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姑娘,有話好說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斗法台上,兩人仍是展開著激烈交鋒,二人的劍法都十分精妙,抵擋對方劍勢的同時,又不斷攻向對方的要害,可謂劍劍勢在必殺。ap;

    但見劍勢如雨,漫天劍氣縱橫激蕩,台下的人早已是看得目眩神馳,幾乎已經忘了這是一場巔峰對決,而完全投入了此刻兩人的劍法當中。

    南北二處高台上,無念宗的紫玄真人和天心閣的青元真人同樣感到些許震撼,他們一開始也覺得蕭塵只是修為比較高,未必有真本事,但是眼下顯然已經出了他們的預料,此子的劍法連他們也未曾見過,必定是人中龍鳳,將來前途不可限量。

    東高台上,重陽真人一邊品著手里香茶,一邊看得不住點頭,連連露出贊許的目光,他閱人無數,心道此子確實是塊好料,只是有些地方仍是不夠完美,若是去到雲霧院,將來必定會有一番大作為,他此刻像是偶然撿到了一塊尚未雕琢的璞玉一般。

    廣場外面,初七盯著虛像傳輸陣法,臉上面無表情,目不斜視,而一旁的楊青卻是環顧全局,心思敏銳,他自然也察覺到了東高台上重陽真人的神色,看出了重陽真人對蕭塵已是十分賞識。

    楊青不禁在心里輕輕一嘆,心想蕭塵在紫境無論多麼優秀,那些所謂的正道門派和玄門前輩,始終當他是魔道中人,始終想要除去他,當真是滄海遺珠,埋沒人才。而在苦境,他卻能立即得到前輩高人的賞識,也許苦境,才是真正適合他的,也許這一次,他在苦境真的能有一番大作為。

    斗法台上,迷霧重重,但蕭塵跟江芊芊二人始終膠著在一起,劍不離對方三尺以外,蕭塵顯然沒料到對方竟然如此強,完全不比曉月差,甚至猶在曉月之上,若非自己壓縮了修為,勝負還真有些難料。

    想到此處,蕭塵手上劍法使得更加凌厲了,這次絕不能輸,輸了的話連自己那兩千靈石報名費都砸在里面了,真是虧大了,這百萬靈石怎麼也得拿到手,然後盡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ap

    眼見台上蕭塵劍勢越來越凌厲,江芊芊已隱有敗北之勢,無念宗的弟子均是心懸不下,那些之前沒在妖獸山脈見過蕭塵的,甚至憤憤道︰“要不是師妹被削弱了力量,豈會被他佔了上風!”

    他們又如何能想到,實際上非但江芊芊沒有被壓制修為,反而是蕭塵被壓制了修為,東高台上,江別天見自己女兒要敗北了,臉上卻反而露出了笑容︰“我這女兒從小就爭強好勝,這次讓她敗了,也許反而對她是好事一件。”

    重陽真人笑道︰“就像你一樣麼?”

    江別天搖頭笑了笑︰“不提了,不提了。

    兩人談笑間,斗法台上已是勝負將分,江芊芊已然斗不過蕭塵了,忙的往後一縱,便想隱入迷霧當中,她實是沒有想到,這個人竟然如此厲害,眼下只得先退,再尋襲殺之機。

    然而蕭塵勝券在即,豈能容她離去,喊道︰“回來!”喊罷往前一縱,將她小腿抓住了,一時只覺抓在了軟玉上,柔滑無比,手一滑便抓在了她腳踝上,台下百里笑花落立時斂去了笑容,皺了皺眉。

    江芊芊腳被抓住,騰飛之勢立即止住,但她並不因此慌亂,反而借著蕭塵的拉扯之力一劍向他刺去。

    但見劍尖尺許青芒吞吐不定,被這一劍刺中必然大損,蕭塵急忙中整個身子往後一仰,同時松開了江芊芊的腳踝,江芊芊收力不及,整個人從他上方飛了過去,倒是無意間讓蕭塵窺見了裙底風光。

    當然,這般短時間,蕭塵一心只想著百萬靈石,自然什麼也沒能看清,他立時反應過來,不能讓百萬靈石就這麼跑了,轉身便又向她抓去,而江芊芊這時也剛好轉過身來,這不抓還好,一抓立時像是抓在了什麼軟綿綿的事物上。

    “啊”一聲尖叫瞬間沖破了雲霄,甚至直接沖破了斗法台上的隔音結界,震得下方功力稍末者耳鳴目眩。ap;

    蕭塵也沒想到,原本是想去抓她肩膀的,但似乎算差了幾分位置,導致抓在了她左胸上面,還那麼用力,連忙道︰“姑娘姑娘!在下絕非有意……”

    “啊!那你個混蛋還不放開!我殺了你!”江芊芊徹底失控了,一劍便向他斬去,這一劍凶猛無比,蕭塵失神之下險些未能避開,饒是避開了,也有一縷頭被斬落了。

    而這時,下方也鬧開了鍋,百里笑花落更是臉色難看至極,至于無念宗的人,全部吼了出來︰“無恥!下流!卑鄙!骯髒!齷齪!猥瑣!這種人絕不能進入雲霧院!簡直就是個淫賊!淫賊!”

    “噗!”東高台上,重陽真人顯然也沒料到如此滑稽的一幕,一口將嘴里的茶水噴了出來,而他旁邊的江別天,臉上已經變成了豬肝色,起身便要往斗法台上飛去。

    重陽真人忙將他拉住︰“哎哎,小江,冷靜冷靜!不要沖動!”江別天怒氣沖沖道︰“我非得弄死這混蛋小子,我要宰了他的手!”

    重陽真人咳嗽道︰“那個,你不能……你沒有修為的。”一听此言,江別天才總算坐了回去,但目光仍似要殺人一般。

    斗法台上,江芊芊仍是一劍一劍亂劈亂砍,追著蕭塵不放,而這時,台上迷霧也漸漸散去了,每一劍都有著元嬰巔峰的力量,凶猛無比,若是尋常斗法台,只怕是早已被毀去大半了。

    而蕭塵左躲右閃,因為方才的事情,此刻也不好還手,忙道︰“姑娘姑娘,有話好說,咱們好好打行不行,你听蕭某解釋,在下真的不是有意……”

    “你去死!”江芊芊仍似一只了怒的小鹿,一劍一劍亂劈亂砍,砍得片刻,終于才冷靜下來,心想不能再這樣了,露出太多破綻,只要對方一反擊,自己必敗無疑。

    想到此處,江芊芊往後一縱,怒視著他,心想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當做是被豬手抓了一下,回頭再想辦法讓人收拾他,今日贏了比試再說。

    蕭塵見她此刻終于冷靜下來了,苦笑道︰“那個,江小姐,你听我說……”

    “看劍!”江芊芊嬌喝一聲,一劍便又向他襲到,但這一次卻非亂砍亂劈了,蕭塵急忙避開,凝指一彈,指力打在她劍尖上,出“錚”的一聲疾響,正要反擊,卻不料腳下忽然一震,立時感到一股無比熾熱之感。

    只見原本平坦的土地,這一刻忽然裂開了無數縫隙,還有滾滾岩漿冒出來,同時也有一些大石迅凸起,蕭塵反應極快,立時躍上了一座凸起的大石,而江芊芊也隨即躍上了石頭,這顯然也是她未曾預料到的,以往似乎並沒有出現今日種種情況。

    很快,整座斗法台便像是變成了岩漿地獄,滾滾岩漿不住翻騰,只有一些凸起的大石能勉強立腳,下方眾人也是驚異萬分,任大師設計的東西果然厲害,堪比制造玄境的術法了。

    此刻蕭塵站在一座凸起的大石上面,已是感到呼吸困難,臉色迅變得蒼白,仿佛全身要被烤焦了一般,難受至極,就如同上次去南明谷取離火劍時一樣,生命力不斷流逝。

    而另一邊,江芊芊似乎並未受多大影響,只見她念了個訣,給自己施展了一個凝冰術,立即便向蕭塵攻了過去。

    “鐺!”一聲巨響,蕭塵勉強抵住了她的來襲,但卻被震飛了出去,好在落在了另一塊石頭上,不至摔進岩漿里。

    江芊芊見他此刻臉色蒼白,力量比起剛才也大有不如,得意笑道︰“原來你怕火。”說罷身形一展,又攻了上去。

    接連承受了她幾次攻擊,蕭塵臉色更加蒼白了,下方重陽真人也皺起了眉,即便是炎獄模式,他怎會被克制得如此厲害?廣場外楊青也有些著急了,向初七問道︰“蕭兄他怎麼了?”

    初七凝神不語,仍如一座冰山一般,只是目不轉楮的看著光幕,許久才意外的開了口︰“不行,他堅持不住了,讓他下來。”

    斗法台上,江芊芊見蕭塵真的是毫無反抗之力了,心中大是高興,必報方才之仇,當下連連向他攻去,絲毫不給他任何喘息的機會。

    蕭塵左避右閃,在這炎獄中,已是連身法也變得緩慢了,台下重陽真人見他險象環生,不禁眉心深鎖,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他不該如此被動才是……”

    台上,江芊芊攻勢越來越凌厲,下方人群都歡呼了起來,尤其是無念宗的弟子。而此刻蕭塵已是被逼得頗為狼狽了,方才好幾次都險些跌落到岩漿里,一旦落到岩漿里,後果不堪設想。

    “啊”蕭塵忽然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卻是左臂上被濺射起來的岩漿燙了一下,尋常人的皮膚若是沾上岩漿,必然被灼傷一大片,但他的手臂看上去似乎卻沒事,但這疼痛卻是出常人十倍以上。

    江芊芊見這岩漿對他有效,忽然間念頭一轉,本來要刺向他的一劍忽然轉向往下方的岩漿挑了去,劍氣凶猛無比,頓時便激起千層岩漿向蕭塵撲了去。

    下方江別天凜然一驚,他是看出了這岩漿對蕭塵有著致命性傷害的,雖然他嘴里說要宰了蕭塵,但如何能眼睜睜看著這般好的一個良才隕落,疾喝道︰“芊芊住手!”

    而旁邊的重陽真人更是臉色大變,甚至要疾飛上去救人,但是在這驚險的一瞬間,蕭塵卻凝出結界抵擋住了來襲的岩漿,不禁暗想這女子好生歹毒,自己不過抓了她一下,她竟然要取自己性命。

    當然,並非江芊芊歹毒,而是她根本不知道這岩漿對蕭塵有著致命性的傷害,下方許多人見蕭塵此刻的狼狽模樣,立時呼聲不斷。

    蕭塵一咬牙,撤去結界,心想鬼仙曾說過自己命相屬木,因此被火克,但是火雖克木,卻也生于木,所以自己于火系陣法和術法十分精通,尤其是在這種炎獄里,威力更增十倍,因此……

    蕭塵猛地站起了身來,這一刻眼神變得十分凌厲,冷冷看著江芊芊︰“結束了。”

    話末,忽然只听他一聲疾喝︰“九炎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