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戰前一夜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好片刻李慕雪才回過神來,此時顏落也望見了她,對著她輕輕一笑,走了下來,微笑道︰“你還記得我麼?”

    听見這個記憶中熟悉的聲音,李慕雪愣了半天,忽而喜道︰“你是神仙……”後面“婆婆”兩個字還未講出便咽了下去,因為此刻顏落看上去比她小時候見到的“神仙婆婆”卻是年輕了許多。ap;*

    蕭塵心中一凝,原來慕雪曾見過顏落,想到此處,他心中甚感歡喜,輕輕一笑,走到李慕雪身旁,向顏落拱手道︰“晚輩蕭塵,見過顏落前輩。”

    顏落對著他笑了笑,而花殤在一旁看得咬牙切齒,心想這幾人竟對自己視若無睹,當真氣人,墨玄子瞧見她此刻神情,朗笑一聲︰“想我七人已有一個甲子不曾聚,今日齊聚,甚好,甚好!”

    殿里殿外的弟子听聞此言,胸中也是一陣熱血澎湃,玉卿七子的名頭,在當年可謂盛極一時,只是他們無緣見著,今日見到難免有些激動,但數來數去,似乎此刻殿上只有六人。

    就在這時,外面響起了羽逸風的聲音︰“師父與其他五位師叔皆在殿內相候,難道您真不打算進去嗎?”

    “臭小子再敢拉我,老頭跟你沒完!”

    眾人一陣愕然,不必想也知道是逍遙師叔來了,這位師叔最是古怪,一听顏落師叔回來了,便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蕭塵敏銳的察覺到此刻顏落臉上也起了一絲細微變化,微一思索,便領會了其中緣由,當下輕輕一笑,踱步出去,與羽逸風一同將紫默往殿里拉。

    “反了反了!你們兩個小兔崽子!”

    身為七子之一的紫默被兩個後生晚輩強行往殿里拽,場面或多或少看上去有些滑稽,不禁令許多弟子啞然失笑,顏落見他終于進來,輕哼一聲︰“我以為你不來了。.”

    紫默臉上一下子燒得通紅,笑嘿嘿道︰“這個……那個……小師妹,你這些年過得好嗎?”他說話時目光躲閃,全然不敢去看清塵真人一眼。

    “哼!”顏落輕哼一聲,道︰“我過得好不好,卻與你又有何干?”

    一時間,紫默臉上變得更紅,清塵真人在一旁只是面帶微笑,似乎又回憶起了曾經七人年輕時的歲月。

    這時一名弟子匆匆進殿來報,說是各門各派的人到了,且帶來了消息,明日關山老祖極有可能來犯。

    殿上氣氛一下子變得肅穆起來,無人再敢出笑聲,所有人都皺緊了眉頭,清塵真人往殿外一望,立即迎了出去,後面六人也當即跟了上去。

    只見無數正道人士正浩浩蕩蕩往山門廣場趕來,人數怕是有上千之多,為的正是無音寺的玄極大師,千羽門的曉月。

    此番他們已收到消息,關山老祖重塑肉身成功,不日便要向各個門派宣戰,玉卿門當其沖,而玉卿門一旦失守,其余門派也絕難逃滅門之災,是以如今各門派人人齊心,誓與玉卿門共存亡。

    清塵真人往殿前石階一站,身後六人立即與他站成一排,七子齊聚,何等威風,此次前來的不少正道人士皆紛紛露出仰望之色,而清塵真人話也不多說,只听他道︰“明日一戰,攸關性命,諸位是否已做好打算?”

    他此言之意,便是說無法保證明日一戰過後,所有人都還能活著,畢竟關山老祖實力非比尋常,即便他將七子之力注于蕭塵體內,也不敢保證必勝。

    “誓死一戰!決不後退!”

    廣場上頓時呼聲震天,人人戰意高昂,其實他們都明白,明日一戰何其凶險,非但關山老祖肉身已重鑄,其門下弟子大概也已被魔化,實力不容小覷,只怕今日前來的人,有一半都回不去了,但是他們卻不得不來,倘若明日玉卿門失守,所謂唇亡齒寒,他們也逃不過一死,這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d.dd

    晚風輕拂,吹得各人絲不住飄揚,如同戰場赴死的將士一般,往前一步是刀劍寒芒,往後一步是萬丈懸崖,明知是九死一生,但已無路可退,所有人的目光都慢慢轉移到了蕭塵身上,因為蕭塵,是他們明日唯一的希望。

    蕭塵也感受到了這股熾熱之意,他無法退縮,就如同這是他的宿命一樣,倘若此間還有第二個人能承受住七子的功力,那麼他也不願以身犯險,因為他還有著太多牽掛,他尚未找到師父凌音,他還沒弄清當年究竟生了什麼。

    但是此刻,他已沒有退路,或許他可以帶著身邊的人逃離東洲,但是從今以後,他卻也再無顏去見師父凌音了。

    他現在很想回凡塵看看父親,看看白楹,看看親人朋友,但是時間已不容許了,只見他往前一站,眼神中透露出無比堅定,朗聲道︰“明日決戰關山老祖,蕭某與諸位共存亡!”

    一番話說來,令得無數人胸中熱血澎湃,齊聲吶喊道︰“與蕭少俠共存亡!”

    此番共襄義舉,蕭塵在眾人心中的威望,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不管他從前如何,明日一戰過後,勢必令他名揚萬里。

    夜幕漸漸籠罩下來,今夜無人睡眠,所有人都趕著在各處布下劍陣,而山下的青州城也早已空無一人,幾日前青國皇帝便下達命令,令城中居民暫時撤離,同時遣出十萬大軍駐守在玉卿山附近。

    甚至連周國的皇帝也拋開前嫌,派出三萬大軍與三千精英趕來支援。因為他們今次要面對的敵人,是一個千年前的惡魔。

    此刻,在和光殿上,玉卿七子人人面色凝重,清塵真人已布下了隔音結界,道︰“那麼接下來等子時一到,就請四位師弟,二位師妹與我共同開啟七星轉魂陣了。”

    玉恆子眉頭緊皺,道︰“師兄,我知道你心意已決,但此舉非同小可,倘若這其中出現意外,後果可想而知,依我之見,不如先在同塵殿布下歸元之陣,屆時蕭塵若真的失控,又或者他心起邪念,我們亦可及時收回功力。”

    清塵真人點點頭道︰“我知道你心中顧慮,但若布下歸元之陣,你也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倘若這期間歸元陣不慎遭人觸踫,非但我們,只怕蕭塵也會因此遭受極大反噬。”

    玉恆子道︰“師兄大可放心,我會派人守在同塵殿外,決不許任何人靠近。”

    清塵真人沉思許久,向青風與紫默看去,道︰“二位師弟,你們與此子相處最久,你們看如何?”

    紫默搶先道︰“我信得過那小子。”

    青風道︰“他品行端正,絕不可能如玉恆師兄說的那般心起邪念,帶著我們七人的功力一去不返,我唯一擔心的是……”他說到這里,陷入了沉思。

    清塵真人見他眉心深鎖,多少也猜到幾分,問道︰“師弟擔心的可是他體內那股神秘力量?”

    青風聞言點了點頭,道︰“這股力量始終隱伏在他體內,會令他生出一股極強魔意,亦非他所能控制,那幾個月我呈數次試圖過去化解,但無一不是以失敗告終。”

    清塵真人皺眉道︰“那依師弟之見,他這股力量究竟是何來歷?亦或是被何人埋下?”青風搖了搖頭︰“天道浩瀚,此事已非我等可以窺測。”

    清塵真人嘆了聲氣,道︰“那也罷,明日一戰攸關東洲千萬人性命,便依玉恆師弟之言,先布下歸元陣吧。”

    與此同時,在後山一片空地上,蕭塵雙手枕著頭,望著漫天星辰,心中不知所想,他剛才已叮囑過落殤顏、慕容仙兒、柳鳳凰、李慕雪這四人,明日無論生何事,她們也不可貿然行事。尤其是柳鳳凰,青玉門被關山老祖所滅,他怕對方因仇恨,而明日做出什麼沖動的事來。

    正這般想著,他身後響起一陣細微的腳步聲,無須回頭便知是誰來了,輕輕起身道︰“柳師姐,你來了。”即便時至今日,他仍是這般稱呼對方。

    柳鳳凰走到他身旁,輕輕坐下,涼風習習,透人肌膚,二人望著山下閃動的火光,不言不語,許久柳鳳凰才道︰“你還叫我柳師姐麼?”

    蕭塵回想起初來紫府的那一個月,她天天來纏著自己去這去那玩,臉上總是笑靨如花,而如今,怕是再也看不見昔日的笑容了,對此他一直很愧疚,那一個月,一直在欺騙對方。

    “你怎麼不說話了?”柳鳳凰輕聲道。

    蕭塵搖了搖頭,道︰“你怪我嗎?”若非是他當初帶走了伏羲琴琴弦,也許事情還不至于如此。

    柳鳳凰沒有說話,許久才笑了笑道︰“我一直相信你會回來,不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每天都會去乘風閣坐坐,也許哪一天你真的就回來了,漸漸的,秋天到了,院子里全是落葉,怎樣掃也掃不完……”

    她說著說著,聲音漸漸梗澀了︰“後來有一次,我夢見你回來了,心中好高興,可是醒來後,我看見的卻是尸狼藉,莫師哥身受重傷,帶著我逃了出來,可他自己卻……”

    “別……別說了……”蕭塵眼眶也逐漸有些泛紅,將她輕輕攬在了肩頭︰“對不起,是我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