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零三章 為難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混蛋!混蛋啊!”

    左丘陽怒不可遏,又是一掌震碎了身旁的茶幾,很明顯,他與蕭塵這組,絕大多數人都是買蕭塵贏的,幾乎可說是十個有九個都是買蕭塵贏。ap;eΔ小說*

    “听我之令!出資三百萬靈石!全部買我贏!”

    一名弟子小心翼翼抬起頭來,怯聲道︰“少爺……這讓家主知道了不大好吧……”

    他話未說完,左丘陽忽然朝他射去兩道厲芒,那弟子渾身一顫,緊接著像是被一股無形之力推飛了出去,撞得房門木屑紛飛。

    另外兩名弟子見狀,嚇得心膽俱裂,連忙道︰“是少爺!我們這就去辦!”說完匆匆離開了房間,一刻也不敢再停留。

    左丘陽兀自惱怒萬分,手一捏,將那張賭票化為灰燼。

    而此刻在蕭塵的院子里,慕容仙兒正跟芝巒玩得起興,蕭塵卻是眉頭緊鎖不放,正此時,外面響起“嗒嗒嗒”的腳步聲,卻是羽逸風來了。

    “逸風大哥,有事麼?”蕭塵起身迎了過去。

    羽逸風笑了笑︰“沒事,就是那個……逍遙師叔讓我來告訴你,明天就是巔峰對決了,呃……師叔說希望你不要再失蹤了……”

    蕭塵苦笑,這個紫默啊,說道︰“對了逸風大哥,我之前也正想去找你,是關于你和曉月對決一事的。”

    羽逸風眉宇微鎖︰“曉月修為在我之上,但我會盡力的,你要說什麼?”

    蕭塵點了點頭,道︰“曉月的和光同塵並非不可破……”當下他將千羽門所謂的和光同塵破解之法告知了羽逸風,以及其高深功法上善若水的弱點所在。ap;

    羽逸風听完十分詫異︰“小塵,你為何如此熟悉千羽門的功法?”

    蕭塵冷冷笑了笑,千羽門的功法?那所謂的和光同塵正是師父的凌仙步,所謂的上善若水則是玄青門天璇一脈的功法弱水三千,自己能不熟悉嗎?

    羽逸風見他神情忽然變得有些古怪,甚至帶著一絲怨怒,也不再追問,說道︰“我方才進來見你心事重重,可是為李師妹的事情嗎?”

    蕭塵抬起頭來,嘆了聲氣,隨後看向庭院里一棵花樹,道︰“慕雪根本不可能贏得了皇甫心兒,但我怕她……”說到此處又轉過頭來︰“我要去找她,她現在跟輕羽她們在一塊麼?”

    羽逸風雙眉深鎖,點了點頭。

    一炷香後,蕭塵來到了離男弟子宿舍有三里之遙的地方,此處景致清幽,許多地方栽有梅花,再往前走一里,蕭塵看見路上橫七豎八扔了許多枯萎的花束,而前方屋舍儼然,朱牆碧瓦,則是女弟子宿舍了,男子不得隨意入內。

    正此時,背後忽然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喂!你又是哪家的弟子啊?這里不許男子靠近,你在這里鬼鬼祟祟做什麼?小心我喊人來啊!”

    蕭塵轉過身去,見一腰懸長劍的紅衫少女不知何時走到了自己背後,少女面容姣好,頭整齊束在背後,耳垂上戴著兩只紫晶耳墜。?ap;?  ?

    蕭塵拱手施了一禮,道︰“這位師姐,可以煩請你幫我叫下玉卿門李慕雪出來嗎?”

    少女撲哧一笑,頓時笑得花枝亂顫︰“虧你生得相貌堂堂,原來也是一個登徒子。”

    蕭塵疑惑不解,眉頭一皺︰“什麼?”

    少女搖搖手︰“罷了罷了,最近都不知有過多少像你這樣的登徒子來找李師姐了,你快走吧,待會若被姐姐們撞見了,非得將你綁到長老那去不可。”

    蕭塵再次眉頭一皺,難道自己不在的這段時日,很多人去找過慕雪嗎?說道︰“這位師姐,我是真的找她有事,相煩你去告知一聲好嗎?”

    少女看了他一眼,笑道︰“每個人都是這樣說的,但李師姐是從來不見任何人的,你看見地上這些花了嗎?”說著指了指地上亂七八糟扔放的花束,續道︰“全都是那些登徒子讓我們帶進去的,然後第二天就會被扔在這里。”

    說完後,少女繞開他往前方宿舍去了,揮手道︰“你快走啦!不然待會我可真的叫人來了!”

    看著少女在雪地里留下的淺淺足跡,蕭塵無奈的搖了搖頭,片刻後往宿舍方向提氣大喊道︰“慕雪!慕雪!”

    聲音傳蕩在山谷里,震得崖邊積雪簌簌而落,沒多久,只听宿舍方向響起一陣喧嘩,緊接著無數道劍光朝蕭塵斬了過來,紅的紫的,青的綠的,漫天劍氣,好不壯觀!

    蕭塵急忙中往後一個倒縱,躍出五六丈距離,那些道劍氣落在雪地里,頃刻激得冰屑漫天紛飛,然而他卻是再不敢靠前一步,只怕待會引來的就是五花八門的仙劍法寶了。

    “又是哪家的登徒子!快滾!待會老娘宰了你!”宿舍的方向遠遠傳來一片罵聲。

    蕭塵往後退後幾步,舒了一口氣,好在終于看見雪地里一道翩翩白影飛縱了過來,李慕雪落到他身旁,臉上一紅︰“蕭大哥,你怎麼來這里了?”

    蕭塵苦笑道︰“你們這的女弟子怎個個都跟豺狼虎豹似的,太不友善了啊……”

    李慕雪輕輕瞪了他一眼,低著頭道︰“你還說,哪有像你這樣在這里亂喊別人名字的。”說完後抬起頭來,問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恩……走吧,去一邊說,免得待會又引來漫天劍氣。”

    兩人去到一座開滿梅花的幽谷崖邊,一路上李慕雪言笑不斷,說了近日來生的許多有趣的事,而對于明天的巔峰對決卻是只字不提。

    “蕭大哥你知道嗎?周立師兄太好笑啦,上回他偷偷跑來找輕羽師姐,結果被一群人綁到長老那里去了,哈哈哈……”李慕雪一邊說一邊笑得前俯後仰。

    “還有還有,上次我看見仙墉門有個師兄……”

    蕭塵忽然轉過頭去,看著她道︰“慕雪,要不放棄吧,明日不參加比試了。”

    “有個師兄為了師妹能夠取勝,天天都偷偷跑來這里指導師妹練劍……”李慕雪仍是將後面的話說完了,但是臉上笑容卻早已沒了,看著他道︰“為什麼?”

    蕭塵嘆了聲氣,望著崖邊一株迎風搖曳的梅枝,說道︰“皇甫心兒修煉的功法厲害非常,你不是她的對手……”

    “我不要!”李慕雪忽然道。

    蕭塵眉頭一皺︰“你听我說……”

    “說什麼?你失蹤那麼久,我天天都在擔心你,可你呢?你回來後有找過我嗎?不是為了魔煞,就是為了玄境,這些與我有何關系?”

    說到後來,李慕雪眼眶漸漸紅了,她仰頭看著天,努力不使眼淚掉下來,今天她以為蕭塵來找她是有什麼事,卻沒想到竟是勸自己放棄比試,若對手是別人,那不重要,但偏偏是皇甫心兒!

    蕭塵不知說何是好了,李慕雪笑了笑︰“呵呵,你心系天下蒼生,可你何時心系過我,蕭塵,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麼……”

    說完,她一拂衣袖,乘著道劍光往宿舍方向去了,只余下一句“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麼……”兀自回蕩在幽谷,听來教人回腸九轉,傷心魂斷。

    “慕……”蕭塵想叫住她,然而剛道出一個字,忽然間一陣鑽心疼痛瞬間蔓延至他四肢百骸,再到全身各個角落。

    這股疼痛來得十分猝然,頃刻間已令他臉色煞白,全身冷汗不斷,他猛然間想起了什麼,是絕情咒!絕情咒作了!

    當初他跟李慕雪一起去絕情宮請花殤,然而花殤卻在他身上下了一道絕情咒,此咒蕭塵一直未放在心上,然而今日,才知其中厲害!

    剛剛他只是微微動了情念,便是如此疼痛,就像是被千萬支小刀一刀一刀刮在身上,刮得鮮血淋灕,刮得血肉模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