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潛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月光下,那人青衣飄飄,面上有如止水,無波無瀾,手持一柄拂塵劍,素憐月妖嬈笑道︰“小妹妹,原來是你啊。 ap;  Δ  ㄟ”

    那人正是先前離開的曉月,她並未看向素憐月,而是將目光一直落在蕭塵身上,蕭塵看了看她,淡淡道︰“曉月仙子,又見面了。”這一年多來,生了太多事,時至今日,他對曉月,也不再如之前那般忌憚了。

    曉月往前走了兩步,此刻終于見她神色間起了一絲變化,只見她皺了皺眉,最終還是輕啟朱唇道︰“可以請蕭兄將異寶交給我嗎?”

    素憐月咯咯一笑︰“小妹妹,你這手倒是伸得挺快的啊。”曉月仍是不理會她,看著蕭塵道︰“可以嗎?事關天下……”

    蕭塵知道她接下來要說什麼,笑了笑道︰“抱歉,天下也好,蒼生也罷,與蕭某再無任何關系。”

    曉月身子明顯顫了顫,雖然早已料到,但仍是心有不甘,欲待再開口,蕭塵笑道︰“不過還是要感謝仙子,一年前所有人都要殺我時,仙子沒有趁機對蕭某出手。”

    曉月身子再次輕輕顫抖了一下,使得肩後的長也隨著動了動,她輕輕道︰“蕭兄,其實當日……”

    蕭塵手一伸︰“看在昔日你我還有幾分交情上,你走吧,要知道現在站在你面前的,可是羅剎宮碧水壇壇主,動起手來,我也不會幫你。”

    素憐月輕輕一笑︰“小妹妹,走吧,姐姐今晚累了。”

    曉月緊了緊手里的秋水劍,現在動起手來,她根本毫無勝算,搶,是想也別想的,就在這時,不遠處幾棵大樹沙沙一響,素憐月笑道︰“今夜看來還挺熱鬧的啊。”

    只見大樹底下走出幾道人影,卻正是羽逸風一行人,落殤顏走上前,劍指素憐月︰“無恥妖女,最好離蕭師弟遠一點!”

    素憐月咯咯一笑,當然,她知道蕭塵跟這一行人關系匪淺,言語間自然會有分寸,便也不再說話了。ap

    蕭塵眉頭一皺︰“你們也是打算來向蕭某要那異寶的?”

    羽逸風雙眉深鎖︰“小塵……”話未落,一旁秦少陽將他阻下,隨後秦少陽走上前,拱手笑道︰“蕭兄勿要誤會,只是方才羽師兄見你未出來,擔心你有事,這才守在此地。”

    說完,他又笑了笑,繼續道︰“上回我去玉卿門,見到了仙兒妹妹,她很是想念蕭兄,這麼久了,蕭兄不打算回去看看嗎?”

    蕭塵身子輕輕顫了顫,秦少陽繼續笑道︰“李師妹去年隨顏落前輩去了鏡湖,這一年來,想必也記掛著蕭兄。”

    蕭塵身子再次一顫,秦少陽笑了笑,他知道,現在唯一勸回蕭塵的方法,只有從他身邊重要的人著手,令他慢慢回心轉意,不可急于一時。

    落殤顏道︰“蕭師弟,你回來吧,不會有人怪你,最多不過,我們回凡塵便是,不會有人說你是魔道中人……”

    這一次蕭塵身子劇烈一震,又漸漸回想起往日那些時光,剛開始拜入三清門,落師姐冒險替自己抄來煉氣心法,替自己去斗法台贏得一塊修煉牌……

    素憐月見他神色有異,雙眉漸漸皺起,咳嗽一聲,小聲道︰“天快亮了,想必煉尸宗也該出來收尸了……”

    蕭塵猛然清醒,道︰“抱歉。”說完看向身旁的素憐月︰“走吧。”兩人足尖一點,往遠處飄去,落殤顏在後面大喊︰“蕭師弟!”然而最終,兩人的身影還是淹沒在了夜色里。

    “色迷心竅!色迷心竅!這死小子一定是色迷心竅!”芝巒很是氣憤,也不知他在氣憤個啥。

    秦少陽雙眼微眯,搖了搖頭,仿佛輕聲自言自語一般︰“不對,剛剛素憐月突然提到了煉尸宗,然後蕭兄就神情大變,難道他們……”說到此處,向羽逸風看了去︰“羽師兄,你說上個月墨玄前輩已經來此了?”

    ……

    夜色如墨,月如盤,清冷的月光落在冷清的樹林里,一片淒清,蕭塵二人又回到了之前的山崖樹林里,地上枝影橫斜,蕭塵盤坐在樹下,將伏羲琴放在腿上,三根琴弦也接了回去。d.dd

    琴身上泛著一層淡淡的七彩霞光,蕭塵輕輕摩挲著,一切皆是那般熟悉,他不知是誰將琴身放在這里鎮壓尸王,當年的伏羲琴也沒有如此神威,甚至他連伏羲琴的來歷都不知,琴身取大椿之木所制,文武二弦乃是兩龍所化,至于其他五弦,想必來歷也不小。

    但不管怎麼說,還差商、角、徵、羽四根琴弦,夙夜便又能回歸伏羲琴了,想到此處,蕭塵或多或少感到一絲欣慰,素憐月在旁見他心情舒暢,笑道︰“這琴好別致,原來公子早已有琴弦。”

    蕭塵點了點頭︰“是啊,故人相贈。”

    “能將如此神琴贈予公子,想必公子那位故人,定也非尋常之人。”素憐月目光停留在他臉上,眼楮一眨也不眨。

    蕭塵輕嘆一口氣,抬頭望向高空上的明月,師父現在又在哪呢……不對!素憐月這句話問得有些古怪,他立即反應過來,笑了笑道︰“我是說琴弦為故人相贈。”

    素憐月笑了笑,轉過頭向之前的山谷望去︰“再有兩個時辰,天就該亮了……”

    時間一刻刻過去,兩個時辰後,天空漸漸變作湛藍,西山上也只剩拂曉殘月,再過一會,天完全大亮,四周漸漸有鳥鳴聲響起,終于給這死寂沉沉的山嶺添了一絲生機。

    蕭塵跟素憐月佇立崖巔,縱目向昨夜的山谷望去,只見谷口處隱約有人影晃動,煉尸宗果然出來收尸了,兩人對視一眼,隨即乘風往崖下飄去。

    谷中大約有將近三十人正在收尸,兩人擔心打草驚蛇,並未進入,而是潛藏在了谷外一處茂密的樹林里,那樹林里也躺了十來具尸,想必待會該是會有人出來收尸。

    過得片刻,只听遠處有腳步聲響起,听聲音應是有兩人,那腳步聲越來越近,隨後又響起一個頗帶埋怨的說話聲︰“咱哥倆這幾個月也沒少收尸體回去,卻也沒見徐長老給過什麼好處,怕是這些尸體,一大半都叫他私吞了。”

    另一人嘆聲道︰“宗里哪個人不是這麼過來的?唉,前些年沈青還照顧咱們,但自上個月起,他好像就跟變了個人似的,看著咱們,也不愛搭理了。”

    “唉,畢竟人家幾月前晉升為乙等弟子,現在自然要與咱們劃清界限了。”

    枝葉遮掩下,只見兩名男子朝著樹林走了來,那二人均身穿藍白儒生長衣,臉也生得白淨,不似煉尸宗其他一些人那般死氣沉沉,看上去倒像是鎮里的書生,蕭塵目光一凝,那二人正是他那天夜里見著的兩個男子。

    兩人進到樹林里,一邊收拾地上的尸體,一邊埋怨︰“沒有實力,走到哪都一樣,原本以為進了煉尸宗就會好些,結果還是處處受人欺負!挨了打還要露出笑臉!”

    兩人就這樣碎碎叨叨將地上十幾具尸體收拾干淨了,暗處蕭塵與素憐月對視一眼,二人身形一動,瞬間便移至那兩人面前。

    “什麼人……”兩名煉尸宗弟子話還未出口,便被一陣紫香迷霧迷暈了,蕭塵迅將這二人拖到一間黑漆漆的山洞里,現在還不能將這二人殺了,因為煉尸宗的弟子必然留了本命魂元在宗內,一旦在外面身亡,里邊的人立刻就會知曉。

    現在蕭塵兩人要做的,便是換成這二人的模樣,混入煉尸宗。素憐月往地上兩人看了一眼,挑了個身材比較小的,兩指一並,往那人眉心刺入一道細細白芒,正是她羅剎宮的秘術,能讀取對方腦海里的部分記憶。

    蕭塵也不多耽擱,立即往另一人眉心刺去道白芒,他倆均已有元嬰修為,地上二人不過築基罷了,想要入靈海探取對方記憶可說輕而易舉。

    片刻後,蕭塵探到這二人原來是一對兄弟,哥哥叫韓雲,弟弟叫韓玉,兩人本是東洲某個偏遠小鎮的尋常百姓,家有老爹老母,三年前兄弟倆年輕氣盛,得罪了鎮上大財主,那財主便買通當地官老爺,栽贓陷害了他一家,逼死了兄弟倆的老爹老母。

    兄弟倆雨夜出逃,逃到惡瘴山脈,剛好遇見煉尸宗一個叫沈青的人,便由沈青領進門,從此刻苦修煉,去年兄弟倆臻入築基境,于是悄悄帶著一具銅尸,回去將那財主一家滅門,又將那官老爺滿門殺得血流成河,雞犬不留……

    蕭塵皺了皺眉,煉尸宗收的弟子多半都是這種滿腹仇怨之人,這種人本身怨氣就很重,片刻後,他易容成哥哥韓雲的模樣,素憐月則以她羅剎宮的秘術直接幻化成弟弟韓玉的模樣,無須易容。

    完事之後,蕭塵取下二人的儲尸袋跟身份玉牌,最後素憐月又在二人身上加了一道迷香,蕭塵則以冰魄龍吟的掌力將二人冰封起來,以確保萬無一失。

    “可惜這二人都是普通弟子,不知道煉尸宗高層機密,否則我二人也不必如此麻煩了。”

    說完之後,兩人立即便朝那山谷趕去,以免時間久了引起其他人懷疑,到達谷內時,只見昨夜還鋪滿地的完整尸體都不見了,東南方向聚集了大概近三十人,除了為的一人是結丹修為,其余的都還在築基境。

    見到“韓雲、韓玉”二人不徐不疾走來,那為之人很是不耐煩,皺著眉道︰“你倆去了半天,現在還磨蹭什麼!”

    蕭塵以真氣抵喉,壓低聲音道︰“抱歉,讓師兄久等了。”說完與素憐月小跑了上去。

    蕭塵的幻容術以假亂真,素憐月的變化術獨有千秋,憑這群人自然是完全看不出來,那為的結丹修者皺眉道︰“快一點,別磨蹭,今晚還有大事!遲了腦袋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