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百九十一章 左丘澤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隨那二人來到五樓,只聞一陣樂聲入耳,進到房中,香味撲鼻,但見兩名琴師在側,居中七名身材妖嬈的舞姬正在偏偏起舞,居坐著一名錦衣華服公子,旁邊有兩名絕色傾城的舞姬半躺在榻上佐觴伴酒。.

    那二名絕色舞姬見到蕭塵走進,均露出妖媚的笑容,伸展出雪白的大腿,瞳孔里異芒一閃而過,蕭塵心中一定,這二人好深的媚功,那兩名琴師也非尋常人,修為在築基後期,琴底下均藏了劍鋒。

    “閣下找蕭某來,是有何事?”

    錦衣公子听後輕輕一笑,不徐不疾道︰“無妨,先喝杯酒再說。”說著袖袍輕輕一拂,一只酒杯急遽朝蕭塵旋繞飛了去。

    蕭塵手輕輕一抬,那酒杯定在了空中,杯中美酒一滴未灑。

    “酒便不喝了,人在哪里?”

    “哈哈!”那錦衣公子仰頭一笑,隨後道︰“怎麼?你不想知道本公子是誰嗎?找你來又有何事嗎?”

    蕭塵淡淡道︰“不想,還是請閣下快些將我朋友交出來罷,蕭某還可以當做什麼事也沒生。”

    “哈哈!狂妄!”錦衣公子仰頭一笑,隨後目光一冷︰“你現在有資格跟我說這種話嗎?今日只怕你進得來,走不出去了!”

    他話一說完,目中凶光畢露,二名琴師的曲子也猛然轉調,換作了一曲十面埋伏,緊接著錚錚錚幾聲,居中七名舞姬手中各自多出了一柄長劍,寒光閃閃,煞是奪目。®. ® &reg

    慕容仙兒已是微微變色,蕭塵淡淡道︰“怎麼?憑這幾人,就想留住蕭某嗎?”他說話時仍是風輕雲淡,絲毫未將這些人放在眼中。

    “看劍!”一名舞姬嬌喝一聲,忽然一劍向他刺到,寒光凜冽,殺意畢現,蕭塵袖袍一揮,驅物術瞬間施展開來,此番近距離下,一名築基中期的修者在他面前,與小兒無異。

    半空中就像出現了一只無形大手,那舞姬被定在空中,單薄的衣衫,藏不住底下幾分春光,她臉上表情略含痛苦,隨著蕭塵手掌一推,她整個身子往後倒飛了出去。

    “錚!錚!”兩聲琴音響起,那二名琴師忽然也自琴底下抽出長劍,各自一劍朝蕭塵背後刺了去。

    蕭塵冷冷一哼,大袖再次一揮,那二名琴師忽然間像是陷入了泥澤,度越的緩慢,最終變得寸步難行,在劍尖離蕭塵背心一尺時終于止住了。

    只見蕭塵五指一捏,錚的一聲響,那二名琴師手中長劍忽然斷作七八截,二人同時噴出一口鮮血,仿佛受到了一股無匹大力,往後倒飛了出去。

    “說吧,你是誰。”

    那錦衣公子目光一寒,沉聲道︰“左丘澤!受人之托,今日是來取你性命的!”喝罷起身一縱,整個身子如同一道白芒向蕭塵襲到。d.dd

    砰的一聲巨響,二人掌力相撞,屋梁上灰塵簌簌而落,整座醉仙樓均是一晃,仿佛要倒塌一般,蕭塵心中一凝,不曾想此人竟有結丹中期的修為。

    左丘澤亦是未曾料得,此人果如傳聞一般,看似築基修為,實則有著近結丹中期的實力,當下再不貿然大意,憑空一幻,手中多出一張符篆,用力扔了過去。

    心中一驚,蕭塵感受到了那符篆里蘊藏的可怕力量,竟然是一個元嬰修者煉制的符篆,其威力斷不可想,凌仙步瞬間展開,只听得一聲沉響,房間里頓時木屑紛飛,方才他所站立的地方,一切事物均化作了齏粉。

    蕭塵暗暗心驚,果如傳聞一般,這左丘家有著一個元嬰修者坐鎮,不待他細想,又一股強大的氣息出現在了屋外走廊,情知今日憑他一人,無論如何也救不出鬼仙了,袖袍一卷,將慕容仙兒帶上,鳳凰翼瞬間展開,往窗外遁逃了去。

    人影一閃,房間里忽然多出一名青袍中年人,只見他眉頭一皺,沉聲道︰“少澤!你這是做什麼!家主吩咐過,這幾日不得在城中動武!”

    左丘澤輕輕一笑︰“今日擒住此人,凌若虛勢必欠下我們左丘家一個人情,這筆買賣劃算,我去追此人了,二叔不必擔心。”說罷化作一道劍光,往窗外追了出去。

    方才那二人的談話,蕭塵听得清清楚楚,原來又是凌家,怪不得那日凌景山遁走時說什麼有人會來收拾自己,指的便是左丘家嗎?

    思索間已在數百丈開外,城中修者望到半空中展翼而飛的蕭塵,均是一陣目瞪口呆,見後面追的人又是左丘家的少公子,眾人立即開始議論起來。

    在離北城門還有百丈距離時,左丘澤提氣大喝︰“擒住此人!重重有賞!”

    數十名左丘家弟子見到騰空飛來的蕭塵,立即祭出飛劍阻止,蕭塵一手環抱慕容仙兒,另一只手用力一揮,一股磅礡大力朝下方涌去,登時將阻攔他的人打飛。

    出了城門,後方約有四五十名左丘家弟子追去,蕭塵將度提至極限,這對鳳凰翼是柳鳳凰給他的,度憑他修為而定,約莫飛出五十來里,猛然間感受到後面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是元嬰境修者!

    地面忽然呈現出一片巨大黑影,乃是天空中一柄巨劍遮住了太陽,那劍上黑霧繚繞,猛然朝蕭塵背後斬下,幾乎撕裂了一片虛空,強大的氣息瞬間籠罩四方萬物,任何事物在這一斬之下,必將化為虛無。

    蕭塵也在這股力量籠罩下變得寸步難行,就在這時,他背上的鳳凰翼忽然火光大增,幾乎是一瞬間,帶他橫移出了百丈距離。

    那一劍轟隆隆斬下,仿佛劈開了天地一般,四周播土揚塵,地面被斬出一條數百丈長的溝壑,連同遠處一座小山丘也在這一斬之下化作平地。

    左丘澤雙眼一眯︰“有趣,竟能躲過我的墨魂索命。”說話時目不轉楮盯著蕭塵背上那一對鳳凰翼,他已打定主意,無論如何要奪了這個神奇的飛行法寶。

    而此刻他手中拿著一柄黑霧繚繞的長劍,正是其曾祖左丘鳴祭煉的法寶墨魂,之所以能爆出近乎元嬰修者的力量,便是因左丘鳴在其中灌注了不少法力。

    “不過我倒想看看,你這法寶能帶你躲過幾次,究竟值不值得我奪!”他一聲喝畢,手中墨魂嘯鳴一聲,再次飛入了高空,越放越大,四間元力激蕩,狂風呼嘯不止。

    蕭塵身形一動,頃刻間化作一道長芒往前飛去,此刻對方有著灌注了元嬰法力的法寶在手,他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其對手。

    二人在城外追風逐電,僅片刻便離城有百里之遙了,而每一次左丘澤墨魂劍斬上去時,總會給對方逃開,這讓他惱恨不已,心想自己一個結丹中期的修者,還有著曾祖給的法寶,今次卻連一個築基修者也奈何不了,說出去當真是天大笑話,此刻他已起了必殺蕭塵的決心。

    其實之前他不過是收到了凌家的訊息,想借此讓凌家家主凌若虛欠自己一個人情,更重要的是,蕭塵近來聲名大振,他想誅殺了此人,以此揚名。

    左丘澤雖年紀輕輕便有著結丹四層的修為,但左丘家人才輩出,他在族中也並未得到重視,若非有著一個元嬰實力的曾祖,只怕他在左丘家里更是默默無名了,這讓他心里異常的不平衡,憑什麼一個區區築基小子都能聲名大振,而自己一個堂堂左丘家少主卻要默默無聞?

    然而今次,當他見著蕭塵背後那對鳳凰翼後,再加上蕭塵身懷的古怪功法,這讓他的殺意,更加的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