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八章七月七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伏羲琴魂,夙夜!”夙夜冷冷一喝,在場所有人俱是一驚,怪不得蕭塵能夠彈響伏羲琴,原來是有著伏羲琴魂,而蕭塵更是震驚,難道夙夜已經回憶起一切了嗎……

    瀟湘玉仍是臉色慘白,不斷搖頭︰“不!不可能!你少在這里唬人!那小子怎可能擁有伏羲琴魂,不可能……”

    旁邊的樂魂妙如音已是嚇得渾身顫抖不止,夙夜冷冷向她看了一眼︰“你身為樂魂,卻助紂為虐,還不退下!”

    “是……”妙如音怯聲一說,漸漸消失,瀟湘玉大驚︰“妙如音!回來!”然而對方已經退下了。d.dd

    夙夜再向匍匐在地的夔牛看了一眼︰“你也退下!”

    夔牛連大氣也不敢再出一口,直接消失了,之所以這般怕夙夜,大概是因為太古時期的第一只夔牛,曾遭伏羲大帝馴服過吧,而妙如音害怕夙夜,那便是同為琴魂的緣故了。

    “夔牛!你不能走!”瀟湘玉見最大的王牌已退下,不免大驚失色,全身不住顫抖了起來,失去了魂將的御靈師便什麼也不是,因為自身缺乏戰斗經驗的緣故,所以即便他有著元嬰修為,也未必斗得過一些經歷無數次戰斗的結丹修士。

    夙夜轉過身看著蕭塵︰“小子,剩下的事交給你了。”說完憑空消失。

    遠處齊恆枯木子二人見瀟湘玉魂將退回去了,便知大勢已去,二人想也不想,直接化作兩道劍光破空而逃,瀟湘玉徹底面如死色了,想要掐訣而逃,蕭塵身形一動,已擋在了他面前。

    “沒了魂將,你連廢物都不如!”

    砰的一聲,瀟湘玉尚未反應過來,直接被踹飛七八丈遠,慢說他現在修為不如蕭塵,就算他有著寂滅修為,也絕不可能是蕭塵對手。

    只見他嚇得渾身亂顫,急忙中不知念了個什麼訣,化作一道紅芒往地底鑽了去,蕭塵自然也不會去追,一把撕下臉上皮面具,走到了皇甫心兒身旁︰“心兒,你傷得重嗎?我替你運功療傷。”

    皇甫心兒頭一偏,不想去理他,鬼封ding<s"a:2po2po"><srpp"aasrp">s;<srp><>走了過來︰“主母,請听末將一言……”皇甫心兒瞪了他一眼︰“閉嘴!誰是你主母!”

    蕭塵咳嗽一聲︰“將軍,你先回去吧。ap;”

    “是,末將告退!”

    咕嘰獸眨著一雙大眼︰“咕嘰,咕嘰……”

    而遠處,各派修者也已經退出落英谷了,楚凌嬌則在之前趁亂逃走了,皇甫心兒臉色一白,忽然暈了過去,蕭塵連忙將她扶住,紫芸兒道︰“主上,讓我來吧。”

    蕭塵輕嘆一聲,dian了dian頭,自己也不方便去替她包扎傷口,到晌午時,紫芸兒已經幫忙替皇甫心兒包好了傷口,但皇甫心兒仍處于昏迷當中,紫芸兒又找來一疊厚厚的被子替她蓋上,免得受涼。

    就這樣,蕭塵一直從中午守到傍晚,又到窗外皎月升起,始終未離開榻前,皇甫心兒也一直未醒,有時還會說些夢話。

    “蕭塵哥哥……等心兒長大了,一定要嫁給蕭塵哥哥……”

    “別怕,蕭塵哥哥不能習武,以後就由心兒來保護蕭塵哥哥……”

    听著這些兒時倆人青梅竹馬的話語,蕭塵眼眶漸漸紅了,含淚笑道︰“傻心兒……”

    忽然間,他臉色一白,心口傳來一陣劇烈絞痛,是絕情咒作了,外面青鸞紫芸兒听見響動,立即走了進來,青鸞道︰“快將主上扶出去!”

    紫芸兒一直擔心著此事,這時想也不想,直接將他扶著往外而去,過了好久,蕭塵這股劇痛才稍稍減輕,臉上已是聚滿了冷汗。

    “難道……難道這咒就解不開嗎……”紫芸兒看著他慘白的臉色,聲音有些哽澀。

    蕭塵搖頭笑了笑︰“沒事,等我臻入寂滅境,定能自行解開……”

    紫芸兒聲音仍是有些哽澀︰“听他們說,你之前說臻入結丹就能解開,後來又說臻入元嬰就能解開,現在又說……”

    蕭塵搖頭笑了笑︰“沒事,別擔心,你幫我回去照顧她吧,我想一個人靜靜。&reg;. &reg; &reg”

    “屬下告退……”

    涼風習習,透人肌膚,蕭塵走到一座生有淚竹的懸崖邊坐了下去,望著高天孤月星辰,陷入了沉思,吹了一會冷風,只听得後面有腳步聲響起,蕭塵笑道︰“我這半生,負人良多,自己卻像活在夢中一般,心安理得。”

    “許多事,非人力所能及,前塵之事,終究不過飛花夢影,如這孤天星辰,觸之不可,望之黯然,剎那消散,杳無痕跡。”夙夜走到他身旁,坐了下去,看著他繼續道︰“小子,你接下來有何打算?”

    蕭塵沒有說話,過了片刻才轉過頭看向他︰“夙夜,你其實早已想起來了對不對?當年究竟生了什麼?我師父呢?她在哪?”

    夙夜深吸了一口氣,道︰“什麼也不要問吾,自那以後生的事,吾什麼也不記得了。”

    蕭塵知道他口中所言的自那以後,指的是玄青門一審過後,師父瞞天過海保住了自己的魂魄,至于後面又生了什麼,自己也完全不知道了。

    懸崖下邊吹來的風仿佛更冷了,二人就這樣坐到凌晨深夜,夙夜道︰“小子,如今這個世界,已經不再是從前的世界了,你想要保護身邊的人,只能變得更強。”

    蕭塵深吸了一口氣,是的,如今這個世界,道非道,魔非魔,全以實力為尊,即便他不願去承認,但這就是現實。

    白天遇見的那個御靈師,若非最後關頭夙夜出來震懾,只怕後果難料,而似齊恆那些寂滅修者,現在僅憑自己一人之力,實難抵抗。

    一陣細細的腳步聲在後面響起,夙夜道︰“罷了,吾回去了。”說完憑空消失,蕭塵轉過身去︰“青鸞,心兒她好些了嗎?”

    “皇甫宮主已無大礙,夜已深,請主上回房歇息。”

    蕭塵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看著漆黑不見底的深淵,他現在倒不怕自己身份暴露,正道立即會來圍攻,因為當日天元城,正道是仗著人多,如今魔宗活動頻繁,正道各派已然自顧不暇,不會還有誰想不開再來招惹他。

    “對了青鸞,明日你讓幾個姐妹去查查近來外面局勢如何,我要環顧全局,才知曉下一步如何行動。”

    蕭塵負手而立,崖下涌上來的冷風將他衣衫吹得獵獵作響,如今正魔兩道實力懸差並不大了,而他現在既非正道玄門弟子,也非魔道中人,所以不能再像以往那般冒冒失失了,唯有洞悉全局,方可確保萬無一失。

    “屬下遵命!”青鸞神色嚴肅,拱手說道。倘若是紫芸兒,這時一定會說︰主上當以自身為重,勿要再分神擔憂這些事,然後如何如何,但是青鸞卻不會。

    蕭塵dian了dian頭︰“夜已深,你回去休息吧。”

    “屬下告退!”

    青鸞走後,崖下罡風愈來愈烈,崖邊有幾株湘妃淚竹不停搖晃,不知為何,每次來到落英谷,蕭塵心里有時總會莫名疼痛,總會想起花未央,尤其是當看見那些竹子之後,也許是因當年二人初遇斗琴的地方,也生著湘妃淚竹的緣故吧。

    忽然間,只見他足尖一dian,往崖對面飛渡過去,也不知翻過幾座山頭,也不知離絕情宮有多少里了,當再也看不見那些竹子以後,只見他兩掌往下一拍,乘著山風再往上御空百丈之高。

    “瑤光心法第五重!物換星移!”

    他不願再去想那些令人傷心的往事,索性嘗試運轉第五重瑤光功法,隨著他一聲大喝,在他身體周圍忽然泛起了無數光dian,猶若九霄上的星辰一般,高空上罡風冷冽,但見他衣衫擺動,長亂舞,雙手不住拂動,周圍的光dian也跟著移動。

    忽然轟隆一聲巨響,下方幾座山頭猛烈劇震了起來,驚得鳥獸四處奔逃,但听得轟隆之聲越來越響,緊接著,只見那幾座山頭居然開始移動了起來,他手往哪邊拂動,山頭便往哪邊移動。

    從南至東,再從東至北,幾座山頭迅移動著,碎石不住滾落,林木大片大片伏倒,天上的星辰也變幻起方位來,這正是凌音獨創功法第五重里面的物換星移,借助星辰之力可撼動天地,修煉此法需要極強的神識。

    當年蕭塵也不過止步于瑤光功法第四重,如今終于參破至第五重,隨著他修為的提升,還可修煉第六重,第七重……乃至第十重!

    “瑤光星辰印!”

    只听他一聲大喝,剎那間,在他周圍憑空生出數十道星辰光斑,猶如流星一樣,劃破了夜空,向下方幾座山頭沖去,只听得轟隆之聲不絕,下方幾座山頭在星辰之力沖撞下,頃刻化作齏粉。

    煙塵久久彌漫,遠處幾座山頭仍在震蕩,實是撼天動地的力量,尋常元嬰修者在這等力量沖擊下必然形神俱滅,即便是寂滅修者,那也非死即傷,若今日白天他能揮出來,也不必那般被動了。

    高空中依然罡風呼嘯,蕭塵負手而立,衣衫獵獵作響,宛若孤天仙人一般,他望著遠處幾座若隱若現的山巒,嘴角忽然閃過一絲冷笑︰“正道,魔道……”

    接下來三天,蕭塵都在絕情宮照顧皇甫心兒,暗香浮動月黃昏則外出打探如今仙魔兩道的格局,這日中午青鸞帶人歸來,蕭塵立即去到外邊,問道︰“如何?”

    “回主上,屬下查到這一年共有十三個門派掌門、十八個長老無故失蹤,且皆為修成仙身的女子。”

    蕭塵眉頭一皺,略感詫異︰“哦?這麼巧?”

    紫芸兒道︰“最令人不解的是,她們都是同一天失蹤的,去年的七月七日。”蕭塵眼一眯,神色逐漸凝重了起來︰“繼續說。”

    “這三十一人的生辰均在七月七日,她們是在生辰宴的晚上悄然失蹤的。”

    “七月七日的生辰!”蕭塵背後瞬間凝起了一層冷汗,臉色也刷的慘白,紫芸兒見他忽然神色大變,小聲問道︰“主上怎麼了?”

    蕭塵仍是冷汗不斷,七月七日的生辰,若記得沒錯,未央便是七月七日的生辰!

    恩,說下更新問題,目前每日兩章,以後正常情況下都在上午十dian以及下午兩dian各更新一章吧,再說個事,這個月15號中午12dian後到19號,月票雙倍計,即投一張算兩張,期間古異會爆一下,希望也有朋友能夠支持下九界!恩,後面的劇情有個轉折,關于未央,喜歡九界的朋友可進群與大家討論︰76o896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