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凌家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凌宇軒笑嘿嘿道︰“既然不想回去,干脆留在我凌家好了唄……”說著去扯她手臂。ap;e小Δ說

    甦婉將他手拂開,眉頭一皺︰“我是你表姐,你最好別跟我動手動腳的!自己這麼大了,也該成個家了!”

    凌宇軒將手往後腦上一枕︰“急什麼,反正我哥不也還沒成家嗎?”

    “說起你哥,到底怎麼回事啊?那個什麼韓辰還是蕭塵的,到底怎麼回事?”

    凌宇軒眼中射出兩道冷冷的目光︰“最好別讓我遇見他,否則我一定將他挫骨揚灰!”

    “得了吧!就你那兩下子!你哥都打不過他……”

    “喂喂我說你怎麼說話的……什麼叫我那兩下子?當初在凡塵是因為有禁錮,我現在已經是築基二層了喂!”

    “我懶得管你,我去那邊看看飾。”

    “喂喂!街邊攤你去看什麼看啊,我家開的飾鋪多得是啊……”

    蕭塵心中一驚,這女人竟朝自己這邊走來了,不等他轉身,甦婉已經走到了他身邊,蕭塵趕忙將頭一偏,但又不能偏太多,凌宇軒還在那邊沒過來。

    這兩人充其量不過築基初期,他沒必要擔心應付不了,只是怕待會招惹出凌家那些老怪物來,這凌家好歹也有十幾個結丹後期,更有一個閉關的準元嬰高手,還控制著當地官府,一旦展開全城搜捕,他根本插翅難飛。.

    正思忖間,耳邊響起了甦婉不耐煩的聲音︰“你買不買啊?不買別站這里擋著。”

    “哦,對不起,小姐。”蕭塵以真氣抵住喉嚨,低著頭匆匆往一邊去了,凌宇軒走了過去,望著他離去的背影,雙眼一眯︰“這人……”

    蕭塵匆匆回到客棧,急忙跑上二樓,他不知道方才凌宇軒有沒有看見他的臉,這凌雲堡是絕不能再待了,寧可今晚去找個山洞露宿,也不能冒這個險。

    走到最里邊的客房外,用力一推,砰的一聲,閂門的木閘竟沒承受住他的力道,整個斷裂了。

    “落師姐!快……”

    “啊!”落殤顏一聲尖叫,驚動了整間客棧的租客,但見她站在浴桶旁邊,急忙抓起一件衣衫將身子擋住,如同一只受了驚的小鹿,她已是慌亂無措,忙喊︰“轉過去啊!”說話時已急得快哭出來了。

    “啊!對對對不起!”蕭塵這才回過神來,忙的轉過身去,用力關上了房門。

    “我沒喊你……你不許回頭!”

    落殤顏慌亂的抓過放在浴桶旁的貼身衣服,快穿在了身上,後又去到床頭,找來一件白色的裙子穿上,心仍是撲撲直跳,過了許久才道︰“好……好了。ap;”

    蕭塵小心翼翼轉過身去,只見她坐在床沿上,雙腿緊緊靠在一起,頭低著一抬也不敢抬,臉上紅得宛若晚霞。

    “快收拾東西離開,待會我再跟你解釋。”

    而與此同時,在東城區最繁華那片地帶,有著一片綿延不絕的氣派宅府,正是凌家,此刻在某處大殿之中,坐著五名老者,其中一名青袍老者氣得臉上通紅︰“那當然了!受傷的不是你們兒孫!你們自然不心疼了!”說罷砰的一聲,將身旁的茶幾震得粉碎。

    一名灰袍老者苦著臉道︰“四長老,話不是這麼說,萬一他真的是古仙族傳人,這簍子捅出來,我們幾個老骨頭可都要去見老祖宗了。”

    “什麼古仙族傳人!我看他不過就是好運撿了本秘籍罷了!”青袍老者仍是怒不可遏。

    一名紅袍老者脾氣也爆,大聲道︰“撿?你去撿一本我看看?萬一他真是古仙族傳人,別說你凌影風重傷,就是死了也活該!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天情況,是他自己先去招惹了別人!怨得了誰?”

    那青袍老者登時火冒三丈,起身吼道︰“凌傲天!你就是嫉妒我風兒天資好!成!你們龜縮著不敢去找那小崽子算賬!我去!”

    那紅袍老者也站了起來,指著他道︰“好!你去!有本事你就給天捅個窟窿出來!我看到時候誰去填!”

    “老夫活了大半年,就當真不信這個邪了!管他古仙族也好,天王老子也罷!老夫定要將那小崽子挫骨揚灰!”青袍老者一語喝畢,轉身往殿外走去。

    “站住!”這時一名墨袍老者將他喝住了,那墨袍老者雙眉緊皺,道︰“誰也不許去!此事等家主出關再說!”說罷又向外面道︰“吩咐下去!誰敢輕舉妄動,一律家規處置!決不輕饒!”

    ……

    客棧里邊,蕭塵兩人收拾好東西,正要出門,外面走廊忽然響起一個冷冷的聲音︰“不用走了。”話音甫落,十幾個掩去氣息的築基修者突然堵在了門口。

    蕭塵暗道不妙,方才只顧著幫落殤顏收拾東西,竟未察覺到這十幾人的到來,也沒料到他們集結度竟然這般快,當下用力一掌向門口打去,震得整個客棧都在搖晃,接著立馬抓起落殤顏,撞開窗戶落到了街上。

    他之所以選擇最里邊的房間,就是為防這種意外生,兩人拼命逃著,後面十幾個築基修者也在凌宇軒帶領下迅追了出去。

    快至城門時,蕭塵順手奪來一人的馬匹,抱著落殤顏飛了上去,迅往城門沖至,凌宇軒在後面大喊︰“關城門!”

    守城將軍听令,又見到眼前一幕,立即令人關城門,蕭塵見勢不妙,一掌蒼龍吟打去,龍嘯震天,登時將幾名正在關城門的小兵打飛。

    出了城門,外邊蒼茫一片,全是平原,不見山川河流,現在天色未暮,毫無掩蔽之處,只得夾緊馬腹,令那馬足疾奔。

    呼的一聲,背後寒芒襲至,蕭塵抱著落殤顏往一側偏去,躲開那襲來的飛劍,跟著又是一柄飛劍襲至,嗤的一聲,斬斷了馬腿。

    那馬立時往前撲倒,蕭塵抱著落殤顏縱身一躍,反手凝出一道氣刃,向沖在最前邊的修者斬去,那人尚來不及慘叫一聲,整條手臂已被猝然來襲的氣刃斬下,頓時鮮血四濺。

    落回地面,蕭塵屏息凝神,對方約有十四五人,但並未聚在一起,分成好幾波站在不同方位,他此刻不能以伏羲琴對敵,每一弦最多斬滅一波,而他現在的功力最多彈響三次,倘若三次無法消滅所有敵人,那時他真氣已清空,後果不堪設想。

    顯然那十幾人便是看出了此理,故才分散開來,且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用飛劍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