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八十九章 柳非煙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柳非煙乃是劍閣長老的孫女,從小驕縱慣了,連作為大師兄的秦少陽都事事讓著她,蕭塵即便不與她比劍,好生說下便是,然而卻當著這麼多人面,視若無睹的離開,她豈能不怒?只見她一跺腳,喝道︰“你給我站住!我讓你走了嗎!”

    然而蕭塵依舊當作未听見,柳非煙已然氣急,用力一跺腳,嬌喝一聲︰“懦夫!看劍!”喝罷陡然化作一道青光朝蕭塵飛了去。®. ® &reg

    周圍一陣驚呼,這一劍去勢之快,非得將人一劍刺死不可,劍閣長老暗道不妙,雖然非煙已臻入結丹境,但這小子豈是她能對付的,只怕還要吃虧,身形一動,如同閃電般沖了過去,然而終究慢了一步,柳非煙那一劍仍是朝蕭塵背後刺到了。

    她出劍殊實奇快無比,世間少有,即便秦少陽,若單論劍法,亦是不如她,況且她手中的碧落劍乃是上古名匠歐冶所鑄,威力豈是等閑,劍未至,劍勢已先聲奪人。

    然而敗就敗在蕭塵擁有著遠常人數十倍的神識,她出的每一劍,自哪個方向,帶了幾分力道,于蕭塵來說,皆洞若觀火。

    就在這一劍離蕭塵背心還有三寸距離時,只見他身子稍稍往左一偏,柳非煙這一劍立時便刺了個空,往下便是千層台階,柳非煙未曾料到他會躲開,身子立時便失去了平衡。®. ® &reg

    眼見她要栽倒下去,蕭塵身子往前一傾,伸手抓住她皓腕,用力一帶,將她拉了回來,順手將她盈盈一握的細腰攬住了,柳非煙幾乎整個胸脯跟他貼一起了,甚至臉都快貼在一起了,又羞又怒,提劍便要斬去。

    蕭塵另一只手兩指一柄,夾住了劍身,輕輕笑道︰“柳姑娘,我好心拉你一把,你還要殺我?”

    他說話時仍保持著身子前傾的姿勢,手也未松開柳非煙,這時劍閣長老等人以及數百名仙墉門弟子也到了,見到眼前一幕,劍閣長老登時火冒三丈,若非被風兮拉著,他應該已經下去將蕭塵斬成七八截了。

    其余對柳非煙情愫暗生的男弟子亦是目中噴火,直恨不得下去將他宰了,柳非煙又羞又怒,一掌便朝他腰上打了去,雖然明知這一掌打出去,對方定會故意將自己往台階下摔去,但卻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這一掌力道不弱,蕭塵頓時感到半身一麻,就要松開柳非煙時,強忍著酸麻感用力將她送回了台階上方,柳非煙落到地面,雖不知他為何不趁機將自己摔下去,但就是氣不過,又要一劍刺去時,劍閣長老臉一沉︰“好了!還沒鬧夠麼!”

    柳非煙氣得一跺腳,嬌嗔道︰“爺爺,可是……”她說著一劍指向蕭塵背後︰“三天後仙墉城中央廣場,我要找你決戰!不來你便是懦夫!”

    這時其他男弟子也跟著叱喝了起來︰“有膽子就別躲!”心想柳師妹方才定是著了這小子道,要真比起來,這小子定然連十招都過不去。?ap;?  ?

    此刻唯有昨日見過蕭塵劍法的那幾十個青年男女暗道不妙。

    不管後面呼聲多大,蕭塵皆不作理會,伸出手揮了揮,不知是告別的意思,還是應戰的意思。

    回到城中,蕭塵四處打听了關于長陰山脈的事,各種版本不一,有人說是太古大神死後的身軀所化,有人說是數千年前一戰太過慘烈,致使地貌變化而形成的。

    不過沒有令他想到的是,原來長陰山脈並非只連接東、中二洲的一條山脈,而是幾乎環繞貫穿了整個中洲,經過了幾十個國家,將西洲、南洲、北洲這三大洲也連接了起來,且所過之處必然是陰雲籠罩,不見晴日。

    蕭塵不由得皺起了眉頭,根據古籍記載,其實在很久以前,五大洲並沒有連在一塊,中間隔了海域,但卻不知是什麼時候出現了長陰山脈,似乎強行將五大洲拉在了一起。

    他越的覺得,這是有人刻意布下的疑陣,而風兮現古軸的山脈位于距此千里之遙的滄溟國,似乎滄溟國那邊近來也有不少轟動全洲的大事傳出,所以接下來他要去的便是滄溟國,尋找另一半卷軸。

    二人在城中一直逛到日落黃昏,一路上慕容仙兒蹦蹦跳跳,像是小仙子一般,惹得了不少人喜愛,蕭塵輕輕一笑,也許這樣一個無憂無慮的仙兒,才是真正的仙兒吧,希望她一直如此。

    回到客棧,夜里,蕭塵細細端看著手里的地圖,確定了接下來的路線,同時在想,師父千年前還下凡過一次,倘若今日見到的那具仙王骨骸已經死了一千年以上,那麼就一定不會是師父,至于她身上為何會有與師父相似的氣息,他也難以猜測。

    次日打點好一切,慕容仙兒雙手支頤,坐在桌前,見他正在整理包袱,說道︰“後天你不去跟非煙姐姐比劍了嗎?”

    蕭塵輕輕一笑︰“有什麼好比的?贏了輸了,又如何?小孩子玩的把戲。”

    “可是她說了,你不去的話就是懦夫。”

    蕭塵搖頭一笑,將疊整齊的衣服放進包袱里,道︰“像她那種任性大小姐,我見得多了,你看,上官嫣那麼刁蠻任性,最後還不是讓我給治得服服帖帖的嗎?不用理會滴。”

    慕容仙兒眨了眨眼,道︰“回去後我要告訴嫣姐姐。”

    蕭塵愣了愣,搖頭一笑,將包袱搭在肩上,拉著她便出了門,到樓下結了房錢,二人去到街上,果不其然,仙墉城劍閣長老的孫女要與他比劍一事早已傳開了,甚至不少賭坊都以此為局,紛紛押注起來。

    而經過這兩日,他的形貌也被描繪了出來,這時見他二人走出,立時圍了不少人上來。

    “請問你就是蕭塵嗎?不知你對此次論劍有何感想?是否感到壓力很大?”

    “雖然截止今日押柳非煙贏的人已過一萬,但是你千萬不要氣餒,即便輸了……”

    “抱歉,你們認錯人了。”蕭塵急忙拉著仙兒遠離了人群,心想這都一群什麼人啊。趁著眾人沒有追來,迅找到一家馬車上,要了輛馬車,便往城外去了。

    而此刻,在仙墉門里一處小庭院,秦少陽道︰“柳師妹,你當真要去與他比劍嗎?昨日師尊交代了,即便不能尋回另一半卷軸,我們也須盡快去滄溟國探查一番,恐怕沒時間耽擱了,而且下個月還有……”

    柳非煙手一伸︰“別說了!我一定要教訓教訓這個混蛋!”

    一想到蕭塵昨日竟敢當著那麼多人……她就恨得牙癢癢,然而卻不知她恨得牙癢癢的那個人,此刻正舒舒服服躺在馬車里,欣賞著城外的湖光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