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章百里笑花落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這就是你說的那個人?”紅衣老人目光仍是停留在遠處的蕭塵身上,開口問道。 ap;  

    江別天笑了笑道︰“是啊,也不知到他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入城登記的名字叫做蕭塵,可我讓人查了,似乎並沒有這個人,應該是用的化名吧。”

    “沒這個人?難道……”說到此處,紅衣老人皺起了眉,似是沉思著什麼,江別天笑道︰“不過還好,之前不知他來岩州城做什麼,現在看來也是為了進入雲霧院。”

    紅衣老人點了點頭,娓娓道︰“此子資質看上去倒也不差,若是未服用任何丹藥就能夠達到寂滅境,那也算是好的了,只是不知真正本事如何,畢竟現在湮滅時代來了,弟子們修為雖上去了,但卻都顯得很虛浮,如令千金一般的已是少之又少了。”

    台下,蕭塵走到報名處,初七也在一旁,因為之前打听到了關于苦境問劍會削弱較強一方的實力,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臨時決定讓初七也報名參加,初七在同等級戰斗之中,幾乎可說是絕對的穩贏,所以,那一百萬靈石怎樣也跑不掉了。

    也正因如此,這一次蕭塵大大方方交了兩千靈石的報名費,一點也不心疼,甚至內心很愉悅。

    報名工作結束後已是下午了,接下來便是準備兩天後的問劍比試,蕭塵也不著急,不似其他人那般緊張的修煉,反正到時候也會被削弱力量,所以這兩天他就帶著初七在城里四處閑逛游玩,該花錢的地方就花錢,一點也不似剛來時那般心疼了。

    對此,初七也從來只是默默跟在他身旁,不會多說一個字,而這兩天蕭塵也得知了關于雲霧院的一些事,雲霧院招收弟子,只要滿足要求,任何人都可以去,哪怕是像柳青這種拜入了門派的。

    而進入雲霧院後也不會要求退出之前的門派,完全可以保留兩個身份,而且雲霧院也不強留人,哪一天你不想在那里待了,隨時都可以走。d.dd

    但是一般來說,去了雲霧院的,都會在那里留下感情,這種感情與門派感情不同,即便將來達到傳說之境了,或是有了自己的一方勢力了,也不會忘記曾經自己在那里學過本事。

    不會忘記那里始終有著細心教導過自己的一位老師,所謂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所以即便將來就算立場不同了,也絕不會與之為敵,絕不會與自己的老師兵刃相向,當然,還是那句話,事事皆有例外,而這個例外,已經有了。

    這兩天,蕭塵還知道了,原來這次參加苦境問劍的,都是沖著雲霧院入學資格而去的,沒有誰會在乎那一百萬靈石,這倒是令他十分詫異,不過等他真正了解雲霧院後,也許就不會詫異了。

    終于,到了九月九重陽這一天,苦境也有插茱萸等習俗,不過這一天岩州城最熱鬧,還是因為苦境問劍的緣故,家家戶戶的人都圍到了廣場外觀看,當然也不乏許多修者,其實與紫境也沒多大區別,每當有盛會舉辦,難免呈現萬人空巷的景象,倒是給一些盜賊創造了有利條件。

    蕭塵來到廣場上,只見人山人海,比兩天前報名時的人更多了,東處的高台上依舊坐著城主江別天和那深不可測的紅衣老人,另外兩邊台上分別還有一名紫袍老者和一名青袍老者,乃是無念宗的紫玄真人和天心閣的青元真人,皆是化神境的前輩,人人見了都十分恭敬,不過這二人對紅衣老人卻也是十分恭敬。

    對此,也有許多人不解,紫玄真人跟青元真人他們都認識,都是岩州城德高望重的玄門前輩,但他們卻並未見過這個紅衣老人,因此有人小聲議論了起來。 ap;  

    “這個跟城主坐在一起的老前輩是誰?”

    “這都不認識?是雲霧院三真人之一的重陽真人啊!”

    “重……重陽真人?真的是重陽真人?”

    “當然是啊,這次雲霧院的真人親自來我們岩州城,足以看出雲霧院對我們岩州城也很重視,不然怎會比其他地方多出一個名額?”

    一時間,人群里喧嘩了起來,蕭塵也定了定神,原來那紅衣老人是雲霧院的真人,怪不得自己完全看不出他的修為,看來這苦境真的也是有強者的,完全不比紫境差,此人的修為,至少應是和外公甦英差不多吧?

    就在人群里最喧嘩的時刻,遠處忽然一道淡青色的倩影平平縱飛過來,往東高台處落去,人群立時陷入了短時間的安靜,隨後便有人高呼了出來︰“是江小姐!”

    無念宗那邊也有人呼喊了出來︰“是江師妹,果然她這次也是要參加苦境問劍的!”

    一時間,人群里仿佛更加沸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高台上江芊芊身上,對于這個城主的掌上明珠,許多人是不得不佩服,當然不乏也有許多偷偷愛慕之人。

    天生九條靈脈,算得上是岩州城的第一人,湮滅時代尚未來臨時,那時多數人都還在築基修為,她卻率先臻入了結丹境,現在更是達到了元嬰巔峰,只差一步便能臻入寂滅境。

    無念宗里的人更是呼聲不斷,對于這個後來居上的師妹,除了柳青心有不服,其余人從沒有想過要越她的,因為這根本做不到,就算他們靠服用丹藥也追不上對方,許多人都已將她認定為宗里資質最好的了,既然這次她來參加苦境問劍了,那麼第一名非她莫屬了,毫無懸念,即便是柳青也稍遜一籌。

    等她日後去了雲霧院深造,那時恐怕自己等人就更加是望塵莫及了,也許將來有一天,她渡劫成功,升入天界,自己等人還依然在人界苦苦掙扎吧,這就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命運,到了那時,也許就真的是以仰望仙人的角度去看她了,那時怕是再也不敢稱呼一聲師妹了吧。

    此時此刻,人群里大多人,無不是露出了向往的神色,蕭塵也眯了眯眼,這個女子,給他很不一樣的感覺,似乎確實和其他人不一樣,直覺告訴他,此女子很強,就算是初七,也未必穩操勝券。

    高台上,江芊芊蓮步輕移,顯得落落大方,走到父親面前,臉上帶笑,用甜美的聲音喊了一句“爹爹”,再向旁邊的紅衣老人恭聲問候︰“重陽真人。”

    重陽真人微微頷,眼神里露出了一抹少有的贊許,便在此時,遠處又有一名紅衣青年平平飛縱過來,眾人皆是一窒,這股氣息,是寂滅境修者!一個年輕的寂滅境修者!

    那青年一身火紅衣衫,手里握著一把精致折扇,劍眉星目,面如白玉,額前一縷頭斜飄下來,顯得翩翩瀟灑,可謂俊朗非凡。

    他完全不似蕭塵那般將自己氣息掩藏了,只見他走到台上,微一拱手,也向江別天和重陽真人問候︰“江城主,重陽真人。”最後才向江芊芊看去,臉上露出陽光般和煦的微笑︰“芊芊。”

    如此溫和的笑容,俊逸的身姿,不知令多少天真少女芳心暗許,然而江芊芊卻是柳眉一蹙,甚感厭惡,一句話也不說,雙足一點,便往台下飛去。

    台下許多人仍是議論不休︰“那人就是雲霧院的百里公子吧?了不起啊,最多也就二十來歲吧,竟然已是寂滅中期的修為了。”

    “是百里笑花落,真的是他,听說……”

    人群里議論不休,驚聲不止,蕭塵也微微皺起了眉,這個人叫百里笑花落?始終給他一種很不尋常的感覺,先說此人的修為,此人的修為決計不在自己之下,而且也絕非服用丹藥提升上去的。更重要的一點,剛才那一瞬間,自己神識探過去時,現此人身上似乎隱隱有著一股與尋常人不同的氣息。

    這一瞬間探查到的氣息究竟是什麼,現在他也說不上來,但總感覺很奇怪……忽然間他渾身一震,卻是神識被對方阻了回來。

    蕭塵不禁一怔,抬起頭來,只見百里笑花落兩道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隨後又向自己溫和的笑了笑。

    蕭塵愣了愣,能夠察覺並阻斷自己的神識,那麼至少說明,對方也能夠將神識外放,對方的靈識感應,並不比自己差,這個雲霧院,果真是藏龍臥虎。

    終于,到了正式比試的時間了,只見南北兩座高台上,無念宗的紫玄真人跟天心閣的青元真人,二人合力往空中的斗法台打去一道玄力,那座斗法台在兩人玄力牽引下慢慢旋轉,最後一震,化分為八座,以乾坤離坎等八卦方位分布在廣場上空。

    下方許多人都嘖嘖稱奇,不愧是武器大師任天行設計出來的斗法台,卻有如此妙用,八座斗法台大小全然一致,如此一來,可以有八組參賽者同時進行,自然省去了不少時間。

    規則也很簡單,無非便是抽簽淘汰賽,前面的比試進展得很快,到了後面十六進八,越往後才是越激烈的,而斗法台也會起一些變化。

    到暮色降臨時,終于進展到八進四了,成功晉級的八人,分別是江芊芊跟柳青,還有蕭塵跟初七,以及天心閣的兩名弟子,和其他地方的兩名弟子。

    與眾人所料不差,大多數預料中的也是這幾人,但是這次出乎他們意料的卻是蕭塵跟初七,這兩個人完全不露聲色,然而卻進入了前八強,這實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可說此次問劍,這二人是最讓人意想不到的黑馬了。

    高台上,重陽真人似乎此刻多也多看了蕭塵幾眼,緩緩道︰“此子一路都在隱藏實力,明日就是最後的決賽了,恐怕他想再隱藏實力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