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三章 魔識侵染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瞬間沖至,格開幾支長矛,一把扯下那白面書生的圍巾,見其脖子上確實有著一道道奇怪的青色紋路,還有大片抓傷的痕跡,看上去有些令人頭皮麻。apeΔ小說

    此刻歲寒三老也沖了過來,眾士兵見到他們,均恭聲問候︰“三老!”

    “蕭小友!千萬別踫傷口!”梅老神色著急,卻也不敢再多靠近一分。

    蕭塵神色凝重,對于魔識侵染,路上他也得知了些許,不同于普通魔氣入體,魔氣入體可以用真元逼出,但是被魔識侵染了,那便是魔識入腦,即便是元嬰高手,也束手無策。

    此刻那白面書生應是被感染不久,蕭塵催運起玄青功法里的三清化邪訣,往其全身各個大穴打去無數道白芒。

    這功法乃是數千年前玄青門用來拯救半入魔之人的,不知對魔識是否有效,許久後,蕭塵頭頂白氣升騰,臉上也凝起了一層汗珠,那書生臉色終于恢復些許氣色,脖子上的青色紋路也漸漸淡去了。

    歲寒三老在一旁看得觸目驚心,這等功法是他們見所未見的,而被魔識侵染的人,即便神仙降臨也是回天乏術,起初只是呈現魔紋,久而久之心性失常,變得嗜血殘酷,六親不認,見人便咬,而一旦被其咬後,也將被魔識侵染。

    這些日子以來,他們想盡各種辦法也無法祛除感染者的魔識,但為何蕭塵卻能將之清除?

    片刻後,蕭塵站起身來,還好這書生被感染得不重,否則即便是自己也難以回天,說道︰“應該沒事了。ap”

    書生連同其父母,均伏地拜了起來︰“多謝仙人救命之恩,多謝仙人救命之恩……”

    蕭塵將三人扶起︰“三位無須如此。”

    芝巒舒了一口氣︰“你小子就愛管閑事,總有一天要倒霉。”

    這時附近其余百姓也慢慢靠近了些,紛紛議論︰“這人是誰啊?他竟能祛除魔識……”

    歲寒三老仍是有些不敢相信,梅老小心翼翼道︰“蕭小友,你沒事吧?”

    蕭塵搖頭笑了笑︰“無事。”復又向那書生問道︰“你是如何感染魔識的?”

    “這……”書生摸著腦袋,顯得一臉迷茫︰“我也不知道,幾天前一早醒來,感覺脖子很癢,就去撓,後來對著鏡子一照,才現……”

    詢問無果,蕭塵與三老一起進到城中,蒼鳳城雖比不得天元城那樣的大城市,卻也算規模不小,主干街道上都有士兵巡邏,治安相對良好。

    街上亦是人來熙往,叫賣不絕,只是大多數人穿著樸實,不似天元城個個錦衣華服,見著三老後都紛紛問好,顯然歲寒三老在蒼鳳城是德高望重的。

    芝巒跟在蕭塵身旁,有氣無力道︰“老頭啊,走了這麼久,你說的城主府怎麼還沒到?臥冰鯉魚,臨淵羨魚,落雁沉魚……你答應給本大仙的一樣也不許少。”

    梅老苦笑道︰“就快到了,絕不敢欺瞞芝仙。®. ® &reg”

    正說話間,前方不遠出現一座府邸,但見朱牆碧瓦,好不氣派,門前有四名守衛,見到三老走近,紛紛恭迎。

    進入府中,只見園內亭台水榭,小橋雕欄應有盡有,布置頗為考究,牆角積雪又有梅花點染其間,暗香疏影,不失雅致。可見此間主人雖為一方城主,卻也非庸流俗輩之人。

    一路走來,蕭塵見到許多提帚掃雪的家丁,那些家丁見了三老後,都紛紛恭敬問候,不敢失禮。

    芝巒也大搖大擺直立而行,一會指著某處小閣說這里布置得不好,一會又指著假山說那里阻了風水,絲毫不避眾家丁詫異的目光。

    對此三老只是相視苦笑,而蕭塵也早已對這個膽小如鼠卻總愛吹牛的狸貓精見怪不怪了。

    只是一路上皇甫心兒冷冷冰冰的,不愛說話,穿過幾條長廊,兩名年芳十八的丫鬟迎面走了過來,見著言辭鑿鑿,口若懸河的芝巒,不禁都是一愣。

    似是察覺到了二人目光,芝巒雙爪束在胸前,斜著眼道︰“看什麼看?本大仙說的句句屬實,你們這里風水不好,最容易招來邪煞,不信就算了。”說罷手一伸︰“也不要問本大仙是什麼人,本大仙乃是玉皇大帝欽點下臨人界,當年天宮之上,便是位列三品的上仙見了本大仙也要……”

    蕭塵一腳將他踢開,微笑道︰“抱歉,驚嚇到二位姑娘了,這狸貓精就愛說瘋話,二位姑娘無須理會。”

    兩名丫鬟見過三老後,捂著嘴小聲道︰“好可愛的小貓咪啊,居然還能說話。”

    芝巒在一旁氣得齜牙咧嘴,片刻後幾人來到一座客廳,廳上桌椅整齊,有丫鬟守在一旁,替客人奉上茶後,一人便去將城主叫來了。

    城主是個四十出頭的中年人,身著一件青袍,看上去威武不凡,修為在結丹巔峰,對歲寒三老很是恭敬,听說蕭塵的身份來歷後,立即恭敬迎接了過去。

    “這位便是五洲道盟來的蕭少俠麼?當真是英雄出少年,在下葉凌風。”

    蕭塵起身微笑道︰“葉城主謬贊了,在下玉卿門蕭塵,這是我師妹皇甫心兒。”說著指了指皇甫心兒。

    葉凌風看了看皇甫心兒,說道︰“皇甫姑娘傷得很重啊。”說罷向外面一招手︰“來人!去丹房將九轉紫玉丹取來!”

    蕭塵笑了笑,看了看皇甫心兒,又轉過頭來,拱手笑道︰“如此,多謝葉城主了。”

    “蕭少俠客氣了,請坐,快請坐!”

    芝巒沒有人理,他不高興了,暴跳道︰“喵了個咪!為何無人問候本大仙!”

    葉凌風這才注意到一旁翹著腿坐在椅子上的怪貓,賠笑道︰“抱歉,在下怠慢芝仙小友了。”

    芝巒更加暴跳了︰“什麼小友!本大仙活了幾千年了!你要叫前輩!”

    幾名丫鬟皆捂嘴偷笑了起來,他這聲音跟語氣還有動作,分明就是個十歲的孩童。

    芝巒搖搖手道︰“好了好了,不知者無罪,現在快將你們這里最好吃的東西給本大仙端上來吧。”

    葉凌風苦笑︰“那便請芝仙前輩稍等,在下這就吩咐廚房去。”

    蕭塵無奈一搖頭,隨後瞪向芝巒,小聲道︰“你來別人家里,能出息點嗎?你丟的可是我的臉!”

    芝巒兩爪交叉在胸前,頭一揚︰“誰叫某個小子路上總欺負咱來著,還不給咱吃的。”

    隨後,兩名丫鬟端上來些瓜果點心,芝巒自是毫不客氣,抓來便吃,趁著這會兒工夫,蕭塵向葉凌風詢問了一下關于那座魔息峽谷的事。

    那峽谷本是一座深不見底的深淵,無人去到過其底部,而前些年也均相安無事,直至近幾年才有魔息泄露而出,形成一座死亡深淵,但凡生人靠近,必受魔識侵染。

    而若是尋常百姓被魔識侵染,至多只是變得嗜血癲狂,最後慘死,無藥可醫,倘若是修真者被侵染,那後果就極其可怕,譬如一個結丹修者被感染,那最後將完全魔化,由正道墮為魔道。

    見葉凌風眉心憂色深深,蕭塵皺眉問道︰“葉城主可是有事?”

    “這……”葉凌風欲言又止,笑了笑道︰“沒事,蕭少俠舟車勞頓,我等自當先為蕭少俠接風洗塵。”

    便在這時,廳外一名三十多歲的貌美婦人急急忙忙跑了進來,見著蕭塵,神色間頓時激動萬分︰“這位……這位就是五洲道盟來的使者嗎?”

    蕭塵起身道︰“在下蕭塵,不知夫人如何稱呼?”

    葉凌風尷尬笑道︰“這是拙荊姜氏。”說罷又向夫人遞去眼色︰“你來做什麼?”

    葉夫人神色淒苦,拉著蕭塵衣袖,苦苦道︰“請蕭少俠救救小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