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改變主意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江府也算闊氣,隨處可見的朱紅長廊,亭台水榭,遠處還有翠綠湖泊,雖然時入秋季,但後花園中卻是鮮花綻放,群蝶翩躚,青藤繞木。?ap;?  ?e小Δ說

    蕭塵與初七走了小片刻,繞來繞去,依舊未到達前殿客廳,路上遇見一名眉清目秀的丫鬟,便隨那丫鬟往客廳走去,到得客廳,丫鬟替二人沏好茶,說道︰“請二位稍待片刻,我這便去請老爺過來。”

    丫鬟說完徑往外去,蕭塵坐在椅子上,抬頭看著客廳里的布置,而初七在旁始終沉默不語,大概過了一盞茶時間,外面漸漸響起一陣腳步聲,越來越近。

    “蕭少俠,你醒了。”

    只見江別天快步從外面走了進來,蕭塵也隨即起身,拱手笑道︰“這些日有勞江城主照顧了。”

    “蕭少俠客氣了,請坐,請坐。”江別天臉上帶笑,顯得十分熱情。

    蕭塵看著他,心想外面的人都說他沒有一絲修為,當真是這樣嗎?當下笑了笑,又坐回了椅子上。

    兩人聊了片刻,蕭塵言辭得當,盡量不說自己的事,當然也不會開口提到百萬靈石的事,過了一會兒,江別天才笑了笑,吩咐外面一名侍衛走了進來。

    只見那侍衛手里捧著個不小的錦盒,似是有些沉重,蕭塵目光一掃,臉上卻依舊顯得平靜無波,淡淡的笑了笑。

    江別天接過侍衛手里的錦盒,將盒子一打開,整間屋頓時彌漫了一股醇正的靈氣,只見那盒子里整整齊齊放著二十枚泛著淡淡青光的靈石,每一塊靈石皆有手掌一般大小,純度極高,乃是靈石中的極品,非但可以作為通用貨幣,還可以直接吸收里面的靈力。

    “這里是二十枚六品靈石,其中十枚乃是蕭少俠問劍奪魁的獎勵,另外十枚乃是江某感謝蕭少俠那日救下小女一命。”江別天笑著說道。

    在紫府,若是通用貨幣,則以一品靈石為單位,六品靈石則相當于十萬一品靈石,二十枚六品靈石則是兩百萬靈石,但是眼下這二十枚六品靈石卻都是十分精純的極品,價值遠遠不止二百萬靈石,倘若用來當做貨幣使用,實是有些浪費。d.dd

    蕭塵此刻壓制著內心的激動,臉上依舊顯得平靜無波,仍自掛著笑容︰“這……蕭某豈敢收江城主如此貴重的禮物。”

    說話時,他並未去看那錦盒一眼,江別天笑道︰“蕭少俠無須客氣,倘若蕭少俠不肯收下,倒是江某心里覺得有些過意不去了。”

    “既如此,那麼就多謝江城主一番美意了。”蕭塵笑了笑,向初七看去,隨後立即轉過頭來,搶在江別天之前將話題岔開了︰“對了,江城主,有一事蕭某不明,可否請教一下江城主?”

    “蕭少俠且說無妨。

    蕭塵道︰“之前我見那斗法台結構精妙,但卻為何突然出了故障?”

    他心想任天行失蹤了,想要找到,必然要從其故人插手,但是卻不能明說自己要找任天行,因為現在他和江別天還沒到莫逆于心那種程度。

    江別天道︰“實不相瞞,這斗法台乃是當年任大師所設計,只是由于年久失修,所以才出了故障,說起來真有些對不住蕭少俠了。”

    蕭塵道︰“無事,原來是任大師設計的,怪不得如此巧妙,但是,難道任大師這些年都未曾回來過嗎?”

    說話時,蕭塵目光停留在江別天臉上,想從他臉上找出一絲不一樣的情緒變化,只見江別天嘆息了一聲,說道︰“是啊,已經好幾年了,都不見任大師回來。”

    “哦?那麼最後一次,任大師是去了哪里呢?”蕭塵仍是不將目光移開,繼續追問道,他覺得事情絕不會這麼簡單。

    江別天也抬起了頭來,看著他,此刻二人目光相對,似乎都想從彼此的眼神里尋到一絲什麼,客廳里的氣氛一時間忽然變得有些怪怪的了,短暫沉默後,蕭塵笑了笑道︰“江城主不要誤會,我只是隨口一問。?ap;?  ?”

    江別天點了點頭,又嘆道︰“其實並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任大師很出名,許多人都听說過他,只是他最後一次出現究竟是在哪里,有的說是在死境,有的說在生境,還有人說他去了其他境,種種說法不一。”

    蕭塵笑了笑,他並不相信江別天的話,江別天肯定知道些什麼,但是絕不會跟自己一個外人說。

    “對了,聊著聊著我倒是差些忘了。”江別天此時也笑著岔開了話題,從懷中摸出兩塊精致的玉箋,向他遞去︰“這是雲霧院的玉箋,這次蕭少俠奪得一個名額,還有一個名額是重陽真人決定給初七姑娘的。”

    蕭塵接過玉箋,這什麼雲霧院,他根本想都沒想過要去,笑道︰“如此,多謝江城主了,不知我那幾位朋友現在何處?”

    “他們也在府內,我這就帶蕭少俠去,請。”

    當下蕭塵隨他去找到楊青等人,待江別天離開後,楊青才小聲道︰“蕭兄沒事吧?”

    蕭塵搖了搖頭,凝神道︰“今日便動身,離開岩州城。”楊青愣了愣︰“走得這麼急?難道蕭兄不打算去雲霧院嗎?”

    “雲霧院?我去那里做什麼?”

    楊青更是有些愣了,不過這也無怪,蕭塵並非苦境的人,所以不清楚雲霧院究竟是什麼,想到此處,楊青往外面看了看,確定無人後才道︰“蕭兄,其實之前我就一直想跟你說了,你若想拉攏人組建勢力,雲霧院便是最好的去處。

    蕭塵听聞此言,神色也凝重了起來,他此次來苦境,其一是找到任天行,其二便是拉攏自己的勢力,問道︰“如何說?”

    楊青小聲附耳道︰“雲霧院並非某一方勢力,而是相當于學院,而其入門資格你也看見了,連柳青那樣的都進不了,能夠進入雲霧院的人,可說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而且他們將來也會進入某一方勢力,所以,不如蕭兄趁早拉攏……”

    蕭塵眼神一凝,明白了他的意思,倘若真如他所言那般,這的確是一個很好的辦法,要知道,憑自己現在的本事,根本沒可能拉到那些化神境大乘境的老一輩,但如果是修真界的新鮮血液,那就不一樣了。

    現在湮滅時代到來了,老一輩無論是戰力還是地位,固然重要無比,但也絕不可小覷後起之秀的實力,正是長江後浪推前浪,這些青年強者,將來絕對有望越前輩,所以他們絕對比那麼一兩個大乘境修者更加重要!

    蕭塵定了定神,心想現在五大洲里面,就算強如天嵐宗,門下弟子也不過寥寥幾個元嬰後期加左丘陽一個元嬰巔峰,其余的大多還在元嬰初期,甚至是結丹。而自己從雲霧院帶回去的青年強者,必然都是元嬰巔峰,更甚至寂滅境。

    倘若蕭寧大哥和古風也來坐鎮,如此一來,豈非直接越了那些所謂的大門派?豈非一舉成為了紫境的大勢力?到時候就算是莫家又有何懼?

    楊青見他已有改變心意之象,繼續道︰“還不止如此,雲霧院乃是修煉的最好去處,蕭兄去後不出三年,必然修為大進,有何理由不去?”

    蕭塵凝神細思片刻,心想自己來到紫府後,總是為各種事情分心,從未好好修煉過,現在修為雖看似比同輩中其他人高一些,但這世間強者如雲,也許比起真正的強者,自己根本算不上什麼,看來也真的有必要好好提升一下修為了,如此亦可更加從容的面對未來的風雲莫測,將來亦可更好的服眾。

    想到此處,蕭塵重重點了點頭︰“好,我便去這雲霧院!”說完向初七看去,初七沉默不言,但既然蕭塵要去,她定是要跟在身邊了。

    接下來一行人便辭了江別天,離開岩州城,雖然江芊芊也要去雲霧院,但蕭塵肯定是不會和她一起的。

    雲霧院在死境的西南角,一座名為白霧城的地方,距離岩州城有數萬里之遙,苦境里的地域劃分,實際上就相當于紫境的五大洲劃分一樣,而雲霧院報名時間在九月二十八,也就是還有半個月,蕭塵也不急著趕路,遇見人煙稀少的地方便御劍,人煙稠密的地方便換乘馬車。

    當然這一路雖看似輕松愜意,但蕭塵依然未放松警惕,尤其是夜里投宿,必定是小心警惕,他仍記得問劍那晚遭遇不明之人襲殺,雖然現在還不知對方是誰,但對方定然是已經盯上自己了。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間半個月便過去了,時入深秋,草木凋零,天地間一片肅穆,苦境貧瘠的地方越貧瘠,繁華的地方越繁華,白霧城便是苦境四小境里最為繁華的城市,也同時是最危險的城市,因為這里有著一個叫做黑角的黑勢力。

    黑角遍布苦境大大小小各個地方,這里只是他們的一個港口,他們販賣人口,包括奴隸,女人,小孩,非止販賣人口,他們還與各個勢力有著密切聯系,進行不為人知的黑暗交易,包括靈魂。

    同時他們還收容各地的亡命之徒,有人會問,為何雲霧院不去管他們,因為根本管不了。白霧城很大,名為城,實際上比一個州還大,就算是天元城,與白霧城相比,那也就只是個小城區了。

    白霧城分三個區,北城區則是雲霧院所在,南城區連接死海海域,乃是黑角所在,所以也有人稱南城區為黑角城或是黑角港口,中城區則是一片無主之地,最為混亂,每天都有流血事件生。

    今日蕭塵初來此城,也不禁感到些許震撼,單論面積,恐怕五大洲里沒有任何一個城能與之相比,哪怕是天元城,走了大半個時辰,仿佛才走過幾條街區一般。

    便在這時,他忽然間察覺到背後一絲若有若無的殺氣慢慢逼近,那氣息越來越近,他轉過身去,卻是一名青衣男子站在了自己面前。

    “蕭師弟。”

    感謝昨日捧場的許多朋友,這幾天雙倍月票,兄弟們頂起來!最近幾章有些冗長,不過下一章開始就正式進入苦境劇情了,主角將會遇到更大的挑戰。