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詭異魔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沖開五人圍攻,展開鳳凰翼迅朝前邊二人追去,提刀一斬,丈許長的刀芒直往一人背後而去。®. ® &regㄟ

    那人察覺到背後殺機襲來,轉身抵御,然而半空中不及蕭塵有著鳳凰翼靈敏,被一刀斬落地下,激起漫天塵土。

    另一人見狀,袖袍一拂,六只青光閃閃的小飛劍朝蕭塵襲去,那六只小飛劍去勢甚疾,眨眼間便襲至蕭塵胸前,蕭塵有些猝然不及,後面五人又已經追上,出手便是凌厲的殺招,絲毫沒想過要留活口。

    蕭塵險些被震落地面,暗想這七人修為太高,配合也十分默契,現在心兒有傷在身,自己實不宜與他們多做糾纏,倘若此刻暗香浮動十二人在就好了。

    思忖間,又有十余只小飛劍襲了過來,夜幕輕垂之下,顯得寒光森然,蕭塵用血蓮妖刃格開襲來的飛劍,隨後望北方天際念了個訣,鳳凰翼登時火光大增,帶著他化作一道長芒往前方皇甫心兒追了去。

    見到他追上來,芝巒怪叫道︰“喵喵咪呀!都跟你小子說了別多管閑事,定是昨天那小子透露了行蹤!”

    蕭塵不去與他回駁,接過皇甫心兒,同時九炎焚天瞬間在掌心成形,九道火苗往後呼嘯而去,剎那間形成九股百余丈的烈焰風暴,頓時地動山搖,火光沖天,低空完全化作了一片火海。?ap;?  ?

    阻下那七人後,蕭塵加往前飛去,只須天黑後甩開那些人,便暫時安全了。

    飛行了小半個時辰,夜幕完全籠罩了下來,下方乃是一片不見人跡的崇山峻嶺,夜色蒼茫之下,透著一股說不出的鬼氣森森。

    黑夜里鳳凰翼太過惹人注目,蕭塵索性將其收去,祭出飛劍往下方山嶺落了去。

    山林里異常森冷,月光星輝之下,隱隱可尋見腳下的路,但四周怪石嶙峋,樹影亂顫,卻是說不出的恐怖壓抑。

    “喵……喵了個咪,這里好可怕啊……”

    芝巒趴在蕭塵肩膀上,死死抓著他衣領,渾身不住顫抖。

    蕭塵扶著皇甫心兒,見她氣息紊亂,恐怕是方才又運功牽動了傷勢,問道︰“你還好嗎?”

    皇甫心兒頭一偏︰“你自己走便好了,管我做什麼?”

    “噓……你倆別吵嘴了,小心被那幾個人現。”芝巒小聲道。

    山林里異常陰寒,若非此刻有皇甫心兒跟芝巒在身邊,即便是蕭塵,也會感到幾分毛骨悚然。

    片刻後尋到一座山洞,洞里寒氣侵侵,十分陰冷,蕭塵擔心皇甫心兒傷勢未愈,寒氣入體,將炎心玉替她戴上,芝巒卻是坐在一旁鼻涕不住的流。®. ® &reg

    此刻不敢生火,蕭塵從元鼎取出一件貂皮衣物丟給他,這本是之前來中洲時,蕭塵怕慕容仙兒凍著了去買的。

    芝巒立即接住將自己裹了起來,小聲嘟噥道︰“跟著你小子真倒霉,三天兩頭被人追殺,就沒過過一天安穩日子……”

    蕭塵不去理會,埋頭細思那七個黑袍人究竟受何人指使,之前在千峰山遇見的幾批殺手,他大概猜出是凌家派來的,但是這七人出手果斷,且訓練有素,絕非凌家或者左丘家的勢力……

    看來想除去自己的人還真不少,所幸今日來的人里面沒有元嬰老怪,否則後果難以預料,現在也不知天元城那邊情況如何了。

    此刻,在天元城萬仙盟高層所在,殿上坐著五名須皆白的老者,這五人均是萬仙盟元老級別的人物,修為深不可測,然而昏暗燈火下,依稀可見幾人愁眉緊鎖。

    “如今幻月森林過七層的地域都消失了,恐怕真的是那個地方出現問題了……”

    “這些年頻頻召開仙劍大會,聚集這麼多修者的靈力,難道還是不夠麼?盟主百年前去調查噬魂妖花音訊全無,四靈使也閉關不出,倘若真是那個地方出現問題了,萬一魔族來犯,恐我人界大劫將至啊……”

    “那現在如何打算?還是等仙劍大會結束後,讓人去那個地方查看一番吧,那地方禁制太重,我等一旦靠近立時魂飛魄散啊……”

    “仙劍大會……唉,那失蹤的三人尚未找到,仙劍大會如何召開……”

    ……

    一夜未眠,天亮時走到洞口縱目遠眺,蕭塵這才現這處山嶺無邊無際,只是這看似尋常的山嶺,卻始終透著一股詭異氣息,這股氣息似乎是經地脈傳來,不知源頭何處。

    此刻皇甫心兒正在盤膝吐納,氣色看上去好了許多,而芝巒也早就醒了,只是裹在貂皮大衣里怎樣也不肯出來。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走吧。”

    “小子別鬧,本大仙還沒睡好……”芝巒緊了緊貂皮大衣,嘟噥道。

    皇甫心兒默不作聲,起身走到洞口,蕭塵立即念了個訣,祭出飛劍,芝巒跳了起來︰“你們兩個等等本大仙啊!”

    “你不是還沒睡好麼?”

    “你!你!可惡!”

    此刻皇甫心兒仍無法御劍,由蕭塵載著,芝巒也趴在他肩上,二人一貓飛出百里,猶不見邊際,而下方整座山脈都像是被一股魔息籠罩著,顯得陰沉沉的,即便身處高空,蕭塵也能感受到這股魔息的龐大,這不禁令他眉頭一皺。

    “喵了個咪!這下面不會是某個遠古大魔的墳墓吧!”

    蕭塵神色凝重,沒有說話,這股魔息之龐大,直籠罩方圓百里的山脈,所過之處鳥獸絕跡,絕非某個大魔身上散出來的,更像是從某個地方泄露出來的,可紫府乃是氣清的修仙之地,怎會有那樣一個地方?

    再飛行片刻,一座令人震驚的景象出現在了眼前,芝巒嚇得全身的毛都豎了起來︰“喵!喵了個咪!這是什麼鬼地方!”

    蕭塵心髒劇烈跳動了起來,立即停止了飛行,只見前方一座峽谷黑霧沖天,附近萬物皆已凋零,倘若從地面來看,那便是全然不見天日,這方圓百里的魔息,儼然便是從此處泄露出來的,這峽谷究竟是什麼地方!

    如此龐大的魔息,慢說是修仙之人,即便是修魔的魔道中人一旦靠近,那也是萬劫不復。

    直覺告訴他,那里面有一個極其恐怖的存在!

    “你要過去麼?”皇甫心兒眉心緊鎖,小聲問道。

    “喵!喵了個咪!小子你難不成瘋了!本大仙可不陪你去送死!”芝巒怪叫了起來,展開雙翼,已然是做好了隨時逃命的準備。

    蕭塵雙眉深鎖,數千年後莫名其妙甦醒,他覺得此事絕不簡單,而當年仙魔殞滅,六界險些崩塌,這其中究竟生了什麼他也很想知道。

    眼前突然出現的這處詭異之地絕非尋常,很可能與這一切都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就在這時,他腦海里響起了一個聲音。

    “小子,離開此地!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