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三昧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拿著藥包進到一間小屋,吩咐兩名丫鬟備好藥爐,便開始煉藥,足足花了兩個多時辰,才端著一碗湯藥回到葉慕憐房間。d.ddㄟ.モ

    藥香頓時彌漫了整個房間,梅老等人不懂,公孫台盯著他手中那碗湯藥卻是略一詫異。

    “小子你煉個藥都要煉這麼久,真是丟死人了。”芝巒斜睨了他一眼,淡淡道。

    蕭塵輕輕一笑,不去理會,走至床前,將藥碗放在一旁,笑道︰“狸貓精,眼下這還缺一味藥。”

    芝巒漫不經心道︰“哦,還缺什麼……”說到後來漸漸現不對勁,忙往後退去︰“小……小子!你想做什麼!告訴你,少要打本大仙的主意!”

    “乖啦,快過來,回頭我給你煉幾枚增進法力的丹藥。”

    “你……可惡!”

    于是乎,芝巒心不甘情不願走了過去,往自己爪子上一咬,疼得齜牙咧嘴,心疼的往碗里滴了一滴血進去。

    生怕眼前這大惡人又像上回那樣搶過自己爪子猛擠,他滴完後閃電般的將爪子縮了回去,然後往後跳開。

    蕭塵搖頭一笑︰“瞧你那小氣勁。”不過一滴,正好適宜。

    芝巒氣得嗚嗚直叫,梅老自然知曉千年芝仙鮮血的珍貴,賠笑道︰“辛苦芝仙道兄了……”

    “哼!那你這些日天天都得給本大仙弄好吃的!”

    “是是,這是自然。”

    蕭塵端起藥碗︰“葉姑娘,你先將這藥服下。”

    “多……多謝蕭公子,我自己來。®. ® &reg”葉慕憐努力從床上支撐坐起,接過藥碗,慢慢服了下去。

    葉凌風等人生怕這藥無用,因此緊緊看著,大氣也不敢出一口,直至片刻後,見到葉慕憐脖子上的魔紋淡化了一些,這才笑逐顏開。

    “有勞蕭少俠了!葉某感激不盡!”

    葉凌風神色間顯得十分激動,一旁公孫台在心里冷冷一哼,不過是依靠肉芝的血罷了。

    而葉夫人早已喜極而泣,沖上去便要抱住女兒,蕭塵急忙將她攔下,此刻葉慕憐還不宜與任何人接觸。

    葉慕憐微微一笑︰“多謝蕭公子,只是……蕭公子難道不怕被感染麼……”

    自從她被魔識侵染後,這府中上上下下都將她視作怪物一般,不敢靠近,連父母也在公孫台要求下,不得走進這間屋子。

    其實這些日以來,她早已心灰意冷在等死了,卻沒想到這個從未見過的男子,甘冒風險替自己診治。

    蕭塵輕輕一笑︰“葉姑娘無須擔心在下,我這具身體從小異常,從來不懼魔煞什麼的。”

    芝巒雙爪束在胸前,哼笑一聲︰“小子你就吹吧,多管閑事,早晚有一天你自己也要被魔識侵染,到時看誰來救你。”

    蕭塵淡淡一笑,回過頭道︰“那你就祝願我被魔識侵染吧,到時候便須多多仰仗大仙你了。”

    芝巒連忙捂著爪子後退︰“小子你少來!”

    公孫台眼一眯,目光有意無意落在了這棵成形千年的肉芝身上。

    蕭塵笑了笑,不再去理會他,又取出一枚丹藥,丹上泛著淡淡白華,說道︰“葉姑娘,你將這丹藥服了。 ap;  ”

    公孫台目光一凝,身子微微一顫,這等丹藥,至少需要三階藥師才能煉出,這小子究竟什麼來歷?

    “不知這位蕭小友師承何門?”

    蕭塵轉過身去︰“哦?不知老先生問的是哪一方面?”

    “自然是煉藥一門。”

    蕭塵笑了笑︰“數月前認識一位前輩,有幸得他指點一二,至于其名諱,晚輩就不便相告了。”

    公孫台也不再追問,只是腦海里莫名想起了許多年前,一位達到八階藥尊,後來無故失蹤的傳說之人。

    煉藥一門,二階稱藥師,四階稱藥王,六階稱藥聖,八階稱藥尊,九階為藥神,只在傳說中才有,現實中無人達到過九階。

    屋外樹影橫斜,已是快到下午申時了,眼下蕭塵只能暫時抑制葉慕憐體內魔煞擴散,想要完全祛除,還須夜里回去再細細研究一下鬼仙的筆記。

    安排好接下來的事宜後,一行人往外而去,路上芝巒不停吵要餓死本大仙了,梅老等只是苦笑,終于進到客廳,廚房早已按照梅老要求備好膳食。

    “這是臥冰鯉魚……”梅老指著一盤清蒸鯉魚說道。

    “這是臨淵羨魚……”

    “這時落雁沉魚……”

    芝巒不住點頭,似乎甚是滿意,又指了指中間一盆蔥花清湯,說道︰“這里面怎麼沒魚?”

    梅老咳嗽一聲,尷尬笑道︰“這叫水清無魚……”

    “你你你!你敢戲弄本大仙!”

    蕭塵拿筷子往他爪子上一敲︰“得了得了,你整天吃魚吃不膩麼?我真開始懷疑你是不是修煉成精的貓,來這里冒充芝仙。”

    飯罷過後,下午蕭塵親自去城里轉了一圈,采購了一些藥材,而皇甫心兒有歲寒三老運功療傷,再加上城主府靈丹妙藥無數,他也不必再擔心,接下來便是先治好葉慕憐,然後盡快回天元城。

    夜里,蕭塵拿著鬼仙的筆記細細琢磨,里面確實有關于化解魔煞的記載,只是以他目前的功力而言,實是有些勉強。

    一直到深夜時分,城中更夫已敲響三更,蕭塵仍是雙眉深鎖,白天狸貓精說得沒錯,人有三昧,君對應神,此為上昧,臣對應精,此為中昧,民對應氣,此為下昧。

    三昧被侵,想要徹底清除魔煞,實非易事。

    “小子,你還不睡麼……”

    芝巒舒舒服服裹在被窩里,迷迷糊糊不知是第幾次醒來了,蕭塵之所以安排他與自己同住一間房,是因為白天察覺到了那公孫台有些心懷不軌。

    “狸貓精,你說上昧侵入魔識,中昧侵入魔煞,下昧侵入魔氣,可有哪些化解之法?”

    “嗚……緣木求魚……竭澤之魚……不許搶本大仙的魚……”

    次日上午,蕭塵正在院中搗藥,芝巒在一旁替他挑揀藥材,院里來了兩名青年男子,身著一青一紫,自稱是公孫台的弟子。

    “兩位來找蕭某,可有何事?”

    說話時,蕭塵接過了芝巒遞來的一株百寒草,青衣男子見他漫不經心,怫然不悅道︰“听說閣下也會煉藥之術,我二人不才,特來向閣下請教一番!”

    說是請教,實際上便是挑戰,蕭塵淡淡一笑︰“說吧,如何請教。”

    自己二人說請教乃是客氣,他還真當成請教了,兩名男子見他如此不謙遜,更是不快,紫衣道︰“不如我二人與閣下比試一番,看看誰先治好葉姑娘的魔煞!”

    蕭塵笑了笑︰“抱歉啊,蕭某是在救人,不是玩小孩子把戲。”說罷看向芝巒︰“狸貓精,再給我拿兩錢白芍來。”

    “可惡!竟讓本大仙給你下苦力,你小子承諾給本大仙的丹藥,一顆也不能少!”

    “好好好,回了天元城就給你煉。”

    兩名男子見他渾然不將自己堂堂二階藥師當回事,更是惱怒,青衣冷笑一聲︰“閣下如此自信,想必也是戰績斐然,嘿嘿,在下曾于三年前西山一戰,剿滅魔道三十二人,醫活一十七名感染魔氣之人!去年成功煉制出上品築基丹!”

    紫衣續道︰“在下曾于兩年前滅殺十八只枯林妖魅,並取其妖丹,煉制出上品築元丹!不知閣下可有何不凡事跡?”

    蕭塵面帶微笑,一邊搗藥,一邊漫不經心道︰“蕭某沒有什麼豐功偉績,只不過曾僥幸斬惡龍,滅元嬰,至于丹藥,那就更加不如二位了。”

    “哈哈!”兩名男子听後大笑了起來︰“小子你還真會吹啊,你怎麼不說你斬殺過寂滅修者呢?”

    “也許,快了吧。”蕭塵笑了笑,又從芝巒手里接過來一株萬年雪。

    兩名男子听後更是笑得人仰馬翻,便在這時,院外響起一陣輕輕的腳步聲,接著是個冷冰冰的女子聲音。

    “他可沒有跟你們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