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報名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百……百里笑花落?”

    江別天愣了愣,問道︰“他怎麼了?”

    江芊芊氣得銀牙直咬,將他衣領松開,咬牙切齒道︰“這個人好不要臉,剛才他……他跑到無念宗,到處跟人說我是他未婚妻,還說是你定下的!”說到此處,瞪著江別天道︰“你說!有沒有這回事!”

    “什麼!”江別天一怒︰“好大的膽子!我何時說過!”說罷一掌拍在身旁的桌案上,砰的一聲響,桌子並沒有四分五裂,倒是他連忙將手縮了回來,不斷往掌心吹著氣,似乎很疼的樣子,模樣看上去不免有些滑稽。apモ.

    正此時,外面忽然跑來一個家丁,那人行色匆忙,口中粗氣大喘︰“老……老爺,百里……百里公子在外面客廳,說是來見小姐的。”

    “這……”江別天愣愣看著女兒,愣愣道︰“芊芊,你看……”

    江芊芊氣得銀牙直咬,一跺腳,埋怨道︰“我不管,你……你今天不把他處理掉,我……我就把自己賣到城里的去!我江芊芊說到做到!”

    江別天苦笑︰“要是你去了,恐怕以後就沒人敢再去了……”

    “你……你!”江芊芊氣得說不出話來,江別天咳嗽一聲,正色道︰“好好,芊芊莫氣,為父這就去趕他走,咳咳。

    ……

    暮色時分,蕭塵正在院子里盤膝運功,準備幾天後的苦境問劍,因為現在他要想辦法去到四小境里的死境,鬼仙說的武器大師任天行應該不會在岩州城這種小地方,最好是還能再去四大境看看,可這一路只怕要花不少錢,有了那百萬靈石,就什麼都好說了。

    關于岩州城苦境問劍的詳細事宜,他今天上午也找客棧里的伙計問過了,初賽定在九月初九重陽這一天,十六至二十八歲的人則可參加,但必須提前兩天去城中心那邊報名,最後由無念宗跟天心閣主持召開。®. ® &reg

    當然,關于無念宗跟天心閣,蕭塵現在也了解了,原來那日在妖獸山脈遇見的人就是無念宗的。

    而關于岩州城他也了解了一些,似乎听說岩州城的城主並非修煉之人,沒有一絲修為,但卻有個天賦異稟的女兒,天生九條靈脈,且悟性極高,現二十歲不到,卻已然是公認的岩州城後輩里第一人,連其師兄柳青也未必比得過她,雖然柳青一直認為自己才是第一人。

    當然,對于這些別人家的事情,蕭塵顯得並不怎麼在意,只想盡快拿到百萬靈石,然後去大一點的地方先找到任天行再說。

    天快黑時,初七從外面回來了,蕭塵站起身來,向她問道︰“如何?打听到任天行了嗎?”

    初七臉上平平談談,走到他身前,說道︰“此人先後曾去過許多地方,最後一次出現是在七年前,從此便再無此人的行蹤。

    “消失了?”蕭塵皺起了眉頭,按照鬼仙的描述,此人應當是苦境里很出名的一個人,既然很出名,難道七年來都無人見過他?除非真的消失了……

    “罷了,此事以後再說,這些日我打算……”

    話到此處,蕭塵突然一聲悶哼,跟著丹田處像是聚起了一團火焰,全身仿佛瞬間要被焚為灰燼一般,初七身形一動,立時將他扶住了。

    蕭塵勉強抬起手,示意無事,此刻他脖子上現出了許多火紅的紋路,是丹田處聚集的七竅玲瓏之力又暴躁不安了。

    這些日他現,似乎每次運功,七竅玲瓏之力都會變得狂躁不安,從而引起他體內的兩股氣也不安,尤其是上次在妖獸山脈跟那個寂滅境的修者對上一掌後。?ap;?  ?

    這種感覺令他十分難受,仿佛丹田處要炸開,全身被焚為灰燼一般,但是每次只能強壓下去,這七竅玲瓏之力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全部吸收的。

    回到房間,蕭塵讓初七先出去,隨後運轉起瑤光心法的第四重“冰心玉闕”,一個時辰後,夜幕已完全籠罩下來,但他卻也只能勉強將七竅玲瓏之力壓下去,此刻渾身仍是感到十分炙熱,十分難受,似乎這一次,七竅玲瓏之力來得十分猛烈,眼下鬼仙不在,只有他自己想辦法。

    他現在最擔心的不是這一次不能將七竅玲瓏之力壓下去,而是擔心過幾日苦境問劍時,七竅玲瓏之力若忽然暴躁起來,那時自己必敗無疑,報名費都賠在里面了,還談什麼百萬靈石。

    忽然間他腦海里靈光一閃,想起了師父當年的話語︰“塵兒,瑤光心法玄之又玄,若你能盡數領會其中奧妙,自是再好不過,但是第六重的六陽焚天,你須謹記,修煉這一重時,你必須同時以第四重冰心玉闕相輔助,否則承受不住這股至陽之力,你將走火入魔,肉身焚盡。”

    此刻蕭塵滿臉冷汗,努力去回想當年師父的話語︰“這套瑤光心法本是為女子而創,所以為師當年也未考慮那麼多,女子能夠以本身的至陰之力去中和六陽焚天的至陽之力,但是你為男子,修煉時只會加重陽力,所以必須以第四重冰心玉闕為輔,倘若如此都不行,那麼你可以服用一片外面的苦寒冰蓮,但切記一次至多一片,冰蓮的至陰之力也非你能承受,這樣的話你可能會很痛苦。

    “冰蓮……”

    蕭塵想到了什麼,立即從元鼎里取出一個錦盒,盒子打開,上次在苦寒之地摘采的冰蓮依舊好好保存在里面,如冰雕玉琢的一般,不會枯萎,也不會化。

    看見這朵冰蓮,蕭塵心里不禁一痛,每每看見這冰蓮,就像是看見瑤光殿外面的冰蓮一樣,就像是又回到了瑤光殿一樣。

    忽然,一股灼熱感又從丹田處涌上來,蕭塵悶哼一聲,一咬牙,摘下冰蓮里面的一片花瓣,冰蓮入口即化,一股冰涼之感立時擴散至他全身,緊接著,這股冰涼之感又逐漸變成至寒之感,像是要將他生生凍成寒冰一般。

    此刻兩股力,一股至陰,一股至陽,兩股力在他體內沖撞,像是要將他生生撕裂一般,這種痛苦難以言表,尋常人只怕此時早已爆體而亡了。

    終于,又過了一個時辰,兩股力漸漸開始穩定融合了,逐步轉化為玄力被他一點一點吸收,到次日清晨時,蕭塵終于睜開眼,此時已經感受不到那兩股力量了,已經被他融合吸收了,痛苦感也隨之消失了。

    現在,他的六識仿佛又靈敏了一些,修為穩固了不少,不會出現白楹說的“虛浮”,好比在寂滅境“絕聖棄智”了一次,而他丹田處剩下的七竅玲瓏之力,想必近期內也不會再狂暴了。

    幾天時間很快過去了,這日已是苦境問劍報名之日,岩州城里熱鬧非凡,許多人一早就在城中心廣場排隊等候了,蕭塵幾人來得較晚,因此排在了後面。

    放眼望去,人山人海,幾乎不見盡頭,當然大多都是來圍觀的,或是做陪同的,真正報名的,大概也就幾百人吧。

    蕭塵目光一瞥,在廣場東處一座高台上看見了兩人,一個是一名氣宇軒昂的中年人,另一個是一名紅衣老人。

    蕭塵心想這中年人應該就是城主江別天了,不是說他沒有修為嗎?但自己剛剛為何感覺到了一絲一閃而沒的異樣氣息?還是說這絲異樣氣息是來自他身旁坐著的紅衣老人。

    這紅衣老人給蕭塵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看來正如楊青所言,苦境里確實有苦境的強者,哪怕是四小境。

    再一瞥眼,蕭塵又看見了廣場上方一座環繞著層層秘術的懸浮島嶼,之前他打听過了,這是苦境問劍的斗法台,而且關于苦境問劍,還有一個他之前沒想到的,那便是絕對公平。

    所謂絕對公平,因為苦境問劍主要是選出資質好的人進入雲霧院,年齡範圍在十六歲到二十八之間,有例外但很少,而由于年齡差距,所以一個十六歲的人就算資質再好,修為也不及二十八歲的人,因此修為高的一方會被強制封住部分玄力,從而保證參賽雙方最大的平衡。

    盡管如此,修為高的一方始終還是略佔優勢,而且並不能因為這個原因,參賽者就可以不用努力提升修為了,難道進入白霧院不是為了更好的修煉嗎?

    所以終歸揭底,也即是說,蕭塵雖然有著寂滅境四層的修為,但若遇上一個元嬰巔峰的,那麼他的修為同樣會被壓制到元嬰巔峰,至于如何壓制,全靠廣場上空的斗法台了。

    從外面看,那似乎是一座普通的懸浮島嶼,與其他斗法台並無什麼不同,但是一旦雙方上去後,這座斗法台會立即削弱修為高的一方,且絕不會有誤,而且斗法台上面的空間會千變萬化,暗器什麼的絕對施展不出。

    當然,這座特殊的斗法台只有岩州城才有,其余地方都是靠老一輩的估量著削弱修為高的一方,至于為什麼,因為這座斗法台,乃是許多年前任天行親自設計制造的!

    而至于任天行為何會單單給岩州城設計這樣一座斗法台,這也是許多年前的事情了。

    得知這些以後,蕭塵對任天行總算有些佩服了,之前只是從鬼仙口中的描述得知此人如何厲害,但是現在看來,這個人的厲害之處,自己恐怕只見著冰山一角,風雲不動城的後期建立,必須依靠此人。

    一個多時辰後,終于輪到他報名了,而高台上的江別天見著他後,臉色微微一變,但很快恢復了正常,繼續與旁邊的紅衣老人言笑交談。

    不過此時,紅衣老人似乎卻將目光落在了蕭塵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