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未知靈魂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見著蕭塵此刻的神情,素憐月更是大驚,循循善誘道︰“公子,我們有話好好說……起來好好說行不行,我再也不對你下蠱了,真的,我再也不敢了……”

    “不行!”蕭塵此刻理智半存,故作厲色道︰“做錯了事,就要受到懲罰!反正這里沒人,而你我大概也走不出去了,不如……”

    素憐月越來越害怕了,已是嚇得快哭了,忽然間她輕輕悶哼了一聲,臉上隨即漲得更紅,卻是蕭塵膝蓋不小心踫著了她雙腿間敏感位置。apモ.

    這一聲柔音入耳更是不得了,蕭塵听著只覺越來越頭暈,心中一股烈火頓時熊熊燃燒了起來。

    素憐月見他眼神越來越狂熱,雙手越來越用力,知道他此刻只是不清醒,嚇得驚慌失措,忙道︰“公子,你冷靜些!你听!有什麼聲音,我感覺到了……不遠處有個強大的存在!是紅袖!是紅袖……”

    蕭塵才懶得去管她說什麼,見到她此刻驚慌失措的樣子,心中更是難以控制那股沖動,那股前所未有過的沖動。

    素憐月呼吸越來越急促,奈何真元無法快提運上來,她努力使自己冷靜,循循善誘道︰“公子,你不要沖動,我們現在真的很危險……倘若待會我們那個,萬一闖來個人多不好……”

    見蕭塵眼神終于逐漸冷卻下去了,她繼續善誘道︰“等晚上好不好,你想要,我們晚上好不好……冷靜……放松……晚上你想怎樣都可以,反正我遲早都是公子的人……好嗎……”一邊說,一邊卻是在努力提運真元。

    “不行!”蕭塵一聲大喝,似一頭野獸般向她撲去,而這時,素憐月眼角卻有兩行淚水突然滑落了出來,這倒是讓蕭塵愣了愣。

    “我不願意,你就是強來,也只會讓我恨你一輩子,出去後我一定會殺了你!你要來,就來吧!”說完,素憐月也不管了,眼一閉,淚水滑落,將頭偏開了。d.dd

    “呃……”蕭塵似乎終于冷靜了,沒想到會把她嚇哭,當下連忙從她身上起來,咳嗽兩聲道︰“我……我只是嚇唬你的♂ding♂dian♂小♂說,..o<s"a:2po2po"><srpp"aasrp">s;<srp><>,好啦,別哭了。”

    素憐月仍是輕輕抽泣著,哼了一聲,吸了吸鼻子,然後迅起身將衣物穿好,瞪了他一眼︰“你再敢胡來,休怪我不客氣,大不了咱們都別出去了。”

    蕭塵見她眼眶和鼻子紅紅的,楚楚可憐的樣子,竟有些不忍,一時更覺方才行徑有些荒唐,小聲道︰“我剛剛只是氣你不說,明知那藥丸里有蠱,你昨晚也不說一聲,好了,咱們現在算扯平了……”

    說完後,蕭塵又抬頭望了望天,此時天色尚早,但也須盡快恢復功力,這玄境里雖然表面看上去春和景媚,但未必真的沒有凶險,想到此處,他立即將衣服穿好,閉目靜心運起功來。

    素憐月也回復了一下真元,片刻後見蕭塵坐著一動不動,又想起方才的事,甚是惱恨,她身為碧水壇壇主,沒有人可以那樣輕薄于她,就算是蕭塵也不行!

    甚至還逼得自己說出那些教人听了羞恥的話來,想到此處,她只覺更怒,雙眼里寒芒一閃而過,手掌一轉,掌心里隱藏了一道寒芒紫刃,緩緩向著蕭塵背後靠近。

    “咻!”紫刃脫手飛出,嗤的一聲,血花四濺,蕭塵猛然睜開眼來,只見面前丈許處有一條五花大蛇被斬了頭,鮮血汩汩流出。

    “仙子,你……”蕭塵立即轉過身去,只見素憐月臉上冷若冰霜,隱隱含著殺氣,此刻為何有種感覺,她剛剛那一斬,原本是要斬向自己的呢?

    “呃,多謝仙子……”

    “哼!”素憐月冷哼一聲,隨後將頸上的炎心玉摘了下來,向他丟去︰“喏,還給你了。d.dd”

    蕭塵接住炎心玉,輕輕笑了笑,但不知為何,總感覺背後涼颼颼的,方才自己專心運功,完全沒有防備,素憐月剛才那一斬若是斬向自己,只怕……只怕死的就是自己,不是大蛇了。

    “哼,美色如刃,越是美人,越是鋒利的刀刃,蕭公子可要記清楚了,不要哪天莫名其妙死在溫柔鄉里。”素憐月頭一偏,哼聲說道。

    蕭塵苦笑,這不是當初自己對狐妖說的話嗎?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股靈魂波動,似是一道千年不散的魂力,十分強大,蕭塵神色一凝,立即起身擋在了素憐月面前,而素憐月此刻也警戒了起來,小聲道︰“剛剛那是……”

    “噓!別說話!”蕭塵打了個噤聲手勢,他的靈魂感知能力很強,遠素憐月,因此所感受到的,也比素憐月更加深切,剛剛那靈魂波動一瞬間就沒了,但直覺告訴他,那是一個很強大的存在,至少存在了幾千年,而且對方也應該已經現自己二人了。

    若按照這玄境里的方向,日出東方,那麼剛才那魂力便來自遠處西方,想不到這看似世外桃源的地方,果然隱藏著未知凶險,素憐月似乎有些緊張了,不自主的輕輕抓著他肩膀上的衣袖︰“公子,那是什麼?”

    蕭塵轉過頭去,小聲道︰“不知道,你我盡快恢復功力。”說完,衣袖一揮,將地上的火堆撲滅,又道︰“走,離開這里。”

    說完後,兩人立即朝著那魂力傳來的反方向走,以他二人此刻的狀態,絕難敵過那個未知存在,只能離得越遠越好。

    終于,到臨近正午時,兩人已經急匆匆離開百里之遙了,功力也恢復了一半,素憐月小聲問道︰“難道是紅袖?”

    蕭塵搖了搖頭︰“不應該,若說紅袖以怨念而生,那麼便當屬尸魅一類,不應該有魂魄,可是剛剛我感受到的,卻是一道很強大的靈魂,不管怎樣,我想一定跟紅袖有著關系,你我務必小心些,盡快將功力恢復。”

    “恩。”素憐月dian了dian頭,這一次,好像變得很听他的話了。

    蕭塵看了看她,似是覺得有些出乎意料,素憐月也看著他,又想起早上的事,哼的一聲將頭偏開了。

    “呃……走吧,去前邊歇歇。”

    不遠處乃是一個小果樹林,地處蔭涼,林中有潺潺溪水經過,兩人走到里邊,素憐月尋了處干淨的地方坐下,雙手抱在膝蓋在,柳眉微蹙,一想到早上的事情,自己說的那些話,頓時只覺又羞又惱又氣,還有一dian委屈,想著想著,鼻子又有些酸酸的了。

    蕭塵見著她此時神情,心中愧疚之意更甚,心想她第一時間給自己解蠱,便是不打算再害自己了,而且她畢竟是個女子,自己那樣欺負她,當真是有些過分了。

    想到此處,蕭塵只覺歉仄難安,輕咳一聲,走到一棵樹下,摘了兩個鮮果,拿到小溪邊洗淨,又走了回來,向素憐月遞去一個︰“喏。”

    素憐月抬起頭斜著看了他一眼,哼聲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哼!”說完又將頭偏了回去。

    “呃……”蕭塵走到她旁邊坐下,將果子放在她手里,素憐月瞪了他一眼︰“離我遠dian!從現在起,不許靠近我半丈之內!”

    “呃……”蕭塵往旁邊挪了挪,將手里果子胡亂吃完後,擦了擦嘴角,道︰“此地不同尋常,惡瘴山脈里面怎會有如此一個玄境?”

    素憐月斜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熱道︰“哦,那以公子之見,該是如何。”

    “束縛,這個玄境被一股強大的怨力束縛著。”說話時,蕭塵眼楮一眨不眨,神色已然是十分嚴肅,素憐月也轉過了頭來,認真的問道︰“你是說紅袖?”

    蕭塵搖了搖頭︰“是不是紅袖我不知道,但這里一定跟她有關,而且煉尸宗的人未必全如玉陽子所言那般只是受了蒙騙,也許有人是一直在幫著紅袖……”

    說完後,兩人一齊陷入了沉默,沉思許久,素憐月道︰“你有沒有現一件事?”

    “什麼事?”

    “難道公子就一dian也沒現,自從我們潛入煉尸宗,一切都太過順利麼?”

    蕭塵神色一凝︰“你是說有人暗中相助!”

    素憐月低下頭去,似乎又陷入了沉思,許久才道︰“是不是有人相助我不敢斷定,但是之前那個叫沈青的人,很奇怪。”

    蕭塵皺了皺眉,听她如此一說,倒是起了幾分疑惑,之前一直覺得那個沈青很奇怪,不知為何,一直隱隱間覺得他很像一個人,那種眼神……

    “墨玄子!”蕭塵忽然驚呼了出來,這一刻他終于完全想起來了,那種眼神,就是玉卿七子之一的墨玄子,一個人的幻容術再厲害,但眼神有時難免總會露出痕跡,那個沈青就是墨玄子!

    素憐月也是吃了一驚,有些不太相信的道︰“你說……那個沈青是玉卿七子之一的墨玄子?”

    蕭塵dian了dian頭,當初離開玉卿門去中洲時,墨玄子還贈送了自己一件法寶︰陰陽乾坤鏡,而玉卿七子里面,個個修為深不可測,尤其是當湮滅時代來臨後,每個人都達到了寂滅境。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始終有些不敢確定,也不敢往那個方面去想。

    素憐月微微眯了眯眼,喃喃自語道︰“墨玄子……墨玄子是七子里面唯一一個修成仙身的……”

    說到最後,她忽然倒吸了一口涼氣,猛地抬起頭來,臉上布滿了驚駭之色︰“難道!難道墨玄子!難道他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