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再遇素憐月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慢慢的,四周的迷霧也漸漸散了去,蕭已經能看見對面徐徐走來的那個紫衣女子了,而其他人,這一刻也仿佛如夢初醒一般,終于從幻境里脫離了出來。d.ddモ.

    “心兒!你們沒事吧?”蕭立即向其他人走了去,還好所有人都沒事,古風向那紫衣女子怒視而去︰“妖女!受死!”話末一刀向她斬了去。

    “不要!”蕭凜然一驚,急忙喊道,古風也瞬間收住了刀,倒不是因為蕭這一聲疾喝,而是因為此刻狂龍刀離那女子頭頂只有一尺不到的距離了,然而那女子卻兀自面帶微笑,不慌不亂。

    紫衣女子向蕭看了去,又看了看他左肩上空空蕩蕩的袖子,淡淡笑道︰“才一個多月不見,蕭公子怎生弄成這般模樣了?”

    蕭神色總算輕松了一些,苦笑道︰“是啊,才一個多月,我們又見面了,素仙子。”

    眼前這紫衣女子正是素憐月,蕭實是未想到,這次慌不擇路,居然闖進了她的碧水壇,而一想到曾經兩人在煉尸宗以及花谷玄境那段既顯得有些荒唐,又有些美妙的日子,蕭一時覺得還是少說話為妙。

    “仙……仙子?”楊青直勾勾的看著素憐月,雙眼一眨也不眨,仿佛魂魄也要被攝去一般,連同其他六個苦境來的劍客,此時都愣愣的看著素憐月,他們從未見過如此嫵媚動人的女子,這一刻,仿佛靈魂已經不屬于自己了,七人一齊咽了咽口水。

    素憐月嫵媚一笑,目光仍是停留在蕭臉上,並未去看那七人一眼,忽然間,不遠處有細細聲響傳來,卻是那四個追進來的萬仙盟御使也醒了。

    素憐月淡淡向那四人看了一眼,衣袖輕輕一揮,四道紫霧立時向那四人纏了過去,頃刻間便纏住了四人的脖子。

    四道紫霧纏上去後,瞬間猶如萬千鋒利的藤棘一般,死死將四人縛住,此處是碧水壇所在,有著羅剎宮的陣法牽引,饒是那四人有著寂滅境的修為,此刻也施展不出。.

    四人目露恐懼之色,向素憐月看去︰“大膽!你是何人?我等乃是萬仙盟的御使,你想造反不成!”

    到現在,這四人還不知自己到了什麼地方,素憐月輕輕一笑,看向蕭︰“蕭公子,你說這四人該死不該死?”

    蕭眼神冰冷,轉過身向那四人看了去,兩道冰冷的目光,猶如冥界的生死薄一般,那四人目露驚懼之色,之前自己等人還在千里追殺他們,轉眼間性命就落到了對方手里,一人喝道︰“蕭!你大膽!還不與我等回去听審!”

    “該死!”蕭眼神冰冷,只冷冷道出了這兩個字。

    素憐月輕輕一笑︰“既然蕭公子說他們該死,那麼他們就一定要死。”說到最後,一股無聲的寒意蔓延了出去。

    四人頃刻間感受到了這一股寒冷的殺意,這回終于有些真正的恐懼了,但是眼下被秘術困住,連元魂也遁逃不出去,一人喝道︰“你們敢!我等乃是萬仙盟……”

    話未落,只听嗤嗤嗤幾聲響,四道紫霧如化利刃一般,瞬間割斷了四人的喉嚨,頓時鮮血四濺,四人就此殞命,連同元魂也被震碎了,死不瞑目。

    “拖下去,丟盡蠱池

    本章未完,請翻頁喂蠱。”素憐月向身後四名女子淡淡看了一眼,仿佛什麼事也沒生一樣。

    楊青七人這時才回過神來,背後瞬間凝起了一層冷汗,想不到這女子如此貌美,殺起人來卻是如此果斷殘忍,七人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再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

    蕭有些詫異,剛剛隨口一言而已,也實是想不到,才短短兩個月時間不到,素憐月修為竟然大增了這般多,剛剛那四人可都有寂滅初期的修為,難道她已經臻入化神境了嗎?

    “公子怎麼又不說話了?”素憐月看著正愣愣出神的蕭,淺淺一笑說道,此時此刻,她又換做了那個嫵媚妖嬈的碧寒仙子。ap;

    蕭這才回過神來,拱了拱手,笑著道︰“抱歉,驚擾到仙子了。”

    素憐月咯咯一笑︰“蕭公子不必如此客氣,只是……只是還好你們闖入的是我碧水壇,而不是滄溟壇,不然的話,大概此時你們也都和那四人一個下場了。”

    古風冷哼一聲,顯得十分不服氣︰“幾個女人而已!有這麼厲害!”

    素憐月輕輕笑道︰“小女子獨處山谷,自須設下幻境防備,剛剛如有得罪諸位之處,還請見諒了。”說到此處,抬頭看了看天,繼續道︰“天色也不早了,那四人小女子已幫諸位處理掉,那麼現在就請諸位離開吧。”

    蕭愣了一愣,自己好歹也與她有些交情,至于這麼急著下逐客令麼?心中不免有些不快,笑了笑道︰“不敢久擾,那麼在下告辭便是。”說完便要轉身離去,鬼仙手一伸︰“等等!”

    “小子,你的傷口已經惡化很嚴重了,必須立即續臂,倘若耽誤了,只怕是將來便沒希望了。”鬼仙看著他道。

    紫芸兒也立即走上前,急道︰“外面還有萬仙盟的人守著,我們只在此間留宿,明日天亮便走,還請素壇主看在往日主上……”

    不等她把話說完,素憐月便抬頭看天,淡淡道︰“碧水壇有碧水壇的規矩,天黑之前不留人,誰也不行,諸位請吧。”

    听見她此刻的冷言冷語,蕭心中更是郁悶不已,就算自己與她說不上多年至交,但好歹之前在煉尸宗一起經歷過生死,而且在花谷玄境一起過了三個月,現在才一個多月不見,這女人就變得如此無情,當真是氣人。

    蕭越想越氣,冷聲道︰“紫芸兒,我們走!我還不信天下之大,無我蕭某容身之處!”

    這時鬼仙咳嗽了一聲,說道︰“好了,素壇主,咱們明人不說暗話,老夫現在要借用寶地幾日,替這小子續臂,期間也許還會向素壇主討要些藥材,就算是老夫今日欠壇主一個人情吧。”

    听見此言,素憐月方才眉開眼笑,笑道︰“既然鬼仙前輩都開口了,那小女子再不肯就是有些不近人情了。”說完又向蕭笑道︰“蕭公子也莫要見怪,誰叫鬼先前輩的人情,可是千金難求呢?”

    “哼!”鬼仙一拂衣袖,冷哼了一聲。

    蕭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她只是想讓鬼仙欠她一個人情,話不說清楚,這女人真是有夠可惡的。

    素憐月瞧見他那幽怨的小眼神,撲哧一笑,搖搖手道︰“好啦好啦,蕭公子別生氣了

    本章未完,請翻頁,就算鬼仙前輩不開口,莫非憑你我的交情,我還會不管你嗎?公子說呢?”

    說到最後,素憐月縴腰細步向蕭走了過來,嘴角似笑非笑,眼神顯得頗為,皇甫心兒往前一站,擋在了蕭前邊,冷冷向她看了去。

    素憐月輕輕一笑︰“這位小妹妹,你這樣看著我作甚?莫非還擔心姐姐吃了他不成嗎?”

    “咳咳。”熠瞳在旁咳嗽了一聲,微笑道︰“不如還請素仙子帶路吧?”

    當下一行人隨素憐月往谷內而去,碧水壇不似絕情宮,防御布置十分嚴謹,其中障眼結界,幻境迷霧,陣法陷阱較多,別說尋常人闖不進來,就是強如蕭寧跟古風,也得被困入幻境,一時半刻難以脫身。

    一炷香後,眾人總算隨素憐月到了碧水壇,只見瓊樓玉宇聳立,雕欄玉砌延向遠處,宮殿建築比絕情宮氣派了許多,當然也不乏別有風情的亭台朱閣,小橋流水。

    素憐月讓人給他們安排了客房,蕭因要續臂,故單獨住進了一間庭院,院子里落英繽紛,馨香宜人,屋中布置也頗為素淨典雅。

    眼下蕭已是有些虛弱,時間刻不容緩,鬼仙立即拆下了他左肩的紗布,取了七竅玲瓏心的毒素,再瞧他斷臂處的傷口,不禁深深皺起了眉。

    “小子,躺在上萬不可亂動,我去給你配些藥先。”

    “如此,有勞前輩了。”蕭點了點頭,覺得三番五次麻煩他,總是有些過意不去。

    鬼仙走後,蕭躺在上,靜靜看著頂上方懸掛著的絲綢香囊,難以想象,自己有一天會客居魔教的地方,其實時至今日,在他心中,魔道正道已經不似先前那般重要了,因為他已經對如今所謂的正道徹徹底底失望了。

    深深嘆了口氣,正自愁懷萬縷之際,外面忽然響起了細細的腳步聲,蕭立即收去消極的情緒,笑道︰“素仙子。”

    素憐月走了進來,但是此刻她臉上已經沒有了嫵媚笑容,也不如之前那般妖嬈了,而是走到蕭前,蹙眉問道︰“怎麼弄成這樣了?”

    蕭愣了一愣,听見她此刻帶著些許關心的話語,不禁有幾分詫異,隨即恨恨道︰“是萬仙盟的散仙,玄虛子,這一劍,蕭某日後必定十倍奉還!”

    說到此處,蕭指骨捏得直作響,腦海里又浮現出了那天五岳峰的情景,此仇不報,誓不為人!

    素憐月雙眉微蹙,道︰“你是傻嗎?不會跑嗎?散仙是你現在能對抗的嗎?還好這次小命沒弄丟。”說到最後,言語中竟像是帶了些許責備之意。

    蕭不禁再次一愣,靜靜看著她,此刻聞著她身上的淡淡體香,也不知為何,心中有些說不出的感覺,又回想起了當初二人在煉尸宗那些日子,深深嘆了口氣,如今正道中人人想置自己于死地,反倒是她一個魔教中人這般向著自己。無力的笑了笑,蕭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可悲,又有些可笑。

    素憐月皺了皺眉,道︰“這個玄虛子,我知道此人,此人門下弟子三千,並不完全听命于萬仙盟,我知道他閉關修煉之地所在,而且……此人有一個致命弱點。”說到最後,眼中似有兩道寒芒一閃而過。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