輪回重生,更重要的是,令自己重生復活,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

    驀然間,他產生了一種天地為局,世人皆為棋子的想法,其實那次在天山上,青風跟他講訴了十幾年前的事。

    那是一個寂靜的夜晚,蕭亦凡當時抱著還是嬰兒的他匆匆上山,而他那時魂魄不全,眼看命不久矣,但是在這之前已經有個人送來了口石棺,石棺里也有個嬰兒,青風精通魂術,當時便將石棺里那個嬰兒的魂魄攝到了他身上……

    現在蕭塵細細回想起來,恐怕事情不是這樣的!他腦中驚現出一個可怕的想法,青風前輩當初跟自己說謊了,他不是將石棺里那嬰兒的魂魄攝到了父親手中那個嬰兒身上,而是將父親手中那個嬰兒的魂魄攝到了石棺里那嬰兒的身上!

    自己才是石棺里的那個嬰兒!所以自己這具身體比之尋常人的身體大為有異,傷口自主愈合,可說是不死之身!

    一股徹骨寒意瞬間走遍了他的全身,令他打了個寒顫,落殤顏見他臉色忽然變得慘白,小聲問道︰“怎麼了?”

    許久,蕭塵才緩過神來,搖了搖頭︰“沒……沒事!”他已暗暗決定好,這次無論如何要去那什麼古仙遺跡看看,即便耽擱幾日也沒關系,他隱隱中覺得,那個古仙遺跡里面一定有他想知道的事情。

    經過了幾個荒涼小鎮,一直快到暮色時分,馬車才進到凌雲堡,他先前已听車里人說過,凌家是這凌雲堡的霸主,雖然凌雲堡名為歸屬青國,實則是他凌家在里面掌控一切。

    不過沒關系,他只是留宿一夜,明日天一亮便走,況且城中上百萬人口,沒誰會注意到一對普通的青年男女。

    到了城中,找了間客棧,用過飯後,蕭塵將落殤顏安排進二樓最里邊的客房,吩咐她切勿胡亂走動,然後趁著日色未下,匆匆出了客棧,去買一些易容之物。

    轉過幾條街區後,蕭塵沒有尋到哪里有賣易容道具的商鋪,也不好去向人詢問,畢竟這東西給人的感覺就是見不得光。

    又轉過幾條街區,商鋪沒找到,倒是瞧見了兩個熟人迎面走來,一個渾身帶著一股濃濃的紈褲氣息,另一個面容姣好,身著一條淺黃色的長裙子,看上去翩翩動人。

    蕭塵心頭一驚,怎麼會是凌宇軒跟甦婉這兩個人!凌宇軒是凌影風的弟弟,當初在凡塵天風門被他好好收拾了一頓,甦婉被上官嫣毀容,但現在看上去一點痕跡也沒,不得不感嘆甦家醫術精妙絕倫。

    先不管這二人為何在此,但自己倘若就此轉身離去勢必會引起注意,當下他連忙轉頭面向了一個賣飾的小攤子。

    “小公子,我們是靈六福的分店,貨真價實,您隨便挑。”那商販熱情招呼道。

    蕭塵目光游離在晶瑩璀璨的珠寶飾上,但神識卻鎖定在背後二人身上。

    “這次我是偷偷溜出來的,明天就要回去了,前些日家里突然來了個我從沒見過的姑姑,不知為何,我見了她就不舒服!我一定要找個機會把她趕出去!”甦婉皺著眉頭道,語氣中很是不悅。

    蕭塵心中一凝,看來她口中的姑姑應該就是指娘親了,娘親終于還是被帶回了甦家,但一想到她剛剛說話的口吻,不禁眉頭一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