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生死時刻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九炎焚天!”

    隨著蕭塵話聲甫落,九道火柱沖天而起,借著此刻的岩漿,當真如沖天際一般,廣場瞬間被火光映得通紅,而九道火柱,也在這一瞬間將江芊芊困在了其中。.ㄟ.

    下方所有人盡皆失色,他們從未見過此等恐怖的火系術法,他們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力量。

    只見那九道火柱當真如沖天際一般,已然是沖破了斗法台的結界,恐怕連任天行都沒想到,他設計的斗法台,有一天竟然會被人從里面將結界沖破。

    東高台上,重陽真人已是臉色變了又變,饒是他精通各種術法,此時見著沖天而起的九道火柱,仍是感到些許震撼。

    實際上這九炎焚天並非術法,而是陣法,但是蕭塵卻能瞬布,再加上此刻借助斗法台炎獄的火元,自然看上去與術法別無二致,除非是陣法高手,否則一般人第一眼看不出這其實是陣法。

    斗法台上,江芊芊被困于九道火柱當中,無論怎樣施展凝冰術,都無法抵擋這股熾熱,她身上同樣是香汗淋灕,汗水順著她下巴一滴一滴往下落,這一刻,她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了。

    外面蕭塵雖能控制九道火柱,但若真攻擊下去,只怕就要令她香消玉殞了,這只是比試,他沒想過要殺人,而且他此時也十分難受,臉色蒼白難看,這九道火柱一旦出去,恐怕連同他自己也要受創。

    “這一場勝敗已經很明顯了,你就此認輸,我便撤去火柱,不傷你分毫。”他凝視著江芊芊,一字字說道。

    江芊芊抬起頭來,臉上汗水直流,冷冷看著蕭塵,咬牙道︰“我江芊芊只有戰死,沒有戰敗一說!”說罷嬌喝一聲,便往火柱縱去,想要從縫隙中飛出去。

    蕭塵立即掐訣結印,九道火柱立時移動起來,爆出一股凶猛的力量,直接將江芊芊阻了回去。®. ® &reg

    “芊芊!”下方江別天已是臉色慘白,他如何看不出那九道火柱蘊藏的恐怖力量,別說江芊芊只有元嬰巔峰的修為,便是有寂滅境的修為,也抵擋不下來,這九道火柱一旦攻擊下去,瞬間便可教她灰飛煙滅。

    江芊芊退回大石頭上,抬頭見蕭塵臉色煞白,也有不支之象,咬著牙道︰“你自己也會重創,恐怕比我還嚴重,你為什麼一定要贏!”

    蕭塵凝視著她,從未見過她這樣倔強的人,反問道︰“那你呢?你死也不肯認輸,你又是為什麼!”

    江芊芊目光凝定,看著他道︰“因為我要進入雲霧院,我要拿第一,誰也阻止不了!你就算不拿第一,你應該也能進入雲霧院了,那你為何還這麼不要命!”

    蕭塵調整了一下呼吸,抹了抹臉上的汗水,笑道︰“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進雲霧院了?我是為那百萬靈石!”

    “百……百萬靈石?”江芊芊像是愣住了,這一刻她像是听見了什麼最好笑的笑話一般,不可置信的道︰“你?你就是為了那百萬靈石?”

    蕭塵一拂衣袖,收去臉上笑容,冷冷道︰“你以為呢?進你們岩州城還得交錢,住店也比其他地方貴十倍!你們簡直是在搶錢!”

    江芊芊已經無言以對了,她感覺她跟眼前這個人是兩個世界的人,或者說全苦境的人都跟蕭塵是兩個世界的人,哪有參加問劍只是單純為了靈石獎勵的?

    而此刻下方眾人也听不見他們在說什麼,片刻後,江芊芊目光一冷,眼神凝定道︰“我不管你是為什麼,總之,我絕不會認輸!”

    說完,江芊芊念了個訣,再次向火柱外沖去,力量相撞,令得整座斗法台一顫,蕭塵同樣是身子一顫,心想這女人不要命,再這樣下去自己就要敗了,思忖及此,五指一伸,控制九道火柱攻了去。ap;

    剎那間,如天崩地裂一般,整座廣場都在凶猛的元力沖擊下震蕩了起來,許多人紛紛往遠處避去,生怕這斗法台突然砸落下來。

    江別天臉色大變,然而並沒有出現最壞的一幕,只見蕭塵五指一伸,那九道大火柱里又分離出九道小火柱出來,他終究還是保留了,那九道小火柱乃是九陽爆炎陣,威力遠不如九炎焚天。

    “轟!”一聲巨響,江芊芊被震退了,此時下方所有人也都看出來了,是蕭塵不想傷她,若是真正的敵對戰斗,她早已經死了,這一場勝負已然明了。

    “江姑娘,你放棄吧,再打下去只會令你受傷,蕭某與你無冤無仇,並不想傷你。”蕭塵看著她說道,心想若是真的傷及她性命,別說那一百萬靈石拿不到了,恐怕將來自己這一行人還得被追殺了。

    江芊芊氣得銀牙直咬︰“要打就打,哪那麼多廢話!看劍!”喝罷控制她的碧青劍向蕭塵斬去,然而卻根本突破不了九炎焚天的防御。

    蕭塵不禁皺了皺眉,再次控制起陣法來,九道火柱立時向中間的江芊芊迫近了一些,火舌亂竄,倘若再迫近一點,只怕就要將她變成燒烤美人了。

    便在這時,整座斗法台忽然劇烈震動了起來,猶似要炸裂一般,岩漿翻滾得更加凶猛了,下方的人均是愣了一愣,難不成斗法台又要變幻了?

    而紫玄真人跟青元真人,還有重陽真人和江別天卻皺起了眉,重陽真人眉心深鎖,沉吟道︰“不對,難道是……”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向紫玄真人喊道︰“快讓所有人撤離!”

    紫玄真人也想到了什麼,臉色一變,立即疏散廣場外的人群,眾人在無念宗弟子指導下,迅往遠處撤離,但都不知生了何事,只見著半空中的斗法台震動得越來越厲害,岩漿不住翻滾,仿佛要爆炸了一般。

    江別天也早已變了臉色,這斗法台乃是任天行早年設計的,說到底依然不夠完善,再加上這七年任天行消失了,從未回來維護過,剛才被蕭塵那九道火柱一沖撞,恐怕是要出大問題了。

    想到此處,江別天立即向斗法台上二人喊道︰“立刻停止比試!”

    然而斗法台上的兩人,根本听不見下方的喊聲,也完全沒注意到下方生了何事,兩人仍然對峙著,但是蕭塵察覺到了什麼不對,立即便要撤去九炎焚天陣,但卻現,九炎焚天陣失控了。

    “轟隆!”

    一聲巨響,整座斗法台猛烈一震,往下沉了十余丈,九炎焚天陣也瞬間消失了,不,不是消失了,而是被一股吸力吸入了斗法台的核心結構當中。

    蕭塵凜然一驚︰“糟了!”

    似乎他也想到了,這斗法台出問題了,現在九炎焚天陣被吸了進去,待會一旦爆炸,再加上這斗法台內部儲存的能量,那破壞力根本無法想象,幾乎可說是一瞬間便能將二人炸為飛灰。

    “咻!”

    就在他出神之際,斜刺里忽然一道青芒斬來,卻是江芊芊破困而出了,“錚!”一聲疾響,蕭塵抵擋住她的劍勢,正色道︰“別打了!這大家伙出問題了!先下去再說!”

    然而江芊芊根本不理會他說什麼,也不管現在斗法台震蕩得越來越厲害了,仍是一劍一劍不遺余力的向他刺去,以報方才被困之仇。

    蕭塵一邊抵擋她的劍勢,一邊仍是懸心吊膽,倘若這斗法台突然爆炸了,自己恐怕連命也要丟在這里了,可是又不甘那百萬靈石就這麼飛走了。

    遠處眾人見斗法台震動得越來越厲害,甚至許多地方已經開始炸裂了,濃煙滾滾,遮天蔽日,轟隆之聲不絕于耳,不斷有岩漿噴濺下來,像是半空中一座火山爆了一般。

    眾人這才終于意識到原來是斗法台出故障了,但是上面二人仍斗在一起,各人不禁都捏了一把冷汗。

    江別天已然是臉色大變,忙向紫玄真人看了去,紫玄真人自然不多問,那上邊的可是他徒兒!只見他身形一動便往斗法台上飛了去,但是臨近時卻被一股凶猛的力量震落了下來。

    現在斗法台出了故障,防御裝置也完全混亂了,只有里面的人可以出去,外面的人卻上不去了。

    此刻斗法台隨時會爆炸,但上邊兩人仍是斗個不休,忽然間,斗法台又是劇烈一震,轟隆一聲巨響,已有地方開始爆炸了,濃煙滾滾,強大的沖擊力,令台上二人皆險些倒飛出去。

    這回江芊芊終于察覺不對了,但是穩定身形後,立即又向蕭塵攻了去,冷聲道︰“今天要麼你認輸,要麼咱們一起死在這里!”

    “瘋子!瘋女人!”

    蕭塵一邊不住罵道,一邊抵擋她來襲的劍勢,忽然間,整座斗法台再次猛烈一震,轟隆一聲巨響,這一次直接裂為了兩半,強大的沖擊力,直接將下方離得近的人掀飛了出去,廣場附近的房屋也是大片大片倒塌。

    “芊芊!”江別天臉色驟變,只見上邊二人,同時受了這股猛力的沖擊,而斗法台失去了效用,蕭塵恢復了寂滅四層的修為,但江芊芊只有元嬰修為,在這猛力沖擊之下,立時失去控制,往岩漿下方墜了去。

    而下面又有一股猛力直沖上來,這一沖必然是將她沖得形神俱滅,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

    這一瞬間,仿佛時間變得緩慢了,江芊芊雙目圓睜,在求生本能之下,將手伸了出去,想抓住蕭塵,而蕭塵也伸出左手向她抓去,但是手伸至一半,之前左肩斷臂處的傷口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像是手又要斷裂了一般,整條左臂立即僵硬了,只踫著了她的指尖,未能將她拉上來。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變了臉色,江別天、百里笑花落、紫玄真人、重陽真人……只能眼睜睜看著江芊芊墜落,最後被沖得形神俱滅,沒有誰能救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