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神秘女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眾人均倒吸了一口涼氣,煉尸宗上一任宗主玉陽子在三百年前失蹤,此人莫非竟是煉尸宗現任宗主?先不管他修為到了何等地步,便是他身旁那具尸傀,至少也有著接近寂滅境的實力吧?這一次紫府真的是要大亂了。ap;e小Δ說*.モ

    蕭塵感受到了一股殺機,這股殺機正是來自夜無心,他今次來此,恐怕不是為了落塵珠,而是為自己而來!

    “哦?好敏銳的洞察力。”夜無心淡淡一笑,話音甫落,已瞬間移至他面前。

    “好快的度!”蕭塵心中一驚。

    “不許你欺負帥哥哥!”玉玲瓏瞬間擋下了夜無心這凶猛的一擊。

    遠處血影狂刀大叫了起來︰“喂喂!你是白痴嗎!他可是敵人啊!你幫他做什麼!”

    “我不管!總之我不許任何人欺負帥哥哥!”玉玲瓏雙手叉腰,氣鼓鼓說道,說罷指了指夜無心︰“喂!本公主命令你!現在立刻回去!”

    “呵。”夜無心淡淡一笑︰“小丫頭,我可不是你們聖界的人,無須听你的使喚。”

    玉玲瓏小臉迅陰沉了下去。

    “本公主很生氣,後果很嚴重!翻天動地喵喵拳!”說罷一拳轟去,粉紅的小拳頭,瞬間包裹起一層耀眼金芒,勢如蒼龍出海,轟隆一聲巨響,整個前院被轟成了渣,塵土飛揚。

    待煙塵逐漸散去,夜無心兀自面帶微笑站在原地,而他前邊,卻是那只尸傀擋下了這霸道的一拳。ap

    遠處無人不驚,這凶猛的一拳,即便是元嬰修者,也瞬間灰飛煙滅,然而那具尸傀,竟然毫無損。

    蕭塵也不禁心中一沉,這便是尸傀的厲害之處麼?強悍到極致的身軀,即便是寂滅修者,正面遭受這一拳也不可能毫無損,這具尸傀,太可怕。

    同時,他也察覺到了夜無心的眼神,此人似乎是想將自己帶回煉尸宗,忽然間又想到之前在長陰山脈听見玉陽子等人說的話。煉尸宗有著一具上古仙尸,並試圖令這具仙尸甦醒……

    夜無心輕輕一笑,向前邊的尸傀淡淡道︰“那麼,你便陪我們的公主好好玩玩吧。”尸傀聞言點了點頭。

    “可惡!你竟敢小瞧本公主!看拳!”玉玲瓏喝罷,與那具尸傀交戰在了一起,頓時塵土飛揚。

    夜無心搖頭一笑︰“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目光一凝,朝蕭塵射去一道冷冷的目光。

    蕭塵全身一寒,瞬間便往後遁去,夜無心緊追而上,冷冷笑道︰“你的身體將是我蛻變的最好爐鼎……”

    蕭塵暗罵倒霉,為何人人都想得到自己的身體!

    砰的一聲巨響,卻是白素素瞬間移至阻下了夜無心,夜無心冷冷道︰“你是何人?敢來阻撓本座!找死!”喝罷一掌打去。

    白素素與他對上一掌,被震得猛往後倒退了數步,夜無心淡淡一笑︰“有點意思,我竟然在你身上聞到了相似的氣味……”

    遠處血影狂刀冷冷一笑,玉玲瓏那個白痴不用去管她,白素素被夜無心纏上了正好,思忖及此,冷冷朝左丘棄天望了去︰“還不將落塵珠交出來!想讓本大爺親手剖開你的紫府元嬰嗎!”

    左丘棄天嚇得渾身一顫,忙喊︰“聖妙仙子!”

    白素素眉頭一皺,這夜無心好生厲害,只怕已是快蛻變至靈尸境了,一時半會兒絕難抽身,道︰“誰讓你今日胡來的?將這些人招來,你自求多福吧!”

    左丘棄天面如土色,血影狂刀大笑道︰“哈哈哈!喊吧!喊破喉嚨也沒人會來救你的!落塵珠是本大爺的了……”

    不待他話音落下,一道劍光倏然飛至,若非他及時閃開,只差半分,便能貫穿他的心髒。?ap;?  ?

    “是誰?竟敢從背後偷襲本大爺!你可敢與本大爺正面一戰……”

    這次同樣不待他話說完,之前那道劍光再次飛至,削落了他一縷頭。

    “魔族余孽,須得除盡!”

    只見遠處一名身著青色斗篷的女子突然飛來,那女子臉藏在斗帽之下,看不真切容貌,不過蕭塵倒是從此人身上感受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隨著神秘女子的到來,格局立馬被打破,血影狂刀暴怒,手一抬,一輪圓月血刃現于天際,比起之前對付白素素時聲勢浩大了許多。

    但見高處雲層里電閃雷鳴,圓月血刃越縮越小,最後化作一道血芒沖向神秘女子。

    神秘女子冷哼一聲,面對足以滅殺任何元嬰修者的血刃卻絲毫不懼,左手捻指一幻,右手頃刻凝出一柄仙劍向血刃飛去。

    “錚”的一聲,二刃交接,半空中元力猛地一震激蕩,余力波及下方,離得近一些的修者均被掀飛出去,甚至左丘家附近的一些建築也被摧毀。

    所有人心中都明白,再由這群人打下去,只怕戰火蔓延開來,頃刻間便毀了整個滄瀾城,而此刻滄瀾城的百姓早已遠遠避開,連軍隊也不敢靠近這片區域,修真者還勉強能抵御,一旦凡人靠近,在力量沖擊之下立即灰飛煙滅。

    交戰數個回合,血影狂刀召回圓月血刃,眼中光芒閃爍不定,暗道這女子修為好高,僅憑自身真元所凝的仙劍便能與自己的血影天輪對抗,實是不可小覷,沉聲問道︰“小婆娘,你究竟是誰!快快交代出來,否則本大爺定要好好調教調教你!”

    神秘女子全身一顫,雖然此刻看不見她的臉,但明顯能感受到她此刻的怒,還有直線上升的殺氣。

    寒芒一閃,數道劍光呼嘯著朝血影狂刀飛去,血影狂刀連忙躲避,仍是被劍氣被削去一縷頭。

    此刻夜無心與白素素交戰著,見到他那邊的一幕,仍是不忘冷笑道︰“你還是小心些吧,這一次別又栽在她手里了。”

    “本大爺要你這死人多嘴啊!你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血影狂刀暴跳道,說話時神秘女子飛劍又襲至,倉皇躲避之下,隱約瞥見了她斗帽下的臉,目光一凝︰“葉月璇,果然是你麼?”

    蕭塵心中一凝,這神秘女子竟是千年前的千羽門掌門葉月璇?嫁禍陷害蕭寧的那個人?

    神秘女子並不多言,眨眼間又是數道劍氣向血影狂刀襲至,血影狂刀此刻也一改之前的形象,臉上布滿了殺氣,眼神中全是滿滿的恨意。

    “好!葉月璇!你我千年前的恩怨就在今日做個了斷吧!本座非但要誅滅了你,還要將你千羽門上上下下所有弟子全部煉為血奴,生生世世臣服于本座腳下!”

    喝罷,血影狂刀身上氣息陡然暴增,血紅的頭根根倒立,雙眼里寫滿了無盡殺意,無數道血霧在他身體四周繚繞旋轉,這才像是一個魔王,遠處的修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血影魔煞!”

    隨著他一聲狂喝,半空中陡然出現四尊血魔影像,可怖的魔氣瞬間遍布至整個左丘大宅,連遠處的修者都感到一陣心悸,無力呼吸。

    “四煞!給我將她碎尸萬段!”

    四尊血魔听命,立時朝神秘女子襲至,鋪天蓋地的魔氣,令得所有人心中一顫,神秘女子仍是不懼,凝神掐訣,四道劍光分別向四魔煞斬去。

    嗤嗤嗤幾聲,那四尊血魔非但未受創,反倒她自己被震得後退了幾步,血影狂刀根根頭倒立,沉聲冷笑︰“怎麼?過了一千年,你如今已經這般不濟了嗎?”

    蕭塵雙目一凝,不,這神秘女子並非葉月璇,而且她還有底牌尚未亮出,就在這時,他腦海響起一個冰冷的聲音︰“是葉月璇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