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一章碧水壇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蕭塵等人跑到幽谷里,只見四周古木參天,綠藤纏繞,樹下奇花異卉爭芳斗艷,還有五彩斑斕的蝴蝶翩翩起舞,遠處又有潺潺流水聲傳來,空氣里彌漫著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 ® &reg

    方才還處于生死追逐,現在卻來到一個景致如此清幽的地方,眾人都感到一陣輕松,甚至想躺在草坪里歇息一會。

    熠瞳卻雙眉越鎖越深,突然道︰“小心,此地處處透著一股妖異氣息,有些不大尋常。”

    听聞此言,眾人也都立即警戒起來,小心翼翼往前走著,確實,這里面與外面差別太大了,不免有些詭異。

    再行片刻,進到幽谷深處,各人耳邊一直有潺潺流水聲響起,但走了半天卻又不見這附近哪有小溪,忽然,一層白霧籠罩了過來,蕭寧疾聲道︰“當心!”

    話末時,白霧已籠罩了過來,這霧極濃,各人立時看不見彼此了,蕭塵急忙喊道︰“心兒!”然而話聲喊出,卻沒有回音響起。

    “鬼仙前輩!蕭寧大哥!紫芸兒!”蕭塵喊著每一個人的名字,然而前一刻還在身邊的人,這一刻仿佛全部消失了,這種感覺,讓他背後忽然升起了一股寒意。

    “公子……”

    便在這時,不遠處忽然響起一個柔軟的聲音,听來嬌媚無限,直似要將人融化一般,蕭塵揮開眼前迷霧,凝目瞧去,隱約看見一個身材曼妙的女子向自己徐徐走來。

    “你是誰!”

    蕭塵立即凝神戒備了起來,但是眼前迷霧重重,卻又瞧不見那女子的模樣,只能隱約瞧見,那女子衣衫單薄,只穿著一件半透明的紗衣,姿色可謂動人至極。

    “公子……”

    只見那女子縴腰折步,慢慢走了過來,蕭塵屏住了呼吸,那女子只穿著一件輕輕紗衣,等同沒穿一樣。 ap;  

    “嘻嘻,公子,我美嗎?”那女子終于走到了蕭塵面前,近看之下卻是艷麗不可方物,俏臉如雪,沒有一絲瑕疵,雙瞳剪水,眉如新月,臉上帶著一絲俏皮的笑容。

    蕭塵皺起了眉頭,冷聲道︰“你是誰?我朋友呢?你將他們弄到哪去了!”妖媚女子嘻嘻一笑,眨著眼道︰“不嘛,你先說,我美是不美?”說著便伸出雙臂,想要去勾住蕭塵的脖子。

    蕭塵往後退了一步,冷冷道︰“不要逼我出劍!”

    “哼!”妖媚女子輕哼一聲,嬌嗔道︰“公子還真是不解風情,既然公子不喜歡我這一面,那麼奴家就換一面給公子看好不好?”

    蕭塵皺眉道︰“什麼換一面?”

    “換一面就是……”妖媚女子說到此處,忽然脖子轉了一圈,一張血淋淋的骷髏臉呈現在了蕭塵面前,蕭塵嚇得往後大跳了一步,喝道︰“妖孽!看劍!”

    “咻”的一聲,無垢劍瞬間出,而那女子,卻是突然消失不見了。

    無垢劍又飛了回來,劍身上泛著一層淡淡白芒,護在蕭塵四周,片刻後,蕭塵大約行出了三五里,這一路連續斃掉了三個剛才那樣妖媚魔物,但卻是始終尋不見其他人在哪里。

    無論他怎樣喊,四周都沒有一絲回音傳來,而且這迷霧樹林,似乎怎樣走也走不出去,繞來繞去,仿佛又繞回了原地。

    蕭塵神色越來越凝重了,這種感覺,讓他突然想起了那次和曉月還有羽逸風等人一起去風雲無妄城,那時眾人也不知不覺就誤入了幻境,眼下此處,恐怕也是一個極其厲害的幻境。

    又過了一柱香時辰,蕭塵已是滿頭大汗,這一路斬殺了十幾只妖媚魔物,但是越往後的魔物,似乎越厲害,連無垢劍也有些難以對付了。 ap;  更加糟糕的是,他左肩斷臂處不斷傳來陣陣劇痛,幾乎疼得撕心裂肺,讓他忍不住想要將肩膀一劍削掉,但是鬼仙特別叮囑過,絕不能去亂踫傷口。

    “剛脫虎口,又入狼穴,這難道真的是天要亡我麼,嘿嘿……”蕭塵慘笑了兩聲,扶著一棵大樹緩緩坐了下去。只見他此刻臉色蒼白,額頭凝了一層密密汗珠,雙唇也沒有血色,左肩處的傷口也惡化得越來越嚴重了。

    而與此同時,在這幽谷的另外某個地方,只見某處開滿櫻花的庭院中,院子中央有著一個淺淺的溫泉,水面飄著一層淡淡白煙,而池水里,坐著一個膚若白雪的女子,正在沐浴。

    池水約一尺多深,女子坐在池水邊,水正好沒到她胸前位置,一陣輕風徐來,片片櫻花隨風飄落,落到水面,落到女子的肩上,上,胸前。

    女子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容顏可謂絕麗無雙,耳垂上戴著一對紫玉墜,右眼眼角下三分處生著一顆朱紅色的美人淚痣。

    “不愧是玄陰歸靈,待我全部練成後……呵呵……”

    輕輕笑了笑,女子兩只藕臂慢慢拂動起來,使得水面蕩起了一圈一圈的漣漪,隱隱可見水底下,兩條雪白的腿靠在一起,還有那一抹若隱若現,被池邊櫻木倒影遮住的隱秘位置。

    “到那時,天下間還有誰能威脅到我,就算是她,那又如何……”

    女子笑了笑,用手掌輕輕捧起池水,慢慢往脖子上澆去,水珠順著她縴細的手指慢慢滴到脖子上,又從脖子滑到鎖骨,又滑落到胸前,最後又慢慢回到了池中。

    在她身後有一間小朱閣,閣中陳設素淨典雅,梳妝台上有著一面小銅鏡,還有些珠玉飾,對著庭院這一邊的後門上掛著一簾紫玉珠簾,門外有一棵櫻花樹,樹上晾著幾件淺紫色的羅裳,迎風飄飄,傳來淡淡馨香。

    便在這時,只听得院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跟著一名身著青色衣裳的女子走到了朱閣里,行色有些匆忙,拱手道︰“啟稟壇主,有人闖進水月幻境了。”

    “哦?”池中女子听後卻是不慌不忙,輕輕捧著水,慢慢澆到肩上,緩緩道︰“哪個不長眼的?”

    “回壇主,是四個萬仙盟北洲分部的人……”青衣女子如實說道。

    “萬仙盟分部的人,還真是膽子越來越大了呢。”池中女子仍是沒有半dian慌亂,又問道︰“還有誰?”

    “還有二十幾個屬下沒見過的人,應是被萬仙盟追殺,其中一個好像是玉卿門的羽十一。”青衣女子低著頭,拱手說道。

    “羽十一?”池中女子皺了皺眉,像是自言自語一般說道︰“羽十一不是去了昆侖麼?他來我這里做什麼?又怎麼會被萬仙盟追殺?”

    青衣女子拱手道︰“是的,屬下親眼見他拿著無垢劍,已經斬殺了我們十幾只魔魅。”

    “呵呵,原來如此。”池中女子笑了笑道︰“不是羽十一,是那個磨人的小家伙呢,哼,來了姐姐這里也不先說一聲,那姐姐就偏生要欺負他一下。”

    說到此處,池中女子臉上似乎多了一絲俏皮的笑容,轉過頭道︰“你,去多放幾只厲害的魔魅,教他好生嘗嘗苦頭,不然不會記得本座的好。”

    “這……”青衣女子似乎有些為難,池中女子立即向她射去兩道森冷的目光︰“怎麼?”

    那青衣女子登時渾身一顫,連忙低頭拱手道︰“屬下不敢,只是那位公子似乎……似乎受了傷。”

    池中女子收起森冷的目光,哼笑一聲︰“他哪次不受傷?遇事總是不動腦筋,就愛處處與人斗,不受傷才叫怪了,哼。”

    青衣女子皺了皺眉,繼續道︰“那位公子的左臂斷了,傷勢十分嚴重,須盡快治療,如若是壇主的朋友……”

    “你說什麼!”不待她話說完,池中女子臉色陡然變了,嘩啦一聲,直接從池子里站了起來,水珠順著她身子往下滑落,皮膚上還沾著幾片櫻花,景色美輪美奐,映著淺淺池水,湖光山色一覽無余。

    “他手臂斷了?”此刻池中女子雙眉緊蹙,神色已是變得十分凝重了,只見她手一伸,樹上掛著的幾件淡紫羅裳立即便飄了過來,披在了她身上。

    “走!”

    ……

    幻境樹林里,蕭塵靠著一棵大樹,臉色已是煞白至極,身體也漸漸無力,左肩斷臂處已經流出了不少暗紫色的血液,再這樣惡化下去,恐怕斷臂真的續不上了。

    而附近幾只厲害非常的魔魅又圍了上來,但見那些魔物所幻化的女子個個風情萬種,衣不蔽體,聲音嬌媚無限︰“公子是不是累了,不如讓奴家來伺候公子吧……”

    “妖魔鬼怪,休想害吾!”蕭塵一聲沉喝,無垢劍咻的一聲飛出,但卻已對這些魔魅造成不了傷害了。

    “公子敬酒不吃,那便吃罰酒吧!”幾只魔魅忽然出一聲厲嘯,又變成了血淋淋的恐怖樣子,猛向蕭塵襲了去。

    凶猛的力量,令得蕭塵有些透不過氣來,周圍樹葉嘩嘩作響,以他此刻的狀態,根本敵不過這幾只厲害的魔魅,便在這時,遠處忽然有幾道紫芒破空飛來,嗤嗤幾聲,那幾只魔魅頓時出一陣淒厲慘叫,頃刻間被斬得形神俱滅。

    “誰!”蕭塵一聲冷喝,向紫芒飛來的方向看了去,然而迷霧遮掩下,什麼也看不清。

    忽然一陣輕風吹來,帶著幾分淡淡馨香,那香味似乎有些熟悉。

    漸漸的,迷霧似是淡了一些,蕭塵隱隱約約見著一人向自己走來,那人身穿一件淺紫色的羅裳,仿佛曾經何時,似曾見過,似曾有著一段奇妙的經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