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花殤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氣煞我也!氣煞我也!”

    場上忽然多出一名滿頭銀的女子,眾絕情宮弟子見她來到,皆恭聲道︰“恭迎師父出關!”

    蕭塵心想,這就是花殤麼?她的聲音似乎也並不怎麼蒼老,剛剛一擊便將一名結丹後期的修者擊成血霧,此人修為果真不低啊。d.dd*

    花殤忽然轉過身來,蕭塵不禁吃了一驚,他想象中的花殤前輩應該是個老婆婆,卻沒想到竟是如此一個貌美之人,想來與墨玄子一樣,她也修得了駐顏之術。

    花殤向他射去兩道冷冷的目光︰“我說過,谷中不得有任何男子進入!尤其是生得白淨的男子!”話音落下,幾道氣刃從她手中飛出,登時結果了丁山老怪那數十弟子的性命。

    殺氣!蕭塵在她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十分濃烈的殺氣,這股殺氣,並非是向著那數十人去的,而是沖著自己來的!

    旁邊一名女弟子見狀,急忙道︰“師父息怒!他並非壞人,剛剛多虧他才不至于我們……”她話尚未說完,花殤即向她射去一道冷冷的目光︰“你是在為一個男子求情嗎?”

    那女弟子听後如遭電擊,全身一震,再不敢說下去,忽然間寒芒一閃,她腰間長劍向蕭塵眉心飛了去。

    蕭塵急忙道︰“晚輩乃是琴聖青風……”

    此刻那劍離他眉心只有一寸距離,忽然停了下來,只听花殤冷冷道︰“說下去。”

    “的弟子。”蕭塵額頭已經起了一層密密汗珠,一粒汗珠順著他下巴滴落了下去,方才並非他不躲閃,而是被花殤的念力束縛住了,根本動彈不得。ap;

    花殤手一揮,“錚”的一聲,那長劍顫動一下,又飛回了先前那女弟子的劍鞘中,緊接著只見她冷冷一拂衣袖︰“一個時辰後來殿中!”說罷飄然而去。

    接下來楚凌嬌領人在此收拾殘局,蕭塵舒了口氣,走到剛剛替自己說話那名女弟子面前,見她臉色仍自煞白,說道︰“這位師妹,方才多謝你了。”

    他之前稱絕情宮的弟子為師姐,是礙于禮數,現在既然說了自己是青風的弟子,而青風又是花殤的師兄,自然不能再稱她門下弟子為師姐了,否則有揶揄取笑之意。

    那女弟子什麼也沒說,低著頭走了,蕭塵則留下來幫楚凌嬌清理丁山老怪那些弟子的尸,一個時辰後,整理洗漱了一番,與李慕雪一同去到絕情宮大殿。

    殿之上,花殤正襟危坐,目光冷峻,猶似一座千年不化的冰山,令人不敢接近,下方則是數十名弟子站成兩排,每個人皆低頭不敢講話,不似玉卿門那般隨和。

    蕭塵領著李慕雪走進大殿,居中而站,花殤見他走進,淡淡道︰“你說你是我青風師哥的弟子?”

    蕭塵拱手道︰“正是。”他臨走前清塵真人曾反復叮囑過,一定要說是青風的弟子,且不可提起玉卿門其他人的名諱,更不可說自己是玉卿門弟子。

    “砰!”的一聲,花殤一掌將身旁一張木幾震得粉碎,只見她滿臉怒色︰“你好大的膽子!我青風師哥從來不收任何弟子!”

    就在這時,殿後面走出一名綠裙女子,輕聲道︰“師父。®. ® &reg”

    李慕雪立即一驚,只見花殤轉過頭去,對著剛來那女子輕輕一笑,柔聲道︰“心兒,你身子好些了麼?”

    听見“心兒”兩個字,蕭塵也隨即抬頭望去,不禁一下子呆住了,他怎麼也沒想到皇甫心兒竟然在此,還拜了花殤為師,難道她就是先前那名絕情宮弟子所說之人嗎?花殤對她甚是憐愛……

    皇甫心兒這時也才察覺到殿下方的目光,轉頭望去,見到是他,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花殤心思何其敏銳,見他二人神色間皆是大為異常,問道︰“心兒?你們認識?”

    皇甫心兒臉上立即恢復了平靜,輕輕一笑,搖了搖頭︰“徒兒認錯人了。”

    花殤眼中精光一閃而過,繼續向蕭塵問道︰“你既說是我青風師哥的弟子,可有何證明?”

    蕭塵還在想著皇甫心兒為何會在此,她來紫府不應該是去天風門嗎?這時听見花殤問自己話,也不再多作言語,當即取出九霄環佩,席地而坐,將當初在凡塵那兩個月,青風時常一人在桃林里彈奏的曲子彈了出來。

    琴意悠悠,縈繞在整座屋殿,琴韻像是在訴衷腸,情愫暗生,深恐為人知曉,最後終于淪落天涯海角,整曲子從頭至尾,皆是那般摧人腸。

    花殤整個身子已經微微顫抖起來,她的眼神再不似之前那般冰冷,多少帶了些柔情蜜意,只听她喃喃道︰“真的是青風師哥,以前他總是彈這曲子給我听……”

    蕭塵將琴弦按定,嘆道︰“是啊,師父時常念及前輩,前輩當初贈給他的那張天河琴,他也一直留在身邊。”

    花殤全身一震,臉上時而淒苦,時而欣喜,嘆道︰“師哥啊師哥,這麼多年過去了,你又何苦……”說到後來,她又像是在自言自語︰“我青風師哥,是這世上對我最好的人……”

    對于她的喜怒無常,蕭塵早已是不怪了,余光向皇甫心兒掃去,見她一直低著頭,手心緊緊捏著,心想難道皇甫家出什麼事了嗎?這時花殤輕輕一笑,柔聲道︰“好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蕭塵半天才回過神來,雖然知道她是年過百歲之人,但她此刻容顏依舊,被她稱作好孩子,多少還是有些不習慣,當下拱手道︰“晚輩姓蕭,單名一個塵字。”

    花殤听後,忍不住身子往前一傾,像是要立即走到他面前去,但馬上便又坐了回去,笑道︰“原來是你,當真後生可畏。”

    蕭塵心想該不會是為上次琴弦的事吧?她派楚凌嬌在青玉門臥底多年,為的便是伺機奪取琴弦,然而最後卻被自己擺了一道,她不會借此為難自己吧?

    似乎並非如他想象中那般糟糕,花殤笑了笑︰“你今次前來絕情宮,找我是有何事?”

    蕭塵舒了口氣,心想終于切入正題了,他之前已經腦海默念了無數次,既不能說出關于玉卿門的話,又要詳細交待出關山老祖的事,思索片刻道︰“前不久天風門……”

    當下他將關山老祖一事以及需要她開啟七星轉魂陣一事詳細說了,說得十分謹慎,絕不提及玉卿門三個字,然而卻沒察覺到,花殤的目光越來越冷峻了,到最後,只听她冷冷道︰“說來說去,你的意思是讓我回玉卿門吧?”

    蕭塵一怔,沒想到她自己將玉卿門三個字講了出來,現在也不知該說什麼了,生怕惹惱了她,只點了點頭。

    “哈哈哈哈……”花殤一陣大笑,繼而恨恨道︰“當初我走時不見他來挽留,現在一句話便想讓我回去嗎?便是他今日親自來請,我也絕不回去!哈哈哈哈……”

    蕭塵見她說話時頗為怨恨,口中那個他絕非指青風前輩,難道是清塵真人嗎?當下默不作聲,待她情緒稍微平靜一些,才拱手道︰“事關東洲存亡,還請前輩再作考慮。”

    “哈哈哈……”花殤又是一陣大笑,恨恨道︰“果然是他的作風啊,心系天下蒼生,可他何時心系過我?我不回去!我不回去!任他死了也罷!”

    見她神態若瘋,蕭塵已經隱隱敢確定,她口中那個人應該是清塵真人,不知他們從前究竟生了何事,等候片刻,見她冷靜下來了,才拱手道︰“不知前輩如何才肯回去?”

    “嘿嘿!”花殤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身旁的皇甫心兒,似笑非笑道︰“只要你肯答應我一件事,那麼我便是隨你回去也無妨。”

    蕭塵心想她剛剛還堅持不回去,現在轉眼就變了,只怕等的就是自己這句話吧?倘若是為琴弦,即便自己現在暫時交給她也無妨,當下拱手道︰“前輩但說便是,只要晚輩力所能及,定當在所不辭。”

    花殤笑了笑,將手掌指向身旁的皇甫心兒,道︰“我要你娶我這徒兒為妻,且一生只能娶她一人。”

    她此言一出,非但皇甫心兒、蕭塵、李慕雪三人臉色齊變,連同殿上數十弟子也均變了顏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