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八十四章 葉慕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蕭塵看向了葉凌風,想必這便是他之前一直想說未說的事。®. ® &regㄟ.

    葉凌風深深嘆了口氣,垂著頭道︰“小女慕憐,也在一個月前被魔識侵染了……”

    蕭塵眉心一鎖,已經被感染一個月了?之前在城外遇見的書生只被感染幾天便不好醫治了,這被感染了一個月,恐怕只有鬼仙在此,才能醫得好了。

    葉夫人聲淚俱下,淒苦道︰“請蕭少俠一定要救救憐兒!”

    葉凌風臉上亦是十分淒苦,他何嘗不想蕭塵現在就去替女兒治療,但人家是來自五洲道盟,豈容怠慢?說道︰“夫人吶!蕭少俠旅途勞頓,先歇歇不遲……”

    蕭塵手一抬︰“無妨,令千金事大,不能再耽擱。”說罷看向芝巒︰“狸貓精,別吃了,跟我一起去看看。”

    “你小子要趟渾水,干嘛非拉著本大仙一起!”芝巒展開翅膀,心不甘情不願落到了他肩上。

    葉凌風顯得十分過意不去︰“如此,就有勞蕭少俠與芝仙前輩了。”

    “沒事。”蕭塵看向皇甫心兒︰“心兒,你先在這里歇著,我同這狸貓精去看看。”

    幾人剛離開大廳,迎面走來一名青袍老者,那老者只結丹中期的修為,但是卻連歲寒三老都十分恭敬。

    蕭塵腳步一頓,停了下來,從對方肩上紋著的四葉草藥來看,此人應是位四階藥王。

    “葉城主,你這是打算去哪?”

    老者語氣神態有些倨傲,葉凌風臉現為難之色,不知如何開口,這老者乃是他半個月前花百萬靈石從南洲請來的,眼下自不好說是讓蕭塵去給女兒看病。®. ® &reg

    “公孫老先生近日辛苦了,不知小女現在如何?”

    老者淡淡道︰“令千金暫時無恙。”

    葉凌風笑道︰“如此,辛苦公孫老先生了……”不待他話說完,老者淡淡看了蕭塵一眼︰“老夫公孫台,不知這位小友如何稱呼?”

    他既已達到四階藥師的水平,自然能一眼瞧出蕭塵多少也會些煉藥之術,蕭塵輕輕一笑︰“蕭塵。”

    梅老在一旁賠笑道︰“公孫先生近日辛苦了,這位蕭少俠來自五洲道盟,也會一些醫術……”

    不待他話說完,公孫台眉頭一皺︰“如此也好,老夫眼下正缺一個副手。”

    身為藥師,最討厭自己給人治病時,突然有人來插一腳,這是對自己的極其不尊重。

    而藥師在紫府也是一種極其尊貴的職業,滿世界修真者固然不少,然而能成為藥師的卻萬中無一,需要極強的先天靈識,一個四階藥師的地位便遠遠過了一名元嬰修者。

    但是蕭塵來自五洲道盟,豈能給人做副手?正當葉凌風等人尷尬不知如何應對之際,芝巒冷笑一聲︰“區區四階藥師,也敢讓本大仙成為副手,要知道即便是六階藥聖,在本大仙面前也得低頭行走!”

    此言一出,眾人更是尷尬,公孫台眼中立即射出兩道森冷目光,嚇得芝巒連忙躲到了蕭塵另一邊肩膀去。

    蕭塵輕輕一笑,拱手道︰“抱歉公孫先生,這狸貓精就愛說瞎話,先生不必與其一般見識。?ap;?  ?”

    “哼!”公孫台一拂衣袖︰“跟上!”轉身在前領路,明顯十分不悅。

    一路上為了消解他心中不快,歲寒三老在旁笑臉賠話,然而公孫台卻始終未正眼瞧過三人。

    芝巒坐在蕭塵肩膀上,兩爪交叉在胸前,小聲哼道︰“本大仙說得句句是實,區區一個四階藥師而已,拽什麼拽!”

    蕭塵只是苦笑,人家好歹也是尊貴的四階藥師,這狸貓精真不怕把人肺給氣炸了。

    公孫台走在前面,每個字都听得清清楚楚,臉色顯得越的陰沉,心想待會看看你小子有什麼本事!

    片刻後,眾人經過幾座花園,穿過幾條長廊,來到一座開滿梅花的庭院前,門口守著兩名丫鬟,均戴著面紗口罩,見到自家老爺帶人前來看望小姐,立即從口袋里取出面紗口罩分給眾人。

    公孫台從自己懷里取出自備的面紗口罩,又戴上一雙金絲手套,這才往院中走去。

    後面竹、松二老守在院前,其余人則全部戴上口罩進入庭院,臨近一間小屋時,只听里面有斷斷續續的咳嗽傳出,蕭塵神識掃了進去,見著一臉色蒼白的女子躺在冰絲床上,身上只蓋了一層薄薄的輕紗。

    “爹爹……是你麼?女兒沒事,爹爹別進來……”

    女子氣若幽蘭,聲音斷斷續續,顯然病情比前些日更加嚴重了,葉凌風一驚︰“公孫先生!這怎麼回事!”

    公孫台臉色難看,沒有說話,推門而進,其余人也都相繼跟上,葉夫人見著榻上奄奄一息的女兒,眼眶一紅,立即便要沖上去,蕭塵將她攔下︰“葉夫人勿要著急。”

    說罷往床前走去,兩指一並,按住了葉慕憐手腕,葉慕憐連忙將手縮回去,氣若游絲道︰“公子……公子別踫我……”

    蕭塵搖了搖頭︰“姑娘不必擔心,在下略通醫術。”對于魔煞什麼的,他從來就不怕。

    公孫台在一旁斜睨著他,心中冷笑連連,這魔識感染厲害得緊,連自己每次都是隔空把脈,你這小子真是嫌命長了。

    片刻後,蕭塵眉心越鎖越深,公孫台冷笑道︰“如何?小友可看出什麼來了?”

    蕭塵沒有說話,葉慕憐的魔識已侵入五髒六腑,奇經八脈,連腦部神經也大多被侵染了,除非鬼仙現在即刻出現,否則恐怕當真是神仙下凡也回天乏術了。

    葉凌風見他不說話,一顆心越沉越低,而葉夫人早已捂著嘴嚶嚶抽泣起來。

    “蕭少俠,你看這……”

    芝巒雙爪束在胸前,道︰“人有三昧,君、臣、民也,三昧被侵,真火已滅,救不活了!”

    “什……什麼!”葉凌風與其夫人听後,頓時只覺天旋地轉,腳下搖搖欲倒。

    蕭塵瞪了他一眼︰“就你多嘴!”隨後起身道︰“抱歉,令千金感染已久,我可能需要一些時間。”

    公孫台在心中冷笑一聲,原來也只有嘴上一點本事罷了。

    “還不知令千金是如何感染魔識的?”

    葉凌風嘆息一聲,當下與他說了,原來葉慕憐自幼習醫,對醫術也頗為精通,她不忍附近被感染者受難,于是便去治療那些感染者,雖然期間一直小心翼翼,但與感染者接觸的時間久了,最終也還是被感染了。

    葉慕憐笑了笑,氣若游絲道︰“爹,娘……不要擔心,女兒一定會沒事的……”

    蕭塵眉心深鎖,恐怕她現在最多只剩半個月時間了,若是此刻鬼仙在就好了,保準不出三日便能醫好葉慕憐。

    “唉……”

    倘若現在躺在他面前的是個男子,他才懶得去管對方死活,可葉慕憐正值芳華,心地又如此善良,若是就此香消玉殞,實在太過可惜啊。

    “葉城主,勞煩你替我取這幾味藥材來……”

    當下蕭塵將需要的十幾味珍奇藥材說了出來,他現在只能賭一把,試試看以鬼仙記在藥王經上的筆記,能否煉制出暫時抑制葉慕憐體內魔識擴散的靈藥。

    公孫台在一旁反復琢磨他這十幾味藥材,這些藥材混在一起如何能配置出靈丹妙藥來?

    半個時辰後,兩名丫鬟送來了藥材,蕭塵接過藥材放在一旁,走到床前,往葉慕憐體內打去幾道玄力,然後看向芝巒︰“我出去煉藥,你在這看著,有事立即叫我,听見沒?”

    心想這里梅老等人修為雖高,但終究是凡人,若是葉慕憐體內當真出了細微變化,大概也只有這千年狸貓精能看得出了,而一旦出現變化,那麼藥材的劑量也必須隨之而改。

    芝巒揮了揮手︰“去吧去吧,不過先說好,本大仙只負責看人,死了可跟我沒關系,回頭你別賴在我身上。”

    蕭塵瞪了他一眼︰“多嘴!”拿起桌上藥包往外去了。

    公孫台眼一眯,雖然很想看看蕭塵用這些亂七八糟的藥材能煉出什麼來,但藥師有藥師的規矩,煉藥時是不得有人觀看的,況且他作為一個四階藥王,去看一個小輩煉藥,說出去未免有些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