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回歸(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皇甫心兒站在了院門口,氣色看上去好了許多,蕭塵擦擦手上的藥渣走了過去︰“外面天寒,怎麼不在房間里休息?”

    “我要走了。®. ® &reg*.”

    皇甫心兒冷冷說著,整個人似千年不化的冰山,然而饒是如此,依舊令院內兩名男子感到一陣驚艷,失神不知所措。

    蕭塵眉心一鎖,扶著她雙肩道︰“心兒,從此地回天元城殊為不易,你先在這里療養些時日,等傷好了再說,好嗎?”

    皇甫心兒冷冷一笑,瞧了瞧他滿院子的藥材,還有搗藥罐里尚未搗好的藥,冷笑道︰“葉姑娘一定生得很美吧?”

    “什……什麼?”

    “要不然你怎會如此殫精竭慮找這些藥材?若是個男子,你還會如此費心麼?”

    蕭塵愣了愣,是啊,若是個男子,自己才懶得去管他死活呢,身後那兩個男子便已經讓自己夠煩的了。

    “呵呵,那你留在這里好了,最好是成為人家的乘龍快婿,我便不奉陪了。”

    皇甫心兒淡淡說著,往院外去了。

    “心兒!等等!你听說我!”

    蕭塵追了上去,將她拉住︰“此去離天元城不算近,你現在傷勢未愈,趕路多有不便,況且我也答應葉城主了,幫他治好葉姑娘,等過些時日我們一起回去不好麼?”

    皇甫心兒轉過身,看著他道︰“那你留下來是為了我的傷勢,還是為了葉姑娘?”

    蕭塵沉思片刻,道︰“這並不矛盾啊?”

    “呵呵。®. ® &reg”皇甫心兒呵呵一笑,往前去了。

    蕭塵在冷風中佇立良久,回到院子,見兩名男子還未離去,眉頭一皺︰“你們兩個還在這里做什麼?”

    “哼!”二人一拂衣袖,往外而去。

    芝巒雙手束在胸前,老氣橫秋道︰“少年郎啊,我跟你講,這女人啊就是一種奇怪的……”

    “揀你的藥!”蕭塵瞪了他一眼說道。

    接下來差不多又過去十天,整個城主府將蕭塵視為上賓,而葉慕憐體內魔識也終于被清除,皆大歡喜,唯獨公孫台與其兩名弟子憤憤不服,欲再次挑戰。

    這些日蕭塵雖未將心思花在修煉之上,但也並非全無收獲,比如煉藥之術,他便感覺又上升了一個層次,以目前的煉丹術,他有信心與普通四階藥王一較高下。

    而皇甫心兒傷勢也好了七七八八,雖然還未恢復到鼎盛時期,這一日,蕭塵打算離去了,消失已有兩月,必須盡快回天元城。

    葉凌風等人皆前來送行,梅老招來一座飛雲石,又派遣兩名弟子相送,一直到城外,葉凌風站在城門下抱拳道︰“大恩不言謝,蕭少俠一路保重!”

    葉慕憐也站在旁邊,嫣然一笑︰“蕭公子,路途遙遠,保重。ap;”

    蕭塵見她氣色好了許多,輕輕一笑,向下方抱拳道︰“諸位後會有期。”又向歲寒三老道︰“三位前輩也請放心,晚輩回去後定當第一時間將此間魔煞之事報告五洲道盟。”

    “如此,就有勞蕭小友了。”

    此時,城內百姓也紛紛議論了起來︰“那人由城主親自相送,是誰啊?”

    “听說是五洲道盟派來的使者,還能驅除魔煞之氣。”

    “那真是太好了,我們蒼鳳城有救了……”

    萬眾矚目下,飛雲石緩緩向天際飛了去,想到很快便能再次見到仙兒跟逸風大哥他們,蕭塵心情頗為舒暢。

    芝巒也懶懶躺在一個小草埔里,脖子後面掛著個包袱,里面裝的乃是梅老這些日親手制作的魚干,恩,一個元嬰修者親手做的魚干……

    一直到下午申時,飛雲石也不知飛了多少里,想必早已遠離蒼鳳城了,冬日的太陽暖暖的,蕭塵也斜靠著一塊干淨的石板,雙眼微眯,來紫府也快一年了,不禁想起了凡塵中三清門。

    也不知白楹現在可好,三皇子,蕭寒,蕭婉兒,上官嫣這些朋友可都還好,自己說過一定會回去的,那麼等臻入元嬰境,一定要回去一趟。

    突然間,飛雲石一陣劇烈震蕩,芝巒嚇得連忙跳了起來,蕭塵也在一瞬間睜開眼,第一時間護到皇甫心兒身旁。

    “怎麼了?”

    梅老派遣了兩名弟子相送,一名弟子道︰“沒事,只是遭遇寒流了,前方便是千峰山脈,蕭師兄,我們現在要過去麼?”

    溫度驟冷了下來,芝巒凍得直打哆嗦,蕭塵縱目望去,只見遠處冰山連綿,阻了去路,飛雲石現在已經升到三千丈的高度,仍是被千峰山所阻,想要順利穿過,只怕要上升到四千丈以上的高度。

    即便這座飛雲石是蒼鳳城最好的,也儲備了大量靈力,但若升到四千丈以上高度,仍會導致性能不穩,倘若生空難,後果不堪設想。

    如此高空,蕭塵已然無法御劍,連鳳凰翼也展不開,芝巒叫道︰“要不我們下去繞行吧,這麼高,本大仙都飛不起來了。”

    一名弟子搖了搖頭︰“千峰山脈無邊無際,根本繞不了,只能穿過,蕭師兄坐好,我們這便上升到四千丈。”

    蕭塵點了點頭︰“好。”

    越往上升,天地元氣越加稀薄,幾人一貓都感到呼吸有些困難了,溫度也越來越低,各人眉梢上都沾了一層薄薄冰屑。

    終于上升到四千丈高空,比千峰山頂部高了約百丈,勉強能穿過去,一入山脈,氣溫驟然下降,芝巒不住打噴嚏,鼻涕一流出來立馬變成冰條。

    “冷……冷死了,小子你的玉呢?”

    蕭塵也不多言,立即將炎心玉拋了過去,他現在與皇甫心兒均能憑真元御寒,這點冷倒也算不了什麼。

    飛雲石一直往前徐徐飛了一個時辰,猶不見邊際,此處千峰山脈,比之前蕭塵醒來的千峰山更高,風雪更甚,一路上飛雲石皆在震蕩,各人都是懸心吊膽的。

    終于到夜幕降臨時分,總算穿過了此處千峰山脈,兩名驅控飛雲石的弟子相視一笑,均松了一口氣,倘若方才飛雲石熄火了,恐怕幾人都要葬身漫天風雪之中了。

    離開千峰山的地界,二人立即控制飛雲石降至千丈以下的低空,氣溫像是突然從嚴冬轉為了暖春,而夜色蒼茫下瞧不清下方是什麼地方,也不能貿然降落太低。

    但想此地應是荒無人煙的崇山峻嶺,一夜趕路,到次日天亮時終于才看見下面有座小鎮。

    幾人立即降落下去,進鎮用些食飯,休息至晌午時再次趕路,一直連續三天,途中經歷了許多惡劣天氣,才總算抵達中洲邊境,望著下方山川河流,蕭塵突然有一種回到故地,再次步入人類文明的感覺。

    不過目前只是在中洲南境,想要回到中部的天元城,恐怕還須再花三日時間。

    三天過後,飛雲石終于到了天元城郊外,甚至蕭塵已經能看見當初試驗九炎焚天時,那幾座被摧殘得慘不忍睹的山坡了。

    “啊,輾轉兩月,終于還是活著回來了啊,只怕有些人不希望我回來吧。”蕭塵心情舒暢,舒舒服服伸了個懶腰。

    芝巒在一旁道︰“小子,不要忘了承諾給本大仙的丹藥!”

    “知道了知道了……”

    正當說話之際,飛雲石忽然一陣劇烈震蕩,疾停了下來,只見遠處幾道劍光倏然逼近,轟隆幾聲,直接破開了飛雲石上的結界罩子。

    “蕭塵,你果然還是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