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九十章 再遇鬼仙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道路平坦,一路上馬車倒也不顛簸,道旁的樹林里更是有著許多鹿子等動物,皆遇人不驚,慕容仙兒看見一只渾身泛著五彩光芒的鹿子,大是興奮,指著道︰“蕭塵哥哥快看!那只小鹿好美!”

    蕭塵趴在窗前,輕輕一笑,此次他打听過,滄溟國那邊近來異象不斷,在主城滄瀾城外的長陰山脈,到了夜里時常霞光萬丈,引得附近的修者趨之若鶩。ap;モ.

    再加上之前仙墉門得到一具仙王骨骸和一半上古卷軸的事,所有人都紛紛猜測起來,會不會是另一個仙王顯靈了,亦或是留在古仙遺跡的陣法被觸動了,又或者是有異寶現世,總之傳言四起,不僅吸引了滄瀾城附近的修者,連其他幾洲的修者都聞言趕了去。

    三天過後,馬車終于到了滄瀾城附近,其時天色已暮,城門前排著一條長龍,城樓上站著一名威武的中年男子,衣衫隨風而動,先前有兩名硬闖入城的結丹初期修者,已被他飛劍斬殺。

    滄溟國不大,卻也令周邊國家不敢輕易來犯,正是因為有著滄瀾城,滄瀾城不似仙墉城那般對外開放,每個入城者皆必須接受盤查,之所以如此,正是因城中有著一個極大的勢力︰左丘家族。

    在滄瀾城,左丘家族便是王,明白人都不敢在城中生事,因為傳聞左丘家有著一個元嬰境高手坐鎮,而這些日在城中犯事者,無不是被左丘家派出的修者誅殺或是驅逐出城。

    排進隊伍中,蕭塵立即感受到了一股熟悉氣息,那股氣息,似乎來自他前面不遠處,一個也排在隊伍里的斗篷青年。®. ® &reg

    約一炷香時辰,蕭塵暢通無阻進到了城中,迅追上了那名斗篷青年,在他背後小聲道︰“鬼仙前輩。”

    那青年似乎嚇了一跳,立即轉過身來,目露驚色道︰“蕭塵,真的是你!”他面容雖看上去年輕,但聲音卻十分蒼老,正是先前救了蕭塵的鬼仙。

    “噓!”蕭塵打了個噤聲手勢,道︰“此地不宜講話,走。”當下三人一齊進到了一間茶坊,找了個人少靠里的位置坐下。

    “鬼仙前輩,你怎會來此?”

    鬼仙搖頭嘆息一聲,神色間甚是淒苦,道︰“我需要一具合適的肉身,否則日子一久必然被司天的御魂使抓回去。”

    蕭塵明白他口中的意思,他只是一個靈體,現在所持有的這具青年肉身還算不上奪舍,頂多只能算是靈魂附體,撐不了多久,慕容仙兒饒有興致的打量著他,笑道︰“老伯伯,原來你是……”

    蕭塵立即打了個噤聲手勢,示意她小聲些,慕容仙兒吐了吐舌頭不再說話,鬼仙看了她一眼,目露驚懼之色,顫聲道︰“小姑娘,你難道也是……”說到這里便突然止住了。

    蕭塵眉心一凝,問道︰“鬼仙前輩,你今次來此,莫非是為了傳聞中的另一具仙王遺體?”

    鬼仙嘆息一聲,隨後點了點頭,蕭塵心中一驚,他居然想要借一個仙王遺體復活,倘若真讓他奪舍成功,豈非立時便有半個仙王的實力?這想法未免也太過膽大了,且不說是否真有這樣一具保存完整的仙王遺體,便是有,一個仙王即便死了,又豈容他人奪舍?

    鬼仙臉色突然沉了下來,目光中透著深深恨意︰“這都是因為那個人,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他當年並沒有真正死去,司天的人去殺他時,卻被他一道魂魄逃了出去,而他現在竟然比我還早一步重獲肉身,還有著準元嬰的實力了!”

    見他越說越激動,蕭塵立即在角落里布下一道隔音結界,小聲問道︰“敢問前輩,那人究竟是誰?”

    “嘿嘿,他就是城樓上那個人的老子,左丘平!”

    蕭塵心中一怔,原來殺了鬼仙一家十三口的仇人就是左丘家里的人,剛才在城樓上那個人已經有結丹後期的實力,這個左丘平是他老子,有著準元嬰實力也不奇怪,而且似乎左丘家還有一個元嬰高手,怪不得鬼仙會想得到一具仙王的身體,否則根本不可能報得了這血海深仇。?ap;?  ?

    沉思片刻,蕭塵問道︰“那麼接下來,前輩有何打算?”

    “我會去北城區,那邊通往長陰山脈。”說到這里,鬼仙停頓了片許,看著他道︰“你呢?你來此是為什麼?不要告訴我也是為仙王遺體而來,你的這具身體可比一具仙王的遺體值錢得多。”

    蕭塵搖頭苦笑一聲︰“說來話長啊,不提也罷。”仙王遺體也好,上古卷軸也罷,他一心想尋得的,不過只是師父的蹤跡。

    鬼仙點點頭,道︰“好,那我先走了,就不跟你一起了,免得我的氣息被他們現的話,連累到你。”

    蕭塵點了點頭︰“好,明天我也會去長陰山脈,到時候我們里邊見。”說著遞了一塊玉石過去︰“此物你收好,明日你將其捏碎,我自然能尋到你的位置。”

    鬼仙接過玉石,收入懷中,點了點頭,起身剛走出幾步,突然又回過身來,小聲道︰“對了,你小心一些,剛才不知是否是錯覺,我感覺他們有兩個人在暗中盯著你。”

    蕭塵自然明白他口中的“他們”是指左丘家的人,當下點了點頭道︰“多謝前輩提醒。”

    鬼仙不再說話,往茶坊外去了,等候片刻,天快黑時,蕭塵也與慕容仙兒出了茶坊,滄瀾城不算小,現在趕往北城區只怕要花上不少時間,輾轉片刻,問了幾家客棧都已客滿,最後好不容易才找著一家價格比較貴的客棧。

    趕了三天路,慕容仙兒也有些累了,不似之前那般一路蹦蹦跳跳,二人隨便用過些飯菜後,便回了二樓客房,房間里隔音效果不大好,即便到了深夜還依舊吵個不停,談論的也大多都是近些日與長陰山脈異象有關的事。

    “唉!晦氣!找了三天啥也沒有,還被山里的毒蟲猛獸折騰了個夠!”

    “著啥急?大不了明天繼續!”

    “是啊,听說那座宮殿是遠古時遺留下來的,外面肯定被陣法結界包圍著,不仔細哪能尋到?”

    聲音越來越大,慕容仙兒在床上翻來覆去,皺著眉,嘟著嘴道︰“蕭塵哥哥,我睡不著。”

    蕭塵輕輕一笑,點了點頭,也不再去听那些人講話,在四周布下隔音結界,房間立時便安靜了下來,慕容仙兒嘻嘻一笑︰“蕭塵哥哥晚安。”

    “恩,仙兒晚安。”蕭塵說罷吹滅了桌案上的燭火,走到另一張床前,躺了下去。

    一夜無事,次晨簡單用過些早點後,二人便即往北城區趕去,北城區更為熱鬧,人來熙往,多是些修者,雖然龍蛇混雜,卻也無人敢在城中生事。

    休息一夜,慕容仙兒似乎精神又好了許多,一路蹦跳著,瞧見好玩有趣的事物總要忍不住去踫踫,對此蕭塵也早習慣了,只是靜靜跟在後面,面帶微笑不語。

    突然間,街道轉角口出現兩名青年男子,慕容仙兒一個不慎撞了上去,抬起頭來,正要問對方是誰,為何擋了自己去路,那人卻只是看著蕭塵,忽道︰“這位兄台,我們公子請你醉仙樓一聚。”

    蕭塵目光一凝,瞧這二人修為約在築基後期,心想自己來中洲並不認識誰,誰會找自己?問道︰“哦?不知是何人找我?”

    那人道︰“兄台去了,自然便知。”

    蕭塵淡淡道︰“抱歉,在下此刻沒時間。”說罷牽著慕容仙兒往街道另一頭走了,約莫走出五六丈遠,只听得背後再次響起那人的聲音︰“閣下且慢。”

    蕭塵並未回頭,忽然間察覺到後面風聲響起,似有一物極飛來,手往後一抬,兩指一並,夾住了那飛來的事物,拿上一瞧,卻是昨日暮時自己交給鬼仙的那塊玉箋。

    “砰”的一聲,他將玉箋捏得粉碎,淡淡道︰“帶路。”

    那二人話也不多說,立即擺出一個“請”的姿勢,蕭塵走了過去,隨他們穿過七八條街區,來到一處繁華的煙花之地。

    空氣里彌漫著一股充滿誘惑的香氣,街道兩旁的樓閣修建得別有一番風情,上面許多貌美姑娘正往下拋著花瓣,半空中像是下起了一場花瓣雨。

    走至盡頭,只見一極是恢弘大氣的建築,約有十層樓高,抬頭“醉仙樓”三字映入眼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