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歲寒三老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微微一怔,竟是甦小媚醒了,當即往胸前寒玉佩傳去一縷神識︰“前輩,你知道這里是什麼地方嗎?”

    “我不知道,但是這里的危險性遠過你的想象,離開,不要在此逗留!”

    蕭塵定了定神,甦小媚是千年前的人物,修為遠在自己之上,既然連她都這般忌憚,那足以說明此地的可怕。®. ® &rege  小說

    當下他控制飛劍遠遠繞開這座魔息峽谷,往前而去,直到飛出百里之外,那股壓抑氣氛才逐漸消失,天空也漸漸變得晴朗起來。

    芝巒舒了一口氣︰“嚇死本大仙了,還以為你小子又要去送死……”

    蕭塵沒有說話,神色間仍是十分凝重,心想此地非同小可,等回了天元城,一定要告知五洲道盟那些老家伙,讓他們派人調查,總好過自己一人犯險。

    正沉思間,忽然察覺有修者的氣息靠近,正待御劍離開,三道劍光倏然逼近,阻了去路,卻是三名須皓白的老者。

    “汝等何人?來此作甚!”

    芝巒嚇了一跳︰“大膽!你們是誰!敢阻了本大仙的去路!”

    三名老者對視一眼,一人奇聲道︰“怪哉,竟是一棵成形千年的肉芝。”

    芝巒還待說話,蕭塵手一伸將他攔住,抱拳道︰“晚輩蕭塵,偶然路過此間,請問三位前輩如何稱呼?”

    他一眼便即瞧出這三人里面已經有兩人達到了準元嬰境,還有一人臻入了元嬰境,在這等與世隔絕的地方能臻入元嬰境,想必這三人身份來歷也不小。

    三人見他言辭有禮,一人在他身上掃視許久,並未現任何端倪,說道︰“我等乃是蒼鳳城的人,听小友口音不似本地人士,不知小友從何而來?”

    蕭塵輕輕一笑,抱拳道︰“此番說來話長,不過方才晚輩途經一處魔息峽谷,不知那地為何魔息如此之重?”

    “什麼!你是從那峽谷而來!”

    三人听後立即警戒起來,甚至隱隱有兵戎相見,擒下之意,蕭塵見他三人神情大變,情知不妙,說道︰“晚輩確實途經那處峽谷,卻並非峽谷中而來。ap”

    三人听後仍是未有放下一絲戒備,一人看見他身後的皇甫心兒,凝神道︰“她可是受了魔識侵染?”

    蕭塵覺得有些疑惑不解,道︰“我這位朋友之前受了些傷,但並非前輩口中所說的受了魔識侵染。”

    “胡說!尋常人經過那處峽谷,豈會毫無損!汝等究竟是何來歷!說明!”

    芝巒被三人凶巴巴的模樣嚇得不敢作聲,蕭塵情知若再不解除誤會,只怕這三個人會動手,連忙道︰“不瞞三位前輩,其實我二人先前正在中洲天元城參加仙劍大會,不料突生變故,以至莫名其妙來到了這里。”

    “你說……你們是五大洲的人?”三人神情再次變幻,一人較為謹慎,說道︰“你可有何證明?”

    蕭塵眉頭一皺,听他們口中言語,似乎自己現在所處地方已經不在五大洲的地域了,當下也不再遲疑,直接取出了當日仙劍大會給的代表東洲的青色徽章。

    一名老者看了他一眼,接過徽章時顯得小心翼翼,生怕他會突然偷襲,片刻後,那老者往徽章里探去一縷神識,隨後向身旁二人道︰“確實是五洲道盟的徽章,無法偽造。”

    其余二人听後,均是神色一松,隨後三人一齊恭聲道︰“抱歉,我等眼拙,未能瞧出小友來自五洲道盟,之前多有得罪,還望小友勿要責怪。”

    對于這三人前後轉變之大,蕭塵仍是不失禮︰“三位前輩言重了。”

    三人苦笑︰“小友既是來自五洲道盟,稱我等為前輩,實是折煞我等了。ap”

    蕭塵輕輕一笑︰“還未請教三位前輩如何稱呼?”

    一人笑道︰“小友無須再客氣,我等乃是蒼鳳城歲寒三友。”

    “原來是梅、竹、松三位前輩。”蕭塵對著三人微一拱手,雖然這三人言語間恭敬了許多,但與人交際,重在互敬,自然不能失了禮數。

    三人微微點頭,均想︰“此子雖來自五洲道盟,且修為頗高,但為人卻並不倨傲,如此甚好。”

    這時芝巒狐假虎威了起來,兩爪交叉在胸前︰“那啥,既然知道我們是五洲道盟的人了,待會可要把好吃的通通給本大仙呈上來。”

    梅老微微一笑︰“芝仙說得是,我等絕不怠慢。”

    蕭塵抓起芝巒往後拋去,笑道︰“三位前輩不必理會這狸貓精,晚輩有許多事想請問三老,不知從此地如何回天元城,另外那座魔息峽谷是何時出現的?”

    三人對視一眼,顯然更關心他後面的那個問題,竹老笑道︰“此番說來話長,不如蕭小友先隨我等入城如何?你這位姑娘傷勢頗重,也須盡快治療。”

    蕭塵點了點頭︰“如此也好,那便有勞三位帶路了。”

    一路上,蕭塵得知了此地原本也是屬于五大洲地域的,只是從幾千年前開始,千峰山冰雪漸厚,將此地隔開了,于是漸漸的,這里與世隔絕,無論是修煉還是經濟,較其他地方都落後許多,因此五大洲也漸漸遺忘了這個角落。

    所以,五洲道盟對于這里的修者而言,那便是宛如神聖一般的存在,無怪這里的人會如此恭敬,再加上近年來魔息山谷漸漸形成,許多人遭魔識侵染而魔化,期間蒼鳳城曾無數次向五洲道盟去過求救書信,但無一不是石沉大海。

    其原因之一也必須歸咎于千峰山的阻隔,千峰山冰天雪地,無盡綿延,想要御劍穿過實為不易,飛雲石更是難以穿過,倘若迷失其中,九死一生。

    听聞這些,蕭塵忍不住在心里輕輕一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看來五洲道盟真的是不管這塊小地方的死活了,倘若是在數千年前,哪個地方也出現這種問題,玄青門一定會組織各大派去解決的。

    梅老嘆聲道︰“蕭小友,你這次回去可一定要向盟主稟明這里的事實啊,倘若再這般下去,只怕,只怕,唉……”說到最後,只是不住嘆氣。

    蕭塵拱手道︰“請梅前輩放心,晚輩此次回去後,定會讓五洲道盟派人前來此處調查。”

    “若是如此,我三人感激不盡!”三老言辭激動,想來已然是將蕭塵當做五洲道盟的使者了。

    蕭塵在心中輕輕一嘆,其實以這三人的修為,想要離開此地可說輕而易舉,但若連他們都離開了,這方圓千里的百姓可真的是失去唯一依靠了。

    驀然間,蕭塵又想起了當年凌音的教誨︰“我等修仙之人,當以天下蒼生為,個人生死為次……”

    正當陷入沉思之際,歲寒三老忽然疾停了下來。

    “三位前輩怎麼了?”說話時,蕭塵這才看見前方不遠御劍立了七個黑袍人,不禁眉頭一皺,這些人還當真是陰魂不散。

    以三老的見識,自然瞧出了這七人乃是專注于刺殺的組織,梅老提氣道︰“前方七位,不知何故阻撓我等去路。”

    梅老在三人里面修為最高,兩句話說來自是具有一番威嚴,為的黑袍人雙眼一眯,冷聲道︰“無意與三位高人為敵,只想三位留下那二人即可。”

    “哦?”梅老看了看身旁蕭塵,又看了看前方七人,搖頭道︰“這二位乃是我蒼鳳城的朋友,恐怕今日不能如七位所願了。”

    七名黑袍人目光驟然一冷,為的黑袍人仰頭一笑,冷聲道︰“蒼鳳城?你區區瘠薄之地也想插手我五大洲之事?”

    竹老臉上一沉,冷冷道︰“怎麼?莫非七位想試試我這瘠薄之地的手段不成?”

    “呵。”為的黑袍人冷笑一聲,身形一動,如似閃電般向蕭塵襲至,芝巒怪叫一聲,嚇得急忙躲到皇甫心兒背後去了。

    “放肆!”

    梅老冷聲一喝,大袖一揮,元嬰之力勢不可擋,半空中頓時卷起一股風暴,將那黑袍人掀了回去。

    “我等地方雖小,卻也輪不到爾等恣意妄為!”

    那黑袍人被震得氣息紊亂,險些站立不穩就此跌落下去,他冷冷一笑︰“歲寒三老,領教了。”說罷一拂衣袖,七人瞬間化作七道劍光離去。

    “哼!”

    梅老一拂衣袖,隨後又看向身後蕭塵︰“蕭小友可有事?”

    蕭塵搖頭笑了笑︰“無事,多謝前輩出手相助。”

    一炷香後,幾人落到一座城池前,城外幾座小湖均已結冰,道上也鋪滿了厚厚一層冰屑,城門下立著兩隊黑甲士兵,臉上都帶著罩子,全身裹得嚴嚴實實,而幾十個入城的尋常百姓正在排隊接受檢查,個個都有些萎靡不振。

    望見此番景象,歲寒三老只是不住嘆氣。忽然間,城門下傳來一陣躁動,所有人都驚恐散開。

    “你!你被魔識侵染了!還敢入城!”

    “沒……沒有……我不是魔,我不是魔……”

    只見一名白面書生坐倒在地上,臉上驚恐不勝,有些語無倫次,面前是幾支寒光森森的長矛,幾名黑甲士兵正在將他往草叢里趕,左右一名老丈和老嫗跪地苦苦哀求︰“我兒只是患了怪病,沒有感染魔識,請幾位軍爺行行好,讓我們入城尋醫吧……”

    “他脖子上都有魔紋了!快走!否則殺了你們!”

    其余百姓也都早已散開,臉上恐懼不已,蕭塵輕嘆一聲,身形一動,向那白面書生沖了去,芝巒怪叫道︰“小子!不要多管閑事啊!”

    歲寒三老也均是一驚︰“蕭小友回來!你也會被感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