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暗夜襲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今日的比試結束了,落敗的參賽者自然情緒低落不已,下一次苦境問劍又要等很久了,想要進入雲霧院,真的無異于登天,許多人一輩子想進也進不了,更何況時間不等人,到了三十歲,基本是沒可能進入了。ap;Δ  ㄟ

    一部分人悻悻離去,還有一部分人選擇留下來觀看最終比試,還有一部分人帶著僥幸心理,也許三個名額里,除去奪魁者的,那麼剩下的兩個名額也許會分給自己,但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而此時人群里也議論不休,紛紛猜測明日最終奪魁者是誰,奪魁者能夠直接拿到一個名額,穩入雲霧院。大多人都向江芊芊看去了,毫無疑問,她是大多人認定最強的,就算遇上一個修為比她低的,削弱了力量,她同樣能穩贏。

    當然,也有小部分人向蕭塵和初七看了去,這二人是今年最大的兩匹黑馬,沒有人料到這兩個毫不起眼之人竟能夠打入前八強,大多人都認為他們只是好運,遇上了被削弱力量的對手。

    一般來說,修為高的始終略佔優勢,但若本身修為太過虛浮,或者是與對方相差過大的話,那麼一旦遇上修為比自己低但卻很精純的,那麼力量被削弱後,就反而不如原本修為低的這個對手了。

    夜里,一輪彎月斜掛蒼穹,蕭塵跟初七住進了苦境問劍安排的庭院,外面有化神境的修者把守,以防有人對參加決賽的八人不利,而楊青等人也搬來了附近。

    蕭塵累了一天,便也回房就寢,大概是子夜時分,迷迷糊糊中,蕭塵感到一陣涼意從窗外襲進,睡夢中似乎見著一只吊楮白額大虎猛朝自己撲來,這一驚便立時驚醒了,張開眼來,卻只見四道寒芒猛向自己斬下。

    蕭塵這一驚更是全身罩起了一層冷汗,本能反應下猛地往床榻另一邊一滾,嗤嗤嗤幾聲,床上被褥瞬間被斬得粉碎,整間房頓時棉絮紛飛。

    “誰!”蕭塵瞬間躍到了地板上,只見房間里不知何時多了四道人影,但那四人均蒙著面,黑漆漆的也看不清是什麼人。ap;

    “咻咻!”

    四道人影又襲了上去,幾乎是一瞬間將他包圍住了,手中寒芒直取他脖頸而去,蕭塵凜然一驚,這四人度太快了,竟絲毫不在暗香浮動月黃昏之下,急忙中往上一縱,方才避開了四人的致命一擊。

    然而,不待他反應過來,四道人影又如鬼魅一般跟了上去,在這狹小的房間里,這四人竟能做到落地無聲,出手凌厲無比,但又絕不會踫響房中任何一件事物。

    面對同時襲上來的四道寒芒,蕭塵身子一縮,又一掌往前邊的人打去,然而這一道掌力打出,卻是被對方身上一股詭異的玄力給悄無聲息的化去了。

    蕭塵不禁再次一驚,雙足一蹬,疾往前沖去,手一伸便向前邊那人脖子抓去,然而四下里黑漆漆一片,也分不清那人站的方位,脖子沒有抓著,不過倒像是抓著了一件什麼軟綿綿的事物,跟著便只听一個女子的輕哼聲響起,在這無邊沉寂的黑夜里,听來格外清晰。

    是個女子!蕭塵凜然一驚,不待反應過來,後面三柄寒刀又迅遞了上來,蕭塵一掌震開前邊那女子,身子往後一仰,避開背後襲至的三柄寒刀,同時雙掌往上一推,打在後面兩個女子的小腹上,那兩個女子同樣輕哼一聲,也被震退了回去,但轉瞬間又襲了上來。

    “初七!”蕭塵急忙中一喊,但是卻沒有半點回應,顯然這間房已經被布下隔音結界了。

    轉眼間,四柄寒刀又遞到了眼前,在這狹小的房間,蕭塵被克制得死死的,這四名女子,顯然同暗香浮動一樣,都是受過嚴格訓練的專業暗殺隊,且修為也不低。

    別說蕭塵寂滅境,修為比她們高,為什麼不能一掌秒殺她們之類的話,在這狹小的空間里,四人攻擊迅捷無比,身法更如鬼魅一般不可端量,蕭塵根本連提運真元的時間都沒有,何談一擊必殺?難道提運真元不需要時間嗎?

    別說寂滅境,就算是仙王要秒殺人,那也得花一定的時間提運真元,且正常情況下不可能短時間內就能提運起全身真元,而且一招打出之後基本就將提運起來的真元清空了,須得立即再提真元打下一招,當氣海儲存的真元全部提運完且釋放後,便是常說的真元耗盡,須得動用本命真元才能繼續維持戰斗了。.

    房間里四名女子的攻勢越來越凌厲,蕭塵一咬牙,將勉強提運起來的部分真元化作一掌推出,震開四人後立即往窗戶躍去,“砰”的一聲,木屑紛飛,窗戶被撞得粉碎,然而等待蕭塵的,卻是另外三道迅捷凌厲的寒芒。

    “嗤!”一聲疾響,蕭塵猝不及防,左臂上立時被斬出一道血口,頓時鮮血飛濺,這才看清原來外面也埋伏著三名女子,倘若方才不是自己側避了一下,這一刀就是斬在自己脖子上了。

    後面屋內的四名女子也瞬間破窗而出,七人一起圍攻蕭塵,而這時隔音結界失效了,終于驚動了隔壁屋的初七。

    “咻!”圓月刃破窗飛出,“錚”的一聲,電光一閃,格開了幾名女子襲向蕭塵的,跟著只見初七瞬間移至,圓月刃一分為二,寒芒一閃,立時便將七名女子逼開了。

    蕭塵終于得以片刻喘息時間,往半空中一躍,猛提真元,一掌擊出,頓時龍吟震天,院子里石飛土滾,幾棵大樹在掌力激蕩下,直接化作齏粉,七名暗殺女子也被這股凶猛的力量震飛了出去。

    “走!”七個女子心知刺殺失敗,再不停留,瞬間化作七道黑影,頃刻間便消失在了夜幕下,不見一點蹤影。

    這時,外面的人也終于被方才的打斗聲驚動了,幾道人影一閃,一名化神境修者跟幾名寂滅境修者已落到了院中。

    見著院中殘敗不堪,那化神境老者立時便知曉生了何事,不禁凜然一驚,這八人都是嚴格保護對象,一旦出了事自己可是擔不起這個責的,連忙向蕭塵看去︰“蕭少俠可有事?”

    蕭塵看了看左臂上的傷口,隱隱有暗紫色的血液流出,顯然那上是藏有劇毒的,不過還好自己之前吃下了七竅玲瓏心,已是百毒不侵,這大概也是暗殺者沒有想到的。

    “蕭少俠莫急,老夫這便讓人去追查刺客。”化神老者見他不答話,立即開口說道。

    蕭塵手一伸︰“老先生不必了,蕭某無礙,此事也無須聲張。”

    現在他也不知道暗殺者是誰,但是初來苦境,並沒有得罪誰,究竟是誰想要置自己于死地?但是想必定然與苦境問劍有關,而那七人身手迅捷,也絕非尋常殺手。

    忽然間,外面又有腳步聲響起,是其他六個參賽者趕來了,六人見著院中景象後,也是一詫,以往苦境問劍,也有參賽者被暗殺的事件生,這並沒有什麼奇怪的,畢竟關乎能否進入雲霧院,少一個對手,便多了一分勝算。但是眼下事情生在自己身邊了,多少還是有些詫異的。

    蕭塵的目光在剛進來的六人身上快掃過,這六人里面,柳青的嫌疑是最大的,當然也只是嫌疑,不能完全斷定,說道︰“好了,蕭某這邊無事,驚擾到諸位了,請回吧。”

    那化神老者不禁一愣,以往遇到的被暗殺的參賽者,那些人往往都是被嚇得心驚膽裂,草木皆兵,為何此子竟能如此從容閑定?唯有一種可能,此子經歷過不少生死之戰,不覺間,言語中也帶了些許佩服︰“那蕭少俠,不如由老夫再替你另安排一間庭院吧?”

    蕭塵搖了搖頭︰“夜已深,不敢麻煩老先生了。”

    那老者點了點頭,眼神里透著些許贊許,隨後才向院門口的幾人道︰“沒事了,都回去吧。”

    幾人也都不再多留,便往外走去,臨走前,江芊芊又轉過身來,看著蕭塵道︰“你叫蕭塵?”

    蕭塵點了點頭︰“正是。”

    “哦。”江芊芊也不多言,立即便往外去了。

    眾人走後,庭院里又恢復了寧靜,蕭塵看向初七︰“沒事了,你回去休息吧。”

    下半夜,蕭塵是已無睡意了,處理了一下傷口後,便在房中打坐運功至天明,而初七也並沒有回房休息,在他門邊守了一夜。

    天亮時,眾人再次齊聚中央廣場,這一天算得上是最熱鬧了,而昨夜蕭塵遇襲之事也不知怎麼傳到了楊青等人的耳朵里,令得一大早楊青等人便找到了他。

    “蕭兄,昨晚怎麼回事?”

    蕭塵環顧了一下四周,壓低聲音道︰“沒事,等過了這兩日,立即離開岩州城,接下來行事小心一些了,你們這兩日也要小心些。”

    接下來便是八進四的比試,毫無疑問,晉級的四人乃是蕭塵、初七、江芊芊、柳青,而四進二卻有些尷尬了,竟是蕭塵對初七,江芊芊對柳青。

    “那個……初七,要不咱們打著玩玩吧?”

    “抱歉,屬下棄權。”

    “呃,好吧……”

    江芊芊那邊,柳青敗了,那麼接下來便是最後一場巔峰決賽,這一次可是大多人都沒料到,之前一個毫不起眼的人,竟然打到了巔峰決賽,就算他敗給了江芊芊,那麼也極可能拿到一個名額。

    到正午時分,幾座斗法台又合而為一,上面環繞起了層層秘術,高台上,重陽真人微微頷道︰“他能打入巔峰決賽也算不錯,不過他的力量會被削弱至元嬰巔峰,難免會有些虛浮和不適應,而芊芊本身元嬰巔峰的修為就很穩固,如此一來,反倒是芊芊佔了優勢了。”

    台下,楊青等人自然也看出了這個道理,不免有些擔心起來了,而蕭塵凝神不語,這個江芊芊確實大出他的意料,完全是和曉月一個級別的,修為十分穩固,等會自己上到斗法台,修為必定會被削弱至元嬰巔峰,如此一來必定顯得十分虛浮,決計不是她的對手。

    但是,不要忘了一件事,白大長老可是教過自己絕聖棄智的!當然,自己不是要散功,而是將修為進行壓縮!那個斗法台就是最好的壓縮工具,如此一來,自己可謂佔盡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